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长有点冷(GL百合)——醉风林

   这个家长有点冷
  作者: 醉风林
  文案:
  从业幼师八年,凌陌从没遇到过这种妈妈
  家长群不回应,艾特全员有事通知也不回复
  填写资料需要私聊,半天只来个“哦,嗯,知道了”,连句谢谢都没
  她很想知道这位高冷的妈妈是亲生的吗?
  约谈不来,亲子作业不做,家长会都是“别人”参加
  万不得已,凌陌只得举办“妈妈主题家长会”
  她想见识见识这位奇葩家长
  没曾想来的人竟是自己寻找已久的初恋——季洺
  当年自己鬼迷心窍,把季洺作走了,这次重逢还有机会吗?
  等等,为什么家长资料里没注意到是初恋名字?
  是自己眼瞎,还是改了名?她早知道自己是孩子老师
  故意送来这个学校,还是只是巧合?
  更惊讶的是,这个孩子跟自己同姓?
  她婚姻是真实的还是形式的?这娃哪来的?
  凌陌头要炸了……
  分手八年,与初恋在家长会上重逢
  看这位美女老师如何追妻火葬场
  ============================
  娇弱花瓶幼师vs高冷禁欲家长
  破镜重圆,追妻火葬场,互攻,1v1,h
  第一次写破镜重圆,不喜勿喷,杠精绕道,谢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陌、季茗(季洺) ┃ 配角:程斯言、顾若清 ┃ 其它:破镜重圆、追妻火葬场
  一句话简介:与初恋在家长会重逢了
  立意:唯有努力才能追逐美好的未来
 
 
第1章 你何时出现?
  枕头被做梦时流出的眼泪浸湿了,凌陌又一次在痛彻心扉中醒来,眼角还残留着风干的泪痕,因为她又梦见了季洺。
  八年了,凌陌不但没有把季洺从心口抹掉,反而更加坚定这份爱。她想告诉季洺,却已经晚了。
  刺耳的闹钟声打破了她的思绪,凌陌抚着沉重的额头,艰难地起床。从小她就是药罐子,一旦受寒就会感冒,只要感冒必定咳嗽发烧,严重还会引发肺炎。
  大学时,都是季洺无微不至地照顾她,陪着她,现在只能自己量体温,自己买药,自己去医院挂号,自己熬粥,自己煮红糖水,自己...
  她经常在烧得迷迷糊糊时梦见季洺,这次也不例外,每次醒来都头痛欲裂。
  是她弄丢了季洺,这就是惩罚。
  洗漱一番后,她调整好伤春悲秋的心情,踏上了去学校的路。
  和煦的风,迎面而来,让她格外清醒,每次大病初愈后,她都有种重生的喜悦,在失去季洺的岁月里,她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振作。
  凌陌是天明幼儿园的老师,更是校长亲封的“园花”,她眉目如画,气质婉约,说话轻声细语,是标准的江南美女,因为体弱多病,总给人一种柔柔弱弱的感觉。
  她多才多艺,精通英语,所以成了小一班的双语老师,同时担任着班主任。
  面对最难搞的小班,凌陌会遇到形形色色的问题,如孩子与父母分离时的焦虑,入园时的任性吵闹,上课突然要爸爸妈妈等现象,她总有自己的办法,治愈那些孩子。
  她热爱这个职业,是因为想保持纯粹的初心,而她选择毕业后留在天海市,是为了寻找季洺。
  或许有天,她会在某个路口,某个街角的路灯下与季洺重逢。
  “陌陌,你说下周凌四季的妈妈会不会来参加家长会?”同班老师张雯问道,全年级都知道他们班有位奇葩妈妈,群里从不回应,活动从不参加,开学两个月,一次都没露过脸。
  除了偶尔跟凌四季爸爸通电话,凌陌基本没接触过这位妈妈。
  “我感觉或许不会来,虽然是妈妈主题家长会,但她毕竟不是个正常妈妈。”提到这位母亲,凌陌的吐槽能写三十万字小说。
  她还没遇见过对孩子充耳不闻的母亲,毕竟是刚入学,孩子的情绪和状态是每个家长最忧心的事,这位妈妈倒好,每天在群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在凌陌执教生涯中史无前例。
  “要不,你加她微信试试?”张雯是思维课指导老师,她曾经尝试加过凌四季妈妈,但失败了,申请消息石沉大海。
  有些消息不方便群发,每位老师几乎都会加家长的私人微信,只有凌四季妈妈自动忽略这些。
  微信仿佛是个摆设,甚至像空号。
  “都没加你,难道会加我?”凌陌可不信,她这次故意开设妈妈家长会,就是想看看这位高冷妈妈会不会来。
  “试试嘛,万一你魅力无限呢,毕竟你是我们园里的五星老师。”
  凌陌觉得她言之有理,倒不是觉得自己多厉害,只是因为她是班主任,主管老师。
  她翻开微信群,轻点屏幕,望着凌四季妈妈的头像发呆。
  要不要加呢?其实只要凌四季爸爸能够配合学校做好照顾孩子的工作,这个透明妈妈当空气也无妨,但凌四季漂亮聪明,能说会道,悟性极高,没有妈妈关注照应,总觉得她缺失了点什么。
  开学前,这个名字让凌陌眼前一亮,她在漫长的岁月里寻找和季洺的交点,好像在这个孩子身上看见了。
  哪怕只是两人姓氏的融合,便足够让凌陌的心荡起涟漪。
  她也许是走火入魔了吧,爱屋及乌到癫狂,尽管知道这个孩子不可能跟季洺有关。
  “那我试试吧,不见得有用。”凌陌没觉得自己会被特别对待,果然,过去半小时了,对方还是没有反应,发完好友申请就没有然后了。
  “我就说吧,你偏不死心。”凌陌将手机扔到一边,没好气地瞪了张雯一眼,“她来是对孩子负责,不来我们也不能强迫,对吧,随便吧。”
  张雯耸耸肩:“也许人家在开会或者飞机上,各种原因暂时没加而已?”
  “你当时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张雯伸了伸舌头,她当时是群加,记忆不深。要不是凌陌提起,她都没注意到凌四季妈妈没有通过请求。
  “算了算了,随遇而安吧。”张雯比较佛,对待学生亦如此,总觉得顺其自然最好,但凌陌不同,自从失去季洺消息,她习惯性地认真对待每件事。
  如果当初她对感情也能这样就好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身体还没痊愈,凌陌早早下了班。
  每天,她都会经过天海师范学院。每次,她都会停下车,驻足校园门口,凝望许久。
  黄昏的余光,照耀在“天海师范学院”的牌匾上,校门口的镇园狮有了风痕,这是语言专业的老校区,陈旧的外围,充满历史的厚重感。
  这里为天海市培养了许多优秀的老师,凌陌的同学,一半都做了中小学老师,也有部分人选择了非对口专业的工作,唯有凌陌,当了幼师。
  毕业后,每年的同学聚会,凌陌都参加,其他同学也都积极奔赴而来,唯有季洺,从没现身过。
  这里是她的母校,也是她遇见季洺的地方。当初,季洺爱惨了她,她却把季洺作走了。没想到季洺一走,就切断了与同学们所有的联系,没人知道她在哪,做什么工作。
  凌陌用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找到她。
  或许,季洺早已离开这座城市,否则八年了,为什么在她们走过的地方,从没遇到过她呢?
  “洺洺,我是不是该放弃了?”凌陌喃喃自语,留下这句话,她怅然若失地走了。
  霞光拉长了凌陌背影,这已经是她第N次带着失望离开了。
  红枫柔和了深秋的萧瑟,灿红的树叶,随风飘零。约莫十分钟,一位长发飘然的女人来到镇园狮旁,她抬头看向“天海师范学院”几个字,清冷的双眸,倒映着深不见底的幽光。
  霞光从她脸庞划过,映照着她惊艳的侧颜。
  她站得比凌陌久,仿佛在缅怀,又好似在等待。
  阵阵凉风拂过脸庞,深秋的温差让她感到寒气逼人,她掖了掖领口,拿出手机看了看。
  微信通讯录,有个新加好友的提示,她点开一看,是来自天明幼儿园小1班“陌陌老师”。
  她盯视凌陌的头像许久,身影被路灯衬得纤瘦狭长,沉郁的夜晚,为形单影只的她,增加了几分忧伤。
  她等了许久,才同意添加。
  景江公寓
  凌陌正死盯着燃气灶上的砂锅,她好像天生没有做饭天赋,因为经常生病,只得逼着自己学会熬粥。
  像她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生活废柴,没有一命呜呼当属奇迹。
  手机传来微信的声音,她点开一看,竟是凌四季妈妈通过了好友添加请求。
  还真有人这么久才能看到消息?凌陌表示怀疑。
  她到底是忘记同意张雯的好友申请,还是有心加自己不得而知。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号是活人。
  凌陌对这位妈妈无从了解,对她好奇又嫌弃,但作为老师,她应该及时做好跟家长的沟通工作。
  她点开对话框,发出了第一条信息:“四季妈妈你好,下周五下午五点的妈妈家长会,记得准时参加。”
  言语很官方很客气,也是凌陌跟家长交流的正常语调。
  又是没有尽头的等待,手机那头没有任何消息,凌陌习以为常了,她不指望那个女人能秒回,甚至可能不回。
  “这粥应该差不多了吧?”她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粥锅,生怕不小心熬糊了,毕竟她煮过的夹生饭,糊粥不计其数。
  如果她能有季洺的半分细心和体贴,就不会把生活过的这么糟了。
  她真笨,没有季洺的日子里,她就像个傻子。
  “叮~”手机有了新的消息提示音。
  凌四季妈妈:看到群消息了
  凌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麻烦四季妈妈下次看到群艾特回应一下,否则我不知道您是否看见了
  凌四季妈妈:好
  凌陌:四季没有上过托班,在学校还是会有情绪,班里有20位宝宝,老师无法全身心每个照顾到,许多时候需要家长主动与我们交流,也希望四季妈妈多关注群信息,多参与我们布置的手工作业以及学校活动
  她想旁敲侧击地提醒这位妈妈稍微多关注点,天明幼儿园的特色就是亲子互动和才艺培养,既然是特色,没有妈妈从不参与的道理。
  四季妈妈:有急事找爸爸,有特殊事情私聊我
  凌陌:爸爸和妈妈在孩子成长过程和心理依赖上,是不同的,学习举办的每场活动都有其意义,也许你工作忙,琐碎的事情我会找四季爸爸。但希望你们夫妻平时能够多交流,尽量保持对孩子状态同步掌握
  四季妈妈:知道
  言简意赅,能两个字绝不四个字,能四个字绝不一句话,凌陌噼里啪啦说一大堆就是想深度交流一下,这人倒好,隔着屏幕还端着呢?
  凌陌忿忿地把手机丢一边,比起那些不讲道理,无法沟通甚至闹事的家长,这种人更加讨厌。
  粥锅发出“噗噗”的声响,林陌关掉火,准备犒劳一天未进米粒的胃。她生活习惯很差,早饭从来不吃,发烧后食之无味,中午也没进食。
  再不吃,她大概会因为低血糖倒在家里。
  勉强吃了几口,凌陌习惯性地打开朋友圈,没想到第一条就是四季妈妈。她发的是生活小窍门:“空腹当吃养胃餐食,如清汤面条、粗粮食物,米中含酸,少吃为妙,如果熬粥可放适量苏打。发烧后以半流质和软食为主,少吃多餐,注意低盐少油,适当搭配蔬菜水果以及补充蛋白质。”
  原来直接吃白粥不好啊?
  凌陌碗里的粥顿时不香了,她好奇点开四季妈妈朋友圈,发现只能三天可见,前面没有任何内容。
  随后四季妈妈又发了一条消息,是她的手机号,消息内容是:有事给我电话
  凌陌还没来得及看清号码,对方就秒撤回了。
 
 
第2章 你怎么这样?
  “多此一举。”她悻悻地埋汰了一句,开学前所有家长信息都登记在册,凌四季妈妈的名字,让凌陌印象深刻,只因为她也姓季。
  这个姓虽不普及,但时常出现在偶像剧中,可对凌陌来说,它代表着美好,像春天的风拂过心头,又像深秋的水那么沉澈。
  季茗,一字之差,足以让凌陌的心湖漾起波澜。
  凌陌不想放过任何可能性,她曾反复地去观察凌四季长相,试图从她脸上找到与季洺相似的影子,可都落空了。
  这个名字,凌陌看了好久好久。
  她甚至去翻家长的信息,可学费的缴费者是凌四季爸爸凌杰,身份证复印件也没有留妈妈的。
  是巧合吗?
  只是同姓同音而已
  还是因为自己过于思念季洺,才会忍不住带入所有与她相关的人和事?
  她不敢期待,因为这场探索和寻找,依然一无所获。
  凌陌失落不已,这些年她一直重复着这种状态,好不容易燃起零星的希望之火,又会瞬间被扑灭。
  她突然觉得有点累。
  季洺怎么会想到,多年以后的自己,竟连跟她同姓的名字,都会看上好久呢?
  根植在心尖的人,像根刺,总会在这种时刻,猝不及防地刺痛她。
  凌陌搅动着碗里的粥,想起四季妈妈的朋友圈,转而去厨房重新煮了碗清汤面。
  不爱惜自己,怎么能等到季洺?
  世界很小,或许有天她会出现在同学聚会,又或者用其他方式与自己相遇呢?
  其实,凌陌很怕。她的信念正在被时间摧毁,她怕日子久了,连季洺的样子都会模糊。她怕失望多了,会陷入绝望。
  按照四季妈妈朋友圈的小常识,凌陌养了两天胃,还真没什么太大的不适。这些生活常识,她听许多人说过,也看过父母长辈那些花里胡哨的转发,但从没入过心。
  或许是对四季妈妈好奇心作祟,内容又贴合自己所需,便多看了几眼。
  与往常一样,凌陌依旧会多关注凌四季。这个小女孩,性格特征非常明显,她聪慧可人却不愿意跟别的同学一起玩,性子有些清冷或者说很难对别人和事物产生兴趣,凌陌有时候读不出她小小的心里,藏着什么。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