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玄幻灵异)——涂什白

 《堕》作者:涂什白
 
文案:
 
他入地府找她。
她救人如命。
 
死缠烂打邪魅攻vs软萌听话无情受
复线:无辜性感医仙攻vs少爷纯善锦鲤受
1、争取完结,主受he
2、算微虐,狗血,开心就好,考据没眼看
 
原名《妖帝的神兵》、《用我的眼走你的路》
 
内容标签: 性别转换 奇幻魔幻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重依,龙爱依 ┃ 配角:林重柔,王钦,安棠,紫江天,方齐龙,暮理,楚玉馨,楚雯,凤安娆,洛羽白,朱羽白,沈易,紫奎等 ┃ 其它:主受,1v1
一句话简介:命里遇见你
立意:黑的白的紫的金的
 
 
  序言
 
  
  毫无疑问,这是一本奇幻小说,一眼仙侠、两眼言情、三眼耽美、四眼穿越、五眼古风纯爱悬疑,甚至有动作科幻的元素参与其中,没错,它拥有无限可能!
  “目前为止,它最让我感动的地方是,偶尔出现在行字间的画面感……令人着迷而惊喜。”——巫土土
  何为妖帝?似乎这个世界里会出现很多妖……
  凤重依自小住在半仙境的凤山上,是凤族珍贵的母系传承者。大人们说,重依那孩子性子温和纯良,天生心窍弱,只恐怕情劫难以引降啊,若生成个男凤凰倒好。
  试问男女有何分别?若是男真的能治好心窍,按时历情劫么?瞧着六界至今也不曾出过真正的神啊……!
  重依唯一的心愿是,以后能成为像他父王一样的将军!
  天机难测,在凤重依6万5千岁的时候,没想到下凡一趟,去太仙帝家做个客,不仅认了个好弟弟,还被批去拯救苍生,实现梦想的机会触手可及。可变身为男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是用来治心窍的天道馈赠?
  当真正接触人界,凤重依发现人界已经被魔气侵害得四分五裂,要将它扶起来不简单。好在进入军营立马遇见了他,一个受万人瞩目的林傲大人,跟在这位哥哥后面她真的学到不少东西,而且不管在生活方面还是升官方面,承蒙他的关照方便了许多!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叫凤重依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在她心里面林傲的形象不断被改变,魔物也接踵而至,从仙界来的使者、许国的强盛处处透着怪异,人界也不像传说中那样看起来平平庸庸……
  作品所涉及的名称、角色、时间、情节等都是作者本人的想象或者虚构出来的。若和现实中的事物发生任何相似或雷同的地方,则纯属巧合。
  《堕》出自涂什白的专栏《谁能等得比我久》系列,我们都是孤独的个体,且珍惜所有的牵绊,且掌握好分寸。
  安娆从未想过自己下的蛋有朝一日会变质,还是从纯白色过渡到纯黑色,最可恶的是任满那个混蛋还骗自己说蛋打掉了。
  就算变质了那也是咱的蛋好不好!不能便宜别人!
  “咦,儿子都坏成这样了怎么还有人要?”
  任满:“是李博豪家的。”
  “哦,怪不得了。”
  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爱护自己的神兵,ta不图报酬但愿尔善!
 
  1、太仙帝夫妇退休,任满登基
 
  
  第一章
  青山绿水、仙雾缭绕、鸟语花香,一辆碧蓝色的马车晃晃悠悠行驶在半仙境。
  “夫君啊,我们是不是走得太急了点?”一双玉手拂开车帘,一位娇俏的紫衣美人正神色担忧的询问驾马车之人,“满儿会不会怪我们呐?没跟他打声招呼就走了。哎,他这回肯定要伤心了,都怪你。”
  男子不甚在意,吊儿郎当衔着根草,漫不经心巧话张口就来:“这位美丽又迷人的翩翩仙子,您是否遗忘了什么?方才在鎏金苑,那哭着啊喊着啊拉着我说、‘不!不要任满看见我哭!咱快走,不要影响到他!在满儿心里面,我一直是位勇敢又英武的……’诶呦,呦,夫人夫人我错了。我错了。”
  绿衣男子吐了草,从紫衣姑娘手里解救自己的耳朵,立刻反省:“夫人我错了!这怎么会关系到你呢?全是我,都怪我!你说说,我怎么就没安排走前跟咱儿子聚聚呢?亏我还是堂堂仙帝,啧啧,不周到,真是太不周到了!翩翩,禄禄错了~嗯?”
  瞧着他做怪,紫衣姑娘仿佛消气,伸出玉手替他柔柔龙耳朵:“好吧本仙原谅你了。不过你也不必自责,反正今后咱也不再是什么仙帝仙后,没有很多事情要扛。只是你要因此打些什么歪主意我就回仙界跟儿子过,你听见没有?”
  立刻端坐身子,车也不看了,拥过紫衣美人就哄:“哪能呀好翩翩,我和你退位不就是为了过咱的二人世界嘛。你还不信我吗?我能打啥歪主意?哈哈哈。嘿嘿你要不信,我跟你保证! 我绝对绝对不会去偷偷会友的!那下棋有什么好玩?万事肯定陪夫人第一。”
  紫衣美人捧捏了他的脸:“行了,我也没问你会友的事情。正经说,咱需不需要现在转回去啊?我担心满儿,我恐怕他应付不来这登基宴。”
  男子逮住一只捣蛋的玉手在手心,放了胸口:“诶~一个登基宴会而已,满儿他向来聪颖,性子又稳重,我预言他将来必定是要大放异彩的,夫人你现在只需开开心心的跟着为夫去游览大好山水仙境。咱放手让满儿自己去成长就算帮了满儿的大忙了。”
  紫衣美人被安慰到了,释然点点头,靠在他怀中:“禄禄,你说我们在重家待多久好呢?”
  “啊,夫人,我们不是拜访一下就走的吗?唉,无事,你想在重家待个几日玩玩也不错,那小生就遵从翩翩仙子的意思,咱移驾凤山,诶这路似乎不对劲诶呀呀轻点……”
  仙界/鎏金殿
  程仙:“你说什么?他们真的跑了?这不可能,谁亲眼看见的?”
  金仙:“嘶,我还能诓你们吗?新帝的侍童丽丽亲眼瞧见的,我刚还劝他不要担心来着。”
  东枝仙:“那新帝真的太可怜了。”
  邓仙:“是啊,我听说他千万年来至今没有过女朋友。”
  东枝仙:“什么?”
  邓仙:“太仙帝他们从没有给他说过啊。我想,这件重大的事情是交给咱们了。”
  西衡仙:“天呐,光这一件,就够我们折腾了。”
  北禹仙:“我家闺女也还没说亲呢……”
  南韫仙:“呵,你闺女什么时候成凤女了?”
  北禹仙:“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想自家里亲事都还没办呢。这下恐怕得推延了。”
  程仙:“谁家每本难念的经……”
  李仙:“嘘,新帝来了。”
  满殿的身披正服的大臣们陆续跪坐在宴席旁,一派雍容华贵,等候着新帝开宴。
  高台上,任满穿着墨绿色的登基服,金钱编制的龙图腾无时无刻不彰显着他的权力,可以看见,他正在书案上奋笔疾书办公。
  北禹仙:“他刚才不是去换衣裳的吗?”
  李仙:“是去拿折子去了。”
  东枝仙悄声道:“不开宴?”
  南韫仙悄声:“嘘,那俩不辞而别,他,难受了。”
  程仙插进来:“可不是。”
  高台下边,表面上静悄悄,气氛宁静,其实颇有点尴尬在里头。
  半柱香后,任满总算发现了不对劲,抬眼,犀利有神的视线一扫,挥手道:“既然都没有胃口,就都散了吧。”
  于是宴席匆匆结束,众仙散去,新帝独自留在殿内!
  踏出鎏金殿
  邓仙甩了甩浮尘:“诶呦,戈帝翩后太行了,这么大一儿子至今也没个未婚妻,一个嘱咐没留下就这么跑了。”
  西衡仙眯眼道:“是啊。谈女朋友前途渺茫不说,这熟悉政务要到啥子个时候?嗨。”
  程仙焦急抓头:“怎么办。仙帝这么年轻,可不能叫他把心中的苦对着这些死物折子发泄啊。这不是死命折腾自己嘛。啊。”
  月老摸着自个胡须上的红绳大言不惭:“此言差矣!老神仙们,要说爱情这东西六界是无人勘破的,咱先别急着下结论。我看呐小满满的婚事咱不用愁。”
  程仙满脸怀疑人生:“月老,你什么时候增长的修为?现在都可以预测仙子了?要不你帮我测一个呗?准的话我就信你。”
  月老胡子一抖,眼神里藏了故事:“程元帅哪里话。咱不都是为小满满操劳的人嘛。走,我院子里坐坐去。唠唠磕。”
  东枝仙看俩神仙背影,笑的无奈:“行吧。那我们也到这里吧,边走边瞧着。”
  一晃而过6万年……
  鎏金殿
  邓仙昂首挺胸:“我说,老程。你那啥时候送出仙姬啊?到底有没有个准话啊?”
  程仙闭眼嫌烦,吼回去:“老邓!你咋隔三差五催我呢?!仙姬那不需要嗯寻觅寻觅啊?”
  邓仙啧啧摇头:“哈哈!你都觅了6万年喽。”
  程仙:“这说明我用功呐!”
  北禹仙探头:“这能说明你用功?”
  邓仙差点没拿稳浮尘,笑出声:“噗,”
  程仙凶他:“这有什么好笑的,你瞧你们那些仙姬,哪一个有被仙帝看上了?这表明什么?表明你们没我用心!”
  南韫仙:“啧啧啧啧,北禹阿邓,这咱们可要好好拭目以待了啊。”
  北禹风雅的笑笑没说话,这时金仙出现在殿里,伸懒腰:“诶呦,嗯!”
  一向严肃话少的李仙:“金大仙,您今天又差点误了时辰。”
  程仙上前打趣:“呵,咱的金仙可不是我们神仙当中最忙的,误点时辰算什么。”
  金仙:“唔,别提了。我这两天,跑完了公务跑口谕,跑完了口谕跑会议,喝口茶的时间也没了。”
  东枝仙:“我们也没喝茶的时候呐。”
  西衡仙:“是呐,跟着仙帝忙活6万年没歇过。”
  金仙拂一拂衣袖:“得,我今给你们带来一好消息,过不久咱就有喝茶的时间了……呦陛下来了。”
  任满走上高台坐下:“各位爱卿,今日的奏折我看过都无甚要事,你们可有事上奏?”
  众臣摇头。
  任满:“告诉你们一个好事情。仙界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现在终于稳坐六界之首,仙源在不断提升,繁衍养息方面也取得了不错的政绩!所以我现在决定,自今日起仙界进入一个月的休假期。但凡政务请大家都放下,月后再来处理吧。若无事退朝。”
  众臣宛如梦幻中:“多谢陛下!”(出了殿有甚者湿润了眼眶。)
  瑶光殿
  丽仙正在书案旁给任满整理书文,忽收到一封任满的口信:“阿丽你别忙了,我已经批准所有人休假一个月,这一个月我不会回来,你别等我了,记得好好玩耍,我们月后见。”
  听完信之后,丽仙挠挠头发,坐下缓缓喝起茶水……好突然。
  半仙境
  一道亮光掠过,降落在凤山的一座山头。
  那是一个天蓝色衣裳的仙人,模样俊美,身姿挺拔,运行仙法旋转着翩然着落。
  这正是一身便服的任满。他在山头之上细细俯视后,欲再次遁飞……
  “仙子别走——!”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任满转过身,只见树林处站着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女子,她手中拿着一个袋子,正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对视后她竟笑着向他冲过来。
  看了她那架势,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女子的任满心想:“天呐她是想抓住我?或者将我推下去?我认识她吗?她曾经见过我?我……要不要跑?”
  眨眼间,女子已经跑至跟前两三步,扬着明媚的笑容问他:“仙子可是从仙界而来?”
  任满点头,心想她可能有事。
  姑娘表情越发欢喜:“我是这凤山的凤凰安娆,今日碰见仙子真是莫大的缘份!不知你可否赏脸跟随我去安家观赏一番。”
  “果真得来全不费功夫,是凤凰,又是位女子。肯定是她没错了,不知道她适不适合做仙后。”任满如是想着,微微一笑回答:“那在下叨扰了。”
  安娆双眼发亮:“嘻嘻,荣幸之至!这边请!”绑好水袋,随即飞身跳下山头,任满挑眉跟上。
  风扬起安娆的秀发,一瞬间她真是美得惊心动魄。
  树林中,一群白衣半仙正在练剑。
  一身高纤长的男子望了望树林里:“咦,娆娆怎么还没有回来?”
  旁边一个男子回道:“是啊,她不是去打水去了吗?”
  一个壮实些的男子:“哼,这小妮子肯定又乘机偷懒去了。待我逮住她定要给安管家说道说道。”
  白衣女子回道:“罚她一下你都舍不得,诓骗人四弟倒是很厉害。”
  身高纤长的男子:“不会呀,娆娆要溜怎么会不带上我?她说好一会带我去打野味呢。”
  被称呼为四弟的男子:“好啊三哥,又不带我!”
  三哥:“这,怎么会呢,我们当然会叫你啦。”
  白衣女子:“不用争了,娆娆现在估计又在哪捣鼓什么新玩意了。我先回了。”
  凤山/安府
  安娆热情介绍:“仙子你瞧,下边便是了。还不知仙子如何称呼?”
  任满礼貌颔首:“在下任满。”
  安娆睁着大眼睛:“仁满?嗯,真是好名字!嘻嘻。仙子请随我来。”
  二人直接降至一处院落,大门也没走,任满心中惊疑不定:“我们不用跟管事说一声吗?”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