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失忆后我和霸总结婚了(穿越重生)——柳诺诺

   《装失忆后我和霸总结婚了》
  作者:柳诺诺
  简介: 【高亮】这是一本沙雕生子文,每天0:30准时更新。
  闻晓不小心知道了商界巨头廉睿的一个惊天大秘密!
  更不小心的是,这事竟被廉睿知道了!
  传闻廉睿此人,残暴狠毒,蛇蝎心肠,心狠手辣,辣手摧花……
  廉睿冷笑:“只有死人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最后,闻晓一拍脑门,有了,装失忆得了。
  “失忆”后的闻晓嘚嘚瑟瑟地从廉睿面前走过:“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连名字都忘了的那种。”
  廉睿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我是你老公啊,乖,跟我回家。”
  闻晓更加惊悚:“我爸我妈呢?”
  廉睿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你自幼就是个孤儿,是我们家把你抚养长大的。”
  闻晓不敢说出真相,只能被迫装失忆兢兢业业地扮好廉总男朋友的角色。
  数月后,闻晓摸着鼓起来的肚子,看着厨房里欢乐地煲着汤的廉睿,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
  内容标签: 生子 娱乐圈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晓,廉睿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全都是套路
 
 
第1章 
  C市的一家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里。
  闻晓胆战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那两个高大的男人,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不那么引人注意。
  他的眼睛悄悄的瞟过紧闭的房门,衡量着要以怎样的身姿才能顺利地跑到门口打开房门从这里逃出去。
  “小谢,你先回去吧。”廉睿的声音很好听,跟配音演员似的。
  “好的廉总。”那个被称为小谢的男人很快打开房门消失在了这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闻晓的眼睛一直看着那扇打开又关闭的房门,我为什么不是孙悟空,不会七十二变,变不了苍蝇飞出去?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气氛陡然变得更加压抑。闻晓简直有些喘不过气来,方才还没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廉睿此人太过霸道,都能命令空气不往他这边来。
  闻晓又用眼尾轻轻扫过另一道打开门的房内,那房间里有一张大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罩,被子轻盈得像朵云,床垫柔软得像棉花糖,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刚刚就睡在那里的!
  等等,廉睿为什么让那什么小谢走?
  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物,不就是他闲着没事时看的那些个狗血小说里常见的情节吗?开篇就是女生/小受走错房间,然后被霸道总裁跄跄酱酱,又酱酱跄跄一番。完事之后,女主/小受落荒而逃,霸道总裁邪魅一笑:“女人/男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而后就是这样那样的一番追逐,反正不管过程怎样,结局都是圆满的。这类小说闻晓可以说出太多了,什么《霸道总裁之追妻攻略》,什么《逃婚999次:霸道总裁的追妻路》什么《霸道总裁的糊涂妻》……
  闻晓越想越心惊,难道自己呵护多年的小雏菊终于要在这一刻被迫绽放了吗?
  雅蠛蝶——雅蠛蝶啊——
  “你在想什么?”廉睿那带有浓浓压迫感的声音争先恐后地往闻晓耳朵里钻。
  “我在想……”闻晓急忙住了嘴,差点儿把真话说出来,舌头在嘴里打了个弯,“我什么都没想。”
  “哼,”廉睿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神情冷酷又傲慢,“你可以想想选择怎么个死法。”
  闻晓战战兢兢,颤巍巍地举起手:“廉总,我能说我没听懂您话里的意思吗?”他刚才说的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现在是新社会,杀人是犯法的!
  廉睿看着面前那个站得像小学生似的闻晓,一边的嘴角向上弯起,用闻晓看的小说里惯常用到的一个形容词来说,十分的邪魅狂狷:“你刚才都听到什么了?”
  “没……没……”闻晓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廉睿的脸色,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黑,闻晓忙改口,“我说什么都没听到您肯定不信。可我要是说我是走错了房间,‘被迫’听到的,您能相信吗?”
  按照闻晓多年阅读网络小说的历史,以霸道总裁的尿性劲,这个时候都会耳聋眼瞎地喊,我不听我不听。
  闻晓对现实生活中总裁的印象,完全取决于那些网络小说。
  虽然不知道廉睿与小说里的霸道总裁是不是一个样,但他还是存有一丝的侥幸——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吧。
  廉睿忽然把手插进兜里,似乎是在翻找着什么。
  “难道是想用钱把我打发了!这可真是太好了!”闻晓的内心在咆哮,廉总果然与小说中的那些霸道总裁不一样,是个有脑子的,“一块不嫌少,一百万不嫌多!”实际上,就算不给钱,只要让他从这道门里平安出去,他保证绝对不会乱说,他方才听到的那些事,就永远地烂在肚子里吧。
  在闻晓的殷切期盼下,廉睿的手终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小刀。
  那可真是闪闪发光,在灯光的照耀下,镜面的刀身映射出夺目的光芒,亮瞎闻晓的一双狗眼。
  “廉……廉……廉总……”闻晓的腿肚子打颤,说话也有些不利索。这是干什么,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廉睿把刀子打开,露出刀身,闻晓似乎感觉到刀身出鞘的那一瞬间,连带着屋子里的温度都下降了。他又想起了看的那些小说,这就是所谓的剑气吧!
  廉睿看看手里的刀子,又看看闻晓:“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闻晓看着他甩来甩去的刀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迅速的一把抓住廉睿的手腕,把刀子抢过来插进鞘里,又放在廉睿面前的茶几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流畅。
  廉睿看着眼前的刀子:“……”
  闻晓紧张地擦擦额头上的汗:“刀子太锋利,我怕伤着廉总的手,还是放起来不要拿了。”
  廉睿面无表情地看着闻晓:“只有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闻晓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我的嘴巴很严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说完还用手在嘴巴那儿做了个锁拉链的动作。
  廉睿:“只有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闻晓再一次为自己的小命做着挣扎:“您看要不然咱们俩签个合同,只要我敢把方才听到的事情说出去,那您说怎样就怎样?有了合同在,我肯定不敢胡说八道。”
  廉睿:“只有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闻晓扶额,廉大总裁是只会说这一句话吗?铁了心的要他的命?
  闻晓仗着胆子提醒着:“廉,廉总,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
  “所以呢?”廉睿抬起眼皮看他,说得有些懒洋洋。
  “所以,”闻晓狠狠地咽了口吐沫,“所以为了我这样的人搭上您的命不值得不值得,像您这样的人,可以为美丽的社会做更多的贡献,若是少了您,整个世界将变得黯然失色。您就是那迷雾中的指路灯,让多少迷途之人找到方向;您就是那天空上的及时雨,拯救了多少即将枯萎的小苗;您就是那挂在天上的太阳,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普照着世间万物,您就是……”
  “闭嘴!”廉睿冷冰冰的脸绽开了一丝裂痕。
  闻晓颇为遗憾地住了嘴,他还有好长一段排比句没说完呢。
  廉睿又拿起茶几上的刀,不过没有再把刀从刀鞘里拿出来,只在手上把玩着。
  闻晓的小心脏随着刀子上下跳动。
  现在是新社会,就算廉睿富可敌国可杀了人也要偿命的啊。
  想到这里闻晓有了几分底气,挺了挺小胸脯:“廉总,您一定要慎重。”
  廉睿冷笑一声,闻晓眼见着他转刀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他忽然想起来,他看的那些个网络小说里有很多富商手底下并不怎么干净,杀人越货的事情也干,可都没什么事。难道他们这种人有什么特别的方法不被别人发现——
  想到这里,闻晓惊悚地看着廉睿。
  “咣当——”刀子掉到茶几上发出声音。
  闻晓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倒在地:“廉总,给个机会吧。”
  事情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闻晓是一个连十八线都算不上的小演员,一直在各个剧组里演个芝麻大点儿的小角色,连个台词都没有的那种,说白了就是群演。
  后来闻晓在一部电视剧中终于接到了一个有台词的角色,台词不多就两句。闻晓做事认真,演技出色的地用这两句台词征服了导演。
  导演马上让编剧再给闻晓加了几个情节,他的角色本来就是那种一出场就结束的,为了后面的情节连贯不可能再给他多加什么情节,于是编剧只给他加了两个情节,台词也从两句变成了十句。
  但这些对于闻晓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喜事,经过他一番雕琢,人物形象完美地呈现在了镜头里。
  导演高兴地连连点头,并说出了想要和他继续合作的意愿。恰巧导演过段日子还要拍一部青春偶像剧,闻晓的外在形象很符合男二号,导演便给了闻晓一个试镜的地址和时间。
  这事也没定下来,后期能不能选上还要看闻晓那天的试镜效果,导演只是给他这么个机会而已,但这个机会就足以让有些人红了眼。
  与闻晓同剧组的有个人叫周轩,他在这部剧里演男三,导演和闻晓说这件事时恰巧被他听到了。周轩这个人进入娱乐圈的年头比闻晓要早,在各种剧里演个男三男四之类的,导演说的那部剧的男二号他已经肖想多时,那个角色的人设特别讨喜的,如若演好了定会收获不少粉。
  也不知是周轩已经确定了闻晓会挡他的路,还是纯粹地见导演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心生嫉妒,总之在闻晓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把他得罪了。
  闻晓的最后一场戏正好赶上了杀青宴那天,于是他也参加杀青宴了。吃杀青宴的对面便是那家五星级宾馆,吃过了饭后天色还不是很晚,有的人能飞走的就飞走了,能坐车走的就坐车走了。闻晓的家在A市,今晚没有飞机只能明天再走。
  他打算找家离机场近些的宾馆住下,正站在酒店门口百度路线时,周轩来了。
  和闻晓一样,周轩这人也喜欢笑,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若仔细分辨,他那笑带着三分真七分假。周轩在剧组里人缘很好,与闻晓也有过几次浅谈。
  闻晓把手机收起来:“周先生,您也没走呢啊。”
  周轩挤出一抹笑来:“我明天再走,今晚的飞机没有了。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回宾馆呢?”
  “我正查路线看看怎么往那里走呢。”闻晓摇摇手里的手机。
  周轩仿佛听到了笑话:“我说你这小伙子可真逗,成心让我笑呢是吧,宾馆就在对面呢,你还查什么路线啊。”
  “宾馆在对面?”闻晓抬头看看,那是家五星级的宾馆,一晚上比他一个月的房租都贵,他可睡不起,他刚要解释说自己要去机场附近找一家快捷酒店时,周轩又说话了。
  周轩把笑容收起,一脸疑惑的样子:“合着你不知道啊?”
  “我知道什么?”闻晓也是一头雾水。
  “孙导给今晚回不去的人都开了间房,”周轩指着对面的宾馆道,“就是那家宾馆,幸好孙导让我来找你,要不然你就走了。”
  这事闻晓没听说啊,转念又一想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演员,可能是孙导什么时候说的他没听见,瞬间对周轩充满了感激,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啊。闻晓看看那家门脸高大上的宾馆下意识地拒绝:“多谢周先生为了这事特意跑了一趟,孙导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我还是不去了。”住一晚实在太贵了,就算不用他花钱,他也不想去住。
  “你是不是觉得贵啊?”周轩倒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心中充满了鄙夷,真是个穷酸鬼,但表面上仍笑道,“孙导都把房间开了,你不去住钱也要不回来了。”
  这么一说闻晓果然不推辞了:“那我和周先生去。”
  边往那走的时候,闻晓边道:“孙导在哪间房啊?我去看看他。”
  “孙导喝多了,已经睡下了,你先回房吧,有什么话明天再和孙导说,”周轩脸不红气不喘地笑着道,“孙导真挺看好你的,就连喝醉了还一个劲的念叨着你,说你性格好演技好。刚才在宾馆里时猛地发现你没来,这不就让我出来找你了。”
  周轩拿出一张房卡塞到闻晓手里,告诉了他房间号:“孙导说他是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我估计他六点多钟就会出来,到时你在大堂里等他就行。”
  闻晓把房卡揣进兜里,对周轩很是感激:“谢谢周先生,周先生您人真好。”
  “我就是个跑腿的,要谢你还得谢孙导。”周轩摆摆手,又指指不远处的一家超市,“你先进去吧,我到那里买点儿东西。”
  闻晓道:“那我先进去了,周先生以后再见。”
  闻晓拖着行李箱还没走几步,就听周轩又在他身后叫他:“咱们俩留个手机号吧,相处这几天连个手机号都没有,以后常联系。”
  闻晓很高兴,这是他演戏这么长时间以来头一次有个小明星主动找他要电话号码。闻晓和周轩不仅互换了手机号还添加了微信,又说了几句话,两人这才分别。
  周轩看着闻晓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方才说的那些当然是假的,可给闻晓的房卡却是真的,只是那间房里已经有人住了。
  廉睿是廉氏集团现任的掌权人,廉氏是老牌的名门望族,盘根于A市历史十分悠久,各行各业均有涉猎,不仅是A市的企业龙头,就连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十分有名望。
  廉睿今年不到三十岁,十分有商业才能,就连那些久经商场几十年的老狐狸在他面前也讨要不到半点便宜,有人在背后偷偷叫他“玉面修罗”。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