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alpha元帅最宠的小白兔(近代现代)——没有良心

   书名:成为alpha元帅最宠的小白兔
  作者:没有良心
  文案:
  因为和帝国元帅沈成风信息素匹配度达到100%,家人逼着言听雪和沈成风相亲,还叫他一定要拿下沈成风。
  不愿意被当成工具的言听雪断然拒绝。
  他只想和自己在游戏里收养的狼相依为命。
  要什么alpha,又高大又帅气会打架会送礼物,最重要还毛茸茸的大灰狼不香吗?
  自从养了大灰狼,言听雪发现,他的现实生活和游戏联动了。
  大灰狼在游戏里送他礼物,现实里也会出现同样的礼物。
  大灰狼把他叼到豪华的大房间里,第二天醒来他就睡在别墅大床上。
  继兄、继母、实验室的同学来找茬,大灰狼上去就是一口,把他们打得再也不敢找麻烦。
  言听雪的生活过得顺风顺水。
  然后他发现——
  沈成风就是他在游戏里养的那只狼。
  因为游戏bug,他在沈成风视角里就是一只兔子。
  沈成风把它当成宝贝宠物养着,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什么给什么。
  言听雪怀着忐忑的心情在沈成风面前装着小白兔,直到掉马。
  言听雪:其实我不是兔子,对不起我骗了你。
  沈成风:这不是……更好了吗?
 
  【阅读指南】
  1.沈成风x言听雪。总而言之就是因为游戏故障,两个人互相看对方都是动物,互相以为自己是主人。
  2.会出现讨人厌的亲戚等恶毒系配角,但是有攻在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听雪,沈成风 ┃ 配角:预收→《逃生Boss今天复婚成功了吗》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大灰狼&小白兔
  立意:夫夫间的互相扶持。
  ==============
 
 
第1章 
  “听雪,今天回家这么早?”
  戚昀从数据报告里抬起头,稀奇地问。
  言听雪把桌子上的东西整理好:“我妈说,有事找我。”
  “你后妈?”戚昀皱眉,“她不是叫你出来住吗?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叫你回去干什么?”
  “不知道。”
  言听雪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眼下投下一抹青黑色的阴影。
  他皮肤很白,五官秀气,这样垂眸的时候,总给人淡淡的忧郁感。
  他把自己负责的资料堆好,又去帮戚昀。
  “没事,我等会自己整理。”戚昀露齿一笑,神秘兮兮地拿出一个盒子,“对了,我上次和你说,陆司南他们的新游戏做好了,我给你弄了个内测号,你要不要?”
  言听雪想起,他几个月前说过,自己想养宠物,只是实验室太忙,他没时间照顾,才没养。
  “虚拟宠物,不用你陪,也不会饿死,还不会在家里捣乱,最适合你了。”
  只是听他介绍,就不由自主地开始雀跃。
  “谢谢。”言听雪接过盒子,扬起浅浅的笑容。
  “不用,陆司南他们正需要用户反馈呢。不过可能需要你写两句评论。不用很多,随便几个字就行。”戚昀摆摆手,“里面有说明书,我就不多说了。啊,如果出了问题,也可以和我说,我直接找陆司南。”
  言听雪点点头,抱着盒子走出实验室。
  他叫的车应该到了。
  司机是个年轻的男性beta,看到他抱的盒子,立刻来劲了:“这是日光工作室新出的游戏吧?内测号特别少,我们几十个人开着连点器一起抢都没抢到。”
  语气里满是羡慕。
  言听雪点点头:“朋友送的。”
  “你朋友可真义气,”司机咋舌,“我要是也有这种朋友就好了。”
  言听雪笑了一下,不再作声。
  言听雪家在城市的另一端。
  他的父亲是个很普通的alpha,开着自己的小公司,衣食无忧,但算不上大富大贵。母亲是个作家,性格安静且孤僻,大多数时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上初中的时候,他的亲生母亲去世,父亲不久就找了另一个omega重组家庭。
  一般来说,一个alpha一生只有一个omega,但是当ao其中一方死亡的时候,标记会自动解除,活下来的一方,可以继续寻找自己的伴侣。
  当然,他们所能选择的,往往也是丧偶的alpha或者omega,相当于找个一起生活的伴儿。
  新的母亲带了自己和前夫的omega儿子,不久又怀上了新弟弟,五个人住在一个家里,就显得有点挤了。
  新弟弟是个alpha,常年板着个脸的言父终于有了笑容,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早早地就改造房子,给他划了一大片专属活动室。
  言听雪的书房也被纳入规划领地。他索性开始住校,现在直接在外面租了房子,每年也就父亲生日,或者过年的时候,回家看看。
  言听雪和这位继母并不熟悉,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热情地叫他回家,还亲昵地喊他“儿子”。
  这个称呼令他浑身不适。
  车停在家门口,言听雪抱着盒子下车,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院子里和狗玩。小男孩把飞盘甩出去,巨大的德国黑背就向盘子飞奔而去。
  言听雪下车的时候,飞盘正好向他袭来。他堪堪躲过,大狗却直冲他而来,一把将他扑倒,撕咬他的衣服。
  腥臭的口水味扑面而来。言听雪推也不是,跑也不是,只能僵在原地,盒子掉在一边。
  小男孩在一旁哈哈大笑:“赫尔曼,你别吓唬他了,就他那胆子,还没兔子大。”
  德牧张开大口,邀功般地仰天叫了几声。
  粘稠的口水滴滴答答地掉到言听雪脸上。
  言听雪擦擦脸上的液体,说:“你把他牵走。”
  “你自己起来呗。”小男孩懒洋洋地说,“他不咬人,你别怕他。”
  言听雪看看德牧那张和自己脸差不多大的嘴,没动。
  “看把你吓的,赫尔曼又不是外面的野狗。”小男孩撇撇嘴,走过来揪起德牧的后颈,训斥道,“过来。”
  压在胸口的重物终于消失了,狗爪子留下一个泥印。
  言听雪拎着衬衣下摆抖了抖。
  他胸口一滩狗的口水,扣子也掉了一颗,衬衣的边还有点开线。
  需要换件新的了。不知道他以前的衣服还在不在。
  “诶,这是什么?”小男孩把狗召到身边,忽然双眼放光,指着地上的盒子大叫,“是日光的新游戏?《爱宠》?”
  “嗯。”言听雪起身,捡起盒子。
  手还没碰到盒子,小男孩已经把盒子抱起来了。
  “送给我的吗?哥,你真好~”
  他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叫哥哥。
  言听雪手扑了个空,伸长一点:“不是,是我的。”
  “你要这个干什么?”小男孩后退一步,明显不乐意,“你又不会玩游戏。”
  “给我。”
  “赫尔曼!”小男孩大叫一声,德牧立刻蹿到他面前,对着言听雪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言听雪的脚步顿住。
  小男孩得意地说:“哥,你说你那么忙,哪有时间玩游戏,不如给我玩吧。”
  “账号已经绑定了,你拿也没有用。”言听雪没有争抢,只是平静地说。
  小男孩脸色骤变,粗暴地拆开盒子:“骗人的吧,明明没开封。”
  “游戏公司有内测身份录入。”
  言听雪凭借着成年人的冷静,成功把小男孩唬住了。
  小男孩看他胸有成竹,哇地一声哭起来,把盒子摔到地上:“我的游戏!”
  他的哭声相当嘹亮,原本在屋内准备晚餐的女人赶出来:“锐锐,怎么了?”
  言锐扑到母亲怀里告状:“妈妈,他不给我玩游戏。”
  “那是我的。”言听雪捡起微缩游戏舱。
  继母心疼地摸摸儿子的头,脸上闪过一丝愠怒。
  言听雪做好听她数落自己的准备,径自向屋内走。
  但是继母脸色变了几遍,最后挽起慈爱的笑容,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雪雪,是不是锐锐抢你的游戏?我马上叫他给你道歉。”
  言听雪脚步一滞。
  这倒是有点奇怪。按照继母平常的性格,肯定是训斥他不知道让着弟弟,怎么今天变性了。
  言锐也傻眼了:“妈……”
  “你还玩什么游戏,作业做完了吗?”继母推推自己儿子,“快,和哥哥道歉。”
  “我凭什么和他道歉,他要这个东西又没用,为什么不给我,他就是小气。”
  “你别说话。”继母重重拍了他一下,马上又赔起笑脸,“不过,雪雪啊,锐锐挺喜欢这个游戏的,你要是有能力,能不能给他也买一个?”
  “这个买不到!要抢!”
  “就是给他弄一个。”继母说,“锐锐怎么说都是你弟弟,你既然自己能抢到,帮他抢一个也没问题吧?”
  “已经没有了。”言听雪直接打消她的念头。
  继母眉尾高高扬起,又强行把眉眼弯起来:“那就算了,那就算了。进去吃饭吧。”
  饭桌上摆着满满一桌菜,比过年还要丰盛,言听雪的爸爸和继兄都坐在桌边。
  父亲穿着正装,很正式的样子。
  继兄瞟了他一眼,酸溜溜地哼了一声。
  “听雪,回来了?快坐。”父亲招呼他。
  言听雪有些无所适从。
  他性格内向,不擅交际,即使和家人,关系也淡淡的。这还是父亲第一次这么热情地和他说话。
  “你妈知道你今天要回来,早早准备了一桌子菜,你快尝尝。”
  言听雪坐在桌前,说:“可是……”
  这些都不是他喜欢吃的菜啊。
  他随母亲,是甜口,这桌上摆的都是大鱼大肉,偏辣。
  “快吃吧。”继母慈祥地给他拣了一筷子红烧肉。
  言听雪在一家子人关怀的目光中咽下红烧肉,光嚼就嚼了几十口。
  “好吃吗?多吃点?”
  言听雪环视一周,把筷子搭下,对父亲说:“您有什么事,直说吧。”
  “你还是这么聪明。”父亲夸了一句,和继母对视一眼,拿出一张报告,“你看这个。”
  言听雪扫过报告上的字。
  是信息素匹配度报告,匹配度100%,一方是他,另一方是……
  沈成风。
  沈成风这个名字他听过,但是……
  “沈成风是……”
  “新元帅啊,你不会这都不关心吧?”继母激动得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盘子乱颤,“前段时间刚刚从S星凯旋,几百年难得一见的精神力体力双SSS的强大alpha。”
  言听雪放下报告:“我知道他。所以这个的意思是?”
  “他现在正在找人相亲,你有机会了。”继母眉飞色舞地说,“我打听过,你是目前和他信息素匹配度最高的人,有戏。”
  “您是说,要我和他相亲吗?”
  “对啊!”继母笑得嘴都合不拢,“雪雪,你这次可是给我们家争光了。好好准备准备,这周日就和元帅见面。”
  “我没报过名。”
  “对呀,我们帮你报的名,没想到真选上了。怎么样,乐傻了?”
  先不说堂堂帝国元帅居然要相亲找伴侣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光是擅自提交他的信息素给检测中心这件事,就已经给他足够理由拒绝。
  “我不想去。”言听雪把报告折成小块,扔在桌上,起身离开,“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你站住!”继母懵了一下,“你去哪?”
  言听雪把被言锐偷偷拿走的盒子抢回来:“回家。”
  “这就是你家!”
  言听雪回头看了一眼,毫不留恋地向门口走去。
  “人家是看不上沈元帅,”继兄在旁边说风凉话,“我们雪雪可是科研界的未来新星,怎么能和天天打打杀杀的刽子手在一起。”
  继母厉声道:“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沈成风!你想嫁给他还不一定有机会呢,有什么好挑的?”
  “实验室有点事,导师叫我马上回去。”言听雪加快脚步。
  “回都回来了,你走什么走?”父亲也放下筷子,沉着脸说,“就这么不愿意和我们吃饭?赫尔曼!”
  德牧坐在门口,虎视眈眈。
  言听雪只能坐回来。
  继母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妈知道,你刚听到这个消息,不能接受,但千万别放弃这个机会。那可是沈成风啊,你嫁给他,我们就一辈子什么都不愁了。你哥最近的工作不太顺利,你弟又要上初中了,学校那边说不太稳。还有你爸,你爸养你这么多年,你不该孝敬孝敬他吗?雪雪,你别这么固执……”
  言听雪草草吃了几口,放下筷子:“今天太累了,我想早点睡觉。”
  继母正在唠叨嫁给沈成风有多么多么好,闻言卡了个壳:“这么早?”
  “嗯。”言听雪转身上楼。
  “你周六晚上记得回来,我和你哥给你参谋参谋。把这衣服也换了,别总穿得这么素。”
  言听雪的脚步声盖过她的声音。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