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也要继承家业(穿越重生)——温瑜宽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作者:温瑜宽
 
文案一:
上一世李清宴已经走到了电影圈的巅峰
重生后他稳得一批,只想回家继承家业
在这之前,他接了个上辈子拒了的选秀综艺
毫无成团经验也没唱跳经验的李PD,官宣当天被对家送上了热搜
经纪人:要不这综艺就算了
李清宴毫不在意:都官宣了
翌日一条参选视频空降热搜第一
#颜狗升天#
视频里惊为天人的少年,正是上一世他当弟弟提携照顾,强大后却毫无缘由幽禁他的男人
李清宴:要不听你的算了?
经纪人看着实时数据:都官宣了
想到何轻现在只是个刚入圈的小透明
背靠亿万家产的太子爷安心去录节目
录制现场,视线不小心对上
李清宴毫不在意移开
错过了少年骤亮的眼
谁知镜头没错过
就,一不小心又上了热搜
然后,就下不去了
 
文案二:
BD成团后热度一直不退,连续三天霸占热搜前十,直到一条热搜空降:
#李清宴何轻 恋情石锤#
创微博瘫痪时间最长记录
某乎热帖诞生:太子爷和何总是真的吗?
高赞:匿了,河宴科技内部人员,你品品我们公司名字,细品。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清宴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双重生
立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第1章 重回娱乐圈第1天
  冬日余晖轻落,连绵起伏的雪丘隔着海洋与天空相连,交界处晕染一抹浅粉。
  占据整面墙的落地窗隔开两个世界,窗外冰天雪地,窗内温暖如春,跑步机上的青年回头,乌黑碎发贴着白皙的额,汗水从太阳穴沿下颚线滑落,从颈项到锁骨,没入白色T恤的领口。
  吴听谈话间隙看到这副画面,立刻叫助理拍了一张,编辑好发微博营业,确定文案内容无误,又继续劝:“真不再想想?”
  “我想好了。”
  劝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改变他的决定,吴听只能妥协,拿起一旁的笔记本回复节目组邮件,打字时还是难忍惋惜:“常导的作品可遇不可求,有几个在蹲,要不是直接递到你这里来了,那几家能撕个天昏地暗,而且内幕消息说这可能是他的封山之作,丢了真挺可惜。”
  “你联系杜哥那边,看孙斯年有没有档期。”
  吴听坐直了身体,脸上难掩惊愕不解:“你不接这本子是打算让给孙斯年?”
  李清宴按停跑步机下来,拿搭在肩上的运动毛巾随意擦了擦额前的汗,扔到一旁,活动关节拉伸肌肉:“我本来就没打算接,而且只是让常导见见他,成不成看他自己。”
  “成不成看他自己?”吴听忍不住气笑了:“你人都带过去了,孙斯年演技也在那,当初常导就是在你俩里挑,撞上你拿奖了才定了你,现在你推了带孙斯年过去,他能不收?那你呢?不落好还白赔一个人情。”
  在吴听噼里啪啦三个反问里,李清宴去冰箱拿了两瓶啤酒,将其中一瓶递给他,在他旁边坐下:“我欠孙斯年个人情,而且季溯这个角色,他比我适合。”
  “什么人情用这么大饼还?”吴听直接忽略一听就扯淡得不行的后半句:“你和孙斯年私底下什么时候有交集了?我印象里你们除了刚开始拍戏那会儿,就去年电影节见过一面。”
  “你不知道的时候。”李清宴举起冰啤与吴听碰了下,眼眸微弯:“总之麻烦你了。”
  “这事儿不告诉我也行。”吴听一口灌完半听啤酒,捏瘪易拉罐掷入垃圾桶,再偏头时,语气沉了下来:“自从昨天你接了家里的电话之后,情绪好像就有点不太对,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清宴仰头喝了口啤酒,喉结滚动,语气如常:“没什么。”
  吴听视线下落,停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带着温度的指腹在瓶罐上留下指印,水迹下滑,顺着手指到了手掌,手的主人却似乎毫无所觉。
  “你正常的时候……”吴听抓住李清宴的手腕抬高,将易拉罐从他手里抽出,放茶几上的同时捞过装纸巾的盒子,塞进他手里:“绝不可能让水这么化得一手都是。”
  李清宴眼睫微动,抽出几张纸,将手上的水擦干。
  “之前你说过不接综艺不参加高曝光活动只认真拍戏,现在却推了孙导的《云集》接了顶偶,也行,我就当你拍电影腻了想找些新鲜花样,可是——”
  “太平了。”吴听靠回沙发,扭头望着李清宴:“从昨天开始,你的情绪一直很平,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除了你出戏的时候,几乎没情绪这么平的时候过,说实话,我有点担心你。”
  李清宴沉默片刻:“我现在有些乱,过几天再和你说。”
  “OK。”吴听不再多问,拿过一旁的平板,检查行程:“我们明天十点的飞机回国,你可以好好在家过个年,半个月后顶偶开始录,我会让张袁去接你。”
  *
  飞机升上云层,窗外阳光直射,李清宴将遮光板拉下,问空姐要了张毯子给吴听盖上。
  空姐送完毯子也没走,极力控制住面部表情,将嘴角的弧度压在微笑范围,然而微颤的声音出卖了她的激动,“李老师,我是您的粉丝,能和您签名合影吗?”
  李清宴笑着点点头:“当然可以。”
  签名合照完,空姐小声道谢离开,旁边的乘客频频看过来,颇有几分蠢蠢欲动。
  李清宴拉下眼罩,戴上耳机,隔绝了外界的声音和视线,眼前一片黑暗却睡意全无,大脑在极度冷静和极度混乱间反复横跳,试图厘清前天发生的一切。
  他十分清醒的记得闭上眼之前最后看到的一幕:震耳欲聋的雷声在空中砸响,巨石与泥水闻声滑落,身旁小女孩恐惧得嚎啕,他弯腰将女孩抱进怀里,安慰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黑暗和疼痛就席卷而来,孩子尖利颤抖的哭声犹在耳边,下一刻回过神来,却已经身处他曾在冰火岛置下的房产里。
  ——他坐在巨大的落地窗边,矮几上的手机开了免提,有些失真却依然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回荡,壁炉里噼啪碎响,屋子温暖干燥,皮肤表面依稀还留有雨水的潮湿,又似乎瞬间被暖气烘干,冷与暖迅速交替,界限难辨,一时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冬日余晖轻落雪原,连绵起伏的雪丘一望无际,与天空相连,交界处晕染一抹浅粉,海水倒映雪丘与天空,随光线渐暗,落入黑夜,直至天际最后一丝光亮消失,李清宴才骤然清醒,起身去探寻真假。
  两夜未眠,四十多个小时的清醒,他已经确定自己真的回到了三年前。
  这个时候,徐卓的势力还没有渗透到公司高层,依旧兢兢业业地伪装成好丈夫好女婿好父亲,看似对公司无欲无求,实则背地里已经多次挪用公司资金,并用其炒股赚了不下九位数,那些钱一部分流入一个空壳公司账户,另一部分则到了一个叫肖珊的女人手里,巧合的是,这个叫肖珊的女人就是那家空壳公司的法人,也是已经为徐卓生下一儿一女的情妇。
  李清宴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他得知爷爷骤然离世,赶回家后,看到的不是爷爷的灵堂,而是一个陌生女人和两个自称少爷小姐的年轻人对从小照顾他的伍婶颐指气使的画面,母亲不知所踪,他已经不愿叫父亲的那个男人却毫无反应,不但理所当然地介绍了他的情妇和私生子女,还露出了难得的笑脸,让他回片场好好演戏,并表示他会好好处理爷爷的后事和公司的事情。
  有翻滚的感觉从胃里往上涌,李清宴拉下眼罩,喝水压了下去,再戴上眼罩,尽量摒弃脑子里纷杂的回忆,试图让自己入睡。
  不知是长时间的疲惫让身体达到了临界点,还是飞机进入云层,细微的颠簸如同催人入睡的温床,李清宴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一睡就是八小时,飞机正要落地。
  吴听见他醒来,递了杯温牛奶给他:“第一次见你在飞机上睡这么久,饿了吧,我已经定好饭店了,就在机场附近,先喝口奶垫垫,等会儿过去吃点东西再送你回公寓。”
  过了刚睡醒的空茫,李清宴这才感到腹中饥饿,他摇摇头没接牛奶:“今天不回公寓了,等会儿有人接我,我直接回家。”
  “你家里的人?”吴听惊讶。
  “算是吧。”李清宴想了想:“等会儿我把我家地址发给你,年后有时间你来一趟。”
  “好,等会儿我送你上车。”
  吴听和李清宴合作这么多年,从没见过李清宴的家人,每次送他回去也都是回公寓,从未去过他家里,早就有所好奇,但不该问的事情他一概不会问,这也是当初他们签合约时的约定,现在李清宴愿意告诉他,他自然欣然答应。
  现在不到九点,又正值春运期间,机场十分热闹,李清宴这一次是私人行程,没有粉丝接机,但出来时依旧有不少路人认出他来,举起手机拍照录像。
  保镖迅速上前,吴听和张袁两人护在李清宴身边,人群渐渐骚动,不少注意到这边的路人也看了过来,一行人只能加快脚步。
  李清宴拉下口罩,对一直跟着拍摄的小姑娘笑了笑,温声提醒:“小心一些,别摔倒了。”
  小姑娘愣在原地,等李清宴走远才回过神来,捂脸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出了机场,吴听松了口气,打量李清宴身后两位保镖:“我没安排保镖接机,这两人你认识?”刚刚这两个保镖过来时,他见是陌生面孔本想拦住,后来依稀听到他们叫李清宴什么,李清宴也点头回应了,他才跟着走,现在回过神,又觉得奇怪。
  李清宴平时衣食住行包括照顾他的人,一般都能简就简,再加上他本身低调,私人行程不走贵宾通道也一般不会引起拥堵,叫保镖来接机不是他的性格。
  “家里派的人。”李清宴无意多解释,钻进车里道:“听哥,我先走了,你回去路上小心。”
  车门合上,两个保镖对吴听和张袁点点头,上了后面的车。
  两辆车先后驶离,吴听在原地站了差不多半分钟,皱起的眉心一点点松开,对助理张袁道:“走吧。”
 
第2章 重回娱乐圈第2天
  夜色之中,轿车沿着车道穿越修剪整齐草坪,在一栋英伦乔治式别墅前停下,门口的阶梯前早有人等待,不等车门打开,就提高嗓门朝屋子里喊:“囡囡回来了!”
  听到这熟悉的嗓门和称呼,李清宴堵满胸口的情绪瞬间被打散不少。
  “伍婶。”
  “快让我看看瘦了没有。”伍婶拉着李清宴的手臂上下打量,见他消瘦了些的脸,心疼极了:“啊呀,怎么瘦了这么多,必须叫侬雅缩好好给你补补。”
  李清宴揽住她的肩膀,声音有些轻:“坐了一天飞机,没吃东西,饿瘦了。”
  “啊呀,侬这小祖宗,怎么能一天不吃东西?”伍婶拉着李清宴往屋里走,“快快进去,饭已经做好了,马上就可以吃。”
  “爷爷呢?”
  “在里面看书。”伍婶凑到他耳边,捂着嘴笑:“装的嘞,一早就探头往外看,听见车声才拿的书。”
  画面跃然眼前,李清宴忍俊不禁,鼻尖又有些酸涩,笑意还未拉开,就见一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老人,拿着本书,边看着边慢悠悠向这边来。
  迎面遇见,像是才发现他们似的,不紧不慢地打了声招呼:“回来啦。”目光依旧落在手里的书页上,态度十分学术:“最近啊,我看了本书,讲冷僻古怪的科学知识,文字非常风趣,比如说这个——”
  老人声音戛然而止,愣在原地。
  “怎——怎么了?”用眼神询问伍婶。
  李清宴紧紧抱住老人,手臂难以克制地颤抖,过了将近半分钟,他才深深吸了口气,扬起笑来,松开老人:“忽然有点想您了。”
  “哦想我——”老人愣愣点了下头,忽然不知想到什么,茫然变成警惕:“突然说什么想我?是不是又想和我讨价还价?”
  李清宴一滞,鼻尖酸涩顿时消散,扶住老人手臂:“不是。”
  “不是就好。”老人半信半疑地看他一眼,抽出手,与他保持距离:“我还没老到要人扶。”
  老人健步如飞往,李清宴跟在身后,近乡情怯只剩哭笑不得,一进入客厅,就看到了前后下楼的父母。
  李子安看到李清宴,扶着栏杆,笑着叫他:“请请。”
  李清宴脚步一顿,母亲与她身后的男人一同进入视线,胸口的翻滚往喉间涌,他神色如常,快步上前,轻轻抱了抱台阶上的女人:“妈,我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李子安拍拍李清宴的背:“菜都在厨房热着,赶紧去洗洗手吃饭。”
  伍婶啊呀一声:“对对对,我都忘了。”连忙去张罗着端菜。
  饭桌上,伍婶一边盛汤一遍絮叨,“先喝口汤润润嗓子,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海胆饺子,酱也是你喜欢的辣酱,还有……”
  徐卓打断她:“伍姐,你也自己吃吧,他都这么大了,别像惯孩子似的惯他,盛汤夹菜他自己有手,都能自己做。”
  伍婶一顿,端着汤的手停在半空,有些不知所措。
  李清宴接过她手里的汤,“谢谢伍婶。”说着喝了一口,怀念许久的味道滑入喉间,忍不住多喝了几口,最后干脆一口气喝完:“我还想喝一碗。”
  “喝这么快小心呛着了。”伍婶见他这样,瞬间忘了刚刚徐卓说的话,接过碗一边盛汤一边忍不住心疼:“慢慢喝,还有还有,都是你的。”
  李清宴笑了笑,三两口又喝完一碗汤。
  这下子,不只是伍婶,李子安和李老先生也坐不住了,从小吃饭,李清宴都是慢条斯理的,胃口也不大,哪有吃这样又快又多的时候。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