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金丝雀飞走了(近代现代)——江色暮

   书名:我养的金丝雀飞走了
  作者:江色暮
  文案一:
  朋友问:“关诚,你那个小情人呢?”
  关诚握着台球杆,聚精会神瞄准主球,随口回答:“喂不熟的白眼狼,不要了。”
  文案二:
  人人都说商羽幸运。他出道后的第一场酒局,就能遇见关总,得关总青眼。
  关总赏识他、关照他,让商羽一路青云直上,年纪轻轻,火遍大江南北。
  只有关总自己知道,商羽并不想要这份赏识关照。
 
  CP:商羽x关诚
  (前·作天作地/后·跪着追妻/明星攻x前·温柔包容/后·郎心似铁/总裁受)
 
  高亮:
  1.前期感情上渣贱,后期追妻火葬场。
  2.一个“我爱你时你不爱我,我抽身离去你追悔莫及”的俗套狗血文。HE,不换攻。
  3.有工具人白月光角色,但主角爱情意味上只有彼此,和白月光没有实质性感情牵扯。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诚,商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明星攻&总裁受,追妻火葬场。
  立意: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
 
 
第一章 失约
  这日周家摆宴,帖子上写了颇多条条道道,关诚皆没有细看。
  他家父母在世时与周家长辈交好,后来关诚能顺利掌控公司,也有周家长辈看在昔日情分上愿意帮衬的缘故。两边原是很亲近的关系,与一般酒肉交情不同,不用讲究这些。
  待酒过三巡,周老夫人在人群中看过一眼,侧头对关诚说:“小诚,齐钰又没影了,你去找他。”
  关诚从善如流。
  他离开喧闹宴场,在周家老宅里转了一圈。小时候来这儿玩,四处都是古旧老重的红木家具,很有气派。可这两年,倒是有几间屋子换了新装修。
  关诚推开其中一间。
  这里被周齐钰装修成游戏室,酒柜飞镖台球桌,和电脑电玩游戏机摆在一起,乍看上去,有种时空错乱感。
  周齐钰正坐在沙发上,手上一台switch,不知在玩儿些什么。关诚见了,也不打扰,直接阖上门,走到台球桌前,自娱自乐。
  又过一些时候,周齐钰总算肯从游戏机上抬头。他看了在台球桌边摆架势的好友,顿时乐了。考虑一圈,抱着八卦心思,问:“关诚,你那个小——”
  关诚原先正拿着台球杆、瞄准主球。他不算真正爱好者,只是偶尔会拿台球放松,这会儿听了周齐钰的话,目光从主球上挪开,瞥向好友,目光里多了点警告意味。
  周齐钰一顿,啧啧称奇,话锋一转:“你们还在一块儿啊?好,你那个小男友怎么不来陪你。”
  他咽下的称呼不算好听,但“小男友”这三个字,放在关诚和那位商先生身上,就显得很恰当。
  毕竟关诚三十二岁的生日快要到了,而商先生比他小足足八岁,风华正茂。
  关诚这才挪回目光。
  周齐钰以为他不会回答,这让他八卦之心更浓:自己出国之前,圈里一众好友都在打赌,觉得关诚和商羽最多在一起数月便要分手。只有周齐钰豪气地下注,押了一艘游艇,给好友撑场子,说:“三年,关诚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
  到现在,他在国外苦哈哈地跑了一年多,每天在非洲的工地上蹲点,整个人都黑了五六个度,连游戏设备都要更新换代,再回海城,自然想到过去那个赌约。
  满打满算,从两年前商羽出道至今,已有七百多个日夜。
  周齐钰十分关心自己那艘游艇还能不能拿住。
  不过认真说来,要说他对关诚这段老房子着火一样的感情有多看好,也不至于。
  与其他人认为关诚很快会厌弃商羽不同,周齐钰知道好友态度。可从另一个角度看,商羽年轻、英俊,从大热的全民选秀节目出道至今,已经硬生生被关诚捧成新一代乐坛天王。
  一般的故事走到这里,就该到金丝雀翅膀硬了、想要脱离牢笼的时候。
  当初签下他,世荣娱乐给出的经济约条件相当宽松。两年过去,商羽有名有望,无论作品地位还是粉丝底气一样不缺。又因合同条款的缘故,哪怕打解约官司,也不必付多少违约金。
  不过这话不好拿到台面上说。
  “哒”一声,球杆撞在主球上。
  主球在台球桌上快速移动,五颜六色的台球散开、落袋。
  关诚这才站直身子,难得笑了下,说:“他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过最近两天的通告就在海城。待会儿我提前走,你给阿姨说一下。”
  周齐钰“咦”了声,上下打量关诚。
  关诚把台球杆随意地放在桌上,看一眼腕上手表,说:“差不多了,好,再见。”
  显得十分潇洒。
  周齐钰终于后知后觉:原来关诚来找自己,并非是要把他抓回宴会场地,而是替自己找一个偷溜的借口。
  周齐钰顿时瞪眼,放下switch,“等等!你怎么这么——”
  关诚好整以暇,“这么?”
  周齐钰想了半天,还是叹口气。
  他严肃起来,说:“你真那么喜欢他啊?”
  关诚好笑,“嗯?你还有这个疑问啊。”
  周齐钰说:“那他呢?我是说,他那种工作性质,不好公开吧?”
  关诚还是笑,“也不必一定公开,小羽很喜欢这份工作,维持现状就好。”
  周齐钰叹道:“也是。”想一想,跟着笑了,“哎,有时候还挺羡慕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关诚看起来不太赞同周齐钰这话。但周齐钰也只能讲到这里,毕竟他言下之意,是:不像我,都已经而立之年了,还有父母管束。
  若非这样,他何必连做点感兴趣的领域的投资,都要打一个“和关诚合伙”的名头。
  可这不是可以“羡慕”的事情。关诚“无拘无束”的代价,是多年前一场车祸,以及往后经年的颓废,以及花了整整四年时间夺回世荣集团的艰辛困苦。
  关诚换一个话题,提到,不如过两日再见一次,他把周齐钰出国这一年多的“合伙投资”状况给他梳理一遍,周齐钰欣然答应。
  关诚说:“林助会和你确认时间。”
  周齐钰:“好。哎,我说既然你真要和他定下来,起码得把人带过来一起吃顿饭。”
  关诚:“下次吧,他最近应该都没时间。”
  周齐钰耸耸肩,想到什么,促狭地朝好友挤眼睛:有时间和你同居,没时间出来吃饭?行啊你老关,原来这就是“从此君王不早朝”。
  他一个眼神里含义甚多,不过关诚没去在意。他理一理袖口,离开周齐钰这间游戏室,熟门熟路地绕到车库。
  早年世荣是做房地产起家,后来涉猎了酒店、商场等多个行业,近年来大肆向娱乐圈进军。又因和周齐钰的“合作”,也在互联网企业之中挂了个名头。
  商羽不是世荣娱乐旗下的第一个艺人,却是最特殊的一个,公司许多人都听过他“SSS级合约”的传说。
  司机冯懂已经等在车上,只等关诚到来。
  周家老宅原先是在郊外,但过往二十年,城市扩张,周边渐起高楼,唯有这一片区域不动如山,寸金寸土。
  关诚年幼时住的宅子其实就在旁边,不过眼下,他还是要回市中心商圈。
  他名下房产甚多,可只有一处,算是“家”。
  哪怕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很少回来。
  关诚从周家老宅离开的时候,是在下午四点出头。
  按理来说未到下班时间,可行在路上,前面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到底被塞在一众车流之中,看日影渐落。
  冯懂观察一会儿形势,说:“关总,要不然绕一绕,从上饶路走?”
  关诚无所谓道:“好。”
  因商羽晚上会过来,关诚提前和家中请的家政阿姨讲好晚上的菜色,都是商羽爱吃的口味。
  年轻人,喜爱浓油赤酱,和关诚平日更加清淡的饮食不同。
  往后商羽会留上三天,家政阿姨这三天不必来,只用事先买好菜,塞进冰箱。
  至于当下,关诚心态乐观:他回去之后,也只是去书房处理文件,不必到厨房掺和。这么说来,早一点、迟一点回去,都没什么区别。
  毕竟按照商羽发过来的行程表,他今天的节目录制要到六点才结束。
  还有的是空余耽搁。
  车子又开始启动了,到底到了下班高峰期。城内禁止鸣笛,可哪怕没有笛声,也能察觉到都市行人们心底的躁动。
  关诚心平气和,拿手机看了会儿邮件,慢慢批复。路灯亮起,霓虹光影染亮半边天色。这时候,车子终于驶入小区地库。
  小区是一层一户的设置,入户乘不同电梯。
  冯懂离开前,问:“关总,明天什么时候来接?”
  关诚笑骂道:“几点?还不是平常的时候,真把我当唐玄宗了啊。”
  冯懂也笑:“哪儿能啊!”
  待上了电梯,关诚对着其中镜面,打量自己。
  白日里,周齐钰说的那句话并没有错:八岁的年龄差距摆在那里,他虽然自诩不算“老”,但抵不过商羽真正年轻。
  不过看了片刻,关诚又释然。
  镜中的男人眉眼中带着一种锋利的俊美,是在商场中驰骋捶打出的气度。但若神色柔和下来,那点锋利消失了,变成一种混合着慵懒与风流的隽逸气质。
  时光并未在他身上刻下什么痕迹。
  他想:我和商羽站在一起,还是很般配的。
  这个念头,让关诚面上带一点笑,他开始觉得方才自己自寻烦恼。
  恰在此时,“叮”一声,电梯抵达“家”所在的楼层。关诚收敛神色,走出电梯。镜面映出男人的背影,高挑,挺拔,宽肩窄腰,双腿修长。
  屋内已有饭菜香。
  家政阿姨做好了菜,在桌上捂好,正忙忙碌碌地在厨房中收拾。见关诚回来,阿姨和他打招呼:“关先生回来啦!买好的菜都在冰箱,我看家里生抽、香油也快完了,所以自己加进单子里……”
  这样絮絮叨叨。
  关诚说了句“好”,家政阿姨又说,“米饭还要过二十分钟才好,我先走了,下周见。”
  这天是周四。等商羽离开海城,家政阿姨再来忙碌,的确是“下周”。
  关诚笑一下,仍然说“好”。
  他看时间,要到商羽结束通告录制的时候。不过商羽一贯不喜欢被关诚安排的车接送,更愿意搭公司为他配备的那一辆保姆车。关诚知道,这是源于商羽那一份谨慎。爱人喜欢自己的工作,不想有沾上不必要的传闻的风险。
  关诚愿意理解他。
  他想,这里与商羽拍节目的地方有半小时车程,算上夜间堵车,最多再加三十分钟。一小时,如今天热,捂好的饭菜并不会凉。这段时间,他可以继续处理工作。
  至于一小时之后,红酒,晚餐,小别胜新婚。
  一切都很完美。
  关诚这么考虑的时候,没有想到,直到八点,门口依然没有传来声响。
  这种状况总该打个电话关切,不过在关诚在通讯录里找到商羽前,他的小男友先一步发来一条语音消息。
  “关哥,”商羽说,“我今晚可能过不去了,这边有点状况……”
  他是歌手,嗓音动人,平时讲话都要让许多人陶醉。这会儿显然急切,余下的声音含混在一片嘈杂里。
  下一条语音紧随其后,“不说了,抱歉,明天一定过去。”
  之后关诚再问他发生了什么,都没了音信。
  关诚重新点开两条语音,听了三遍,终于放下手机,去餐厅吃饭。
  失望自然是有的。
  不过都是成年人了,也不至于面对突发状况斤斤计较。
  因工作特殊的缘故,两人能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很值得珍惜,不能拿来起争执、闹矛盾。
  关诚这样开解自己。
  只是没了商羽,菜肴便骤然失色。
  关诚捡了几筷子,索然无味,把菜放进冰箱。
  天色更晚,商羽还是没有回音。他开始担心,打电话给商羽的助理。那边倒是接通了,告诉他:“关总,商哥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哦,发生了什么?呃,商哥说,他自己和您说。”
  关诚说:“照顾好他。”
  助理立刻指天发誓:“那是当然,当然!”
  这个夜晚就这样过去。
  没了“小别胜新婚”,第二日,关诚很早醒来。他想一想,干脆下楼晨跑。少了一晚相聚,再要见面,依然是晚上。
  只是在晚间相见、听到商羽对昨夜状况的解释之前,关诚先看到一条手机上弹出的娱乐新闻。
  “爆!商羽与神秘女子同入酒店,恋情曝光?”
  作者有话要说:  江江的第五篇文~
  如文案,关键字:渣贱,追妻火葬场。
  商小羽前期作天作地,后期跪着追妻。
  温柔包容的关哥会被他作没,变成郎心似铁的关总=v=
  *文案有修改,“替身”两个字删去了,思前想后觉得按照大纲来说剧情元素不应该叫“替身”,仅仅是“白月光”。
  之前四篇文感情线都比较甜,这里就不安利了,安利一下预收文吧,《我偏执的对象重生了》。
  一样狗血&追妻火葬场。
 
 
第一章 巧合
  确切地说,是在司机冯懂的手机上看到。
  当时正在早高峰,又要堵车。
  冯懂家孩子今年中考,如今盛夏时节,算算时间,该是出录取结果的时候。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