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CP再营业(近代现代)——徐徐图清风

   过期CP再营业 作者:徐徐图清风
  文案:
  纪欢身为娱乐圈最底层的小透明,终于在五年奋斗无果后打算辞职回家开火锅店,
  谁知道已经过期的CP对家突然找上门要求再营业。
  眼看着面前早就今非昔比成为最年轻影帝的对家,纪纪欢张大嘴巴不敢置信。
  这年头,开火锅店都有水逆?
  为了营业CP,纪欢被对家带着加入大制作剧组,还参加了双人综艺节目。热度可谓一波接着一波起来。
  小透明纪欢哪见过这阵仗。
  CP营业期一过,纪欢以为两人又要像以前一样各走各的阳关大道。谁知道对家直接当着观众的面求婚。
  许修晏深情望着他:“这一次我们的CP永不过期”
  小透明坚强艺人受VS深情影帝大佬攻
  纪欢,许修晏
  破镜重圆有,相互救赎有
 
 
第1章 十八线艺人纪欢
  “许修晏回国了。”
  纪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一场酒宴上。
  满脸油光的中年男人不带好意地凑到他面前,开口下一句便是:“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能进入他主演的剧组。”
  许修晏,一个仅凭三年就拿遍国内外所有影视奖项的男人,刚获得了国际最佳演员奖,成为获得这个奖项最年轻的影帝。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不管是什么咖位的艺人,只要能进入许大影帝主演的剧组,结束后都能连升两级。
  因为除了第一部 电影,许修晏其余所有电影票房均破三十亿,最近一部剧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六十亿,让赞助商赚得盆满钵满。其搭档的演员也无一不飞升,合作的导演编剧全部成为这个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人。 
  许修晏,在影视圈里简直可以看成散财童子一样的存在。
  他的每部剧都会引起业内一次大地震。
  就连纪欢这种公司里最底层的艺人,也知道他下一部戏正在筹拍阶段,而且这个筹拍豪横到如今只定下了许修晏一个人,连剧本和导演都还没确定,就已经有大佬们拿着大把的钱准备塞钱塞人了。
  整个娱乐圈的人都在想办法挤进许修晏主演的电影剧组里,自然有很多人为此不择手段,只不过
  纪欢瞥了眼身边据说来头不小的油腻男人,抿嘴露出一个笑容,颊边的梨涡显出一股少年气,他说:“不用了,我不想进。”
  有油腻的中年男人脸上原本猥琐的笑愣住,几秒后露出了然的笑道:“欲拒还迎?现在的小艺人真是。没事,我懂。艺人不进剧组镀金,以后怎么在行业里混。除非你不想做艺人了。哈哈哈!”
  “刘哥说得对,我们小欢野心很大的,许大影帝的剧组怎么会不想进去。对吧?”纪欢的经纪人张进,原本一直低着头玩手机假装看不见刚才张哥对纪欢的骚扰,如今很识时务地抬起头给张哥解围。
  纪欢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突然觉得内心有些恶心。
  原本张进告诉他有个投资人对他很感兴趣,纪欢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了五年,看尽所有的黑暗和不公,演艺事业一直没有起色,除了中途演了部电影有些小起色被人跟主演组了几个月CP以外,可以说扑得十分彻底,连水花都不带有的。
  如今他已经27岁,在圈子里的年龄越来越尴尬,没资源演主角,原本岁数大了可以去演长辈,可偏偏他长了张显嫩的少年感脸蛋,主角实在无法开口叫自己爸,而稍微年轻的角色全部都给了走后门的人。从上一次杀青到现在,纪欢已经在家扣脚三个月了。
  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自己能拿到的剧本越来越少,纪欢说不慌张是假的。
  所以一向对娱乐圈潜规则嗤之以鼻的纪欢,终于在又一次试戏失败后,点头答应了张进的安排。
  只不过现在,看着说完话后不断用油得发腻的爪子摸自己的后背的中年男人,纪欢突然觉得,其实不能进剧组没什么。
  甚至,不做艺人都没什么。
  纪欢在心里回想了自己的银行卡账户余额,算了算开家火锅店足够了之后,心里如释重负。
  他扒拉掉仍然在自己背上游走的猪蹄,猛地站起身对中年男人说:“刘哥,我突然想起家里有些事情,需要马上回去。”
  刘哥顿时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纪欢回了一个礼貌的笑容:“没什么意思。真的是家里有事。”
  “纪欢,什么事情能比刘哥的事情重要?”张进面色难看地站起来看着纪欢,“现在的艺人就是太娇惯了,快点给你刘哥道个歉。”
  纪欢看了眼张进,想到虽然张进人品不好喜欢给手下艺人拉皮条,但好歹自己银行卡里的余额都是靠他来的,叹了口气。
  他拿起面前的酒杯倒满酒,举杯对刘哥说:“家里实在有事需要回去,对不住刘哥的地方全用这杯酒道歉了。”
  说完,他仰头咕咚一口干了这杯酒。
  五十三度的白酒被他如同牛饮一般吞下肚,一瞬间胃里出现灼烧般的痛感。
  这是不要命的喝法。
  刘哥没见过这么生猛的喝法,脸色黑得跟碳一样。
  “纪欢!”张进气得不管自己的形象。
  纪欢鞠了个躬,然后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包厢,全然不理会背后的喊叫声。
  他走在昏暗的走廊里,路过的人三三两两,一眼便看出背景不小。
  这里是A市数一数二的酒店,能踏足这里的人非富则贵。往日里纪欢只有在酒店门口仰望鎏金大门的份,他能出现在这里全是因为刘哥的原因。
  纪欢看着四周装修豪华的设施,心里忍不住自嘲:明明三年前也没见自己这么高风亮节,现在装什么圣女贞德?
  明明只要点个头,自己便能拥有面前的这些灯红酒绿……
  纪欢面无表情地打了个酒嗝,抿嘴自言自语:“当初擅自炒CP的时候,早就应该想到现在的下场了。”
  三年前那场CP炒作,是纪欢离红最接近的时候。
  但是那场炒作只是纪欢自作主张的,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回应,甚至一直在压热搜。
  很快对方离开华国到国际上发展,这场CP十分迅速的过期了。
  短暂的热度后,纪欢很快过气,甚至因为对方在圈子里的地位越来越高,自己的处境也越来越不好,时不时会有对方的粉丝摸到他这个三年前的假CP这里发私信骂他。
  纪欢想到这里,眼睛里出现雾气。
  胃里翻江倒海的灼烧感,再加上低落的情绪让他站不稳脚步。
  纪欢踉踉跄跄地扶墙,背靠着墙缓缓蹲坐在地上。
  “算了,不管这些糟心事了。明天我就退圈回老家开火锅店去。”
  纪欢又打了个酒嗝,大着舌头晕晕乎乎地说,脸颊两侧的梨涡在说话时若影若现。
  他头靠在手上,打算休息一会儿就出门打车回家。
  只不过,纪欢刚闭上眼睛打算不顾形象地席地睡觉,偏偏原本僻静的走廊里突然变得十分嘈杂。
  男男女女的吵闹声不绝入耳,其中伴着几声高八度的尖叫声。
  好吵……
  纪欢原本打算靠着头就要睡过去,忍了几分钟后被噪声吵得睡不着,皱着眉头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要看清到底是哪些人在发出噪音。
  睁开眼睛,一丝丝光亮从眼缝中透进来。
  纪欢酒力很不好,又加上猛地灌了一杯高度数白酒,如今脑袋晕晕,眼前一片模糊。
  “这里怎么躺了个人?”
  噪杂的声音中有个女生疑惑。
  “八成是喝醉了的酒鬼,凯冠现在的档次越来越低了,居然还有人醉倒在走廊里,也没服务员来处理。啧,快点走吧。”
  纪欢听了心里不快,语气不爽地指着发声的人说:“我没醉,你才醉了。”
  只不过他自以为强势的语气在别人听来只是黏黏糊糊带着醉意的腔调,一点气势也没有。
  “这醉鬼居然还回嘴?!不如我们来逗逗这个醉鬼吧。哈哈哈!”
  纪欢迷糊着眼睛感觉到有人正在拨弄自己散落在额前的碎发。
  “咦?这个酒鬼长得还挺好看。”
  听到夸奖自己的话,纪欢即使醉乎乎的依然裂开嘴巴,那当然了。
  “天,他还有酒窝!好可爱!”
  这是一个女声。
  纪欢皱了皱眉,这个声音分贝太高了,有些吵。
  “好了,别在这里闹了。许哥在等我们呢。”
  许哥?
  纪欢被酒精麻木的脑子正在思考这个许哥到底是谁。
  “完了,许哥出来了!”
  话音落下,耳边繁乱的吵闹声突然一下子全部静了下来。
  没有了叽叽喳喳的声音,纪欢终于松下心,缓缓闭上眼睛,头一点一点靠着墙就要睡过去。
  睡梦中,纪欢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
  随后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拉起来,中途还有失重的感觉。
  中途昏昏欲睡的纪欢多次被打扰得差点挣扎着起来,对对方破口大骂。
  反正他现在铁了心要离开娱乐圈回老家开火锅店了,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对待其他人,生怕自己做错了事情。
  好在很快不适感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背部传来的柔软触感,不同于冰冷的地板,这是床褥带来的舒适。
  纪欢调整了姿势,终于可以安然入睡。
  偌大的酒店房间里,除了纪欢的呼吸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柔和的暖色灯光下,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
  虽然看不见男人的面庞,单单从他那背部万中无一的脊骨透露出一抹凛然于俗世的清骨。
  纪欢……
 
 
第2章 莫名其妙的展开
  纪欢很久没有睡过这么一个舒服的觉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一睁开眼睛入目便是翠绿的树枝,枝头上还站立着两只小麻雀。
  小麻雀依偎在一起,十分治愈。
  纪欢看到此景,觉得晕乎乎的宿醉都无关紧要了。
  ……宿醉?
  纪欢脑子突然回过神,他猛地从过分柔软的被褥里爬起来。
  “这里是哪里!?!!?”
  他四处张望,卑微地期待所处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宿舍。
  但是显然,眼前偌大的空间和不菲的装修,跟他那间只有二十平米的公寓宿舍完全不以言。
  眼前这个房间即使粗看过去,起码也有一百平。
  纪欢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在A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眼前这样水平的房间起码一个月起码得要六位数,如果不是租房而是上星级的酒店,可能一晚上就能花掉五位数。
  纪欢颤抖着手拿起茶几上放着的立牌,上面蓝底白字写着“凯冠”两字。
  “……”他觉得眼前一黑。
  加上凯冠两个字,这个房间的价格起码虚飙到一晚上六位数!
  纪欢仿佛看到余额里用于开火锅的钱一下子长了翅膀飞掉了。
  他捂着脑袋,痛苦地坐在价值起码七位数的席梦思床垫上,回忆自己昨晚到底遭了什么邪,才会在早上出现在值一家火锅店的房间里。
  “可恶。最后的记忆明明是喝完酒瘫在墙上。”纪欢怎么也回忆不出来。
  “对了,好像中途有很吵的声音出现,然后……”
  纪欢想起半梦半醒时耳边出现噪杂的声音,很快声音消失,接下来出现一阵颠簸,中途好像还感受到软软的感觉。
  再然后的事情,他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了。
  纪欢想起黑暗中的触感,突然激灵一下,瞪大眼睛望着半空,嘴里嚷嚷着:“不会吧,不会吧。”
  几秒钟后,他像个弹簧一样从床上蹦起来,连滚带爬跑到洗漱间。
  凯冠不愧是顶级酒店,洗漱间里一面一人高的镜子嵌在墙里,十分豪气。
  纪欢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顶着鸡窝头丝毫没有形象的自己,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拉下衣领。
  “千万不是,不是。千万只是我多想了,是我多想了。”
  纪欢一边嘟囔一边将衣领全部拉下,只见白皙的锁骨处正印着一片红印。
  即使未通过人事,纯洁如他也知道这一片红印就是传说中的草莓。
  “怎么这样……”纪欢大受打击。
  他捂着脸,不敢相信昨天晚上有人出高价他都没答应,结果一出门居然随随便便跟个不知道是男是女是猫是狗的人共度春宵了。
  “早知道守了二十七年的贞操这么离我而去,我还不如昨天答应刘哥!”纪欢痛心疾首,“也好过现在贞操钱财全都没了。”
  不对,他还捞到了一夜价值六位数的顶级套房。
  呸!
  这些有什么用!
  纪欢走出凯冠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的。
  他分不清楚这种如在云端飘飘忽忽的感觉到底是来自于宿醉,还是来自于……
  纪欢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好在,那位不知名大佬离开前把房费都付清了。
  不然,纪欢想跳楼的心都有。
  他走到门口,伸手打了辆出租车。
  纪欢打车到公司,因为昨天的事情,他打算跟老板商量不续签合同的事情。
  他的合同下个月一号就要到期了。
  这也是纪欢昨天敢当场给经纪人甩脸的原因,因为他已经决定不续签,便不用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影响他在行业里的前途。
  纪欢签约的影视公司是行业里排名前几的大公司蔚蓝,蔚蓝手握好几个大明星,资源十分丰富。
  不过大公司的诟病便是,它只对自己有用的艺人伸出援手。
  像纪欢这样即使哪天闹出个惊天大料,都能无人伤亡的小透明,蔚蓝高层连一个眼光都不会给他。
  只不过这一次,纪欢踏入蔚蓝大厅的时候,莫名感觉到有几股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路过身边的人纷纷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时不时还有人指指点点。
  习惯了当小透明被人无视的纪欢感觉浑身不自在。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