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穿越重生)——泡面香肠君

   《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作者: 泡面香肠君
  文案:
  乐阳穿书后变成了反派,浑身酸疼的坐在床上,旁边躺着昏迷不醒的陌生大帅哥。
  在原著里反派嫉妒主角受,非得抢人家未婚夫,还跑去当保姆想生米“干”成熟饭。结果下错药,把BOSS韩墨给糟蹋了。
  甚至借“娃”上位。
  BOSS哪有好糊弄的?立刻把人关起来,等反派生完孩子就除掉了。
  乐阳想了想韩墨的人设,这是一位睚眦必报的偏执傲总,不威胁也会主动咔嚓人,为了活命还是先装舔狗吧。
  剧情123…
  男人没走,饥肠辘辘的乐阳也不好离开:“我做饭给你吃吧?”
  男人出现,手里正巧有一束花的乐阳低下头:“送给你!”
  男人轻咳,偶然路过的乐阳满眼担忧:“你就不能多爱自己一点吗?”
  三个月后乐阳终于考完试,拿着毕业证远走高飞,没想到又在大街上碰到。
  “你怀孕了?”
  韩墨的声线比寒冬腊月还冷,乐阳赶紧捂住锅一样的肚子:“不、不是你的。”
  “你那么喜欢我怎么可能是别人的?”
  乐阳:“……”
  现在说没爱过会死吗?为了苟活,乐阳只好“喜极而泣”的跟他回家了。
  韩墨版文案
  每天都有人关心你,照顾你,崇拜你,当你爱上他时才发现对方是个小骗子。
  现在还怀孕了。
  不能骂,不能凶,自己还没委屈他先红了眼睛。
  哎,人是自己宠坏的除了继续哄,还能怎么办呢?
  【阅读之南】
  1:攻受全是后爱
  2:1V1 甜文
  3:半架空 生子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阳,韩墨 ┃ 配角:求预收《霸占后宫的皇后是恐龙[星际]》 ┃ 其它:配角都是炮灰
  一句话简介: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大佬
  立意:努力生活,自强不息
 
 
第1章 糟蹋了主角的大哥
  乐阳升职了,欢欢喜喜的请朋友们喝酒庆祝。
  月上眉梢,他脑袋昏昏沉沉的掏出钥匙,打开出租屋的门,一边走一边脱,倒在小床上时还因为没控制好力气滚了一圈。
  床变大了?
  乐阳疑惑的皱起眉,随手摸一把被子,好软,好滑,还有淡淡的冷香味道。苦涩的勾起嘴角,还真是梦里什么都有,怎么不赠送一个帅哥?
  刚调侃完,就感觉到旁边一沉,有人摸了过来,碰到乐阳后明显一顿,呼吸变乱了,重重的压下来。
  一夜风流,累得乐阳睡到日上三竿。
  餍足的蹭蹭枕头,乐阳回味的舔舔嘴唇,对“情人”非常满意,可惜梦太黑,看不清小奶狗的脸。
  那炙热的体温、充满爆发力的肌肉、强劲的力度,还有弹性十足的手感!完全符合乐阳对另一半的遐想。
  在最后的冲刺过程中,甚至产生了要死的感觉!
  该起来上班了,乐阳伸个懒腰,顿时浑身酸疼的像被大象踩过一样。
  不对劲!
  太真实了!
  猛地睁开眼皮子,乐阳震惊的发现这不是自己家!
  阳光透过轻薄的窗帘洒进宽敞的奢华卧室,在暗色的地板上折射出斑斓的波纹,像海浪般如梦似幻。但乐阳知道这不是幻觉,不属于他的记忆在脑袋中沸腾,居然穿书了,还穿到作死的反派身上!
  反派也叫乐阳,在医院里被抱错了,18年后才认祖归宗。代替他的主角受温柔善良,就像暖暖的中央空调人见人爱,衬得反派一无是处,贪婪善妒,黑化后抢财产、抢资源、抢主角受的未婚夫韩暮,失败后被亲妈踢出户口本。
  反派不死心,又跑到韩家当保姆蓄意下药,结果把人家哥哥韩墨给糟蹋了。
  乐阳心里咯噔一声,不会吧?
  他慢慢的转头看去,躺在里侧的男人目测一米九,裸着的皮肤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菱角分明的脸也英俊迷人,乐阳却郁闷的想死。
  好吧,他果然睡“错”人了。
  这位大佬外表冷酷清贵,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外界对他的评价非常好。但实际上心狠手辣,是能动手绝不浪费口舌的狠人!不然也不会一等孩子落地,就把反派咔嚓了,并且终身未娶,把兢兢业业打拼来的江山拱手送弟,去国外神隐。
  乐阳烦躁的巴拉巴拉头发,他现在是反派,这个“黑锅”扔不掉了。别人穿书一开局就是王者,他倒好,直接躺进坟墓从自救开始。幸好知道剧情,知道每个人的性格特点,还有办法补救。
  他赶紧找出一张纸,打开手机搜索彩虹屁,洋洋洒洒写了上千字,把外表佛系实际闷/骚的韩总夸成谪仙,而自己只是卑微的小人物,靠巴结韩暮才有机会接近他,过了这一晚,死而无憾,以后不会再打扰的情书。
  呼出一口气,乐阳忍着腰痛快速地穿衣服,拿起书包,最后看了眼完美到没有缺点的活纸片人,逃之夭夭。
  直到坐上出租车,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经历了什么,甚至有可能已经怀孕了!
  不行,得吃药。
  乐阳打量着周围的街道,明明是陌生的环境,却像深入骨髓般熟悉。
  在向枫路下车,乐阳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药店外徘徊,他隐约记起反派是不能打胎的体质,万一因为避孕药伤到孩子的健康,不用猜,也清楚韩墨会怎么报复他。头痛的乐阳有些迷茫,这事儿不管谁遇到都没法冷静,汗水顺着消瘦的面颊流下来,显得更加无助了。
  站在柜台里面的药师放下书,不爱管闲事的她捏捏眉心,终于忍不住走了出去。青年喘息很快,肤色不自然的红润,目光迷离有眩晕的症状。
  “你是不是发烧了?我给你量一下温度吧?”
  乐阳没拒绝对方的善意,灿烂的笑着:“谢谢阿姨。”
  女药师微微一愣,暗想这青年的笑容真好看:“不客气,跟我来吧。”
  乐阳走进药店时迎面吹来一阵清凉的小风,立刻赶走了几分燥热,就连紧绷的神经也跟着轻缓起来。
  女药师先给乐阳倒了一杯柠檬水,才拿出体温枪,只听“叮”的一声,她和蔼的道:“38度,算低烧,只要不超过38度5就不需要太担心。你还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吗?”
  “没有,需要吃药吗?”
  “我给你开点退烧药和消炎药,要是没效果必须马上去医院!”
  “好,我记住了,”乐阳不敢随便吃,也不方便坦白,只好找个借口道:“我姐好像也发烧了,她刚怀孕,可以吃这药吗?”
  “当然不行,去医院瞧瞧吧?”
  “白天请不了假,我想给她送去。”
  “你姐姐真有福气,”女药师又开了两种药,态度比刚才更热情了。
  乐阳连连道谢,耳朵发红的离开药店,顺着大路往前走,拐进了清风国度小区。原主家在28楼,300多平的大平层,在寸土寸金的首都至少要七千万才能拿下。一夜暴富了,然而乐阳并没有太高兴,吃完药,疲惫的趴在客房床上睡着了。
  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乐阳是被饿醒的,虽然退了烧,但身体依然难受,只好打开外卖app点了一份清粥套餐。
  原主是19岁的大学生,读管理,为了勾/引韩暮天天旷课,再不去打卡刷脸恐怕会被开除。
  乐阳打车去A大,轻车熟路的走进二年十班的教室,原本热闹的气氛瞬间凝固,全像见鬼似的看向乐阳。
  “他还有脸来?”
  “是啊,他纠缠韩暮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连校长都惊动了。”
  “你们傻呀!今天有韩氏集团的金融公开课,虽然不知道是谁来,但身为继承人之一的韩学长肯定会露面。”
  “哦,原来如此。”
  这些人交头接耳,小声BB嘲笑乐阳。
  原主懒得搭理,不代表乐阳爱惯毛病。笑盈盈的走过去,别有深意的视线在他们脸上扫过:“你们聊什么呢?加我一个呗?”
  “没……没什么。”
  他们怂得太快,乐阳也觉得没意思,淡然的走到后面坐下。其他人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总觉得乐阳变了,和以前不同了。
  上完两大节课,同学们放弃吃午饭,像打了鸡血般冲向大礼堂占位置。乐阳没兴趣见韩家人,拿着手机和饭卡想去食堂,说来也巧,刚下楼就看见花坛边停着一辆劳斯莱斯,西装革履的韩墨正在和校长寒暄。
 
 
第2章 被堵在卫生间里
  他怎么来了?
  不应该是总经理谭祥吗?
  看过的乐阳知道这次公开课,原主故意以乐家四少的身份和谭祥套近乎,趁机抢走麦克风,再跳上讲台,当着全校领导、上千名学生、媒体的面高调向韩暮求爱,现场全炸了!
  谁不知道韩暮和乐斐是情侣关系?
  两人不仅早早订婚,还得到了双方父母的祝福。
  你喜欢谁不行?A大的天之骄子还少吗?非得拆散他们?这分明是打着取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做幌子,故意使坏呢。
  于是壮举变成了丑闻,连累学校跟着抬不起头,每次出去竞赛,都被对手当笑话拍脸上。
  可能是打量的目光太专注,韩墨往这边看来,乐阳赶紧后退几步躲进大楼里。糟糕,李校长带着韩墨往这边来了。
  双方距离太近,上楼已经来不及了,乐阳索性跑进卫生间,一屁股坐在马桶上锁好隔间的门。乐阳觉得这么下去不行,太被动,不是他的风格。
  咯吱一声,有人推门而入,慢悠悠的往里走。
  哒…哒…哒…
  在安静的场所,皮鞋落地的声音格外明显。
  最后,一尘不染的定制男鞋停在乐阳的隔间前,没有离开的意思。
  乐阳叹口气,没想到这么快就公开处刑了,无奈的站起来打开门。果然是韩墨,高挑的男人低下头,瞳孔中闪着玩味的光芒。四目相对的瞬间,乐阳转头了,在气息强势的韩墨面前他居然连一秒都坚持不住。
  没办法,底气不足。
  而且肚子里揣着人家的娃呢,还打算不告诉他,能不心虚吗?
  这可不是乐阳心狠,剥夺孩子的亲情,而是韩墨的人设太“绿”了,万一哪天带孩子去国外神隐,谁也找不到,乐阳岂不是会疯掉!
  “窥视我的行踪?”
  “不……误会。”
  “你的意思是纯属巧合?”
  “嗯。”
  乐阳看不到韩墨的表情,只觉得他的声音低沉悦耳,特别好听,没有一丝火气。可乐阳了解韩墨是没耐性的煞神,对敌从不手软,更不可能站在这儿和冒犯他的人扯皮。
  两人都没说话,气氛凝重,乐阳甚至能感觉到男人研究的视线。
  “你学什么?”
  “管理。”
  “公开课快开始了,跟我走。”
  什么?乐阳惊讶的抬起头,只看到了男人的后脑勺与潇洒的挺直背影。对方的行为模式太奇怪,他不得不多思。殊不知,他目不转睛盯着人家的画面全被镜子照个彻彻底底,像求而不得的小可怜,倒是幸运的逃过一劫。
  大礼堂中人声鼎沸,韩暮和乐斐坐在第一排和谭祥聊天,几个校领导,还有媒体围着他们,时不时传出一些笑声,令其他学生羡慕不已,兴奋的站在外圈拍摄。就在这时,记者们忽然往前跑,围住了另外几个人!
  老板不请自来,谭祥惊讶的道:“韩总?”
  别说是他,韩暮也很吃惊,一把拉住乐斐的手往前走,刚露出笑容就对上了一张恶心的脸,韩暮立刻冷下来,咄咄逼人的道:“你怎么在这?”
  被嫌弃的乐阳:“……”
  你以为我想来?精神绑架了解一下。
  “四弟,你怎么和韩总在一起?”
  乐阳顺着声音看过去,这是他穿书后第一次面对主角受。乐斐的五官很清秀,很精致,笑容灿烂,给人一种如浴春风的温暖感觉,恨不得马上和他做朋友,天天腻味在一块。不愧是主角,强大的亲和力差点使乐阳沦陷。
  韩暮皱着眉,不悦的目光像利剑般锋利:“问你话呢。”
  还没等乐阳开口,韩墨已经抬高手,看似轻轻的放在弟弟左肩,实际上很重很重,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们不是同学吗?吵架了?”
  这句话像一盆冷水泼到韩暮头上,瞬间透心凉,勾回了他的理智。
  贱人是大哥带来的,无论自己有什么理由,怼他就相当于在大庭广众打哥哥的脸。咽下憋屈,韩暮勾起嘴角道:“对不起哥,快考试了我有点毛躁。”
  “嗯,坐吧,”韩墨不再搭理桀骜不驯的弟弟,走到边缘位置坐着,悠悠的视线在乐阳、韩暮、乐斐脸上流连。按理说一个在外面长大的孩子,方方面面肯定都不如世家培养的精英,但乐阳成功了,不仅把韩暮耍得团团转,还爬上了他的床。
  这份心机和胆识,已不是普通的厉害了。
  想起那夜的紧致与快感,还有床单上留下的痕迹……一抹绯色在韩墨心底蔓延,渐渐的,身上凌厉的恐怖气息也柔和下来。
  压力消失后乐阳松口气,转身开溜,又被人拦住了。
  乐斐欲言又止:“我们聊聊?”
  “别,”乐阳掏出手机看一眼,还剩五分钟,再不走就真来不及吃饭了,这对“孕妇”非常不友好:“长话短说,我现在不是乐氏人,你和我也没关系,咱们老死不相往来才是对彼此都好的办法,你觉得呢?”
  “我不觉得,”乐斐并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人,他认为只要心诚,持之以恒就一定能打动人:“当年外婆忽然去世,妈妈在路上动了胎气,不得不在附近的医院生产,才导致我们……”
  “停!”乐阳的表情一言难尽,果然是单纯的男主受,都不分场合的吗?你也不瞧瞧周围的目光,宛如要杀人似的。乐阳又看了眼手机,还剩三分钟,必须速战速决了:“说明这是天意,而且爸给了我一栋别墅、一套大平层,还有五千万存款,一点都没亏待我,你呀,也不用愧疚,好好照顾父母就比我孝顺百倍了,我还得谢谢你呢对不对?”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