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我不欢(古代架空)——木兮娘

   =================
  书名:无我不欢
  作者:木兮娘
  文案
  吴欢是人间清月,所有人的求不得。
  属性:万人迷废柴大美人受。
  解压消遣短篇不V。
  排雷:架空世界。废柴废柴废柴大美人受!无特别正的三观!!个人爽梗罢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欢、楼兰郁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过一晌贪欢。
  立意:自由的囚鸟。
  ==================
 
 
第1章 
  无欢
  文\木兮娘
  2020.08.19
  吴欢长得丑。
  吴欢不得人喜欢。
  吴欢是个没有自知之明、误入天鹅群却还死皮赖脸留下来的丑小鸭。
  吴欢真的很讨人厌,所以活该被欺负、被暴力对待,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肯离开傅家、不肯回到他封闭贫穷的出生地。
  综上可得,吴欢是个骨子里就虚荣的丑逼。
  吴欢是谁?
  吴欢是在落后的群山里出生、长大的土老帽,无父无母,因为救了傅家子侄而被带出群山、被傅家收养的幸运儿。
  十四岁的吴欢在环抱群山的赤水河滩救了一个十二岁小少年,带回家养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小少年的家人找上门,迫于无奈连带着吴欢一块带回傅家。
  乍然离开群山、眨眼间摔入勋贵世家里堆金砌玉的繁华,吴欢既无所适从又茫然无措,但无人予以善心关怀,他们瞧见吴欢局促的模样时总要先皱眉,之后才松开眉头假装没有对吴欢产生不满。
  吴欢救回来的小少年叫傅星河。
  傅星河被绑架、受尽折磨,途经赤水时跳河自救,冲到河滩被吴欢救起来后一度离不开他,见到陌生人便会惊恐的大吼大叫,唯有吴欢在身侧时才能让他安心。
  医生说傅星河是患了创伤后应激症,出于这原因,傅家才收养吴欢而不是赠以钱财作报答。
  傅家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治愈傅星河的创伤后应激症,而痊愈后的傅星河变得不再亲近、甚至是有些厌恶吴欢。从那时起,吴欢在傅家的地位变得很尴尬。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吴欢尽量深居简出,不惹人注意,可难免还是会被找麻烦。不管是傅家还是学校,凡他栖身之所,总有人厌恶他、看不惯他,进而做出一些捉弄、欺负人的恶作剧。
  那些人的恶作剧不知轻重,险些闹出人命,纷纷惊动各家家长。等吴欢从ICU出来,这事的处置结果已经定下,各家赔礼道歉,之后相安无事,没人考虑吴欢的意见,他原谅与否、受到多大的伤害都不重要。
  当时吴欢十六岁。
  短短两年时间,吴欢便已知群山之外的世界有多凶险,恶意从无缘由、也可无限大。如猛虎,令人心生畏惧。
  之后便是傅星河舅家那边的人出面替吴欢办理了退学手续,直接将人带回家养,一直精心养着、养到了成年。
  傅星河舅家姓楼,楼氏枝大叶茂,曾经在政界算是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可惜后来一次换届斗争中失败黯然退出政坛,转头专攻军、商两界,至如今已成为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而位于京区人工山山顶的别墅就是楼家的主宅,那一带几乎占据了半座山峰的天价别墅都属于楼家。
  楼家主宅别名金顶苑,取这名字是因为山脚下唯一一条主干道就叫金顶。金顶山道左右方向分别连通京区东西两个经济繁华区,山道向前则是金水住宅区,京区出了名的富豪区。
  吴欢被楼家带回金顶苑,住在山顶那座别墅里,一住就是两年。
  金顶苑已经很多年不对外开放,住进来差不多等于与世隔绝,这种杜门谢客、与世隔绝恰恰是吴欢所追求的平静。
  在傅家住的那两年,他怕极了人群,也怕极了陌生人,他很想念群山里的冷寂与宁静。
  所以吴欢很喜欢在金顶苑居住的两年。
  ***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眨眼就到了吴欢成年之日。
  成年当日,别墅里的阿姨们亲自做了蛋糕和菜庆祝吴欢生日。
  吴欢得到允许喝了点度数不高的酒,醉懵懵的,不太清醒的看着秘书带来一堆文件让他签。吴欢不明就里,签了这堆看不懂的文件,结束后听到秘书说:“先生吩咐,您下周起到学校报道。”
  “?”吴欢不解的抬头。
  秘书收起文件,见着吴欢不安的神情,顿了下缓声说道:“您别怕,先生安排好了。”
  吴欢抿唇,良久小声询问:“不可以……像之前那样吗?”
  吴欢出事前读初三,在楼家住的两年里,正是上高中的时候,但他没去学校读书,而是在家跟着家教学习,到了重要的考试才去一趟学校。
  算一算,两年里他去学校的次数仅有两次,其中一次已经到了教室门口,听见里头高声嚷嚷却怕得浑身发抖,不得已又回来。
  而今年是高三,吴欢还以为跟高一、高二一样,等到高考再去学校的。
  “高考考场不可能单独辟出来给一个考生考试,而且禁止非考生和监考人员进入。以您目前的情况,您需要接触人群、适应在人群里考试。”秘书温和的说:“如果有人欺负您,您回来和先生说,先生会帮您出气。”
  吴欢勉强笑了笑,他不是怕被欺负,只是自知自己不受欢迎……暴力除了殴打,不是还有冷暴力吗?总不能因为别人不喜欢他、漠视他而报复回去吧。
  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会被排斥的吧。
  茫然无措的抠着沙发垫,吴欢在接受必须去学校上课的事实后,转而小心翼翼询问:“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秘书笑眯眯的,“先生去处理一项合作,应该赶得及送您去学校。”
  “……”吴欢垂眸,缩起双腿蜷在柔软如棉花的沙发里,深深陷入软和的布料里,仿佛整个人被沙发淹没了。
  眼神放空,目光无着落,内心很不安。
  秘书被管家婆婆叫走了,室内只剩下吴欢一个人,令人窒息的寂静对于吴欢而言,却无比安心。
  吴欢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思维很跳跃,一会儿思索着秘书的身份,一会儿又想起先生——先生就是这座山顶别墅的主人,也是整座山庄的主人,他是傅星河的舅舅,也是做主收养了吴欢的人。
  秘书是楼先生的秘书团成员之一,经常被吩咐过来照顾吴欢。
  楼先生虽不爱说话、不怎么理人,但是不会嫌弃他粗鄙、不会怪他不懂礼仪,也不会嘲笑他长得丑、斥责他不会说话没有自知之明,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好人。
  吴欢紧紧闭上眼睛,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软软的沙发球里,酒意上头,渐渐睡着了。
  室外阳台,隔着一层玻璃窗,秘书听管家婆婆唠叨别在室内待太久,吴欢不喜欢陌生人,又问了很多关于学校的事,她很关心吴欢。
  秘书的视线越过管家婆婆看向室内的吴欢,花瓶和桌上摆了鲜艳的鸢尾,他只能从靡丽的鸢尾花缝间窥见圆球沙发里一双赤-裸的脚。
  那双脚很白,白里透红,脚踝小巧而精致,小腿的线条美丽而惑人,但凡是足控、腿控,必定会对那双脚和腿爱不释手。
  在此之前,秘书从不知道一个人连脚都可以美得不像真人。
  室内的那个人,从头到脚像是被神明精心雕琢一般,可以精致美丽至此,甚至模糊性别,让人无端生出想将他圈养、玷污的肮脏心思。
  眼前突然出现管家婆婆布满皱纹的脸,心思旖旎的秘书狠狠吓了一跳,但见管家婆婆目光严厉冷漠的警告:“不该动的人,连妄念都给我收好了。”
  秘书一惊,这话分明意有所指。
  管家婆婆自顾自说道:“到时间了,你走吧。金顶苑要关门了。”
  秘书在佣人的带路下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金顶苑,看着黑色的大铁门在眼前缓缓关上,他想起自两年前就开始立下的规矩,金顶苑一周之内只接待一次陌生来客,一次会客时间不超过三十分钟。
  秘书一开始以为是楼先生喜静,之后来了几次,了解到吴欢害怕生人,以为是顾虑到胆小的吴欢,可现在他的心里忽地升腾起一个可怕的念头:金顶苑其实是一座金屋吧。
  用来圈养吴欢的金屋,禁止外人的出入,防止陌生人觊觎金屋里的吴欢,所以严防死守,打造成一个固若金汤的囚笼!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
  美而不自知大美人受。有回忆杀,渣渣都不是攻。受曾经被校园暴力过,会有回忆到。
  因为小欢曾经营养不良、皮肤不好,再加上没见识,丑过、土过,被暴力伤害到进ICU的地步,所以他很自卑,对自己的美貌没有认知。
  笔芯,短篇不V。
 
 
第2章 
  明天是周一,也是吴欢去学校报道的日子。
  越是接近开学日期,吴欢就越心慌,面对管家婆婆慈祥的面孔,他甚至想一股脑的倾诉烦恼,可还是及时住嘴,因为楼先生不会喜欢看他和别人互道衷肠,哪怕这人是对楼家忠心耿耿的管家婆婆。
  曾经有一次,吴欢和新来的女佣聊起学习中遇到的烦恼,那时他的病情好得差不多,已经不是特别害怕陌生人,而女佣是个年轻漂亮、活泼开朗的女孩。
  吴欢自然而然对她产生一些亲近之情,他常觉得自己是误入了权贵窝,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他感激楼先生,却也知道病好后迟早要离开,因为不能一辈子麻烦楼先生。
  他不能把楼先生的好意当成理所当然,他也害怕楼先生会逐渐厌烦他的无用、愚蠢,就像一开始很依赖他的傅星河会变成后来无视他受到的暴力伤害。
  通过聊天,吴欢知道女佣也是从山里出来的孩子,不过她是靠自己读书走出来的。
  她很厉害、很勇敢,吴欢很钦佩她。
  这钦佩有了逐渐转化为情窦初开的趋势,可是还没来得及发芽就被掐断。
  那时出差了半个月的楼先生回来了,一脚他进门,看见在客厅喜形于色的吴欢和女佣,脸色猛然阴沉下来,向来冷淡的、喜怒不幸于色的先生头一次暴怒不已。
  风暴降临整个别墅,所有人战战兢兢、低头不语,女佣被当场解雇赶出金顶苑,连干了几十年的管家婆婆都被迁怒,更别提作为当事人的吴欢。
  吴欢吓得高烧了好几天,之后的记忆出了点问题,只记得楼先生震怒,罚了别墅里的人,然后他吓晕了,其余事情像蒙了一层灰蒙蒙的雾,只根深蒂固的记住了不可以把别人放在楼先生的前面,否则楼先生会生气。
  低头看着试验台的烧杯,烧杯里装着他忙了半个小时制成的合成溶液,吴欢暂时忘记纷乱不安的心绪,开始分离溶液,陆续两次后,加入界面活性剂,搅拌分离后成功得出磁流体。
  他执起一块磁铁测试磁流体,看着磁流体在磁铁的吸附下聚拢、散开,像一朵开在玻璃器皿里的黑色花朵,散发着神秘迷人的美丽。
  磁流体制备是他昨天看书时看到的,心血来潮就来到实验室试着制备,制备流程不难,再加上教程辅助,结果毫无悬念。
  吴欢无聊时就会钻进实验室里玩,他喜欢那些神奇的化学元素,喜欢看它们在碰撞中发生瑰丽的变化,那些小小的元素里,藏着变化万端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没有无端的羞辱谩骂,没有莫名其妙的殴打欺负。这个世界安静却又波澜万状,可以让他安心的沉沦其中。
  铃——
  管家婆婆在喊他出去了。
  吴欢洗手离开实验室,回到客厅,双腿蜷缩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着管家婆婆递过来的药膳。
  药的味道不是很重,里头添加了很多其他材料,汤底是吊了一夜的老鸭汤,滋味很美,但吴欢兴致缺缺,任何一个人几乎每天不落的喝着药膳总会腻味的。
  管家婆婆:“小少爷,趁热喝。”
  吴欢不是楼家的小少爷,可管家婆婆爱这么喊,她的一些做派很老式,人也固执。
  吴欢拽着抱枕流苏:“放着吧,先放着。”
  管家婆婆盯着吴欢,目光锐利:“您这次不要偷偷倒掉。”
  吴欢有些心虚,他其实不是想浪费食物的,只是上次有些低烧不想喝,手腕正好不小心撞到椅子就顺势打翻了药膳,他没想浪费的。
  他的小伎俩瞒不过管家婆婆和楼先生,之后就被楼先生勒令每天多吃一碗饭和他非常、非常不喜欢的蔬菜!
  “不会了。”吴欢小声说。
  管家婆婆笑眯眯:“乖乖。”她望着因为心虚红了脸颊的吴欢,不由回想起刚到金顶苑的吴欢,瘦黑瘦黑的,小小一个,16岁的少年看上去却像是12岁,眼神终日惶恐,像被猫围攻了的可怜的小老鼠。
  灰扑扑的,不起眼。
  哪像现在,叫那么多药膳补品一点点的调养起来,又买来许多昂贵的护肤品在身上用着,一点一滴逐渐投入心思,才把人养成现在敢任性娇气不喝药膳的模样。
  只是,还是胆小了点。
  吴欢捧起药膳小口小口喝了起来,快喝完时,听到外面汽车入库的声响,眼睛一亮:“楼先生回来了吗?”
  话音刚落,外面有人打开了门进来喊道:“先生回来了!”
  吴欢回头,等了一会便见到由远及近、仿佛劈开黑暗带着星辰清月而来的男人。
  他是楼先生,本名楼兰郁,馥郁兰香而人如其名,气质冷淡却强势,因祖母是当年移居过来的葡萄牙美女,所以拥有一点葡萄牙血统,五官俊挺、轮廓深邃,着订制的正装,似一个教养优越的绅士。
  楼兰郁身形瘦削高大,可是一点都不瘦弱,吴欢曾见过他在楼顶的草坪处理公务,一脚把一个跪在脚边的男人踢晕。
  听管家婆婆说,楼兰郁的祖父是军人,他从小在祖父身边长大,自小被当成军人训练,因此养成了军人的行事作风。
  关于这点,吴欢是确信无疑的。
  因楼兰郁待他,便常以对待军中下属的态度命令他。
  吴欢发呆间,楼兰郁已到了跟前,正脱下外套、马甲,剩下宽松的雪白衬衫,居高临下望着他。
  “坐正了。”
  吴欢一骨碌爬起来,双脚放下地,规规矩矩坐好,内心有一丝忐忑和害怕,他既感激信赖楼兰郁,却也实在害怕他严厉的作风。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