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打愿挨(古代架空)——汐木

   《愿打愿挨》作者:汐木
  文案:
  什么?!做小倌儿——这是什么狗屁条件!
  “好!”
  苏小白一咬牙,一跺脚,谁让他有求于人?
  大不了,谁敢碰他,就剁了那家伙的狗爪!
  可谁曾想,两人竟然异口同声,大眼瞪小眼——
  “你别碰我!”“不准碰我!”
  那个帅得天怒人怨的“恩客”,却比他还一脸不情愿!
  【温馨向】【腹黑V傲娇】【HE】
  愿打愿挨的关键字:
  愿打愿挨,汐木,1V1,傲娇VS腹黑,温馨欢脱,大HE
 
 
第零章 楔子
  “这位大爷,来我们这儿看看吧,我们家的少年,个个包您满意……”
  “这位哥哥,要不要进来坐坐,新来的头牌还没接过客,说不定您就是那个”有缘人”呢……”
  “……”
  苏小白满脸黑线的一路往胡同深处走,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
  直到他一路走到胡同的最深处——
  “这位客官,请问你有何贵干?”
  跟前面那些热情拉客的地方不同,眼前的豪宅大院,如果不是上面挂着一个”染青坊”的牌子的话,完全看不出这里也是青楼楚馆之辈。
  都城最有名的小倌儿馆——染青坊。
  听说出入的都是王公权贵、封疆大吏,最次也是一方富甲……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一般人对着扇大门完全是望尘莫及。
  所以也难怪苏小白会被门外的护院拦住——
  说他是客吧?脸生!而且他这一身粗布长袍,也不像是能在这儿消费得起的主儿;
  说他是想自卖进来吧?他倒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还生了一张精致俊美的外貌,就算是在这染青坊里,也算得上是上上等了,可他腰间还挂着一把三尺长剑呢!这又算是几个意思?
  “这些够我见你们老板一面么!我找他有要事相商!”苏小白被对方这通上上下下的打量,不由火大,立刻从包袱里拿出一把厚的夸张的银票在这两个狗眼看人低的护院眼前晃了晃,还抽出两张面额不小的塞给他们,并重重的咬牙重复,”我要见你们老板,我有要事!”
  是师叔说的,城里的人见钱眼开、而且小鬼难缠,这样打发他们是最好的办法……真是恶心!
  可是把剩下的银票塞回包袱里的时候,两个喜笑颜开的护院却不见这俊美的少年眼底暗了暗……他不是土豪,师叔在他临行前把这些钱塞给他的时候说,是神医谷的全部家当。
  他偷偷的来都城,只有师叔知道,因为如果被师父知道,想必又少不了一通面壁责罚……苏小白的嘴角,不自觉地划过一抹苦涩,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真的希望师父现在还能从床上爬起来,还能像以前一样哪怕是吹胡子瞪眼的训斥他也好啊……
  这里,已经是唯一的希望了,明知道机会渺茫……师叔说了玉青染的事情,却不赞同他来自取其辱,毕竟对那个人而言,对他们神医谷恐怕只剩下仇恨了,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帮忙?
  可是不试试,又让他怎么甘心!
  “那这位小少爷,您先里面请,我让人看茶,您稍等……我们去请老板。”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拿了钱,这两个狗腿子连称唿都变了!
  当然,谁都知道染青坊的幕后老板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很少见客人,这也不是拿了钱就能成的事儿,关键是老板别看只是个开小倌儿馆的,其实认识那么多达官贵人,现在生意做得大了去了,好多私底下的大买卖,都是那些王公贵族派亲信来联络的……这个美少年既不像来寻欢作乐、也不像来卖的,还出手阔绰,八成就是这种了!
  他们敢不通传么?误了老板的大买卖,他们可担当不起!
  不管这其中有多少误会吧,苏小白总算是进了这扇高不可攀的门槛。
  坐在奢华的偏厅里,不但有上好的龙井、旁边还有两个美少年周到的服侍……只可惜,再漂亮的美少年,往苏小白面前一站,到底还是显得差了几分灵气,就连两个红牌自己心里还犯嘀咕呢——他自己长得这么好看,逛什么青楼?回家照镜子不就完事儿了么!
  苏小白哪儿有心情搭理他们乌七八糟的想法?紧张的攥着他的小包袱,后背上已经全都是汗了——
  师叔说,那个人当年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很惨烈,这么多年一直耿耿于怀,是绝对不可能帮忙的,更何况他们所求之事是要冒掉脑袋的风险的……
  小包袱里的银票是他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多的钱……可是望着这豪门大宅,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一招,对那个人也能好使么?苏小白觉得这事儿,悬!
  或者,也许对方还会提出什么别的条件?只要是他能办到,赴汤蹈火……可万一赴汤蹈火也办不到怎么办?
  不过,脑海里乱做一团麻的苏小白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当那一抹陌生的身影终于踏入这个房间,和他想象中一样高高在上,自己却没挨过一炷香的功夫,就被对方的坏心眼儿,气得暴跳如雷——
  “……什么?要我留在这里当小倌儿?!玉青染,你别太过分了!”
  ……
  ----------------------------------
  【求收藏!求树枝!求每日推荐票!求留爪印评评!各种打滚儿求投喂!】
 
 
第一章 成交
  “你不是说,只要我帮你搞到冰血莲花、救了那老头儿的命,让你怎么样都可以么?怎么?原来只是说着好听而已啊……那就算了,反正我这儿也不缺人手,也不会有人强迫你!你请便——”
  坐在对面的年轻男子,看起来比苏小白略长几岁,同样都是容姿非常出众的美人,但跟苏小白这种山涧清泉般纯天然的清澈相比,此人更多了几分风尘味儿,却没有丝毫的艳俗,举手投足间、妖孽和冷漠这两种相背而驰的味道,却被他展现的浑然一体。
  ——此人,就是染青坊的幕后老板,玉青染。
  冷眼看着这个有趣的少年被气得跳脚,玉青染的嘴角只是划过一丝玩味,并不生气,华丽而优雅的语调,却依旧透着几分咄咄逼人——
  “你以为这是哪里?你以为今天的玉青染是什么人?区区的几万两银票,就想让我为你们冒欺君罔上的罪名、去偷宫里的冰血莲花?更何况,还是偷来救那个老头儿!你觉得我会为了几张银票,就忘了多年前被你们神医谷逐出师门的事么?”
  他是知道的,神医谷的老掌门试药失败、现在命悬一线,其实这件事已经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不算什么秘密了,这反倒让他觉得有点奇怪,毕竟一般这种事都是要不到最后关头极力捂住的,神医谷的事儿却传得格外的快,有点蹊跷,像是故意似的……不过年纪老迈、身体各项机能退化,现在又身中奇毒,现在普天之下能救他的,怕是也的确只有冰血莲花。
  离开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忍不住有意无意的打听神医谷的事儿……当然,其实他也从没有离开过江湖。
  他只是没想到,这帮人居然还有脸找到他的门上!
  这冰血莲花,传闻可以解百毒、止戾气,对江湖中人而言,有着“圣药”的地位,不过其产量极其稀少,中原一株,西域一株,每十年开一次花,而且中原那株长在高耸入云的大雪山破天岭的顶峰,根本就摘不到……倒是西域有时会作为贡品进贡给朝廷。
  现在,已经错过花期,要想救那个老头子,宫里那株是唯一的途径……说的也是,宫里那些珍奇的玩意儿多了去了,吃都吃不过来,冰血莲花再神奇、那群不伤筋不动骨的王公贵族也用不到,肯定还躺在御医房那边,外人只知道他和王公贵族们打得火热,一定有办法,却不知道现在宫里的药材供应压根儿就是他垄断的,想要偷梁换柱、让人用普通的人参把冰血莲花换出来,对他来说也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儿……问题是——
  他凭什么救那个把他逐出师门的老头子?
  哼,那些自作聪明的老家伙,以为派个当初没有参与那件事的少年来,就能消了他的恨意么?
  “你……你就不能换个别的条件么?只要能救师父的命,做牛做马都可以……何必非要做这种对你也没什么好处的事?泄愤,就这么重要么!”
  ——苏小白也是个暴脾气,可是论心机,比起眼前的人来还差得远呢,再说了,谁让他有求于人,气势自然被打压了一大截。
  以前的事,师叔大致说了一些,不过那时候他还太小不怎么记事,谁是谁非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是果然就像师叔他们说的那样——
  这个人,根本就是诚心泄愤!
  “别跟我讨价还价,想要冰血莲花,可以!只要你在我这里做够一个月小倌儿,让客人都满意,我保证能给你拿到;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请回,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陪你玩儿家家酒!”
  ——玉青染一副标准的商人嘴脸,居高临下,根本不给苏小白半点打商量的余地。
  外面,传来一阵肉麻的笑声,伴随着一个中年男人满足的大笑和猥琐的挑逗声……八成是有小倌儿送客了。
  只见听到这声音的苏小白,那张清秀的脸,由白到红,一直红到了耳根……这些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了?都是堂堂七尺男儿,干嘛为了几个钱要把自己弄得不男不女……
  可是他……他不是为了钱,处境却又能好到哪儿去?
  这个混蛋摆出的架势来看,根本没有给他考虑的余地!
  “好,我做!你要说话算数——”
  不知过了多久,俊美的面容已经红成了猪肝色的苏小白,终于松开了紧紧咬着的薄唇,一咬牙,一跺脚……师父把他当做亲孙子一样养大,他不能见死不救,豁出去了!
  “哎?”苏小白在这种时候不会注意到,一抹意外的惊愕从玉青染的眼底一闪而过,”哈哈,好啊,那就一言为定!来人,带这个新来的去天字号房等客人!”
  呃,他原以为苏小白会知难而退的,毕竟他对神医谷有怨恨,对苏小白没有……他只是想携着怨气小小的羞辱一下对方、也就是羞辱神医谷,然后让这小子知难而退罢了。
  切!真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跟他那时候一样的臭脾气!
  ----------------------------------------
  【求每日推荐票】【求留爪留评】【参赛,求树枝】【各种求投喂】
 
 
第二章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老板,王爷家的小世子听说我们店来了个漂亮的新人,派人送了礼物和名帖,说今晚想包下……”
  “老板,罗将军家的小厮刚才也送了礼物盒名帖来,也是想今晚尝鲜,您看……”
  “老板,临城的李员外刚才派人快马送信,希望能把新来的美人送过去,包一个月,表示价钱您随便开……”
  平日里,这些事是根本不需要通知幕后老板玉青染的,只是这个新来的有点特殊,老板特意交代了暂时不让接客,所以掌柜的只好事无巨细的来报告。
  能进染青坊的人,容姿自然个个卓越,再加上还未被染指的清纯少年,更是受欢迎,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儿……不过,这群家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消息传得可真快,这帮色急的家伙,有必要这么饥渴么?明明家里养的男宠已经成群了,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正在书房练字的玉青染自言自语着,微微蹙起眉头,却不由放下手里的毛笔。
  这宽敞的书房,奢华的很低调,很难想象在青楼楚馆的后面,会有这样的地方,素雅大气,就像这里的主人一样,此时的玉青染,换了一袭素雅的锦缎白袍、青玉镶嵌,比那些王公世子们更多了几分儒雅的贵气,跟先前一副奸商嘴脸对苏小白咄咄逼人的时候,俨然判若两人。
  “唉,真麻烦,你让人备几分丰厚的回礼,每份回礼再配上一个红牌小倌儿、要挑漂亮的,给他们挨家挨户送过去,就说新人被”教导”得狠了,受了伤,暂时没法接客,聊表歉意。”
  叹了口气,但玉青染显然处理起这些小事儿来游刃有余,他能从一个被神医谷赶出来、身无分文的少年,做到今天这样大的生意,人际之道自然精明!至于苏小白嘛……他反倒还真有点儿为难了!
  他承认早晨的时候,自己是有点赌气才会说那种话,毕竟跟神医谷的恩怨,他怎么会帮他们?但说到底,他本来也就只是想嘴上羞辱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跑来找他的小子,他也知道当年的苏小白还是满后院儿乱爬的娃娃,这些恩怨都与苏小白无关……
  谁知道那小子脾气那么倔,居然还真敢答应下来了!
  不然现在他该怎么办?看苏小白那副架势,分明就是不给他冰血莲花,他就赖在这儿不走了……凭什么?他才不要便宜了那个臭老头儿!
  可是真让苏小白接客?
  一想到那张清澈又执着的脸……就算他跟神医谷有仇,可玉青染还是有些不忍心,这可是要毁了那小子一辈子的事儿!再说了,别看他生意做得大,逼良为娼的缺德事儿,他可是一件都没干过!
  切!苏小白……那个臭小子这哪儿是来求他的?根本就是来给他找麻烦的吧!
  “老板,那个……”
  玉青染的思绪,冷不丁被离开又折返回来的掌柜打断,吓了一跳,不由一张俊逸的脸变得又黑了一层——
  “这次又是谁看上苏小白了?不是告诉你解决的办法了么?不会举一反三?非要每个人都让我教你一遍不成?”
  却不料,上了年纪的掌柜一脸冤枉,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直擦汗——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