这个A他以下犯上(玄幻灵异)——鱼曦草

   《这个A他以下犯上》作者:鱼曦草
  文案:
  楚玦是帝国最年轻的军官,身上赞誉无数,被称为“帝国最传奇的Omega”。
  他的信息素能让Alpha着迷失控,他本人却对其他人的信息素毫无感觉。
  直到有一天,他感觉到了时钊的信息素。
  热潮上涌,迟到许久的发热期,也一并到来了。
  -
  所有人都知道全星际最A的Alpha名叫时钊,破坏力极强,在风云榜上居高不下,是楚玦亲手教出来的得意门生。
  但没有人知道,教官房间门关上的时候,他的得意门生是如何以下犯上的。
  “教官,”时钊蹭着楚玦的脖颈,Omega热潮带来的甜香萦绕在鼻尖,他舔了舔犬牙,亲昵又危险,低沉的嗓音附在耳畔,“不要忍,我帮你。”
  -
  据说时钊是训练量最大的一个^_^
  【传统AO,楚玦是受!】
  ***阅读指南***
  1.本文星际架空,所有内容均与现实社会制度、社会形态无关,纯属虚构,请勿代入。
  2.私设如山,是自行幻想的星际世界~
  3.作者恋爱脑,一切都是为了谈恋爱~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玦,时钊 ┃ 配角:作者专栏求收藏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是你教我的。”
  立意:要珍惜自己拥有的。
 
 
第1章 你上了我的贼船了。
  帝国上空乌云密布,不过多时便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滴砸落在地,翻滚着摔成几瓣,将地面洇出深色的痕迹。
  研究所门前,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迈出来,锃亮的军靴利落地敲击在地上。
  他不紧不慢地摘下手套,食指在门口的指纹仪上轻轻一按。
  机械音响起来:“楚玦,A级权限,准许进入。”
  刚刚踏进研究所的门,一位高级研究员就迎了上来,给他敬了一支烟。
  楚玦接过来,咬着烟蒂微微侧头,研究员会意地拿出打火机,左手护着一簇火苗递上去,为他点燃。
  “就你一个?”楚玦环顾四周,没看见什么人,随口评价一句,“挺辛苦。”
  “今天军部那边有个大项目要商讨,就只留了几个在这儿。”研究员笑道,“本来还有个人的,这会儿不知道去哪了。这家伙,擅离职守都当饭吃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绕过几条小道,走到研究所深处。
  “——楚中校,我得回去了。前面就是机密实验室,里面的人就是你要找的人。”研究员迟疑了一下,补充道,“他很危险,你自己小心点儿。”
  “我知道了。”楚玦扬了扬手中的烟,“谢谢你的烟。”
  他掐灭手中的烟,扔进垃圾桶,径直往里走。
  越往里面走,越是有一股沉重得窒息的气氛,铁锈味中混着木香。
  楚玦推开机密实验室的门,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到达目的地时,他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响动。
  楚玦停住脚步。
  他站的位置很隐蔽,巨大的医疗舱遮挡了三分之一的视线。从不规则的空隙间看去,能大致看清响动的来源。
  ——是一位研究员。
  那位研究员抓过几个最大容量的血液采样管,又拿起一套针管,蹑手蹑脚地靠近其中一个舱体。
  舱体中央躺着一位少年,模样极为俊朗,肌肤在实验室灯光下映得冷白,眉宇之间尽是疏离冷淡之意,就像一尊不真实的神像。
  他闭着眼睛,好似对外界一切都无所感知。
  研究员找准他的静脉,摆弄好针管,准备采集血液。
  就在针尖即将刺入之时——
  原本闭着眼睛的少年倏地睁开眼,霎时犹如被点了睛的龙,跃身而起,在对方错愕之际迅速钳住他的手腕向后反扭,不费吹灰之力便夺走了他手上的针管!
  耳边响起Alpha的声音:“想抽我的血,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
  这是他今天发出的最后一个完整的字。
  少年Alpha不过十六七岁,身上却满是与年龄不相符合的狠戾气息,眼睛犹如一潭深湖,深邃得可怕。
  砰!
  紧接着是一声闷响,那是人体重重摔落在地的声音。
  “这几天放了我不少血,赚了不少吧?”Alpha踩着人的胸膛,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手上拿着针管,声音很轻,说出来的话却很冷,“给你也放点儿,怎么样?”
  在他脚下的人费力地扭动着,试图挣脱开他的桎梏,然而他越是挣扎,踩在他胸骨处的力道越重,随即传出“咔咔”两道断裂声响。
  那人明明也是个Alpha,却在这个少年的信息素压制下动弹不得,他痛得甚至无法叫出声,狼狈的汗湿透了衣襟。
  他颤抖着唇,嗫嗫嚅嚅,看口型似乎在求饶。
  忽然,Alpha动作一顿,耳朵微微动了动。
  “想让我放过你?可以。”
  “帮我个忙。”
  Alpha开恩似的挪开脚,空气中的信息素压迫感却更强了。
  “问问那边那位,他看够了没有。”
  一字一句,咬字清晰,显然是说给楚玦听的。
  楚玦丝毫不意外自己被发现了,从容不迫地走出来。
  他打量着眼前这位被研究所列为S级危险分子的Alpha,不过几秒就做出了他的判断——这确实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少年。
  Alpha眯了眯眼睛,目光在他身上一寸一寸地移动着,森冷的目光仿佛要将楚玦洞穿,“你不是研究所的人。”
  “眼力真好。”楚玦赞赏道。
  楚玦将目光移到地上趴着的人身上,蹲下来,“镇静剂和针管刚好不在管制区内,采集血样的器具不用识别使用者身份,遗落在外的恰好是最大容量的血液采集管——还没看出来这是他专门为你设的局吗?”
  他的语气像是在闲聊,声音不轻不重,恰好能让人听得清清楚楚,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
  “没猜错的话,他刚刚已经盗取了你的指纹信息,下一步……”楚玦望向研究员的眼睛,慢悠悠地说,“应该是虹膜吧?”
  研究员发起抖来,眼中满是恐惧。他不知道今天会有如此可怕的遭遇,否则他绝不会铤而走险!
  “别担心,你现在还算安全。”楚玦拿起散落在地的镇静剂,“不过,接下来的谈话不太方便有第三个人,所以你先睡一觉。至于你今天犯的罪——”
  命令式的口吻,他压根没给人拒绝的余地:“很遗憾,从今天开始,你就从研究所除名了。”
  一针镇静剂下去,研究员来不及挣扎,只稍稍动弹了两下,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楚玦站起身来,重新看向那个传闻中的,危险性极高的少年Alpha。
  空气中还弥漫着压迫性极强的信息素,与血腥味混同在一起。实在不是适合聊天的氛围。
  楚玦却对此视若无睹,神情自然,仿佛他们正坐在会客室聊天。
  “我刚刚说的对吗?”楚玦笑了笑,准确地念出Alpha的名字,“时钊。”
  时钊冷笑一声,吐出三个字来:“差不多。”
  “我叫楚玦,来自军部。”楚玦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开门见山地道,“我是来接你的。”
  时钊没说话,一步一顿地朝他走来。
  楚玦岿然不动,嘴边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时钊将闯入者一律当成敌人,毫不留情地掐住楚玦的脖颈,仿佛下一秒就要掐断。
  但他暂时没有用力,似乎是在给楚玦说话的机会。
  “敌意别这么大,小Alpha。”楚玦举起手来,假意投降,“没人告诉过你吗?今天来接你的人是Omega。”
  “——我对你构不成威胁,不用太紧张。”
  “Omega?”
  他没见过能在他的信息素下泰然自若的Omega。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楚玦耸了耸肩,“我这人比较特殊,对信息素不太敏感。”
  时钊将信将疑,钳制楚玦脖子的力道又收紧了几分,毫无疑问,只要他判定楚玦在说谎,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死手。
  楚玦依然保持着举手的姿势,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要聊聊吗?”
  似乎是确定了此人没有威胁,时钊松开了手,信息素也跟着收敛了许多。他言简意赅地说:“我不打算跟你走。”
  楚玦不置可否地“噢”了一声,没有太纠结这件事,从旁边拉了个椅子过来,跨坐上去。他总觉得聊天还差了点什么,又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抖出一支来,叼在嘴边。
  “说来听听,你出去之后,打算做什么,或者说,你打算去哪里?”
  在来之前楚玦就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
  时钊出生没多久就被亲生父母遗弃,他被送到福利院门口,襁褓里塞着一张医院诊断单。
  诊断单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分化概率极低,仅0.01%。
  但谁也没想到,他在16岁那一年分化了。他分化成全帝国最罕见的S01型Alpha,帝国建国至今不过三个,前面两个已经全部身亡,他是目前唯一一个活着的。
  S01型Alpha以破坏力著称,前两位就是在易感期进入狂躁状态,对人无差别攻击,简直是行走的屠戮机器。
  这种Alpha的结局通常也不太好,历史上出现过的两位,都是在屠戮过后,体内精神力紊乱,无法控制乱窜的Alpha激素,最终死亡。
  时钊分化得晚,仍然处于初分化的不稳定阶段。
  而他第一次展现出他的破坏性,是在高中结业考试的时候。
  那天刚巧他的易感期到了。
  他对自己做了什么没有太大的感知,只留下一点点模模糊糊的记忆。
  教学训练室倾塌,在场的人全被他的信息素震慑住,级别低的甚至直接腿软跪下来。短短一分钟,那一小片地方变成断壁残垣,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学校迅速向上级报告情况,这份报告一路上呈,直抵军部。
  时钊被军部人员抓走,送进机密实验室,各项检查都来了一遍。
  研究员从他身上抽血,给他打不同的测试试剂,将他放到各种模拟环境中观察他的反应。
  外面舆论媒体在虎视眈眈,帝国高层对他忌惮有加,老师同学早已不念旧情,而他向来独来独往,更没有能收留他的朋友。
  时钊根本无处可去。
  “跟你没关系。”时钊沉声道。
  楚玦知道答案,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忽然问道:“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危险分子?”
  时钊半是嘲讽地反问道:“不是吗?”
  只听“叮”的一声,楚玦拨开打火机的盖子,给唇边那支烟点了火。
  “是。但是我喜欢危险分子。”楚玦淡淡地道,“当然,我跟外面那些研究员没太大区别,你也不用对我抱有太高的期待。我们唯一的区别是我不怕你,不会把你当成实验体,也不会穿很厚的信息素阻隔服观察你。”
  时钊望进楚玦的眼睛,漆黑的瞳孔中似有光芒跃动。
  “危险意味着价值,”楚玦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他用这样的声音摆出了最诱人的条件,“我可以教你,控制它。”
  时钊静默不语,像是在思考。
  十、九、八……
  楚玦只在心中数了三下,就收到了时钊的回复。
  “可以。”
  意料之中的答复。
  只是来得比他想象得更快一些。
  时钊没有着急走,他将目光锁定在楚玦咬着的半截烟上。
  “你想试试?”
  楚玦低头笑了下,再抬起头来时,烟雾从唇间溢出,朦胧白雾缭绕飘散。
  时钊声音有些沙哑:“没试过。”
  楚玦有一下没一下地翘着椅子,视线往上一挑:“来一口?”
  一个月以来,他在研究所里摄入的更多是研究所自发研制的营养液,他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如此鲜活的外界刺激了。他接过楚玦递过来的烟,吸了一口。
  很呛,很辣,刺激感直冲天灵盖。他呛咳起来,却还想再抽第二口。
  楚玦见状,抽走他指间的烟,掐灭后扔进垃圾桶,“尝尝味儿就行了,小Alpha。”
  “走吧,”他扔给时钊一个通讯器,爽朗地道,“你上了我的贼船了。”
 
 
第2章 我给你找件事做。
  楚玦领着时钊来到了银翼舰队基地。
  银翼舰队是帝国最精锐的舰队,人数不多,但每一个挑出来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也是它一直为人所称道的地方。
  更让人称奇的,是它的队长。
  银翼舰队队长,是一位Omega中校,楚玦。
  虽说Alpha和Omega早已平权,但时至今日,能坐到高位的Omega仍然不多,尤其是在军部这种地方。而楚玦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楚玦才刚进门,就见几颗人头笑嘻嘻地凑过来,一副准备探听八卦的模样。
  “队长,听说你带了个Alpha回来?”
  率先问话的人是队里话最多的白旭成,一天到晚都是一副活泼开朗的模样。
  白旭成视线一转,看见楚玦身边的时钊,绕着时钊转了一圈,“咦,年龄看着挺小的,现在流行年下小奶狗?”
  时钊皱了皱眉,眼帘一掀,冷淡地看着他。
  “对不住小兄弟,我说错话了,”他被时钊的眼神震慑住,改了口,“小狼狗,小狼狗行不行?”
  楚玦抬脚作势要往他身上踹,“滚,就你话多。”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