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兰陵笑笑梦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作者:兰陵笑笑梦
 
文案:
    倪筝的职业是个直男漫画家。
    奈何热血漫成绩扑街,生活不易,被迫卖艺,硬生生走上了画耽美漫的路子。
    市场上什么题材火,他就跟风蹭热度,莫得感情地恰烂钱,不过烂钱恰多了是要出事的。
    倪筝:……!他居然被自己画出来的纸片人壁咚了!
    #放过我,我现在回去给你画个甜甜的番外来得及吗#
    1v1,容颜清美.漫画家受x占有欲成熟小狼狗攻
    【选秀男团里的万人迷导师】
    急急急!他穿成了选秀节目男导师,因为妒贤嫉能,把注定要C位出道的主角发配到F班,如何自救?
    新闻:惊!到底是宝藏的挖掘还是手段的绝伦,导师人气吊打小鲜肉学员?
    热搜#啦啦啦你一票我一票,倪筝老师送出道#
    【难以驯服的遗产之真假少爷都爱我】
    上辈子他掏心掏肺,却被两只小白眼狼联手送进了养老院。这一世他心性凉薄、惯会微笑做戏,两只心狠手辣的狼崽子反倒在他面前收起了利爪。
    他们:你养我小,我养你老。
    拿着一张五百万支票,主角呜呼:你们还是滚回豪门吧,我只要钱。
    【论假二胎如何自救】
    他成了影帝家备受宠爱的二胎弟弟,上节目人设崩塌,莫名成为全网黑,塑料兄弟情岌岌可危。
    废柴主角连忙抓紧影帝大腿:哥哥请再爱我一次!
    之前的粉丝:垃圾弟弟,快从我家哥哥身边死开!
    后来的粉丝:呜呼,这是什么感天动地兄弟情!爱了爱了!
    【剩下世界待定,不一定按顺序】2020.5.12已截图
 
    内容标签:娱乐圈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被画出的纸片人壁咚了
    立意:你脑内的恣意狂想,漫画里皆可实现
 
第1章 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
  明媚阳光照进房间,屋内陈设分外干净,几张空白稿纸整整齐齐放在桌上,满满当当的笔筒竖立,周遭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工具:锋利的美工刀、刻度清晰的尺子、笔尖削得分明的铅笔、弹性柔软的美术橡皮和若干色彩不同的画笔。
  稿纸最前端的钢笔已然用旧,漆身晕开黑色墨痕,一瞧便知晓颇有年代感。此刻正捏在一只肤色白皙的手中,被人温柔摩挲。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电脑屏幕下方的消息时不时跳出来,滴滴作响。
  倪筝转着笔,一边漂亮的脸蛋朝窗外神思飞扬,一边懒洋洋地翘着腿,白玉般的脚上挂着一双夹趾拖鞋,正在椅子下晃悠着,没有半分人前的优雅端庄。
  不过他也习惯了,作为一名生性散漫的全职画家,他一个大老爷们没在刚上任的小助理面前抠脚,已经是他为了维持偶像光环做出的最大妥协了。
  小助理年纪轻轻,今年才刚毕业,正拎着一袋子零食饮料,从旁提醒道:“老师,您已经发呆一整天了,今天还画吗?”
  她的口气分外小心翼翼,顺着倪筝的目光看向窗外,除了蔚蓝色的天和几朵软绵绵的云,她不认为景色有什么稀奇,老师为何满脸生无可恋?
  “顺便,敏哥喊您回消息。”她看了一下手机。
  敏哥是倪筝的责编,他发消息,无外乎催稿、催稿还是催稿,倪筝这里不回消息,他就往助理这里发,把倪筝所有助手都骚扰了一遍才肯收手。
  小助理虽然才到倪筝身边工作几天,但她凭直觉,今天老师的稿子多半赶不完了。
  倪筝幽幽地叹了口气,拿起被他冷落了两三天的手机,果不其然,上面一堆消息都在催他交稿。
  “在吗?”
  “不要不回答,倪筝你别装死,我知道你在家!”
  “距离你上次交稿,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下期杂志要开天窗了,网站那里你也没画,你再不回消息,我就要报警了,说你失踪人口![刀][刀][刀]”
  后面还有一大堆威胁的话,倪筝懒得翻了,直接打字回道:“最近没灵感,你帮我挂上假条,说我身体不适画不了,请假一期吧。”
  敏哥大怒,手速飞快:“你又身体不适,你这个‘体弱多病大美人’人设倒是经营得好,你不知道每次看到你的假条,有多少马甲在微博开喷,骂我苛待手下宝贝摇钱树,让人家好端端的生病了,明明那人活蹦乱跳,气色绝佳,一点生病的影子都没有,你说我冤不冤啊?你自己拍拍胸口,看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倪筝冷酷地回道:“不会。”
  敏哥继续狂怒:“我不管,反正这一期不准请假!你今天画多少了,有多少交多少过来!”
  倪筝:“……”他能说自己看了一天的云,然后半个木头人都没画吗?
  知他者莫若责编,敏哥警惕道:“别告诉我,你半张稿子都没有?”
  倪筝很不害臊地发了句“嗯”。
  敏哥哀嚎:“我怎么摊上你们这些老是拖稿的家伙。”拖稿也就算了,问题是连稿子都不交,请假理由一个个五花八门,自然意外的有台风来了房子被吹没了、宿舍着火了不凑巧稿纸正好烧没了,人为因素的有要去参加高考没时间,怀着宝宝好艰难不能画画,打篮球手骨折了,为了继承家产回家宅斗去了,外出旅游取材,打麻将没空等等,还有什么我生理期来了,尼玛要不是他知道屏幕那头是个孩子都有的大叔,他差点就信了。
  最奇葩的理由当然还是“一不小心穿进自己的漫画里了”。
  这个作者画的是男性向后宫漫,也不知道他穿的是左拥右抱的龙傲天,还是被龙傲天左拥右抱的妹纸。
  季敏只能怜悯地祝他一路走好,别和诚哥一个下场。
  几年前他刚入职时,还抱有一腔热血,遇到每一个有潜力的新人作者就不遗余力的培养。现在时光逝去,他老了五岁,胖了十斤,只剩下跟这些摇钱树们斗智斗勇的无情了。
  发过火后,季敏就冷静了,他大手一挥,下最后通牒:“今天是你最后一天快活日子了,你好好享受,明天我亲自去你家逮着你画,下一期不画出来不准吃饭上厕所!”
  倪筝:“……”
  季敏这男人真是一如既往的丑恶。他百无聊赖地瘫在椅子上,一上一下抛着橡皮玩,对着面前的空白稿纸沙沙沙画了起来,简单的雏形跃然纸上,人物肢体表情逐渐丰满,互动对话也万分甜蜜,就是缺乏了灵魂。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倪筝自己也意识到了,他可能到瓶颈期了。
  不是江郎才尽,是真的暂时画不出了,毕竟他前期的所有名气都来自于蹭市场热度的作品,一旦市场变得风云暗涌,人就容易迷失自己。
  他现在就站在这个卷着漩涡的交叉口,万分迷茫,是否要转型的选择摆在他面前。他对自己曾经的作品感官复杂,画是画不下去,贸贸然转型又有风险。转型不是一朝一夕且一蹴而就的事,成功了他能堪堪站稳脚跟,但失败了就万劫不复,一路跟随他走来的粉丝可能还会失望。
  他需要一段时间沉淀。
  倪筝胡思乱想地抛橡皮,心中有想跑路的念头,理由就干脆用“一不小心穿越了”来应付一下敏哥好了。就在这时,抛到半空的橡皮突然掉在了地上——
  视野陷入了一片黑暗。倪筝目瞪口呆,直起了身。
  2020年6月15日夜晚七点,群星闪烁,天边恰好有一颗流星划过。无论身处城市还是深山,见到的人都情不自禁欢呼了一声,虔诚地将双手合十,高高兴兴许下心愿。
  这里没有光,没有电,没有声音,就像一间完全封闭的小黑屋,连一扇能打开的窗户都没有,视野里所能囊括的色彩唯有黑白两种。明明倪筝该惶恐该困惑,但在这片单调的虚无中,他却倍感亲切,仿佛面对的只是一张粗糙的涂黑画稿,正亟待他手持一根画笔到来,将其改变。
  尽头有一个书柜,上面放着几本漫画单行本,封皮很涩情:一个柔弱少年衣衫不整,从背后抱着一个高大俊美的成年人,那脸色极为苍白,痛苦地皱着眉,嘴巴微张,似乎在说,对不起,不要走。
  这......像极了他卧室床底下的那一批不健康小漫画,接下来如果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倪筝都不奇怪。
  没有作者名,出于某种职业病,倪筝挑剔地取下来翻开,他在业内颇有名气,他打算先用“批判”的眼光审查一下,看看这是哪个同行的手笔。披马甲是没用的,画风越是特立独行的人,换马甲画这种小黄漫还是会被人揪出来。
  结果越看越心惊,这是一部集都市爱情、虐身虐心、互相救赎、伪血缘于一体的伪兄弟骨科漫,名字虽然叫《哥哥请再爱我一次》,画风却该死的眼熟。
  主角段霜是一位功成名就的年轻影帝,相貌俊美脾气温柔哪哪都好,唯独一点美中不足——他有个喜欢攀附他,宛若吸血鬼投胎一般的弟弟,名叫林筝,从母姓。
  这个弟弟长得极好,仗着自己是家中备受宠爱的二胎,头顶有一个大牌哥哥,便在娱乐圈内为所欲为拼命作妖,肆意点评圈内绯闻,拍照和老戏骨抢c位,还企图潜规则哥哥旗下的女星,惹出了不少祸事,甚至还得罪了国际名导,让影帝哥哥本该耀眼百倍的星途间接腰斩。
  就在哥哥身心疲惫的时候,公司里有一个小新人来到了他的身边。
  小新人有一颗善良温柔的心,还有跟影帝相似的家庭背景,他说:“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一直想要一个哥哥。如果他让你失望的话,你来做我哥哥吧。”
  两个经历相似的人就这样渐渐相互吸引,相互了解靠近,相互舔舐伤口。
  而不断作死的恶毒弟弟就是两人感情的催化剂,一罐哪里干涩不通哪里滴两下的润滑油,也是假二胎身份暴露后,影帝和家里决裂的□□。在被哥哥彻底放弃后,一直利用哥哥、榨干哥哥价值的弟弟终于意识到了哥哥的重要性,发现他其实是深爱着哥哥。可这时木已成舟,在户口本上他跟人家再没关系。
  反倒是哥哥和那个小新人越走越近,他心生嫉妒,怒火攻心之下发现自己居然流鼻血了,头晕眼花血流不止,送往医院后才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他的血型还极其特殊,找不到适合的骨髓进行配型。
  这相当于直接被判了死刑。
  封面上的一幕,就是弟弟生重病住院后,躺在病房内,不惜践踏自己的自尊,献身挽留哥哥的一幕。这场勾引最后自然没成功,倪筝直接跳到结局,恶毒弟弟被炮灰,而摆脱了家庭束缚的影帝在事业上越走越远,直至巅峰。
  灯火辉煌的国际颁奖礼上,他笑着亲吻话筒,深情地说生命中要感谢一个人,那个人温暖了他的生命,治愈了他的人生。灯光正好投射到另一人身上,全场都是尖叫和鼓掌。弟弟在电视机前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脸庞惨如白纸,毫无血色。长时间的化疗,不仅让他失去了所有头发,也让他变得丑陋,那曾经被粉丝称为被上帝吻过的天使脸蛋,在死亡阴影的覆盖下,也渐渐失去了所有神采。
  他竟连最后一个可能挽留哥哥的优势都没了。这本名叫《哥哥请再爱我一次》的同人漫画完全颠覆了倪筝的原作。
  是的原作,倪筝的原作也是围绕着伪兄弟骨科展开的一系列故事,但原作中这个叫林筝的假二胎弟弟并没有那么胡搅蛮缠,也没有强行参与别人的爱情。这本同人画得跟真的一样,少年那活灵活现的恶毒感扑面而来,虽罪有应得,可又下场极惨。
  这私自改编经过他同意了吗?
  倪筝骂骂咧咧地翻到漫画背面,发现了一句高亮的话——“因为作者原作烂尾,世界法则崩溃衍生出新文本,请阅览者认准跟自己同名人的戏份,现在准备穿越倒计时,3,2,1……”
  倪筝:“……???”
  与此同时,脾气暴躁的责编季敏,第二天大早杀到倪筝家里,却只见到一块掉在地上、毫无生气的橡皮、和一双没有了主人体温的夹趾拖鞋。
  经过仔细查探后,他发现阳台上的植物盆栽没有被浇过水的迹象。他忍不住分析,如果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潜逃,极珍爱绿植的屋主人临走前也会心生不忍,给这些小可怜浇上一次水。
  凭着经验,他再翻了翻抽屉,发现钱包没拿,手机也没拿,屋主人如原地蒸发似的……这一幕幕都像极了,他们杂志社最新连载的一部悬疑推理漫画《午夜惊魂!高人气漫画家居家离奇失踪事件》。
  “难道真穿了不成?”季敏喃喃自语,随即头疼地扶额,“不省心的家伙,逃跑就逃跑吧,还把现场伪装得跟真的似的……”
 
第2章 哥哥请再爱我一次2
  按照事先约好的时间,蒋宁开车来到指定地点接人。看到目标人物后,他神色微微一怔。
  那是一个脸蛋极为漂亮的少年,黑发柔顺地垂在脸颊两侧,身上穿着价值几万块的衣服,脚下是一双外国名牌运动鞋,容貌气质不比娱乐圈的明星差。许是因为天气热,少年手里握着一个甜筒,正有一口没一口地舔着,舌尖卷着那凉丝丝甜腻腻的味道。长睫微动,小小的动作,却很吸引人,他旁若无人地站在街边,已达到很多三流艺人都做不到的街拍水准,让路过的女孩忍不住要看他一眼,偶有窃窃私语。
  如果不是知道此人外表下,是彻头彻尾的魔童本质,蒋宁也会被这样的皮相迷惑。还好有甜筒能堵住那张嘴,不然这个小祖宗一张嘴,就容易怼天怼地怼太阳,招黑能力比谁都要一流。
  上次才说“我就算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会玩XXX这款垃圾游戏”,结果游戏公司直接找上门,请他当代言人。少年立马就改口了,一句话都没说,悄悄删掉了那条言论,还被网友扒出他在凌晨三点用小号发微博,表示“XXX真好玩”。如此前后不一自打脸的行为,被游戏粉和吃瓜粉疯狂嘲笑,在热搜足足挂了两天才下去。
  蒋宁嘲讽地扯了一下嘴角,驱车来到少年面前,按了几下车喇叭,吸引住少年的注意力后,才缓缓地落下车窗。
  “林筝,这里。”出于面子,他打了下招呼,同时不易察觉地做了个微表情,提醒少年注意言行。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