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惜霄

   书名: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作者:惜霄
  【食用告诫:剧情走收容物路线,私设一堆,SCP的概念可能就只有收容物了吧,感情线走文案,文案剧情有的,24章才开始写,捂脸】
  在终虚之走后,明君冀望疯了,喜欢终虚之喜欢到发疯,就连人死了也要把他的尸体摆放在卧室里,夜夜相对。
  下属、亲人,看着越来越偏执的男人,心里都是一阵胆寒。
  他们不知道,将来这个发了疯的男人,会不会毁了他自己,也毁了他们。
  作为配角穿越到书中的钟叙完成使命后终于脱离了这个世界,正在习惯原来世界的钟叙没想到有一天他那个已经脱离的系统哭唧唧的求他。
  “叙哥!求求你回去看看吧!世界要毁灭啦!”
  钟叙:???
  这还得了?他能继续活着就因为拯救了世界!连忙跟着系统回去看了下。
  满世界层出不穷的异常事物,就连异常事物收容所都被摆到了明面上,这个已经一点都不科学的异世界让钟叙倒吸一口冷气。
  *
  得知自己尸体还被好好保存时,钟叙借助系统的力量回到了自己肉身当中。
  睁开眼就发现那个被他培养成三好明君的男人却像个变态一样的卷着他的头发亲吻。
  “为了你,我表现最好的自己,既然你不在了,那就让这个世界一起烂掉吧。”
  钟叙:“……”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现在搞的又是哪一出飞机?!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系统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叙,冀望 ┃ 配角:预收文:《残疾老总的暴力男妻[穿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暴君爱我到发疯
  立意:做事要有始有终啊
  ==================
 
 
第1章 明君变暴君
  安夏国,新君继位已经有二三十个年头,国君冀望是安夏国近七百年间最出色的君主,也是国民最崇拜的君主之一。
  腐朽的安夏国本该崩塌,甚至会被其他国家瓜分,是冀望把安夏国从崩毁边缘挽救了回来,所以他是安夏国人民心中最崇拜和喜爱的君主。
  但是被人崇拜的明君冀望在继位五年后突然的就变了,只因为那个从他落寞时就陪着他崛起的人死亡,明君冀望也跟着死了,只不过这件事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
  行政厅里,最上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面容英俊表情却冷漠到极点的男人,他一手支着脸颊,一手在紫檀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点着,眼帘低垂,似梦似醒的听着下方争吵的话语。
  “国师身上灾难级别的‘长发公主的发簪’会让君上透支寿命,真的不可再用了!”
  “‘长发公主的发簪’用途本就不是用来保存尸体,保存尸身完好那不过是它的副作用,我们该想办法找到更合适的收容物才是。”
  “你这话说得轻松,这都多少年了,稀奇古怪的收容物我们倒是收容了一大堆,灭世级的也都见过,但就这么个保存尸身的收容物一个都找不着!”
  “那就让研究所的人利用现有的收容物研究来制衡‘长发公主的发簪’!可以增加更多的D级人员!”
  “如今各国的死囚都不够用了,再增加就只能从其他罪犯上增加,但这不合规定!”
  下方的争吵声越来越大,最后冀望指节敲击紫檀扶手的声音响起时,下面几个人的争吵声就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禽类一样,顿时声音消散。
  见场面终于安静下来,冀望才终于睁开了半闭的双眸,冰冷带着寒意的视线扫了下下方的众人。
  行政厅里瞬时安静到了极点,如果有银针下落的话,估计也能够听到声音。
  “吵够了?”王座上的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这声音直接让整个行政厅的温度如同直接降了八度一样,站得离王座最近的一个大臣更是浑身不自觉的颤了下。
  王座上的男人斜睨了眼站在最前方的大臣一眼,然后才收回视线继续淡漠的开口
  “我同意墨铎元帅的提议,下周开始,你们——”
  “好好享受最后的平静吧。”
  说罢,王座上的男人也不管因他的话而彻底变了脸色的几人,起身理了理坐皱的衣衫,然后直接转身离开,即使他离开的脚步并不快,他身后的那些个大臣长大了嘴也都没敢喊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因为他们知道,说出这话的帝王并不是询问他们的意见,只是通知他们而已。
  五人中的一个,安夏国大总管荀平修深吸一口气,快步地跟在了帝王之后。
  等他们两人以前以后离开,行政厅内剩余的四个代表着各个最高机构的领导者,其中两位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完了。”有人哀叹。
  有人踉跄了下又站稳了脚步,面色狰狞的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墨、铎!”
  有人默不作声,仿佛失了魂,对其他两人的声音也没有反应。
  安夏宫雍虚殿内,漆黑宽大的卧室里只有着昏暗的灯光在角落里点缀着,整个卧室除了简单的家具之外最瞩目的便是位于卧室中央贴墙的地方有一张维多利亚式样的大床,这张床十分的特别,说它特别是因为这床铺的一半是稍微凹下去的,那凹下去的部分正好镶嵌着一个水晶棺椁。
  而这个精致美丽的水晶棺椁里被洒满了不会腐朽的红蔷薇,在这些红蔷薇之中更是躺着一具早已经没有呼吸的躯体。
  但只是这么看去的话,这水晶棺里的人就像只是睡着了而已,仿佛下一刻就会颤着眼帘睁开双眼,从那熟睡中苏醒过来。
  吱呀。
  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一道黑色的人影从门口延伸进了屋内。
  “虚之吵到你了吗?”
  一道低沉的男音在门口处响起,随着说话声房间的木门再次被关上,屋外的光亮也被遮住了,男人踩着厚实的地毯一步步的朝着床边走去。
  边走着男人边解开了领口紧实的领带,随后又脱掉了身上的西装,把繁复笔挺的西装脱下丢到一旁的沙发上后,男人挽起袖子躺到了床上。
  这一躺男人就直接躺到了水晶棺旁,他侧着身子,一手支着脸颊,目光深邃而柔情的看着旁边水晶棺里的青年。
  男人伸手按下旁边的按钮,水晶棺当即开启,把其中的青年升起并坦露出来。
  一阵稀薄的冰雾扩散后,水晶棺中的青年也升到了与男人同一水平线上,就见男人小心翼翼的把青年的尸身揽进了怀里。
  青年的尸身看起来面色红润,一点都没有给人尸体的感觉,完全就如同睡过去一般。
  男人修长的手指力道轻柔地帮着怀里青年整理着发丝,明明他怀里的青年已经死去,但在给青年用上一个发簪后,这几年里,青年的短发却早已长成了过膝的长发,气色越来越好不说,原本青缎般的发丝变成了金黄色,让这青年真的没死只是一睡二十多年一般。
  “我知道你讨厌木门关闭的声音,从前你该醒来骂我了,你醒来吧,我任凭你骂。”
  这句话在这些年里不知道被这男人说了多少次,虽然从不曾得到过半点回应,但男人却总爱这般说。
  “今天诞生的收容物还是没有能够让你活过来的功能,不过我相信早晚我会找到的,说来这次的收容物它的功能还是挺有意思的,是一只笔仙,我让人把她收容回来了,还询问了她一个问题,你猜我问了她什么?”
  男人冷漠的声音里带上了少有的暖意,像是在跟面前的人说又是在自言自语。
  “我问她,我还能够再见到你吗?她回我说‘可以’”
  说到这里时男人笑了,眉眼间尽是愉悦的笑意。
  “我可以再见到你,可以再拥有你,我坚信,所以我等不下去了——”
  随后男人还絮絮叨叨地在怀中青年尸身的耳边说了许多许多,如果让平日里认识他的人看到,一定会被此时话多的他给吓一跳,这是其他人都不敢想象的,因为平日里在其他人面前,男人说话要多简略有多简略,更甚一些理所当然的话语时,男人更是只会看着对方连应声都没有。
  夜深了,房间里只剩下柔和的灯光,床上的男人保持着侧身轻拥着怀中青年的姿势闭眼睡了过去,也只有怀中抱着青年的尸身男人才得以入睡,除了这一处卧房,世间已经没有能让男人自然入睡的地方了。
  安夏宫内,种植了许多的枫树,火红色的枫叶被风卷落洒向地面,让这座安夏国君主的宫城里多了一抹萧瑟之感。
  一直守在雍虚殿外是跟着帝王一路回来的大总管荀平修,在听到卧室内传出细微平静的呼吸声后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夜里君上没法入睡,因为那代表着君上又再朝着深渊下陷一步;好在雍虚殿内的那具尸身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只要那具尸身尚在,他们的国君每夜就都能进入梦乡。
  所以这也是知情的人从一开始的抵死反对到最后听之任之甚至花光心思的用灾难级别的发簪去保存那具青年尸身的原因所在。
  即使确认了冀望进入睡眠,荀平修却也不敢离开半步,他一动不动的守在门口,恭敬的站着
  直到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停在了他不远处,荀平修才慢慢的抬起头,等他看到一身军装的男人停在了他面前,荀平修才目光复杂的看向他,好半晌,荀平修才垂下眼眸低声说。
  “君上同意了你的提议。”
  他这话一出,面前穿着笔挺军装,一头短寸的男人直接绷紧了身子。
  荀平修说:“你可以开始行动了。”
  墨铎瞳孔紧缩,短促的应道:“好。”
  *
  蓝星,华夏国,南城。
  钟叙踩着拖鞋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提着刚从超市购买的生活用品,头顶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照耀着,碧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
  每每走出树荫给钟叙的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吸血鬼,要被太阳烧死一样。
  一百米的路,最后钟叙还是顶不住的打了辆的士,并发誓大太阳再出门他就是傻X。
  从未来世界的安夏国穿越回来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完成了把暴君培养成明君的系统任务后,他都没来得及想些别的什么就被送回了原来的世界。
  蓝星的他,在医院沉睡了半年,这时间线让钟叙有些惊讶,因为他在未来世界已经度过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没想到在蓝星时间才过去半年。
  这半年里所有人都以为他很大概率的醒不过来了,所以当他醒过来睁开眼时,给了他身边亲人无尽的惊喜。
  等钟叙坐在床上看着父母大哥为他醒来喜极而泣的模样,那从未来世界穿越回来的一些茫然消失了,那疲惫了许久的心灵仿佛回到了休息的地方。。
  看着拥抱着自己大哭的妈妈,钟叙也不由湿了眼眶,心道,面前的这一幕不就是他这么多年一直拼死努力想要换回来的场景吗?
  在未来世界,他改变了冀望成为暴君并遗臭万年的的人生轨迹,让他成为了被人拥戴的明君,原书里的主角则都成为了冀望的拥护者,冀望有了比原本要完美得多的人生,已经不需要他的存在了,没有了他,冀望会幸福很多
  而自己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也是最好的幸福。
  只不过比起半年前,他的性格已经变了许多,从前那个跳脱经常做蠢事的他已经不见里,他在未来世界二十年养成的性格取代了原来的他。
  难免的让他跟从前身边的那群朋友都有些格格不入。
  这倒也省了钟叙自己找借口,等过了半年,其他人也都适应了钟叙的新性格,要说不适应的,还是钟叙自己。
  时不时的,他还是会叫出未来世界里自己智能机器人的名字,经过宠物粮专区时总是会想着给他在未来世界的那只宠物狗买狗粮,要不就是跟朋友去吃饭时,下意识的让人不要点冀望讨厌吃的菜,明明在那边世界的最后五年里,他也几乎很少再跟冀望一起吃饭了。
  但这种无意识冒出被他改了五年都没改掉的习惯让钟叙自己也很是无奈。
  钟叙也想过,等他在这边的世界里度过更长久的日子,这习惯迟早能够改掉的。
  而他家人这边,在确认他彻底康复后,他父母俩人便决定出去旅游,而大哥也继续忙着工作,整个房子里也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
  今天出门采购就是他呆的无聊出去瞎晃悠的,但这当空的烈日也实在是让钟叙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了。
  好不容易一身大汗的回到家,把手中买回来的零食往桌子上一扔,钟叙立刻就朝浴室走去。
  整个人站在花洒下,让水花把自己浇了个透,这时总算把身上的暑意给驱散了。
  耳边是水花落下的声音,但渐渐的,钟叙听到一个熟悉的叫喊声,似乎离得很远,钟叙没听清。
  “……叙、命、……要死”
  隐约听到什么时,花洒下钟叙的眉头皱了皱,然后用手洗了下脸,又摇摇头。
  心中叹息,怎么可能还听到系统的声音,他醒过来之前系统就跟就跟他彻底告别了。
  “钟叙……救命——”
  在钟叙甩头时,这声音又再次隐约的传过来。
  钟叙猛的睁开眼,然后关上了水阀,水声停止后下一刻系统的叫喊声更加的清晰了。
  “钟叙救命啊!要死了要死要死了!”
 
 
第2章 重回异世界
  “3039?”
  “呜呜呜是我是我是我,宿主你救救我吧!”
  钟叙试探的反问了一句,这一次马上就得到了清晰的回应,没有再像先前那样含糊不清。
  等钟叙听清了系统嚎啕大哭的话语,他整个人是满头的问号,完全想不出系统这是唱得哪一出。
  “怎么了这是?哭成这样子,你不是升职去了吗?”
  钟叙扯过浴巾随便的擦干了身子,然后往腰间一围,看向面前的镜子询问道。
  这时候浴室的全身镜上,一个只有食指高、蓝色头发上顶着一根闪着光的天线的小人站在了镜子里钟叙的肩膀上。
  这小人正是系统3039的形象,此时站在钟叙肩膀上的3039已经哭花了脸,原本大大的眼睛肿得都变成眯眯眼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