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女装通关逃生游戏(玄幻灵异)——花有信

   《直播女装通关逃生游戏》作者:花有信
  文案:
  沈彬在逃生游戏里画风清奇,他的任务是收集各种女装。
  别人在跟怪物你死我活,他悄悄顺走怪物的裙子。
  别人被怪物追的满世界乱跑,他套上裙子装成路过NPC吃瓜围观。
  看戏的同时还兼职撩小哥哥。
  又皮又浪,看小哥哥对自己不感冒就变本加厉。
  沈彬完全不知道除他之外,其他所有玩家都自带直播系统!他撩的小哥哥还是超级大V般的存在。
  于是他浪出了一片海,浪向了全世界……
  粉丝们也被他浪的一脸血,整日喊着主播收了这只妖精,奈何哥哥不为所动。
  直到沈彬掉了马,暴露出性别男。
  沈彬:……
  溜了溜了,再也不敢乱骚。
  小哥哥发帖求助:结婚三年发现媳妇儿是个男人……
  一楼:WOC?楼主三年来是怎么度过的?
  二楼:震惊!看到这个水贴标题时还以为我瞎了?
  围观到现在粉丝1:节哀,点蜡。
  围观到现在粉丝2:xswl,哎呦我不行了肚子疼!
  围观到现在粉丝n:其实我觉得性别不重要,我可以……
  小哥哥:滚!我想问媳妇儿他以前喜欢爬我床,现在不爬了怎么办?
  武力值爆表又Man又帅攻VS女装大佬骚完就溜受
  排雷:
  1,可能没什么逻辑,只为攻受爽而服务。
  2,甜宠无虐没有小三,但如果有人觉得哪里不好或者虐了无法接受等,请立刻离开不必告知作者。
  3,可以提意见但不接受批评,不喜欢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看下去,爱所有爱我的小可爱们。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彬,闫邢 ┃ 配角:1v1,双洁,甜宠 ┃ 其它:1v1,无虐,双洁,甜宠
  一句话简介:女装直播掉马翻车
  立意:我努力攀爬出虚拟世界,不过是想做一个真正的人。
 
 
第1章 女装恐怖派对
  别墅内二楼主卧,刚醒来没多久的沈彬坐在床边沉默着,又要起床过生日了吗?
  不过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往常他脑袋总迷糊的很,哪怕察觉到自己每天在重复,时间并未前进过,也半点儿都没有反抗的心思。
  但现在沈彬却非常清醒,他瞬间意识到,这也许是个逃脱的好机会……
  沈彬猛然从床边站了起来,他有裸睡的习惯,此时只穿了条内裤,正想去找衣服,却瞥见脚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黑猫,浑身黑不溜秋的,无一丝杂质。
  记忆中家里根本没有猫,更何况黑猫一直被定义为不详征兆。
  那猫同样也抬眼望着他,大眼瞪小眼。
  就在沈彬准备无视掉它时,黑猫竟然开口说话了:“恭喜宿主获得新生,您的新手任务是:搜集三套女装。”
  沈彬:“……”这是?猫妖?!
  他也就震惊了一秒而已,因为沈彬觉得无论发生任何事,跟自己永远都在重复的过同一天相比,都不重要。
  算了不管了,听黑猫的语气至少并无恶意,谁知道自己的清醒能维持多久,还是尽快穿衣服离开吧。
  沈彬径直走到不远处的更衣室,却发现里面空荡的很,只有一套女装,一顶柔顺假发,和一些简单的化妆品。
  女装是jk水手服,半袖加小皮鞋,看着有点儿刺激……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衣服,沈彬瞅了几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红。
  他有个秘密,作为男的,却喜欢穿女装,准确来说是之前迷迷糊糊中的他喜欢穿女装到处溜达,身边所有朋友都以为沈彬是女孩子,清醒时的他却没这个嗜好。
  黑猫不知何时走到他面前,再次开口道:“游戏已经刷新,作为新手福利,会给宿主留一套女装。”
  沈彬:“……”继续无视黑猫,他好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叹息一声,果断穿上jk,还不忘画个淡妆掩饰一下比较突出的男性棱角。
  没办法,房间内的东西一览无余,实在没有别的衣服,他总不能果奔出门吧。
  没过一小会儿,帅气窈窕的‘美女’便新鲜出炉。
  “恭喜宿主,女装搜集进度:一。”黑猫说
  沈彬到此时终于微微皱眉,开口问道:“这什么意思?”虽然他还是不想搭理奇怪的黑猫以免惹祸上身,但想来多打听些事儿说不定更有利。
  黑猫见他开始理会自己,便打开了话匣子:“这里是虚拟世界,宿主您是被选中的幸运儿,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塑造真正的身体,逃离虚拟世界哦。”
  虽然黑猫的话带软语词‘哦’,但声音却过度空灵,显得阴森无比。
  沈彬本来想反驳它的,好端端的世界怎么就虚拟了?但又想到自己重复着每一天的遭遇,生生忍了脱口而出的话,不确定的说:“我现在就离开家,也不行吗?”
  “我说的是离开整个世界,而不是只出门,更何况宿主您也离不开家,除非您想死。”黑猫的话语似乎把生死都看的非常轻,让人很不舒服,即使它用敬词‘您’,也听不出多少尊敬。
  沈彬很犹豫,他无法判断要不要相信黑猫,毕竟来历不明。
  过了一小会儿,黑猫再次轻飘飘的开口:“宿主您要明白时间有限,多犹豫一分,也就意味着多一刻危险呢。”
  沈彬深吸一口气,反正现在也没头绪,选择相信黑猫是条路子:“好吧,可为什么是我?”他问道,毕竟每天重复日子的人不止他一个。
  黑猫神情懒洋洋的:“我才说过,因为您是幸运儿啊。”回答颇为敷衍。
  沈彬听出来了,只好暂时不计较这个问题:“那你说的任务是什么意思?之前我好像听你说……收集女装?”
  黑猫沉默一瞬,没想到它萌唧唧的来了个歪头杀,但那眼神却与外表不符,变的直勾勾的,有些渗人。
  沈彬见它这样,还没再次开口,就听黑猫说道:“别动!也别回头,有要命的东西。”
  原来黑猫锋利的眼神是在盯他身后。
  沈彬身体僵硬了起来,确实没动,他想了想伸手拿起面前柜子上巴掌大的小镜子慢慢举着,透过镜子,他看到了后上方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沈文彬稍微偏了点头,让那东西在镜子里露出全貌。
  只见斑驳的房顶墙角处,一大团黑发在慢慢向外冒,时不时还有几滴水珠顺着发梢落下,明明非常柔顺,却让人有种脏兮兮的感觉。
  典型的贞子换窝待的场景。
  沈彬:“……”黑猫会说话都没关系,但眼前的景象真没法不在意,有点儿刺激大发了!
  就在沈彬回过神来想小声的问一下黑猫现在怎么办时,却发现脚边的某只已经蹦跶到了一米开外,残影略过,瞬间消失无踪。
  黑猫:溜了溜了。
  沈彬:“……!!!”他本来就不怎么相信黑猫,可没想到对方不靠谱到这种地步,有危险第一时间跑的比兔子都快,日!
  沈彬努力强自镇定,试图在不惊动这团黑发的情况下悄悄挪走,高举的小镜子一直都没放下来过,以便随时观察状况。
  就在他已经挪到房门口时,那团黑发中突然抬起一张像是被水浸泡的惨白浮肿的脸,向沈彬迅速袭击而来,吓得他撒腿就跑。
  但黑发速度太快,没几息便要追上人。
  争分夺秒!
  沈彬一咬牙,跑出走廊后,果断从二楼翻栏杆直接往下跳,就算别墅的二楼比较高摔断腿也绝对比被那玩意儿抓住强。
  “啊——”沈彬跳下去的瞬间没忍住叫了起来,毕竟他只是个普通人,害怕实属正常。
  而由于沈彬跳的太急,根本没法顾忌楼下站着的有人。听到叫声,那人不经意的昂起脑袋,后者本来可以躲过,却不知为何眼神一愣,接了个满怀。
  也许是运气好吧,二楼跃下虽然有冲击力,但两人都没受伤,就是撞的有点儿疼。
  沈彬心脏跳的非常快,双手还扒在人家身上,松开后抬起头,刚想说话,在看到对方的脸后,声音瞬间卡在了喉咙里,满目诧异。
  眼前之人面相非常冷漠,深邃的瞳孔十分锋利,再加上身材高大,不说话时便有些骇人,但那也挡不住他好看啊,深刻的五官用帅气二字都不足以形容,棱角分明,精致的简直不像真人。
  沈彬的脸蛋也挺漂亮的,只是他自己却不怎么满意,他喜欢眼前之人的体魄与面庞,有男人味儿。
  对方望着沈彬,面无表情的说道:“下次找死,选个高点儿的地方,看清周围有没有别人,免得伤及无辜,”末了他又阴沉的加了句:“也不要穿短裙。”
  毕竟短裙容易走光,旁人看不见,他这个正下面难免能扫到两眼,虽然也没看太清吧。
  沈彬:“……”他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随后脸色爆红的解释着:“我不是要自杀!有怪物在追我!”咬牙切齿的。
 
 
第2章 女装恐怖派对
  沈彬毕竟今天才过十八岁生日,声线没那么粗犷,甚至有些男女莫辨,所以穿着裙子开口也不怎么有违和感。
  他边说边抬头向楼上望去,却什么都没看见,刚才的怪物像是错觉。
  “喵~”前不久溜的贼快的某只黑猫,此时软软的叫了一声,不待人反应便扑进了沈彬怀中。
  后者条件反射接住了它,看清是什么东西后差点儿抛物线给扔了,有危险居然丢下自己先跑,要它何用!
  黑猫似乎知道刚才之事做的不地道,软软的蹭了蹭他掌心以示乖巧,我能怎么办,我只是个‘柔弱’的小猫咪啊,遇事不先溜,留下填怪物牙缝都不够。
  沈彬一脸嫌弃,但最终还是没怎么样它,主要是黑猫确实挺软的,暂时当个手垫绰绰有余。
  “我们的小寿星终于出来了,”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单马尾的女孩,她捧着礼物盒递给沈彬满脸笑容的说道:“生日快乐。”
  沈彬立刻反应过来,楼下这些人是给自己庆祝生日的‘好朋友’,鬼知道‘好朋友’哪里来的,反正记忆中他们会陪着自己一直重复着今天。
  不过,方才接住他的帅哥是谁?沈彬仔细打量屋内的人,跟往常一样有十个,但其中一半竟然是生面孔?
  除却救他的帅哥以外,陌生的还有四人,最靠近角落的一男一女像是情侣,他们牵着手,另外两个应当是兄弟,几乎长的一模一样,如此看来只有帅哥孤身一人没依靠了。
  眼下也不知什么情况,沈彬装作自然的接下了单马尾女孩的礼物,并且道谢。
  单马尾女孩于他而言是老熟人,并且看到沈彬跳楼居然不问一声只管送礼物,明显依然在被操控中,按照无形的剧本表演着。
  “你刚刚说怪物追你?”身旁的帅哥望着沈彬问道,当他此话一出口,其余四个陌生也都向沈彬看过来。
  可他还没回答,便被个一米八的壮汉瞬间打断:“好好的生日讨论其他干什么?说好的开party呢?开始吧。”
  沈彬:“……”他无话可说,反正对于被控的人而言,从楼上跳下来确实不如继续开party重要。
  而问沈彬话的帅哥没得到答案,冷冷的望了一眼打断问题的壮汉,并未继续追究下去,一切才刚刚开始,不急。
  那壮汉接着瞅向包括帅哥在内的五个新面孔问沈彬道:“他们都是你朋友吗?以前怎么没见过?”
  沈彬心想我踏马也没见过啊,但此话不能真说出来,便呵呵一笑道:“是啊,大家自己介绍一下吧,以后都是朋友。”
  五个陌生人明白沈彬是今日的主人公,而且刚才还做出跳楼的壮举,身上肯定有问题,所以得打好交道,待会儿套话。
  那对情侣先介绍了起来,女子叫方文静,她男朋友叫张伟,两人表现的都十分好相处的样子。
  那对兄弟一个叫许永平,一个叫许永安,听名字就知道父母当初生下二人时求的是一生平安。
  兄弟俩同样表现的笑容可掬,并且暗自和那对情侣较劲。
  至于最后的冷面帅哥,只冷冷吐出两个字:“闫邢。”便闭口不言,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沈彬打量了他好几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给人好脸色都那么有魅力的人……
  至今为止大厅内共十二人,除却十个打着参加他生日派对的朋友外,再加上沈彬和管家两个。
  管家眼看着派对快要开始,便走过来说把朋友们带来的贺礼先收走,否则不方便大家玩。
  五个被操控的人自然带着礼物,而那对情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偷着从手上撸下情侣银手镯,交给管家。
  管家本来是不满意的,怎么能两人都送一样的还如此廉价?要明白沈彬住的可是别墅,银手镯对普通人来说可能还不错,于他而言却跟街边地毯玩具差不多。
  好在那对情侣中的男子张伟说道:“这对手镯是我们夫妻俩专门请人打造的,还去庙里让大师开了光,希望不要嫌弃才好。”为了礼物过得去,不惜把情侣说成夫妻。
  管家:“……”行吧,礼轻情意重,他是个有教养的管家,不会看不起穷人礼物的。
  兄弟中的哥哥许永平效仿情侣,趁人不注意摘下脖子上项链,递了出去。
  这项链虽然比手镯贵,可懂行之人还是能看出其廉价性,管家越来越不满,少爷都是在哪里交的朋友,怎么这么穷。
  弟弟许永安更过分,眼神一转,耍起了小聪明,叹口气说:“我今天出门太匆忙,礼物忘家里了,回去我就派人送来补上。”他心想游戏结束大家就离开这个世界,到时候谁还管礼物。
  许永安却没看见自家哥哥听到他的话面色一变。
  管家冷笑一声,没说旁的,便向最后一人闫邢走去。
  那对情侣隐晦的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望向弟弟,后者还在不用给礼物而沾沾自喜中,根本没察觉到异样。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