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通缉令(无限流)——榆龙

   《头号通缉令(无限流)》
  作者:榆龙
  简介:故事开始于最适合瞎几把鬼扯淡的午夜十二点。
  任燃在中午收到了一条疑似欺诈短信。
  “亲爱的玩家,我是您亲爱的游戏播报员,在此非常愉悦地通知您第五百九十二号通缉令将于今夜十二点生效,时限一周,地点第八区,人间不信,生死不论,切勿迟到。
  作为当代贯彻实际,崇尚科学的新世纪高中生,任燃头也不回,屁颠颠儿的去了。
  通缉令游戏无责任规则:
  第一条:玩家可做出与日常行为一致的举动,比如吃饭睡觉谈恋爱。
  第二条:游戏区域手机信号无法覆盖,但可用支付宝微信等等任何支付渠道氪金,请积极消费。
  第三条:除玩家外,皆为NPC。
  。
  第N条:因系统bug,可能会发生上述所有规则外的突发情况,最终解释权归本游戏所有。
  任燃:“一边苟命一边谈恋爱?”
  谢闻易:“为保持身心愉悦,我想亲你。”
  任燃:“三天快捷酒店2000?”
  谢闻易:“睡得舒服就行。”
  任燃:“你的确是舒服了。。。。。”
  谢闻易:“你不也是。”
  任燃表示:“。。。这就是个坑逼游戏。”
  谢闻易一笑:“你不是早入我这个坑了?”
  众人斜眼:“臭不要脸!”
  1V1,HE,谢闻易X任燃
  闷骚沉稳酷盖攻X老公说啥都对受,一唱一搭CP组,外加一堆狗粮吃到饱的吃瓜群众,无限升级流。
 
 
第1章 第五百九十二号通缉令
  离深夜十二点还有十分钟。
  任燃一脸懵逼的走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
  就在二个小时前,他还躺在寝室柔软的床上,考虑是否要冒着违反校规的危险溜出学校,应当说直至此刻,他依旧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有点犯傻气。
  中午,任燃正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古怪的短信。
  “亲爱的玩家,么么哒,我是您亲爱的游戏播报员,在此非常愉悦地通知您第五百九十二号通缉令将于今夜十二点生效,时限一周,地点第八区,请准时参加,切勿迟到。以下为新手提示,第一次参加本游戏的玩家请准时进入游戏区域,入口处会提供新手指南以便了解规则信息,游戏入口将在开始后的十五分钟内关闭,逾期后果自负。此短信由系统自动转发,请勿回复,回了也不理。人间不信,生死不论,切记,切记!”
  发件人,10101010。
  神他妈通缉令,神他妈第八区,神他妈10101010。
  从最初以为收到了什么垃圾欺诈短信,到此刻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被冷风吹了个透心凉,任燃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残了。
  他所住的城市共有十一个区,取名相当正常,汇南区,浦杨区等等诸如此类还挺顺耳的名字。但凡不是个学渣,又知道些城市历史的话,就会知道在改革开发前,这座城市是以数字划分的区域,共有五十一个区,此后合并重组改名,百度一张地图,便能知道所谓的第八区是在哪里。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的无脑无责任猜测。
  离深夜十二点还有二分钟,过了对面的马路后就是曾经的第八区。
  无人的马路上,只有红绿灯还在坚守着岗位,规则又不停地变化着颜色。
  任燃一脚踏上了对面的马路,指针指向了十二点。
  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场景都没有转变,只是黑夜消失了。
  一束强光直射而来,任燃听见了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几乎要蹦出胸口,然而在同一时间,他闭上了眼。
  下一秒,是艳阳高照的白日。
  他正站在路口,明晃晃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在他身上落下一片金□□线,他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四周的高楼,街口,商铺都和现实中的完全一摸一样。
  至此,谁也不会觉得这只是一个无聊的玩笑。
  这一切都是真的。
  任燃看向了手机屏幕,无服务无信号,时间指向了早上九点整。
  他转身向来时的马路对面望去,湛蓝的天空下却给人一种什么也看不清的感觉,好像第八区被彻底隔离而开。
  真人模拟游戏?VR?无论什么游戏都不可能做到如此逼真的地步,任燃发誓要不是自己头脑一热翻墙出门,自己绝逼还躺在柔软的床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突然左边一个声音响起。
  “参考书模拟题八折起售,这位同学,过来看一下吧,作为新世纪的好学生,国家未来的花朵,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
  任燃记得这条马路左边第一家商铺是一家连锁书店,此刻店员正笑眯眯的拿着一本5年高考3年模拟,向他招了招手。
  任燃的目光被书店门口摆放着的展示台吸引了,上面除了特价跳楼大甩卖的图书外,还放着一叠A4大小的纸张,宋体汉字大得醒目。
  新手玩家指南。
  前面是些欢迎玩家的废话,他像做阅读理解似的对这些无意义的寒暄词一一掠过,直击重点。
  1.有关第五百九十二号通缉令的一切信息,请关注游戏区域的布告栏,布告栏在哪里,不知道。
  2.以完成通缉令的逮捕为游戏结束的必要条件,什么叫做逮捕,如何逮捕,不清楚。
  3.请不要离开游戏区域,友情提示会发生相当恐怖的结果,不怕死的尽管试,弄不死你算我输。
  4.除玩家外,皆为NPC,呵呵哒。
  本系统真的很想知道你们的小脑袋瓜里都装着些什么东西,好想切开看一看哦,再次预祝游戏愉快。
  任燃把这四条规则反复读了数遍,得出了三个惊悚的结论。
  第一,这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奇怪次元,那条短信没有唬人的成分,幸好他不怕死的违反了校规,要是此刻还在寝室闷头大睡,凉透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百。
  第二,这是一个无论从场景还是人物,都逼真到让人难以置信的游戏,实在想不出市面上有哪家游戏公司有这么牛逼的水准,而所谓的游戏规则,笼统到几乎什么也没说,实在不知道是哪家游戏公司如此“造福玩家”。
  第三,任何程序或者系统,都不可能在玩家根本没有同意或者知情的情况下自动开启,因此任燃基本确定这个游戏善意的成分无限接近于百分之零。
  书店的店员见他拿着纸,怔愣在原地许久,忙说:“这位同学,买一份高考模拟题吧,现在促销打折,买语数外,送物化生,买了不上当,买了不吃亏。”
  “请问布告栏在哪里?”任燃只想问这个。
  “我只想问你买不买参考书?”店员又问了一遍。
  “哦,不买。”任燃答。
  “滚!”店员扔过去一个白眼。
  “。。。。。。”
  任燃懵逼数秒,想起规则里的那句“除玩家外,皆为NPC”,他不认为刚才的店员是玩家,那根据规则,只可能是NPC了。
  NPC难道没有对话解决玩家疑问的作用?
  很好很强大。
  任燃对自己在短短几分钟内的适应能力感到吃惊,也许长久的独立让他养成了能独自解决所有问题的性格,真是谢天谢地谢爹妈。
  他记得这条马路叫做光明路,附近是成片的小高层,在三四十年前这些房子都是给附近工厂的职工居住的,后来逐渐二期三期拔地而起,变成了城市里最大的居民住宅区,光明小区。
  玩游戏的人都会知道提问的对象基本是固定场景的NPC,任燃果断放弃了随便抓一个路人发问的决定,而是向第一条马路走去。
  那里有个书报亭,卖些报纸杂志和饮料汽水什么的。
  摊主是一个逾越六旬的老头,穿着一件红绿的大裤衩子,上衣是夏威夷的大花衬衣,正捧着一本杂志看得出神,封面一晃,时尚芭莎。
  游戏就是游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出。
  “老板,地图有没有?”任燃问。
  “国家地图还是城市地图?”老头问。
  “给我一份本城的地图就好,要标注清楚的那种。”
  任燃是游戏老手,游戏页面最清晰的就是坐标,能明确知道每一个场景的具体位置。
  “行啊,一百块。”老头看也不看,伸手往后扯下一本册子扔给了他。
  “一百?”任燃发现此事并不简单,又问:“本城地图要一百?抢劫呢!”
  “国家地图要两百呢,年轻人,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和这杂志里的模特一样帅,两本地图两百八你带走,友情提示东西不嫌多。”
  任燃心说这个NPC比刚才那个靠谱多了,两百八就两百八,玩游戏还能不氪金么!
  只是,这钱该怎么付?
  “支持支付宝微信扫码。”老头从底下拿出了一顶女士遮阳草帽,帽檐上还绑着骚气的粉色大蝴蝶结,要有多扎眼就有多扎眼,往自己脑门上一扣,手指向放在报纸堆上的一个小立牌,“自己扫码,别忘了每日领取优惠红包,蚊子腿也是肉。”
  “。。。。。。”
  这游戏也是绝了,在无信号无服务的状态下微信QQ微博所有的社交软件里常用的联系人都是一片黑白,唯独这支付宝竟然还能付款。
  到底是哪位大佬开发的神级游戏,任燃膝盖碎了一地,只想跪下抱着大腿喊爸爸。
  城市地图非常的全面,每一个建筑都标明得清清楚楚,整座城市共有五十一个区,看来他之前的猜测一点没错,他把目光锁定在第八区,看了接近五分钟,在光明小区三期的居委会门口看见了竖着的木排,上面写着布告栏。
  两百八的第一个线索,嗯,还挺贵。
  任燃根据地图走到布告栏的时候,那里已经站了几个人了,其中一人正在骂街。
  “我滚你丫的!看我不拆了这块破木头!一拳揍死你祖宗!”一个二十左右的男人抡起右脚踹在那布告栏上。
  木制陈旧的布告栏晃了晃,没倒。
  “我滚你丫的!老子砍死你全家!”男人又抡起了左脚狠狠一踹。
  布告栏又晃了晃,没倒。
  除了这个男人不停的说着滚你丫的,我杀杀杀砍砍砍之类的废话,还有两个看着大学生模样的女生抱在一起放声大哭,神色惊恐。
  突然有个人拍了下任燃的肩头,是一个看着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生。
  “哎,第一次反应正常,我当时也是被吓得不行,做出了一系列奇怪的举动,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人嘛多经历几次就习惯了。”他对任燃笑了笑,“你好,我叫做李旭,你怎么称呼?”
  任燃在没有确定眼前此人意图的情况下,选择了短暂的沉默。
  “哎,我还真是从没遇见过你,这是你参加的第几次通缉令?”李旭继续问。
  任燃皱了下眉,依旧没有接口,看来这游戏是多人参加的。
  “哎,不会是你的第一次吧!这么冷静看着不像啊!你心理素质一定强到不行。”李旭收起了吃惊的神色,一幅坦诚的模样,“我已经是第三次了,好在这次的任务似乎不难,不过也是,像我们这样的初级玩家是分不到难度系数太高的任务。能在游戏里遇见也是一种缘分,你有什么不清楚的尽管问我。”
  布告栏又晃了晃,那个男人踹了一脚又一脚,看着摇摇欲坠的布告栏除了像个不倒翁似的摇头晃脑了几下,丝毫没有就地不起的趋势。
  “你们简直有病!”那男人放弃了继续踹脚的举动,索性把怒气发泄在了在场一脸冷静的人身上,“你们难道不害怕?还有闲心聊天交友?”男人觉得不可思议,心说要不是这里没网络,估计这两人还能互加微信好友,吹一波彩虹屁。
  任燃只是觉得任谁被无缘无故拉进这不怀好意的破游戏,都会内心焦躁,可随便言语攻击非常的让人不爽,谁喜欢无缘无故被人骂一脸“有病”。
  “你几个意思?”任燃冷冷地说。
  “疯了!都疯了!你们都疯了!我不玩了!我要离开这里!”男人一脸恐惧,说着就抬腿要走。
  李旭走上前,一把拉住了他,忙说:“你没有在入口处看游戏说明吗,你不能离开第八区,你会死的!会出人命!”
  “靠!”那男人狠狠地打开了他的手,只是大喊着:“死了总比呆在这不明不白的地方要强,你们到底是不是正常人啊!竟然能这么冷静!”
  “操!”男人又后退了几步,大喊道:“你们不是有病!你们都不是人!你们是这里的怪物!”
  “怪物你妹!我们都是正常人,要是不相信可以看看布告栏,有名有姓有照片,高清□□无水印,我说兄弟,还是面对现实吧。”
  任燃这才发现,还有两个人一直站在一尺外的树荫下,只是刚才被阴影挡了大半,他没有看见。此时他们向前走了几步,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任燃这才看清楚他们的脸。
  两个人看上去都和他差不多年纪,其中一个长着张文绉绉的脸,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任燃瞬间脑内了自己班上那个成日里抱着一摞子书走来走去又指手画脚的班长,“各位同学,下一次班长竞选,请投我一票哦!”
  还有一个的画风就完全不同了,他留着短毛寸,发尾是一种淡淡的小麦色,不大的年纪却被一身黑色的衬衣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银色的链子若隐若现的藏在黑色的衣领后,用女孩子的话来概括,酷毙了!
  刚才说话的正是文绉绉,他指着布告栏上大大小小贴着的字条,对着暴躁男说:“兄弟,念过书?认识字?来,从头到尾念一遍。”
  ※※※※※※※※※※※※※※※※※※※※
  新文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作者在大冬天的伸出冻得冷冰冰的手指,合掌求收藏求评论,(づ ̄ 3 ̄)づ。
 
 
第2章 玩家面基
  刚才还大呼小叫的男人已经彻底懵了,沦为懵逼男的他还真照着一句一句的念着:“光明小区的所有居民请注意,因近日出现严重被盗案件,考虑到各位人身安全,已邀请专案小组来此调查,相信不日便能抓获元凶,在此期间还请各位做好协助调查的工作,睡前关好门窗,不要和陌生人攀谈,祝大家生活幸福愉快。落笔,光明小区居委会。”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