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喜欢30天!(穿越重生)——柳不断

     伪装喜欢30天!
    作者: 柳不断
    文案:
    江昭穿到一部言情偶像剧的炮灰男配身上,长得帅,富二代,大手一挥人人爱。
    不过,对于他这个笔直笔直的大直男来说,这个男配有个致命的缺点:
    他是gay。
    还追了男主纪臣整整一个月。
    江昭:我是直的,纪臣也是直的,这剧情tm怎么展开啊?!
    最后为了保命,江昭咬咬牙,决定假装喜欢男主一个月。
    于是未来的30天内,他每天都会收到一个新任务,还是又蠢又毒的那种:
    “第一天,送花表白。”
    “第二天,做纪臣同桌。”
    “第八天,打扰纪臣休息。”
    “第九天,害纪臣被批评。”
    连续N天不干好事之后......
    他发现:
    他偷吻纪臣,对方没有生气,而是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他不慎受伤,纪臣当即抛下女主背着他去了医务室。
    偷看同学写的“臣昭cp”同人文被纪臣发现后,纪臣给他转了一篇更刺激的。
    第三十天,江昭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
    “放弃喜欢。”
    谁知纪臣找上门来,倚着宿舍门框逼问他:
    “宝贝儿,今天怎么不撩我了?”
    江昭:......兄弟,说好的直男呢??
    #论掰弯一个直男需要多长时间
    #论被迫变gay的男配如何打败拥有金手指的女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昭,纪臣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30天后校草的柜门堵不住了!
    立意:青春期的少年一起学习,双向暗恋。
 
 
    第1章 Day1
    晚上十点钟,学校升旗广场上的钟声响了十下。
    一年一度的迎新晚会即将结束,教学楼大礼堂内,不少高一新生昏昏欲睡,一个个仰着头靠在刷着红漆的礼堂椅上,似乎快要闭上眼睛。
    舞台一侧,江昭举着一捧白玫瑰,紧张地躲在红幕后来来回回绕圈走,时不时探出半个脑袋看向台前女主持人窈窕的背影。
    他在等主持人报幕,今晚的最后一个节目,是校草纪臣的钢琴曲《radioactive》。
    据说这是坐在晚会第一排的校领导看学生们都困得睁不开眼睛,临时通知校文娱主任换的曲子,纪臣练习了半个月的钢琴曲直接砍掉,被要求临阵磨枪直接上场。
    “欢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如果夏天是美好的,那么今晚就让我们给它画上一个浪漫的句号......下面有请高三五班的纪臣同学为大家带来钢琴曲《radioactive》。”
    女主持人啰里八嗦讲了半天,终于提着礼裙退到幕后,她掀开暗红色的幕帘,一双眼睛正好对上探头张望的江昭,于是礼貌的对他微笑示意,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江昭偷看被抓包,一只手握成拳抵住嘴不自在的轻咳了两下,脸上温度慢慢升高。
    这个女生他认识,是整个高三年级公认的女神杜菲雪,同时也是他的情敌。
    没错,就是情敌。至于为什么他们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会成为情敌……这事,要从某天江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越了说起。
    一觉醒来,他变成了某大型青春言情偶像剧里面的男配,还是那种gay里gay气的男配,转校到这里没多久就对男主角一见钟情,为此还不惜和女主杜菲雪抢人。
    不过,一个gay怎么可能在言情偶像剧里斗得过女主?果不其然,原身在坚持不懈地追求男主一个月之后就识趣的放弃了。
    这个男配戏份也不是很多,江昭思索一番过后,在伪装喜欢男主三十天和再死一次之间,选择了前者。
    没关系,不就是装gay吗,难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一个月以后又是一条笔直笔直的好汉,开启的将是崭新的人生!
    然而在成为笔直的好汉之前,他每天都要完成一个和男主有关的追求任务,直到一个月结束,而追求的对象,正是舞台上即将演奏钢琴曲的纪臣。
    此刻舞台灯光全灭,大礼堂陷入一片黑暗,观众席上不少学生发出轻微的疑惑声。
    几秒钟后,一束追光照出舞台上一架纯白的三角钢琴,只见身材高挑的纪臣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站在钢琴前方,他今天做了造型,发丝向后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灯光自斜上方打下,照出他峻挺的眉骨和英俊的脸。
    江昭摸摸下巴,心中稍微有那么点能理解为什么原身会喜欢纪臣,人家不仅长得帅,身材也好,186cm的大个子,腰腿比例很完美。
    不过原身条件也是很不错的,只可惜眼光太毒辣,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早就被剧情内定好的男主。
    今天的纪臣看起来颇有些成熟的味道,但那张脸面无表情,带着几分冷峻和淡漠。
    据江昭这些天的观察,这个表情说明他心情很不好。
    舞台上的纪臣对着黑漆漆的观众席鞠了一躬,迈开长腿优雅地坐在钢琴凳上。
    他今天的心情确实很不好,练了半个月的曲子不能上,要临时换一首校领导满意的曲子,真是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是个被学校利用的工具人。
    不仅仅是迎新晚会让他有这种感觉,刚才后台的老师一脸谄媚地拉着他说话时,顺便把不久以后的省级竞赛和校庆晚会也给他安排了。总之,学校一有什么活动,他永远是被安排的那一个。
    纪臣稍稍调整呼吸,试图进入冷静状态,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落在琴键上,发出一个十分有力的音节。紧接着,行云流水的音乐带着恢弘的气势从钢琴中喷涌而出,惊醒了观众席昏睡的学弟学妹。
    这首曲子并不是钢琴独奏,但论实力学校的艺术团目前还找不到可以和纪臣同台演出的学生,所以这次专门有人在后台为纪臣卡点播放伴奏。电子机械音加入后,琴音显得更加空灵,重金属摩擦的声音敲击着人们的耳膜,整首钢琴曲气势浩荡,令人震撼。
    江昭自认音乐水平还算不错,整场表演听下来油然生出一股对纪臣的敬佩之情:没有一点演奏上的差错,反而学校的音响质量太差拉低了曲子的水平,那回旋的电音听起来就像大妈大爷在大街上拿扫帚扫地。
    曲毕,台下一片沸腾,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今晚的压轴节目,表演得还算成功。
    谢幕后,纪臣直接去了后台化妆间,这个时间点,表演完的学生都回宿舍休息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拿起自己的背包,从里面翻出叠好的校服,随手推开一间更衣室大步走了进去。
    门外楼道内,江昭拿着捧花,四肢僵硬,一点一点向化妆间挪动着,如果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走路顺拐。
    毕竟是第一次对男生表白,作为一个谈过女朋友的直男,江昭又憋屈又羞耻,手里包着花的玻璃纸让他拧成一股麻花,掌心全是冷汗。
    他凑到门前轻轻敲了几下,随后推开一条细小的门缝,低声说:“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化妆间里空无一人,只有纪臣的背包孤零零扔在沙发上,江昭喉结上下滚动,四处打量,两只手紧张地攥住鲜花的包装纸,又轻声问道:“那个,请问有人吗?”
    更衣室内正在脱衣服的纪臣根本听不到门外的声音,一门心思想的都是等会回了宿舍一定要洗个热水澡早点上床睡觉。
    似乎已经确定现在没人在化妆间,江昭稍微找回点底气,腰板也挺直了,他把花束背在身后,走到摆放在更衣室附近的一把椅子前坐下,悠悠舒了口气。
    江昭摸出手机,快速输入“表白要说些什么”这几个字,打算临时抱佛脚。网上显然有不少人和他有一样的苦恼,短短几秒钟就搜出来好几十条相同的提问。
    “对心爱的女生表白时一定要这样说!这些话能成功打动她……”
    身为直男,江昭看到这样的标题,根本没有多加思考就本能地点了进去,津津有味的浏览起文章内容来。
    “对女生表白是怎么回事呢?对女生表白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下面就让小编带领大家一起学习对女生表白要说些什么吧……”
    往下划,第一点,深情地介绍自己。
    懂了,江昭抬起头,冲着更衣室门口的大镜子露出一个“礼仪小姐”式的微笑,双手捧花,朗声道:“你好,我是高三五班的江昭。”
    这个打招呼方式有点像空姐,更衣室里的纪臣正靠着门脱裤子,脱到一半忽然听见门外有人来了这么一句,正在动作的双手也顿住了,他下意识抬起头,在墙上挂着的镜子里看到自己有些惊讶的表情。
    江昭?他怎么来了?这是跟谁说话呢?
    纪臣忽然就想出去看看,不由得加快了脱衣服的动作,边脱边仔细听着门外的响动。
    江昭这个人纪臣知道,刚转到班里还没一周,由于他们俩不熟也没说过话,纪臣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
    只听说江昭成绩很差劲,靠砸钱才来的五班,是个富二代,家里还有个很厉害的军医哥哥。
    不过成绩好不好,家里有钱没钱都不是能让江昭被纪臣记住的点,纪臣之所以能记住这位转校生,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江昭长得很漂亮。
    纪臣也是个直男,看脸那种。江昭长相很精致,五官端正没有瑕疵,唇形饱满,肤色白皙,180cm的个子穿着有些宽松的校服站在那显得有些纤瘦,像个翩翩美少年,所以他看一眼就记住了。
    隔着一个门,还在临时抱佛脚查攻略的“翩翩美少年”丝毫不知道告白的主人公就在离自己不到两米的距离,依然还在饱含深情地朗读着手机屏幕上的句子。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是那么的美丽,多才多艺又善解人意,简直是上帝雕刻的最完美的艺术品。呃,纯洁,优雅,知性,淑女……”江昭咀嚼着这几个字眼,“......这些按理说你应该都没有。”
    “所以我决定,今天正式鼓起勇气向你表白,希望你能答应我,也能走进我的心里,我们一起努力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美丽爱情故事,共同展望我们的美好明天!现在,我想说……”
    更衣室内的纪臣听到这,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
    这是打算跟哪个女生表白,用词也太尴尬了,尤其是最后一句,跟今晚迎新会主持人的台本有的一拼。
    江昭把手机收到裤兜里,站起身来,忍着极度羞耻的感觉一字一句道。
    “我喜欢你,纪臣。”
    整个化妆间安静了十秒。
    江昭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心里畅快轻松了不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次不要脸之后,以后不要脸的心理负担会成等差数列依次递减?
    这时候,面前更衣室的门开了,纪臣穿着校服,手臂上搭着西装,还维持着微笑的表情,但脸色出奇的难看。
    两个少年面对面,江昭惊讶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滚。”纪臣说。
    作者有话要说:  带小江和纪臣求个收藏><''
    
    第2章 Day2
    楼道的声控灯明了又暗,江昭靠在宿舍门口,手里还捏着那把有些脱水枯萎的白玫瑰。
    今天真他妈是丢人丢大发了,他捂住脸痛苦地叹了口气,回想起刚才在化妆间的表现,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
    开局就这么不顺利,以后的二十九天要怎么办。江昭顺着门板蹲下身子,陷入一阵惆怅。
    外套里忽然传出闷闷的震动声响,估计是第二天的任务要更新了,他皱着眉摸索半天才把手机取出来。
    是一条匿名短信,上面写着几个字:“和纪臣成为同桌。”
    明天还要继续厚着脸皮追纪臣,还要跟他做同桌?
    江昭看完任务脸都绿了,仿佛已经预料到未来的一个月会非常的羞耻且丢人。
    他攥紧手里的花束快步走到角落里的红色垃圾桶前,把玫瑰花束用力地扔到里面,指着垃圾桶恶狠狠道:“告诉你纪臣,一个月以后,咱俩最好装谁也不认识谁!”
    说罢,江昭气鼓鼓的回了宿舍,关门时大力地把门摔回门框里。
    楼道里的声控灯被这力道震得左右摇晃两下,不远处的楼梯口,纪臣正背着包上楼。
    晚上和几个负责举办迎新晚会的老师同学一起吃宵夜,纪臣全然不在状态,没吃几口就请假说要回来休息。
    他单肩背着书包慢悠悠走到宿舍门口,余光瞟见不远处一个醒目的红色垃圾桶,那里面放着一捧白玫瑰。
    看到白玫瑰,就想起今晚在化妆间遇见的那个小蠢货,江昭。
    纪臣眯起双眼,老实说,他是一点都没想到江昭是个gay,更没想到喜欢的人竟然是他。
    由于家里有人出过柜,所以他或多或少对这个群体有些了解,平时也并不会带有色眼镜看人。
    但这种事要是落到他一个直男头上就有些变味了,再看看今天江昭说的那些形容词,什么纯洁,优雅,知性,淑女……想到这,纪臣脸色变得很难看。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