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的Alpha带球跑了(近代现代)——梦之之

   离婚后我的Alpha带球跑了
  作者:梦之之
  文案:
  盛南弦和祁际离婚了。
  一拍两散,却又不能各生欢喜,因为他俩离婚并不是因为不爱彼此了,而且各种小原因攒到位了,盛南弦提出,祁际同意,就这样冲动之下就离婚了。
  离婚后,盛南弦回国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一个月后,祁际掐着时间来找盛南弦,要陪着他度过易感期,结果盛南弦的易感期居然没有来,祁际便又灰溜溜的回去了。
  盛南弦的易感期没来,反而头晕恶习呕吐食欲不振,被祁际气的晕倒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怀孕了。
  盛南弦是位alpha,alpha能怀孕简直是闻所未闻,可是当祁际知道盛南弦怀孕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最先想到的是盛南弦即将要经历的生产之痛,他就无比心疼。
  他气的恨不得阉了自己,为什么非要打那场离婚炮,还非要卡在盛南弦的生殖腔里,要不然盛南弦也不会受这罪。
  后来,盛南弦产检抽了六针管的血,把祁际心疼的直抽抽,捧着盛南弦的手臂呼呼了半天,被盛南弦无情的推开了,嫌他丢人。
  又后来,祁际戳了戳盛南弦隆起的腹部,要挟小崽子不要闹腾他老婆,被盛南弦瞪了一眼,别影响胎教。
  敲重点:AA恋,生子文,人物设定皆因剧情需要,文里三观不代表作者的三观,私设严重,如果不喜欢就点叉叉,咱们下本有缘再见。
  内容标签:生子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南弦,祁际┃配角:沈行川,林轩┃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婆怀孕了,我好心疼
  立意:热爱生活,积极向上
 
 
第1章 离婚
  盛南弦离婚了。
  是他提出来的,祁际也没有反对,只是思考了一会儿,大概连十秒钟都不到,就同意离婚了。
  盛南弦双手紧握,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怒瞪着祁际,而后一咬牙一跺脚拿上证件就出了家门。离!现在就离,谁不离谁孙子!我看你是期盼这一天期盼好久了!
  祁际看着气呼呼转身离开的盛南弦笑了笑,心道离婚是你先提的,怎么还生气呢,老婆真是太可爱了。
  可是这婚既然要离,那就得好好的离,离的有价值才行。
  不过今天是离不了的,因为今天是休息日,盛南弦气呼呼的出去了,又气呼呼的回来了。回来看见祁际坐在花园里处理文件,又气呼呼的上楼了,都要离婚了还能淡定的工作,祁际他没有心的吗?!
  祁际好似没有把要和盛南弦离婚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晚上亲自下厨做了很多盛南弦爱吃的菜,连哄带骗的把盛南弦请下楼吃饭,两个人还喝了点酒。
  大概是气氛和情绪都到位了,两个人短暂的忘记了他俩要离婚的事情,稀里糊涂的就被祁际撒娇耍赖各种哄着滚上了床,而后就是盛南弦被祁际压着搞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离婚炮。
  第二天一大早,祁际早早的就起床了,为盛南弦准备早饭,以及等待助理给他拿拟好的文件来。
  盛南弦太过疲惫了,一直睡到九点才扶着快要断掉的腰起床,洗漱的时候嘴里一直在骂人,把祁际的祖上十八代挨个骂了个遍,都没能消除他心里的怒火,离婚炮有这样打的吗?几乎折腾了他大半夜,要不是自己累的睡过去了,祁际肯定还不放过他,Alpha果然都是疯子。
  可是自己也是Alpha啊!怎么那么经不起折腾!呸,盛南弦打断了自己的想法,谁他妈要给祁际折腾!他俩今天要去离婚了,以后都折腾不了了。
  盛南弦下了楼,拐进餐厅,看见祁际已经把早饭端在了餐桌上,见他下来,立马笑着说:“老婆,过来吃饭。”
  盛南弦原本想反驳他,谁是你老婆,可是想想这个称呼再过几个小时就不能用了,心里突然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和祁际真的要离婚了吗?自己其实并没有想好……
  盛南弦目光落在了餐桌上的一沓文件上,最上面的一页写着十分刺目的“离婚协议”四个大字,突然就觉得很讽刺。自己昨天下午提的离婚,这人就满口答应了,离婚协议都拟好了,速度还挺快的。
  “要签字是吧。”盛南弦压抑着怒火,抓起旁边的笔打开协议看都不看,找到签名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调头就走,被祁际拉住了。
  “老婆。”
  “别他妈的叫我老婆!”盛南弦终于压不住火了:“祁际,你可以啊,你现在是不是特高兴?等我开口等好久了吧,那就别墨迹了,拿上证件现在就去登记处,离婚之后你就自由了!
  “盛南弦,你讲不讲道理啊,婚是你要离的,我又没有提离婚。”祁际十分无辜的看着他。
  “行,我的错,怪不得你。”盛南弦想要挣开祁际的手,发现这人还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腕不放:“你他妈能不能松开!”
  “不能。”祁际把人拉回到餐桌边,拿开最上面的离婚协议,下面还有很多文件,“你把剩下的文件都签了。”
  盛南弦哪里还顾得上去看那些文件上都是些什么啊,弯腰挨个的签好,然后重重的扔下笔,转身就走了。
  “饭还没吃,吃完再走,总之上午会把婚离的。”祁际再次拉住盛南弦,脸上终于露出了伤心的情绪,大手顺着盛南弦的手腕往下抓住了他的手,怜爱的捏了捏盛南弦漂亮的手指,低声道:“你不吃早饭胃又该难受了。”
  盛南弦回头看着他,冷声道:“祁际,我的事情从今以后都不需要你管了。”
  盛南弦到底没有吃早饭,祁际也没有吃,两个人换好衣服,拿上证件就出了家门,一直到离婚大厅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离婚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低头查看着他俩的证件资料,毫无感情的问道:“两位,确定要离婚吗?”
  盛南弦道:“确定。”
  祁际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随后道:“确定。”
  “好的,请稍等。”工作人员正在为他俩办理离婚手续。
  “这是你们的离婚证,请拿好。”工作人员面无表情的把两本离婚证放在他俩的面前,随后看了眼他俩,脸上闪过的不是惋惜,而是就该这样的表情。
  两位Alpha结婚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是不被容许的,得不到祝福的,违反自然规律的,只有AO结合才是顺从人类进化的规律。
  “这是你们结婚时所交的罚款,现在也如数还给你们。”工作人员又拿出一张卡装在信封里递给他们。
  盛南弦带着墨镜看不出他眼里的情绪,离婚证搁在桌面上,他那圆润的指尖轻轻的在上面敲击着,却一直不伸手拿过来。而面对工作人员递过来当初结婚时交的罚款的时候,他的手指停止敲击,躲在墨镜里的眼睫毛颤动了两下,依旧没有去接退回来的罚款。
  祁际也没有接,他抻了抻西装,嘴角带着笑意,好似不是来离婚的,而是来结婚一样。相比较而言,盛南弦虽然双眼隐在墨镜后面,但是嘴角崩成一条直线,看起来像是很难过,是被离婚的那一方。
  祁际对工作人员道:“我记得离婚登记处有规定,离婚登记处可暂代保管AA离婚后退回的罚款的,因为大多数这类人还是会再交一次的。”
  工作人员显然已经把祁际当作是出轨背叛的那一方,脸上的嫌恶显而易见,“是,有这个规定,但是需要双方签字,你确定不取回去吗?”
  祁际笑道:“确定,取回还要再缴纳,何必呢,麻烦。”
  “行,那请二位在这边签字。”工作人员递过来一张纸,示意他俩签字。
  祁际拿起笔潇潇洒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随后推给旁边的盛南弦,笑道:“老婆,签字了。”
  盛南弦一把扯过那张纸粗暴的签上名字,而后又一把抓过离婚证起身头也不回的往离婚大厅外走去。
  “哎,老婆,盛南弦!”祁际大步的追上了已经走到门口的盛南弦,拉着他的手臂,把一个文件袋交到他手中,“离婚协议给你,一式两份,你的这份你自己保存,以及你早上签过字的那些文件,你都要收好。”
  盛南弦觉得自己指不定有什么毛病,他早上怎么就那么随意的把离婚协议签了?他压根就没有看上面到底写了啥就赌气般的签了字,这会儿看祁际得逞的表情,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一样,离婚是自己提的没错,可是祁际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好像已经蓄谋很久了一般。
  “祁际,别叫我老婆了,我们已经离婚了。”盛南弦气归气,可是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昨天自己提出离婚之后,祁际一口答应的时候,心里的确难受极了,当时真的想揍死祁际这个大混蛋。可是如今离婚证拿到手了,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不就是离婚吗?他一个高大帅气,在国内娱乐圈混了五年的顶级Alpha,难道离开祁际这个Alpha就活不了吗?
  不过盛南弦还是把离婚协议打开看了一眼,早上被祁际气的云里雾里的就签了字,现在要是有什么过分的条例在里面,好像也挽回不了。
  “祁际,你他妈的疯了吧!”盛南弦展开离婚协议,第一页第一条就写着:祁际名下所持有的祁氏集团所有股份全部归配偶盛南弦所有,祁际名下的财产和房屋以及在国内的所有投资占股全部归盛南弦,祁际净身出户。
  接下去就是罗列出祁际的所有股份和财产,但是盛南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盛南弦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人:“祁际,我不需要这些,我有积蓄,我就算和你离婚,我也能过的好好的。”
  祁际笑道:“我知道啊,你当年在娱乐圈那可谓是登顶极限了,积蓄肯定多,这几年我也没问过你,你也不曾问过我,我们之间的财务状况一直是独立的。你不需要我买什么,我也不要你买什么,可是,老婆--盛南弦,你那么耀眼的一个人,被我缠上了,和我结婚,跟着我来到英国安家,现在离婚了,我除了一颗真心之外你带不走,其他的能带走的都给你。”
  “祁际。”盛南弦轻声叫了他一声,推了推墨镜,到底没有把墨镜摘下来,他想问那为什么你要答应离婚,可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是骄傲倔强或是另外一种解脱,盛南弦的确在拿到离婚证的时候有那么些许愉悦和轻快,好似松了一口气,又好似步入了一个对新生活的期待里。
  他把离婚协议收好,对祁际道:“这些财产就当是我为你保管的,哪天你需要,或者说你另觅喜欢需要了,我就给你。我不会要你这些的,要离就离的干干净净。”
  祁际神色一顿,随后又堆起笑容,自动忽略了盛南弦说的另觅新欢,“我给你的,你就安心收下,你不是在英国进修了三年的导演吗?你之前也说过想回国自己投资当导演的,这些都是老公我给你投资,你尽管放开手脚大胆的来,去完成你的梦想。”
  当导演不能算是盛南弦的梦想,只是他离开娱乐圈和祁际结婚之后的一个接下去想要工作的方向。
  盛南弦道:“祁际,我就算不知道这些具体数字是多少,但是以我对祁氏集团的了解,这一定是个天文数字,我也花不了那么多的。”
  祁际宠溺道:“那就多拍几部,总之别担心钱的事。”
  “可是我……”
  “别可是了,我的南弦是要当大导演的。”
  祁际抬手摸了摸盛南弦的头发,松软舒适,他一直都很喜欢,特别是在床上运动之后被汗水浸湿的时候,更加的妩媚诱惑。他克制着自己不去进一步的动作,可是实在忍不住,还是一把抱住了盛南弦,手指滑过他的窄腰,又往上移到了盛南弦后颈的腺体处,那里昨晚咬破的痕迹还在,只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祁际温柔的抚摸着盛南弦,想要在盛南弦的身上留下最后一丝自己的气息,他心里难受极了,得要好长时间见不到他,抱不到他了。
 
 
第2章 回忆
  “盛南弦,不可以爱上别人,国内娱乐圈的Omega娇小可人的很多,你千万不要被他们吸引,知道吗?你要克制你Alpha的天性,随身都要携带阻隔剂知道吗?”祁际一直克制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暴露出来了,他几乎哽咽道:“我是一辈子标记不了你,可是你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我祁际的,就连最隐秘的生殖腔我也进去过无数次了,如果你能生的话,孩子早一大堆了,所以你不能……”
  “祁际,你突然发什么神经!”盛南弦挣扎着想要推开祁际,两个人同为Alpha,身量相似体格也相似,可是就在力量上,他远比不上祁际,最后索性也不挣扎了,放软了语气道:“你放开我,我订了十一点回国的机票,你再磨蹭下去,我就要迟到了。”
  “那就明天再走,今天陪陪我。”祁际耍赖道。
  盛南弦想到了昨晚他撒娇耍赖非要搞什么离婚炮,把自己折腾惨了,早上起床腰疼的不行,要不是他是个Alpha,这会儿估计连离婚都来不了。
  “祁际,离婚就要有离婚的自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盛南弦终于推开了祁际,转身要走,又被祁际牵住了手。
  祁际难过道:“你就这样走了,那家里你的一切物件要怎么办?”
  盛南弦脚下一顿,心里被祁际的那句“家里”刺到了,住了三年的家,是他和祁际的家,如今一朝离婚,他却是再也不想回去了,说不上来为什么,大体是回去才会真正触发他某根神经,告诉他,你和祁际是真的离婚了,你们将要分开,各自走各自的路了。
  “你帮我收拾一些常穿的衣物寄给我吧,至于其他的,先留着。你总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新的伴侣住进去的,等有那么一天,我会回来拿走所有我的东西。”
  “我知道了。”祁际顿了顿又像是保证一般:“南弦,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该知道我有多爱你。”
  盛南弦第二次想问出口那个问题,自己脑子一热提出来的离婚,你就满口答应了吗?可是骄傲如他,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只是冷冷道:“你叮嘱我不要被Omega迷惑,自己也多注意,别等我回来拿我的东西的时候,你已经让哪个Omega怀孕了。”
  祁际立马道:“那不可能,如果要生,也只能是你生。”
  “我他妈生不出来。”盛南弦又被戳中了痛点,这家伙,婚都离了,还专门找他不痛快,“我走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