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连锁酒店(古典名著同人)——长生千叶

   《地府连锁酒店》作者:长生千叶
  文案:
  温暖找到了一份酒店大堂的工作,薪资优厚,五险一金,包吃包住,就是酒店的名字稍微有点晦气
  ——地府连锁酒店(黄泉一店)
  [帝王行政套房]——999999元(免费早餐)
  秦始皇:套房之恢弘,堪比阿房宫,衬托朕之尊贵,朕甚悦!
  [甜蜜情侣豪华房]——5200元(2人情侣早餐)
  项羽:为何让我与这刘邦小白脸同住一间?我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双人间!什么,酒店满房了?
  [盘丝洞主题高级房]——1111元(不含早餐)
  蜘蛛精:北漂做模特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如此生动的主题房,好像回到了故乡!
  *
  温暖:您好,酒店前台,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百里无常:需要特殊服务,到我房间来。
  温暖:???
  1.高冷忠犬深情攻X冷笑话大全机智受
  2.1V1,轻松,小甜文
  3.日更,早8:00存稿箱更新!
  4.文末“作者有话说”不定时掉落红包和【小剧场】~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古典名著 聊斋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暖,百里无常 ┃ 配角:新坑《春秋小吏》《朕佛系养儿》《魔教教主搞基建》 ┃ 其它:灵异,聊斋,历史,洪荒,甜文,双初恋,1V1,甜宠,轻松,HE
  一句话简介:没有特殊服务!我们是正经酒店!
  立意:追逐梦想,砥砺人生
 
 
第1章 特殊服务
  “欢迎参加地府连锁酒店的面试,首先我们要问你三个问题。”
  第一个面试官言简意赅:“怕黑吗?怕鬼吗?”
  第二个面试官面无表情:“你给自己的幽默感,打几分?”
  第三个面试官笑容和蔼:“如果有客人向你求助,说他的脑袋找不到了,请问你应该怎么办?”
  温暖:“……”
  温暖,男,22岁,大四实习学生。
  在参加这场面试之前,温暖觉得自己已经身经百战,可以应对各种奇葩刁钻的考官。然而现在……
  温暖保持得体的笑容,他看起来偏小,像个十八岁高考结束的少年,面庞白皙,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坏,尤其是他那双琥珀色的丹凤眼,内勾外翘,微微夹杂着清冷的三白,乍一看透露着一股冷艳感,又像是总也睡不醒,敛着濛濛的水光。
  平日里有一丝丝的面瘫,仿佛不苟言笑的圣子,笼罩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禁欲气息。但千万不要以为温暖是个不好相处的人,恰恰相反,而且温暖的幽默感可算是登峰造极的。
  别人小时候都是看着安徒生童话长大的,温暖是个孤儿,想看童话书也没钱买,只好有什么书就看什么书,不挑食。最终,温暖就是读着《冷笑话精选》和《歇后语大全》长大的。
  虽说温暖的童年有些坎坷无助,但这个世界还算是公平,补偿了温暖一副天生的好皮囊,走到哪里都能占尽先天优势,从不缺乏自信心。
  尤其他微笑时,左颊浮现出的甜蜜小酒窝,仿佛一片甘甜的桃花瓣,降落在一潭春水之中,无端叫人心生好感。
  但是现在,温暖的笑容有那么一点点的勉强。
  左脸上的小酒窝抽搐了一下,温暖干笑着说:“我……”
  第一个字才刚刚出口,“叩叩”的敲门声传来,有人推门走了进来。他直接走到第一个面试官身边,用手中的文件夹袋遮挡了一下,低声说着什么悄悄话。
  “好,我知道了。”第一个面试官点点头。
  这只是个小插曲,不过倒是为温暖迎来了短短半分钟的思考作答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是难能可贵。
  等人退出去,温暖再次开口:“我……”
  第一个面试官却抬手制止了他的回答,说:“你被录取了,今天晚上第一天夜班实习,提前到酒店大堂报道。”
  “我被录取了?”温暖拿着自己的简历,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出酒店大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酒店大厦简约中透露着精细,精细中透露着奢华,奢华中又自有一股文雅之感,毫无钱臭或者庸俗气息,一草一木设计的都恰到好处,唯独酒店的名字是个败笔。
  “地府连锁酒店”,听起来实在有些晦气。不过这年头什么样子的主题酒店都有,暗黑风一些,也算是特点分明,很多小年轻就好这一口,倒也别出心裁。
  最主要的是,酒店员工的薪资不菲,要比其他酒店高出一半左右,这也是最为吸引温暖的重要因素。
  有了这份工作,温暖的房租学费生活费,就统统都有了着落。
  “但是……”
  温暖想起刚刚的面试,忍不住自言自语:“我还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被录取了?这简直是听了一出哑巴唱戏,不可思议……”
  “为什么要录取第18号面试者温暖?”
  这不只是温暖一个人的疑问。
  酒店内,第二个面试官仍旧面无表情:“后面还有12个面试者,我们还没有见过。”
  “稍安勿躁。”第三个微笑的面试官,虽有疑问却似乎并不着急,说:“老大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第一个面试官将写着“温暖”两个字的文件袋放在桌上,惜字如金说:“这个人,命硬。”
  ……
  “小伙子,今天第一天来酒店上班吧!”
  温暖上午来面试,傍晚正式来酒店报道实习,实习第一天就是夜班,听起来虽然辛苦,不过畅想一下未来每个月的薪水,温暖还是充满干劲儿的。
  温暖报道之后,首先要去员工休息室换上酒店制服。酒店里实在太大,他头一回来,完全人生地不熟,一时摸不到门路,就找了个保洁阿姨问一问路。
  酒店的工作人员们都非常热情,那保洁阿姨为他指了路,然后神神秘秘的拉住他,小声说:“呦,第一天来就上夜班,你自己可要小心一点啊。”
  温暖听得似懂非懂,保洁阿姨话匣子一打开,已经继续说:“这酒店说起来邪门的很!有几个间房啊,一直都是空着的,从来不住人,但是每天都要我们打扫。”
  “我心想反正没人住,有一天我就偷懒了没打扫……”
  “你猜怎么着!竟然被投诉了!”
  “你说邪门不邪门?”
  酒店通道里空荡荡的,除了保洁阿姨和温暖之外,没有别的人。保洁阿姨虽然尽量压低声音,但声音在空荡荡的通道里一转,莫名套上了一层回音,听起来让人脊背发凉。
  “喏,你看。就那间房!”
  保洁阿姨抬手一指,前面拐角处是404房间。
  房门没有关紧,半开半掩,里面黑洞洞的,静悄悄的,却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栖息在内,随时准备着将好奇心浓重,想要一探究竟的冒险者吞没。
  每个酒店都有自己的鬼故事,就仿佛每个学校都有它的鬼故事一样。
  当初温暖大一入学的时候,可没少听学姐学长们讲学校的鬼故事,但大学四年,还是平平静静的度过。
  说起来,温暖并不怕鬼。他打小就是孤儿,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基本都孤零零一个人习惯了,胆子早就给磨练了出来。
  鬼故事于温暖,就和冷笑话差不多,都能给炎热的夏天降降温。
  保洁阿姨那里还有很多关于酒店的传说,不过时间差不多了,温暖来不及再听,急匆匆换了酒店制服,赶紧去大堂开始实习工作。
  “温暖,真的是你啊!”
  温暖没想到实习第一天,竟然还能遇到熟人。
  “范学长?”温暖有些惊讶,说:“你怎么在这里?”
  范学长比温暖高一级,早就已经毕业离开学校。温暖和范学长在同一个选修课认识的,曾经接触过几次,范学长性格憨厚,对别人有求必应,是个实诚老好人,恐怕没什么人不喜欢他这样的。
  不过说来有一点比较奇怪,温暖虽然认识范学长,但认识这么久了,还真是不知道范学长的全名是什么,神神秘秘。
  范学长笑着说:“我听说今天晚上来了新人叫温暖,没想到还真是你。这真是太好了,以后咱们一块工作,也好有个照应。”
  温暖正在和范学长叙旧,有个穿着制服的年轻女人走过来,随口说:“量大,你认识新人啊。那太好了,你教教他都应该做什么,夜班很轻松的,只要接接前台电话,给客人送送毛巾拖鞋就行。”
  温暖对于酒店夜班工作其实并不陌生,但听了女人的话却忍不住动容。他缓缓低下头去,扫了一眼范学长胸前的工牌。
  范量大!饭量大?
  温暖一瞬间仿佛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范学长一直都不说自己叫什么名字。这范学长的父母还真是胸口上挂剪子,别出心裁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给儿子起了这么一个奇葩名字……
  夜班从晚上8点开始,前台的内线电话根本就没响过一次,眼看着已经将近凌晨12点。头一次上夜班,温暖稍微有点犯困。
  旁边的范量大显然已经习惯了,没有一点困倦,不过脸色稍微有些颓废。
  “唉……唉、唉……”
  “范学长,你没事吧?”温暖的瞌睡虫都要被范量大的唉声叹气给吓跑了。
  范量大欲言又止,似乎有难言之隐,最后摇了摇头,又是“唉”的一声。
  温暖见他不说,反而恍然大悟:“范学长,你不会又失恋了吧?”
  范量大听到温暖的话,脑袋垂的更低,仿佛被温暖一言中的,又是一声唉声叹气:“温暖啊,我好像真的失恋了,女神她……就是你知道的那位学姐,她拒绝了我。”
  温暖对这件事情一点也不意外,谁叫他们早就认识,颇有见解的说:“其实这个结果你早就应该想到的。一个人之所以被称为你的女神,并不是她的脸长得有多好看,身材有多完美,性格有多可爱,或者知识有多渊博。”
  范量大听的迷糊,终于抬起了头,问:“那是因为什么?”
  “通常……”温暖露出一抹笑容:“只是因为你看得上人家,而人家看不上你啊。”
  范量大感觉膝盖中了一箭,说:“温暖,你又来戏弄我了。”
  温暖摇头,一脸真诚:“我这个人就是爱说大实话。”
  “之前……”范量大犹犹豫豫的说:“之前她明明……明明好像还挺喜欢我的。”
  温暖一听,又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说:“人生三大错觉,前辈没听说过吗?手机震动、有人敲门、和她好像喜欢我。”
  范量大:“……”双膝已经被利箭射成了筛子眼。
  “不行!”范量大突然站了起来,挺胸抬头走出前台,说:“我要打起精神来,我去找点事做,擦一遍大堂的地!温暖这里就先交给你了。”
  温暖没什么意见,左右夜深人静,前台也没有多少客人打电话过来,温暖一个人足够。
  “铃铃铃——”
  巧的很,范量大刚离开前台也就一分钟时间,桌上的酒店内线突然响了起来。
  这是今晚第一通客房电话。
  “您好,酒店前台,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温暖立刻接起电话。
  “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有一个单音,听起来不带丝毫温度,却霎时间像个大铁锤,在温暖心口狠狠一砸。
  温暖这个人有三个特点,幽默感好相处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特点分别是颜控和声控。
  用温暖的话来解释,灵魂那么远,而脸就在跟前,与其纠结触不可及的东西,不如现实实在一些。
  而作为一个挑剔的声控,温暖可以发誓,这是他听过最具有磁性的声音,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低沉稳重,尾音略带沙哑,干净冷漠中偏偏又生出一分性感。
  如果对方能多说几个字,温暖怀疑自己的耳朵都可以怀孕。
  不负众望,电话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404房间。”
  男人说:“需要特殊服务,到我房间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大吉!撒花~
  轻松、灵异、单元故事、小甜文~微悬疑~1V1!
  新文日更,有小红包随机掉落!期待大家的追文和留爪!
  蠢作者还为小天使们准备了一份小礼物~30章之前会从文下收藏且评论的小天使中,抽一个幸运鹅,赠送口红一支(阿玛尼/ysl/mac/TF等等牌子任选)不喜欢口红的小天使,可以换成20000点晋江币~打滚卖萌,期待小天使们来看文鸭!戳进专栏就可以看到新文!么么哒~
 
 
第2章 他喜欢我
  好的,客人……
  温暖被男人磁性的声音冲昏了头,差一点就如此脱口回答。
  “客人?”
  好在温暖反应不慢,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不好意思,客人您说什么?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其实温暖的听力没有问题,但这会儿他还是怀疑自己出现了耳鸣。
  “404房间。”
  男人的声音仍旧好听悦耳,对温暖的杀伤力满分。但其间夹杂着一丝丝的没耐心,说:“需要特殊服务,到我房间来。”
  “立刻。”
  在电话被挂断前,男人还吝啬的补充了两个字。
  “嘟嘟嘟——”
  温暖拿着黑色的内线电话,里面只剩下一阵忙音。
  “果然……”他忍不住感慨:“酒店里除了鬼故事多,奇奇怪怪的客人更多。”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