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他过分可爱[快穿]——诗槐

   =================
  书名:怪他过分可爱[快穿]
  作者:诗槐
  文案
  当红演员许夕绑定了一个反派求生系统。
  系统语气沧桑:新人,我对你没太多要求,咱们只需夹着尾巴做人,别碍着主角的眼,苟活下去就够了。
  结果——
  世界一:强大冷漠师兄攻x傲娇毒舌师弟受
  【攻略前】主角:如此阴暗邪恶之徒,不配待在我青云门。
  【攻略后】主角:师弟,我心悦你,同我双修可好?
  世界二:流氓狼狗年下攻x温柔男神受
  【攻略前】主角: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我哥(●︿●)
  【攻略后】主角:哥,你看看我,你理理我,你亲亲我~(●/ω\●)
  世界三:忠犬宠妻alpha攻x伪白莲哭包实暴力大佬omega受
  【攻略前】主角:干掉死对头,我就是唯一的老大
  【攻略后】主角:老婆,领证。
  世界四:黑化占有欲爆棚攻x高岭之花清冷受
  【攻略前】主角:所有欺我辱我之人,一个不留
  【攻略后】主角:师尊,喜欢徒儿这样伺候您吗?
  世界五:高冷深情男神攻x落魄少爷小可怜
  【攻略前】主角:离我远点,这辈子不想和你再有任何交集。
  【攻略后】主角:宝宝,再嫁我一次。
  世界六:各属性精分攻x风流浪荡第一美人受
  【攻略前】主角:我绝不会喜欢你这般浪荡无耻之人!
  【攻略后】主角:后宫带我一个!
  系统:???(怀疑统生.jpg)
  说好的主角最讨厌反派呢,怎么全对我家宿主爱的要死要活了!?
  【排】1、渣作者的第一篇文,前两个世界构思不太成熟,不喜欢的小天使可以试着从第三个世界往后看~
  2、因为受穿越时不知道攻的身份,所以每个小世界结局受都会莫得感情的离开(有读者认为是be所以排一下),但最后知道真相都会甜回来,结局是妥妥的大HE~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夕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反派过分可爱
  立意:历尽千帆,初心不改
  ==================
 
 
第1章 黑心莲进化白月光(1)
  许夕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跪在一座威严宽敞的大殿内。
  大殿最前方高坐着三位长者,大殿两侧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整齐的落在自己身上,或厌恶、或痛快、或幸灾乐祸、或乐见其成,没有一道是善意的。
  “方涟,”座位最中央的白袍老者开口了,声音洪亮如钟,“你可知错!?”
  “叮——”脑海中响起系统的提示音,“本世界资料已接受,请宿主查阅!”
  许夕,今年二十二岁,是一名演员。
  由偶像剧出道走红,后转向大荧屏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题名,许夕一路可谓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便红透娱乐圈半壁江山。
  然而他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在拍摄最新一部电影时,片场发生严重事故,许夕被头顶掉落的道具砸中头部,直接成了植物人,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再然后,一个“反派求生系统”找上他,告诉他如果愿意绑定它做任务,穿成各个世界的反派,想办法洗白自己,并获得主角好感度,就能获得重生的机会。
  “这个活不好干,”系统一副蔫不拉几、饱经沧桑的模样,对许夕这个新人并没抱多大期望,“身为一个反派,主角的好感度哪是这么容易得到的?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最要紧!至于那好感值,每个世界意思意思混个几分就行了,时间长了总有攒够的一天,到时候你就能回到你自己的世界中去了。”
  许夕不想死,他还有很多心愿未完成,于是接受了任务。这是他穿越的第一个世界。
  据系统传来的资料显示,原主名叫方涟,是修真大派青云门的一名弟子。他天赋异禀,年方十八便将本派看家心法“青云决”修炼到第五层,同龄之中无人能出其右。
  虽天资绝佳,方涟为人却着实恶劣。他自视甚高,看不起同门师兄弟,常常对众人冷嘲热讽,人送外号“黑心莲”。
  不久前,掌门要在年轻一辈中选出掌门继承人,方涟本百分百肯定这个人是自己,却没想到这个名号最后落到喻华严头上。
  喻华严,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方涟对喻华严恨之入骨,竟在一次弟子之间的日常比武中对喻华严使用淬毒的暗器,被当场擒获仍死不悔改。掌门大怒,本想将方涟逐出师门,却舍不得他如此过人的天赋,又担心以他的性子无人教导会步入歧途,于是将他贬为外门弟子,希望他能好好反省,改过自新。
  “外门弟子”虽然挂了弟子的名号,却没有资格跟随门派大能们学习,平时负责一些扫洒庭院、砍柴做饭的杂活,所以又被戏称为“扫地弟子”,只有闲暇时才被允许在远处观看内门弟子上课,借机学习。但即使是这样,仍有数不尽的人削减了脑袋想要成为青云门的外门弟子,幻想有朝一日能被门中大能看中根骨收去做徒弟,从此平步青云,修成大道。
  外门弟子对普通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对方涟这种天之骄子来说,无疑是将他从云端打到了泥坑里。他不理解掌门一片苦心,反而把这看做是对他的侮辱,大怒之下离开门派,竟改修魔道,终成一方魔头。
  多年后,方涟率魔教众人回青云门复仇,彼时已成为青云门掌门的喻华严带众弟子迎战方涟,一场血战后,方涟被喻华严一剑穿心,成为主角走上巅峰路途上一笔光彩的履历。
  所有人都在为主角的胜利和魔头的死亡大声欢呼。没有人还会记得,这个最后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魔头在很多年以前,也曾是个惊才艳艳的少年,也曾使出过那搅动风云的一剑。
  可惜了。
  面对掌门的喝问,跪着的年轻人久久没有反应。
  殿内逐渐响起窃窃私语声,站在喻华严身旁的一个弟子面色忿忿道:“要我说,掌门就该将他逐出师门!竟然在比试中对大师兄你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实在是为人所不齿!”
  处于事件中心的喻华严却不予置评,神色一直淡淡的,静静等待掌门的决策。
  “你在比试中意欲用暗器残害同门,心思狠毒,手段下作,实在有违我青云门清正向善的门风。”掌门道,“现除去你青云门正式弟子身份,着你进入外门重新修习,好好反省!”
  议论声轰然炸开。
  “不是吧,居然没把他逐出师门?”
  “我一开始就觉得掌门不会处罚这么重。没办法,谁让黑心莲是个不世出的天才呢?估计是长老们都舍不得他吧。”
  “太可恶了!难道修为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倒觉得这个处罚妙的很。你想想,以黑心莲那眼高于顶的气性,他能受得了去当那端茶倒水的‘扫地’弟子吗?不把他气吐血才怪!”
  “此言甚是有理啊!”
  高座上左首的长老咳了一声,殿内沸腾的讨论声立刻平息下来。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到方涟身上。
  就在大家猜测方涟会不会暴怒而起时,那跪着的年轻人终于有动静了——他深深叩首,额头贴地,声音平静而清晰:“弟子知错,谨遵掌门处罚。”
  任谁都没想到方涟会是这个反应。
  然而事实如此,方涟领了罚,一言不发的找外门大弟子报道去了,完全没有出现众人想象中不服惩罚、顶撞掌门甚至直接叛出师门的火爆场面。
  虽然没能看成热闹,但众人的心情仍是愉悦的——最起码不用再整天看黑心莲那张阴阳怪气的脸了。然而对于外门弟子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
  “什么!?那个方涟要来我们这儿?”
  听闻消息,居住在“居安堂”内的众外门弟子脸色大变。
  “掌门这是惩罚他还是惩罚我们啊?”一个女弟子看上去都快哭了,“他要是来了,我们还不得整天伺候他啊?”
  “就是,”另一个男弟子接道,“上次我去他的住处打扫清理的时候,他嫌我清理的不干净,骂的那叫一个难听啊……我看天皇老儿都没他那么大的气性!”
  “怎么办,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众人纷纷六神无主,惶恐不安,一名弟子安慰道:“咱们先别自己吓自己。大师兄不是去见他了吗?等师兄回来再说吧。”
  外门大弟子明允,人如其名,诚实忠信但不迂腐,是很通透的一个人。对于方涟被贬下来这件事,他心里门儿清。掌门舍不得这根好苗子,只要方涟表现的好一点,随时会被重新召回去。退一步讲,就算回不去,以方涟的修为,一只手收拾他们所有外门弟子都绰绰有余。所以,千万不要妄想趁机打击报复什么的,倒不如能躲多远就多远,只要这尊煞神不主动挑事就算是万幸了。
  至于给方涟委派外门弟子的活儿,明允更是根本没这个打算。这位能在自己屋里好好待着不作妖就不错了,还指望着他干活儿?
  心里思量着的时候,正主终于来了。
  方涟此人,人品是真的差,修为是真的高,样貌却也是真的出色。
  傲人也有傲人的优点,他的身姿永远挺拔的像一棵青松,眉眼如同上好笔墨描绘而成,俊秀有神,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记。他已经去除了内门弟子标示性的绣云纹白袍,换上了外门弟子的粗制青衣,然而一身风华竟没有被掩埋半分。
  这么一个妙人,怎么偏偏生了这么一副狗脾气?
  明允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摆出微笑迎了上去:“师弟辛苦了,你的住处我已经准备好了,清净的很,不会扰你日常打坐练功。你先随我去看看,不中意的话,可以再做调换。”
  方涟,即如今的许夕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冷冷道:“不需要。我如今既为外门弟子,便一切遵循这里的规矩,不必搞什么特殊。我方涟可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明允一愣,没想到这位傲慢归傲慢,倒是不乏骨气,心里对他稍微改观了些。明允正要笑着接话,一个不善的声音突然从旁插了进来:“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每个弟子都有值日,你既然不搞特殊,那就安排你清扫居安堂庭院,一日三次,不得有一丝灰尘!可记住了?”
  明允心中大叫不好。
  来人名江赛,是协助明允管理外门弟子的副手。他以前被方涟欺辱过,一直怀恨在心,这是来借机发作了。
  “江赛。”明允警告的看了对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江赛却没有明允那么多心思,他只知道方涟这只整天耀武扬威的傲慢孔雀总算是摔下来了,还落到了他的地盘上,简直是老天开眼:“大师兄,你还对他这么客气做什么?你忘了他以前对我们是什么态度了?方涟我告诉你,你如今可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宠儿了,少在这里摆你那少爷架子!居安堂不养闲人,不干活的话,就别想吃饭!”
  明允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恨不得冲上去堵住江赛这张鸟嘴。他心惊胆战的看向方涟,生怕这位直接抽出剑,一剑把江赛砍了!
  而且就算他真的砍,自己也拦不住啊!
  许夕却只是淡淡的看了江赛一眼,冷笑一声,好像完全不屑于搭理他。
  这态度当即把江赛气了个倒仰,他就不明白了,方涟都落魄到这地步了,到底哪来的资本继续保持这一身骄傲?他心里堵的不行,还想继续发挥,明允生怕他真的把这尊煞神惹怒了,连忙从怀里掏了张符狠狠糊在江赛嘴上,趁他没反应过来,迅速拉着许夕走了。
 
 
第2章 黑心莲进化白月光(2)
  虽然方涟这么说,但明允依旧不敢过分怠慢他,将他领到事先布置好的居处,简单交代了外门弟子的起居时间、日常活动等事项后就告辞了。
  众弟子早已望穿秋水,待看到明允回来,立刻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询问情况。明允想了想,道:“方涟确实是个不好相与的,但以他那骄傲的性子,估计也不屑于总来找咱们的麻烦,大家倒是不必过分担忧。但要记住,你们千万不要去主动招惹他,咱们能和他相安无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众人纷纷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随即各自散了。
  小芮是外门弟子中年纪最小,也是最勤奋的一个。他每天都早早起床,利用做活前的一段时间来练剑。
  昨夜刚下了一场雪,拂晓天空仍是雾蒙蒙的,冷得很,很多弟子都忍不住想赖会被窝,小芮却仍咬牙起了床。
  快到庭院时,却听里面传来隐隐的“沙沙”声。小芮一边纳闷是谁起的比自己还早,一边走进去一看,发现有个人正在扫雪。
  那人双手握着扫帚,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清扫着积雪,不像在干粗活,倒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写意。小芮一时看呆了,过了好久才认出这人是谁。
  可不就是那个大家都避之不及的“黑心莲”!
  他发怔的时候,对方已经发现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莫名就让人读出“你是哪个,还不报上名来”的意味。
  小芮激灵一下,忙结结巴巴回:“我,我叫小芮,来这里练剑。”
  许夕没说话,继续扫他的地。小芮见他好像没有赶自己走的意思,于是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子,在墙角拿出一把木剑。
  外门弟子是没有资格佩剑的,都是自己削把木剑来用。
  小芮是个武痴,一招一式的舞起来后很快全身心沉浸其中,连周围还有个可怕的黑心师兄都忘记了。直到一套舞完,才发现对方居然在看他,顿时觉得脸颊滚烫,整个人熟成了一只虾子。
  “你刚使的是‘九霄’剑法。谁教的?”
  小芮紧张的结结巴巴:“没……没人教,我自己去旁听,学会的。”
  许夕皱起眉,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嫌弃道:“基本功勉勉强强还过得去,但是剑招只得其形,不得其意,这样使出的剑,砍菜切瓜还可以,退敌?做梦吧。”
  小芮第一次领教这位黑心莲的毒舌讽刺,整张脸都红透了,心里难过的不行,眼泪差点都要出来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