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鱼他超乖(玄幻灵异)——采采来了

   书名:小人鱼他超乖
  作者:采采来了
  文案——
  1
  刚成年且步入求偶期的小人鱼,最近陷入了一个麻烦。
  长辈让小人鱼去寻找配偶,不然就给他强制安排。
  小人鱼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
  只不过那个人,是他们家族的死对头,一个别人都害怕的大佬。
  小人鱼不敢跟家里说,他想要大佬。
  于是,某夜。
  小人鱼偷偷找到大佬,壮着胆子,仰着通红的小脸,克制又有礼貌的询问大佬:“请,请问您可以跟我睡一下吗?”
  2
  小人鱼是条特别有礼貌的小人鱼。
  被欺负到哭,次日醒来——
  他仰着被泪水和汗水打湿的奶乖小脸,湿漉漉的眸子还在看着大佬,软软道谢:“谢谢您,您辛苦了。”
  大佬:“……”又想欺负他了。
  ——
  大佬外表高冷禁欲,是个厉害人物。
  可这么厉害的大佬,却单身多年。
  他其实早就看上了小人鱼,只不过一直都没表现出来。
  一是小人鱼太小。
  二是小人鱼的家族跟他是对家,对家看他哪哪都不顺眼,自然不会容忍他下手。
  所以,大佬还以为自己这份暗恋估计还得憋心里,直到无疾而终。
  但万万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小人鱼竟然主动来找了他。
  双向暗恋成真。
  阅读指南:
  *攻28/受18,相差10岁。
  *双初恋
  *后期小人鱼会生蛋
  *有副cp,在番外写。到时候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订阅。
  *就是无脑小甜饼,不喜点X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校园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年 ┃ 配角:《龙崽他又在碰瓷》求收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想养一条乖巧的小人鱼吗
  立意:不管做人还是做鱼,都要积极乐观正能量!冲鸭!
  ===============
 
 
第1章 
  七月多雨,安园其中一栋别墅内,一声训斥几乎要盖过窗外的雷雨声。
  “胡闹!”
  站在客厅沙发前的老爷子,翘着发白的胡子,狠狠的用拐杖敲着地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说想去学校?!”
  老爷子身旁,有美艳的妇人小心翼翼劝着他:“爸,您别动怒,年年他就是随口说的。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他请过假了。这段时间他都不去学校,等过了求偶期,再让他去。”
  听到这话,老爷子气这才顺了点儿,把目光投向沙发上的小孙子,提醒道:“听见了没?这段时间不许再去学校。”
  被训斥的当事人容年,抱着个小鱼干抱枕,垂着小脑袋,一声不吭。
  去不了学校,那就会耽误学习,耽误学习,就拿不到第一。
  回回都要考第一,且对第一有着特殊执念的容年,很不开心。
  老爷子见他不理自己,又重重咳了好几声,以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容年听到爷爷咳嗽,心里饶是再不开心,也只能抬起奶乖的小脸,委屈道:“我听见了,我以后都不去学校了。”
  老爷子看他那双乌黑的眸子湿漉漉的,眼眶还红了圈,顿时心头一软,险些没绷住脸上的凝重。
  “那,那什么。爷爷不是让你以后都不去学校,爷爷就是说,咱们这段时间不去了。”
  老爷子声音放缓了点儿,耐心给他解释道:“乖崽啊,咱们人鱼的求偶期,一旦到来,就必须找到配偶共同解决生理需求。”
  “一般来说,像你这样刚成年的崽崽,求偶期不会来这么快。可是,可是你这突然就来了,爷爷也没办法啊。”
  说话间,容年忽然皱起小眉头,就在老爷子以为他还想抗议时。
  下一秒,客厅里所有人都看见,容年那张小脸又通红起来,刚才还好好的腿,也瞬间变回了条湛蓝色的鱼尾巴。
  湛蓝的尾巴,还闪着细碎的光,漂亮的不可思议。
  容年迎着所有人懵逼的目光,抱起发热的尾巴,拖着小哭腔,软软道:“爷爷,我难受。”
  老爷子哪撑得住心尖小孙子的哭声,忙扭头去吩咐杵在旁边的大孙子容迟:“你还傻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年年在难受!”
  容迟是容家长孙,今年二十八,掌权着容家偌大产业,外人眼里最不可冒犯的大佬之一。
  之所以是其中之一,因为排到容迟前头的,还有一位大佬陆靳言,该大佬是出了名儿的活阎王,且还是容家的死对头,在容家向来是禁忌。
  此刻,被老爷子一催,容迟那张向来严肃的俊脸上,慌乱的一点都不大佬。
  他几步冲上前,将正抱着自个儿尾巴的弟弟打抱起来,不等人再吩咐,转身大步进了房。
  把房中大浴缸里的水都放满,容迟动作温柔的把弟弟放了进去。
  “年年,现在好点了吗?”他边问,边伸出手,碰了碰弟弟的尾巴。
  还是烫的吓人。
  容年趴在浴缸边上,湛蓝的尾巴,泡着冷水,却还是燥热的让他控制不住的想要哭。
  “哥哥,我的尾巴又热又疼。”
  容迟听得心里一紧,极力忍着心头由于无奈而产生的焦躁,温声对他说道:“年年,你现在需要一个配偶。”
  “配……配偶。”容年仰着红红的小脸,喃喃重复道。
  “对。”
  容迟点头,虽然心头万分不舍自家弟弟要被别的猪给拱了,但是事关弟弟的健康,他不能在这事上含糊。
  “哥哥知道,你还没谈过恋爱,也没男朋友,所以自己找配偶一时间不好找。”
  “咱们家今天已经商量过了,从明天起,就给你相亲,相亲对象都是知根知底的同族人,不是人类,你放心——”
  他话还没有说完,容年却猛地甩了下尾巴。
  “不,不要!”
  容年甩完了尾巴,哪怕泛着红,也依旧好看到让人惊艳的小脸上,露出气鼓鼓的表情:“我才不要相亲。”
  容迟眉头皱了皱:“不相亲怎么成?求偶期不可能硬抗过去。”
  见容年还是副生气的小模样,容迟放了缓声音:“年年听话,哥哥给你介绍的,都会是最好的人。”
  他嘴皮子都快磨破,可容年还是一副坚决不听的小模样。
  眼看着气氛越发僵持,而容迟也被急到脸都快变色。
  在一片压抑的安静中,容年瞅着哥哥的脸,终于小小声开了口:“哥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容迟摇头:“哥哥不生你的气,哥哥只是气自己。”
  “如果早知道你求偶期来这么早,我就该提前让你接触到人……”
  他把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听得容年小脸皱成一团,伸出手去抱他的胳膊。
  “哥哥不气。”容年蹭蹭他的胳膊,乖声道:“配偶的事,哥哥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接受好不好?”
  容迟闻言,叹了口气。
  “也行,那我再给你点时间缓冲。但年年,你要是撑不住了,必须第一时间告诉哥哥。”
  容年点点头。
  半晌,眼瞅着尾巴越来越烫,容年放开了容迟的胳膊,瞪着湿漉漉的圆眼睛,央求道:“哥哥,可不可以把我的手机拿给我?”
  容迟一愣。
  很快,他把手机拿来,一边递过来,一边问道:“你要手机干什么?”
  容年攥着手机,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再次开口:“哥哥,我想一个人泡水,泡完了就自己睡觉觉,你回去好不好?”
  容迟:“……”
  容迟冷不丁被弟弟软声下了逐客令,脑海里顿时就刷起了“糟,我弟弟是不是不爱我了?!不然为什么会赶我走”的弹幕。
  容年瞅他一眼,就知道他在脑补什么,于是,乖巧补道:“我真的只是要一个人泡水睡觉,没有不爱哥哥。”
  “行吧。”容迟抬手捏捏他的脸,软乎乎的,手感很好。他起身:“那我回房了,你要是想找我,就按房里的铃,我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嗯!”
  好不容易打发走哥哥,容年松了口气。
  然后,他打开手机,熟练的在相册里找到了偷偷保存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西装,面容俊美的男人。
  男人眯着双冷眸,身子微侧,像在看着什么。
  这张照片,是容年悄悄拍的。他珍藏了许久,在这种难熬的时候,他只想看着对方……
  哪怕,只是张照片。
  鱼尾巴躁动的发烫,容年被憋到实在忍不住,伸出手,去攥住了尾巴处突起的鳞片。
  他想象着照片里那个男人的样子,在模糊的意识中,不知是幻想,还是回忆——
  那男人冷清的目光,终于落到了他身上,薄而好看的唇里,吐出俩个字:“年年。”
  容年的鳞片骤然颤的厉害。
  几秒钟后。
  容年的燥热稍褪,他软软的趴下来,把小脸贴在屏幕里男人的照片上,很轻的说了声。
  “陆靳言,我要去找你了哦。”
  他的求偶期,不想要任何人。
  他只想要陆靳言。
  作者有话要说:
  强调一下,不喜点X,请勿留下任何恶言恶语,否则一律反弹。
  ——
  年年红着小脸:“我,我才不是几秒钟!”
  _(:з」∠)_
  年年属性:乖巧,礼貌,团宠。
  排雷:不是强攻强受,不是强攻强受!受不强!
  就是只可爱的小人鱼,主动出击暗恋的大佬,然后he的无脑放松小甜饼。
 
 
第2章 
  容年一个人在房间对着手机干着小坏事的时候,容迟正在楼下,被老爷子还有母亲都围着问来问去。
  “乖崽他上楼又哭了没有啊?”老爷子拄着拐杖,忧心忡忡:“不行,我还是得去看看。”
  “爷爷,您别着急。”容迟眼疾手快的拦住他:“年年他说想一个人泡水,您这会儿还是别上去吧。”
  老爷子闻言,重重叹了口气。
  “那行吧。容迟,把你今儿选的那些相亲对象的资料,都拿来,咱们大家一块儿看看。”
  容迟点头。
  几人围在一块儿,挑着给容年的待选相亲对象,整整挑了大半夜。
  次日。
  容年醒来的时候,还半睁着眼睛,就下意识的就搂住了床上的小鱼干枕头,蹭了蹭小脸,这才慢慢清醒。
  他慢吞吞的坐起来,没有急着起床,而是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按照昨夜里想的计划,先给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居子逸拨打了个电话。
  “居居,你待会儿可不可以来我家里,把我接出去?就说让我在你家里玩儿。”容年刚睡醒,小嗓音软软的,听着就乖。
  居子逸也还睡的迷糊着,听到他提要求,问都没多问,就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
  容年松了口气,他今天要出门的话,爷爷他们肯定不放心。
  而有居子逸这么个经常来他们家玩儿的人,把他带回自己房子里,房里还没什么外人,爷爷他们也能放心些。
  只要能出门……
  容年攥紧小拳头,把今日份目标在心里又坚定了几分。
  将用完的手机丢到床头,容年一低头,瞅着还没收回去的鱼尾巴,小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努力好半天,才勉强把不听话的尾巴给收回,重新变出两条白皙笔直的腿来。
  光着腿,容年从床上爬下来,洗漱完了后直奔衣柜,认真选起衣服来。
  待会他的路线,可不是要跟居居玩儿。而是要去找陆靳言!
  这次的见面很重要,容年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穿着最好看的衣服,让陆靳言看到他,就没办法拒绝他。
  准备好了后,容年去楼下跟爷爷还有妈妈一块儿吃早餐。
  至于哥哥,他很忙,这个时候估计早就在公司了。
  “乖崽。”
  居子逸还没来,容年抱着小鱼干抱枕在沙发上等着,而老爷子则是坐到他身旁,关切叫了他一声。
  容年听到声音,偏过头看向爷爷:“爷爷,怎么啦?”
  老爷子笑眯眯的,给他递来了张票。“你看,这个是什么?”
  容年小脸上满是疑惑,伸手将票接了过去。
  等看清票上的字,他呆了几秒,随后,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小嗓音里都透着惊喜
  “是沃克教授的物理讲座!”
  身为全国知名的学府A大化学院学生,容年除了主修的化学外,最喜欢的就是物理。
  为此,他还直接辅修了物理院的课,平时跟着物理院的教授,没少做功课。
  而老爷子递来的那张讲座的票,正是物理界里刚拿了诺奖的一位老教授开的。
  容年先前就听说过,并且很想要,可这票难求,他没麻烦家里。
  “谢谢爷爷。”容年爱不释手的看着票,也没忘了朝爷爷道谢。
  老爷子见他高兴,眼里满是笑。
  居子逸睡到了快中午,才终于想起来接人。他来到容家后,再三跟容家的人保证:“年年就跟我在家里打游戏,我不会让他出去的。”
  以及:“我家里也没有外人,你们放心好了。”
  在种种保证下,容年可算出了门。
  出门时,还把小鱼干枕头给装进了包里,背了出去。
  “年年,你出来拿个枕头干什么啊?”居子逸拉开新买的那辆骚包橙黄色跑车的车门,坐到驾驶座上后,还在懵逼的问他。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