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想反攻(穿越重生)——佛茶茶

   《师尊想反攻》作者:佛茶茶
  文案:
  徐司朝穿到一本小黄文里,而他就是书里那个被骗身骗心、然后又遭受各种强制爱,彻底沦为玩物的清冷美人师尊受。
  整日整日地被酱酱酿酿,徐司朝想到就腿软、腰酸: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
  为了日后能拥有正常的生活,他极力避免自己的大徒弟陷入极端。
  “师尊,你不要你的真爱了吗?”
  “我什么时候多出位真爱,莫要胡说。”
  “师尊,你怎么一直跟着我?”
  “那我不跟着你了。”
  话方落,他的大徒弟忽地笑了,满身的清冷融化,转瞬怒放成焰火。
  而他不知道自己的徒弟有两副面孔。
  另一副,化作妖孽魔修的徒弟总爱找他麻烦……和调戏他。
  “小朝朝,你怎么掉水里了?”
  “小朝朝,你身上真香~”
  “小朝朝,要不你别做你那不解风情的傻徒弟师尊了,做我娘子吧。”
  魔修般的徒弟将他压在石壁之间,凉薄的唇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徐司朝默默望着精分徒弟:对师尊如此不敬,是会被反攻的。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司朝、顾裴许┃配角:池予晚┃其它:受追攻
  一句话简介:反攻成功啦
  立意: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为此而努力,坚持就是胜利
 
 
第1章 你来撑伞
  惊雷乍响,雨淋湿了整片天空,飒飒秋风裹挟着细雨而来。
  雪白的长衣却沾染了几滴尘埃,像是泥点、血污。
  徐司朝站得笔直,迎着风雨的摧残,如玉的手握着一支短萧,萧中剑已是显现在绵绵雨雾中。
  “就你来替我撑伞吧。”
  他抬头。
  深紫的雷忽地突破天地,伴随震耳欲聋的闷吼,仿佛世界都在颤抖。
  说话之人的青衫落在雨幕中,本是修真界常见的服饰,穿在这人身上却似烟似风般不可捉摸,唯独眉心的血色花钿点缀出对方属于人的颜色。
  近年来新起的魔修,专干杀人越货的事,听说前不久偷了云机阁的某件东西,现已发出通缉令,谁提来该青衫魔徒的人头就许二百万灵石。
  没有要求活捉,想来偷的东西不算珍贵,纯粹是被这人无视云机阁的行为而惹怒的后果。
  徐司朝与余下六位散修为了那二百万灵石,对魔徒进行了追捕,谁料反被将了一军,他们因对方诡秘的手段全部失去了灵力,应该说想要灵力运转就会陷入一种逆流前进瀑布的滞留沉重感,无法顺畅使用法术。
  既然作为散修,早也就知道自己会在某时某地失去性命,没有宗门庇佑和资源的他们,不得不为了那一星半点的利益豁出性命来抢夺,否则他们也会因境界无法进阶耗尽寿数。
  包括徐司朝在内都认为自己会交代在面前的魔徒手中,然而对方却好整以暇地立在峭壁内撑伞避雨,许是观赏够他们绝望的神情,突然伸出一指,指向在场唯一站得稳定的徐司朝。
  莫名被指成打伞的跟班,脑子里还乱七八糟的徐司朝愣了好半响,连带着周围的人呼吸都虚弱了几分也没察觉到。
  “不愿意?”青衫魔徒看着他,眉心的花纹好像更红了,刺得徐司朝眼睛疼。
  若是换作真正的徐司朝应是不愿的,但现在的徐司朝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社畜宅男,当然懂得进退,并无原主那样深深的傲气。
  他收回短萧,走到对方近前,拿住对方手中举起的伞,他的手微微一顿,掌心中的伞柄竟是有着温度,是恰到好处的暖意。青衫魔徒用狭长的凤眸轻轻刮过真的过来的徐司朝,两人之间的氛围静默了瞬。
  徐司朝径自对上他的视线,没有错过对方眼中滑过的兴味。
  这就很操蛋了,徐司朝微微收紧了手指,他不明白别人穿越好歹有个消化时间,他倒好直接在战斗现场,还差不多是分出胜负的时候,想溜都溜不了。
  尽管心中骂骂咧咧,他面上仍是一片清冷淡然,能穿一身白衣的除去奔丧,肯定是个有洁癖的高冷装.逼犯,当然也不排除这是件如在地球上学被学校统一要求的学生制服。
  青衫魔徒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松手的刹那抚过徐司朝的手背,温暖的指尖驱散了他经过风雨的微凉。
  徐司朝手下意识移远,而他稍稍泄开的衣襟露出一截白皙精致的锁骨和脖颈,在这份微妙的气氛中颤抖了下。
  他不知道对方看着这抹白,看了许久。
  而随着他退,另一人就进。
  徐司朝感觉到自己的背部抵住石壁退无可退,侧前方又是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魔修。
  正不知该怎么办时。
  响起一道略显苍老的男声,解救了他尴尬的境地。
  “朝夙真人可知道自己的徒弟如今却与魔徒为武。”有人看不惯徐司朝没骨气的做法,出言讽刺,“你这货色怪不得守不住你师父的苍琼宗。”
  徐司朝望向这位跳脚的陌生人,这人身上的衣服很旧,甚至能看见几处破洞,面容一看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头发略有些花白,一把老骨头还跟别人抢钱,真不怕骨头散架了。
  他初穿越接收到原主的记忆有限,并不清楚对方讲了些什么,而就是他毫不在乎的模样刺激到知道他身份的人。
  “还真是冷心冷情、狼心狗肺的玩意。”老头出言不逊,强撑的身体在空中晃荡几圈,就倒在粗砺的地面。
  “哦~死了,真可惜。”看热闹的魔徒遗憾叹息,他扭头瞅向身旁的徐司朝,对于人意外的镇定和平静,凤眸掠过丝疑虑,衣袂猛地飘飞,魔徒手中便出现了支瓷白的骨质短萧。
  徐司朝瞳孔略缩,轻瞥自己垂落的右手,他的武器换作了一颗鹅卵石,颜色还是乳白色的。
  正惊诧之间,接二连三的倒地声拉回了他的神绪。
  拿了他短萧的人找到了里面的机关,泛着寒气的萧中剑切断了对方一丝墨发,对方大概是玩够了,才搭理起场内仅有的活人:“你不试着冲破灵气阻碍?”
  “……”
  “我抢了你的法器。”面前的青衫魔徒困惑地歪头,“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刚穿越的徐司朝能说自己根本不会用所谓的灵力啥的吗?而且你都这么再三强调了,那些人断气恐怕就是强行运转灵力的结果。
  他又不是傻的。
  “看来这萧对你也不是很重要嘛,那就送给我吧。”带着丝玩世不恭地散漫,末尾的语调轻轻勾起,仿佛是含了笑意,惹得听言的人不禁凝聚起精神望过来,青衫魔徒莫名产生了种好奇心,等待着对方会有何种说法,最好气急败坏,装不住现在的清高。
  “雨停了。”浸润着冰雪的冷清音质随着微风,飘散在雨过天晴后的世间,徐司朝收拢起自带暖意的伞,雨珠沿着伞面汇聚成一条线坠落在地,他的眼睫低舞转而抬起,绽开其中风华,“把它送给你就可以让我离开了吗?”
  如此贪生怕死的话从气质高华的人嘴中讲出,真让作为魔修的人都不禁怔了怔。
  “你……”青衫魔徒欲言又止,“果真是朝夙真人的徒弟?”
  “应是不是。”徐司朝面不改色道,他一个地球人哪里来的宗门师父。
  而他话方落,对面的男人收起脸上虚假浅薄的表情,眸色越发深沉,定定地注视着他,片刻挑起半边眉梢。
  “既然不是朝夙真人的徒弟,那你也没什么作用了,不如就——去死吧。”
  徐司朝心里一紧,眼前的景象瞬间重影模糊起来,极具杀机的气场压到他身上,原本还能自由活动的手脚在此刻僵住。
  完了!
  对方手中的萧中剑刺向他的面门。
  惊鸟掠过细瘦的枝桠,抖落一片水珠,枝桠上还挂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娇嫩的花瓣上凝聚着欲滴的晶莹露华。
  而水珠四落的底下,是两道交叠的青白影子。
  眉心勾勒着奇异纹路的青衣男子探了探白衣男子的鼻息,旋即移开手指。
  “晕得可真是时候。”眉心勾勒着奇异纹路的男子吐露出意味不明的话,一身雄厚魔修的气息逐渐散去,多出几分融于自然的超然,“师尊。”
  如果徐司朝还清醒着,肯定得糊涂,这鼎鼎大名的青衫魔徒竟是自己的徒弟?!那他自个算是哪个阵营的?
  顾裴许拇指抹去徐司朝额前的血珠,他那一剑并未留情,原是就想这么手刃了对方来着,反正撞到了自己手上那就顺势而为也无妨,可惜……怎么在死前就失去意识了呢。
  也好。
  让人不明不白地死去,可太亏了。
  顾裴许神情过份冷静地注视着昏迷的徐司朝,他的师尊终于维持不了过去的干净洁尘,衣衫脏乱、发丝纠缠,跟乞丐也没差别。
  然而,没有乞丐能有他师尊的容姿,真是一副惹人怜惜和征服的相貌。
  顾裴许想起了什么,眼中透露出厌恶和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他将怀中的人随意甩到碎石林立的地面……
  顾裴许面色不善地眯着双眸,有些气愤自己重新给人换了地方,想到方才看见的异常,撕开了躺在湿润草地上的徐司朝衣领,对方可能是因为他的粗暴对待而轻轻皱了皱眉。
  面前锁骨靠下位置的红斑颜色确实变浅了。
  沉默良久。
  一道青影跨过徐司朝去向远处。
  泛着莹莹玉辉的骨节似竹的短萧,在空中掠过一条优美的弧线落进草丛中。
  透明露珠擦过骨萧斩裂成蜿蜒的痕迹,看着像是“青骨”二字。
  青骨可是在百锻谱排名第七的天级法器,竟被如扔垃圾一般丢掉,实在是让高傲的法器愤怒。
  法器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再低便是灵器,灵器是修真界大多修士都能拥有的存在,如果连灵器都没有,那是真穷到需要吃土。
  灵器的售价一般在一百到一千灵石之间,若不那么讲究取妖兽身上的牙齿、利爪、骨脊做攻击武器也成,它们本就是炼器师打磨灵器需要的初始材料,不打磨就是难看了点,仍然称得上灵器二字。
 
 
第2章 孕夫
  徐司朝以为自己死定了,他可真是出师不利,有哪个穿越者有他惨,刚到新世界就没命了的?
  紧接着冲进脑海里的庞大信息挤掉了他自身的思绪。
  ……
  徐司朝在现世参与工作一年做到主管的位置,他自觉手下的人除了笨一些都还不错,确实他有疏忽的地方让手下人心存不满,不知道谁以他为原型写了本小黄文,主角名字都毫不掩饰,和他的名字一字不差,仅除了性格略有不同,其它就是他本人的特质。
  这本小黄文在同事间流传后,他才了解,看了部分实在忍不了辣眼睛的肉.欲描写删了文档,如果他继续看到结局,就能发现最终的真相,写此文的作者是真的讨厌他,不仅误会和错过了真正的好人,而且心甘情愿地永远陷入迷失里,然而没有如果。
  他并未追究小黄文,当作不知道这事,结果就穿了,现在他做了小黄文主角,此文简介从他脑海中闪过。
  高岭之花被骗身骗心,经自己徒弟调.教成玩物,堕落沉沦于欲望中,彻底离开不了男人,全文走肾不走心。
  ……
  徐司朝看着眼前崎岖的石壁,鼻间还残留着泥土的芬芳,他没死?
  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响从不远处传来。
  他慢慢起身望去。
  这一看才发现自己待在一处山洞里,有一人从洞口拖着干柴进来。
  徐司朝上下打量了来者,确定自己确实穿越到小黄文里了,前面的人容貌秀美,身材纤细修长,顾盼之间透出股魅意,然而表情又极是纯致,若因此生起其它想法,就是对对方的亵渎。
  而对方原本应该平坦的腹部大大的鼓起,犹似怀胎六月的孕妇。
  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后,徐司朝也会使用灵气相关的能力,虽然没到原主的信手拈来,他能感觉到对方腹中有股微弱的心跳声,一个大男人确实怀孕了!
  那么对方的身份他也知晓了。
  楚栁心。
  看着应是救了自己,可他仍没有多少好脸色,本就冷若寒冰的气质带出几分可伤人的锋锐。
  文里原主像是失了智一样对楚栁心心动不已,后来被其骗身骗心,落到孽徒顾裴许手中。
  “你醒了。”
  徐司朝不禁打了个寒颤,你能想象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娇柔软甜类吗?
  他二十多年遇到的都是正常直男,陡然就要挑战高难度,让他面不改色,未免强人所难。
  楚栁心抬着干净漂亮的脸蛋,仿佛是全然高兴他的醒来:“你饿了吧,等我生火给你做饭。”
  徐司朝起身拦住挺着大肚子的…男人,他平静地望着疑惑看向自己的楚栁心,从对方清澈的眼睛中倒映出他的影子,墨发披散、容色苍白,领口竟是松散地露出大片胸膛,像是雪一样的白。
  短暂的对视。
  见人脸颊逐渐升起红晕,徐司朝嘴角微抽,他不想陪人玩这纯情游戏,忽地挥袖,绣着暗色云纹的宽袖自他们之间划开一道隔阂。
  眼前的楚栁心就被丢到他之前待的铺着软草的石炕上。
  徐司朝并未隐藏自己是修士的身份,无中生火烧热石锅里的水,将人准备的食物一股脑丢到一起煮了。
  他早已过了需要进食的境界,食物对他可有可无,现在他就不想吃楚栁心的东西,但他也做不到让一个孕夫为自己忙上忙下而无动于衷,何况对方还救了自己,但造成原主未来的凄惨日子,对方也出了一份力,他不可能会有多少温柔体贴,甚至生起一丝杀心。
  锅内的大杂烩没有变成黑暗料理,飘散出属于食物的香气。
  徐司朝从芥子空间里取了只跟碗相似的器皿,入手冰凉,通体圆润蓝光剔透,仿佛是以水铸造。
  将一件地级法器用来盛饭,可真有他的。
  徐司朝计较了自己和楚栁心的武力,他初来乍到异界,对于力量的运用并不熟练,而楚栁心虽是怀孕,但瞧他孤身闯进深林却毫发无伤,其真实实力不可小觑,他没有把握将人一击致命,如果被对方逃脱,那他就不止是面对孽徒,还要迎对这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的疯批。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