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逼我负责那些年(近代现代)——巫山不见

 《学霸逼我负责那些年》作者:巫山不见
文案:
     【清冷学神禁欲攻X芳心纵火野玫瑰受】
戚勉是个颜狗。
不巧的是,新来的学生会长俞斋,从头到脚都长在了他的审美上。
学生会长碰上刺头儿,等于写不完的检查。
 
开学一个月。
年级大佬兼职倒数第一的戚勉从良了,实力演绎何谓‘双标狗’,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倾尽全力勾引俞斋。
“我这家里的玫瑰比不上外面的野花?”
“我又甜又辣会撒娇,你凭什么只记得让我写检查!”
 
直到后来戚勉逃课在酒吧被俞斋亲手抓到,他才知道,人努不努力学习和写多少检查,跟人在哪里,没有关系。
 
戚勉:怎么样才能在犯错的情况下避免写检查?
俞斋:做我男朋友,检查我写,架我来打,你我来养。
 
戚勉:怎么才能背着男朋友偷偷去酒吧?
俞斋:见外,男朋友亲自推轮椅送你过去。
 
戚勉:...别人男朋友恨不得把对象捧在手心里,我男朋友恨不得我写检查写残废。
戚勉总说,俞斋还不够喜欢自己。可他不知道,偏偏有些喜欢就是难忍和忍耐。
俞斋给他的,从来都是仅此一份的偏爱和救赎。
对于俞斋来说,戚勉是生命突然闯进的意外,却也是他人生最暖的光。
 
1.双洁
2.小甜饼。
喜欢收藏嗷。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勉,俞斋 ┃ 配角:记不住记不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放学别走,我抱抱你
 
立意:端正人生态度,积极悦纳自己。
 
  ☆、倒数
 
  明德高中。
  刚月考完,年级排行榜出来了。据说是为了让大家上厕所也能有所谓的急迫感,一张大红底的光荣榜贴在楼梯转角,跟厕所的指示牌贴在一块。
  戚勉站在人群外,脸色烦躁地摘下胳膊上小狮子布偶的皮筋,随即露出一道细长不易发现的伤疤。他拢了拢散乱的茶棕色头发扎在脑后,漫不经心地等着眼前这群傻逼什么时候看完,好给他腾条道儿去厕所。
  宋宜挣扎着从人群里跑出来,扯着嗓子道:“勉哥,你还是倒一!”
  “…”
  “戚勉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齐刷刷地跟着宋宜往楼梯口的方向看了去。
  楼梯口懒散地站着一人,斜靠在墙上,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手机界面,像个与世隔绝的纨绔子弟,和这里格格不入。
  感受到四面八方炽热的视线,戚勉抬眸,目光漫不经心地略过眼前一群人,略微挑眉。就这么窄一条道,上个厕所还要夹道围观。戚勉吊儿郎当地晃着脑袋,微微有些不悦。
  “高一那个戚勉?听说他考试一个字儿也没写?”
  “我还听说他家里超有钱,难怪这么嚣张?”
  “他那个布偶发绳是GU新款,4460,我的眼泪不争气地从嘴里流了出来...””
  “...我靠,新来的高一小弟弟也太正太了吧,好好康,淦!!”
  “看什么看!都看什么看!哪个傻逼把这玩意儿贴厕所门口?这么多女生也不知道收敛儿着点,男厕所门口堵这么多人,怎么,想看我们勉哥上厕所啊!”宋宜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散了。再不散,跟前这位大爷又要闹脾气了。
  戚勉暗啧一口气,好看的桃花眼微眯,低头审视着台阶下一米八的寸头,“你好好说话舌头会打结吗?”
  课间只有十分钟,宋宜话落没多久,年级榜跟前的人已经散的寥寥无几。
  戚勉蹙眉,朝着光荣榜走了过去,榜首大大地写着‘俞斋’两个大字儿,是这次月考的年级第一。
  随后又在左下角的缝隙里看到了自己的大名。
  宋宜见他不说话,想着戚勉一向争强好胜,这次又考了个倒一,肯定又自卑了。毕竟第一和倒一,虽然都在一张纸上,但这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他走过去在戚勉肩头拍了拍,以示安慰。
  “没关系,”宋宜指着最大的那两个字,“勉哥,朝着这个叫俞什么的努力!总有一天倒一追不上你!而且你不也考过第一嘛,区区一个俞什么,咱别放在心上!” 
  戚勉瞥他一眼,宋宜真他妈是个文盲,那么大一个‘斋’字儿不认识?
  宋宜不解,继续自己的言论,“勉哥,你还不知道呢吧。这俞斋特骚,是转学过来的,高三第一次模考,甩了年级第二足足六十多分,太可怕了...”
  戚勉拧眉,六十多分?
  叮铃铃铃...
  耳边一阵铃声响起,宋宜给戚勉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了。戚勉懒懒点头,他上不上课全看心情。
  老师一开始也想着法子把他往教室喊,后来喊了又走,走了又喊,时间一长,也懒得管了。  
  戚勉双手插兜,面无表情踩着步子朝厕所走了进去。
  “学校挺好的。”
  戚勉刚进去,就被一声清冷的男声吸引。
  男生听到动静,回头看他一眼,又继续打着电话。
  那双漆黑像是无底洞一般平静的眸子映入戚勉眼中,带着些警告的意味,还有他眉尾那颗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痣。
  戚勉眼眸微闪烁,在背后打量着他。
  男生短发剪得干脆利落,鬓角处垂着些碎发,白色衬衫的领口处系得严实,露出修长的脖颈,袖口被挽起来,露出一截小麦色的肌肤,和戚勉略带些惨白的手形成鲜明对比。
  这么比下来,他眼睛最好看,是细长的丹凤眼。
  戚勉舔了舔略微干裂的嘴唇,眸色深沉,男生很好看。
  至少是他见过最好看的。
  “嗯。以后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男生挂了手机,转过身平静地看向戚勉。
  戚勉咂咂嘴,无辜道:“我说我没听到,你会不会信啊?”  
  男生似乎不大介意自己被偷听的事,垂眸看了眼手机,“现在是上课时间。”  
  “我知道啊。”戚勉漫不经心地解着皮带扣,回头看他一眼,眯着弯弯笑眼,“上厕所也不可以吗,会憋坏的吧?而且,你好像也没上课?” 
  男生面色冷淡,拧眉打量着戚勉。染发,破洞裤,不穿校服,上课迟到,几乎所有的校规通通犯了一遍。
  ‘吧嗒’一声,皮带上扣。
  戚勉转身,好笑地看着男生打量的目光,“不是吧,上厕所你也要看?还是说,你是同性恋?或者,你有看diao的特殊癖好?” 
  男生生硬地扯了扯嘴角,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牌照,放到戚勉眼前。
  明德学生会会长:19级俞斋。
  戚勉眉峰微挑,啊,原来他眼前这位有特殊癖好的男生就是榜单上的学生会长俞斋啊。 
  “唔,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戚勉若有所思地点头,“所以俞斋同学故意在这里等着我,然后守株待兔,仅仅就是为了借用学生会长的名号来满足自己的特殊癖好?以权谋私?”
  “去学生办公室。”俞斋眼神冰冷,越过戚勉走了出去。
  “让我去我就去?”戚勉伸手堵着鼻子,这里的味道实在不好受,说话也带着些鼻音,听起来软软的。
  俞斋扭头,问题学生戚勉一脸轻佻,好看的脸上大大写着‘老子不去’四个大字。
  俞斋眼眸微垂,浅色的眸子里颜色深了些,“我不想说第二遍。”
  话落,他抓着戚勉的衣袖,把他强行带到了学生办公室。
  戚勉刚进去,里面所有的目光清一色朝他看了过来。
  “呦,斋哥,这是又抓着逃课的?”
  戚勉抬手,领导巡视一样笑嘻嘻没皮没脸地一一打了招呼,逗得好几个女生红了脸。
  俞斋淡淡瞥戚勉一眼,嗯了声,带着戚勉走到自己的位置,对一旁的寸头说道,“这次的成绩平均分差距最大的是高一三班。贺礼,你去把他们班的倒数五名都叫过来。”
  高一三班?戚勉皱眉,那不就是他们班,他月考一个字儿也没写,平均分差距小了才怪。
  “叫什么?”
  耳边一声清冷的声线,把戚勉拉回了现实。他随手抽了把凳子出来,正打算坐下跟俞斋慢慢聊。
  “站着。”俞斋从他手里接过凳子,缓缓推了进去。
  “...会长,你这样很没礼貌。”
  “站着。”俞斋头也不抬继续道。
  不坐就不坐。
  戚勉吊儿郎当地俯身趴在桌子上,一股清冷的柏木香凑到鼻尖。
  好熟悉的味道。
  戚勉一阵恍惚,瞬间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前,什么都没有变的时候。
  片刻,他回神。
  想起生产这款香水的公司,已经停产两年了。
  所以,俞斋身上的香味是从哪里来的。
  “斋哥,”戚勉乖巧异常,脸凑到他衬衫上闻了闻,“你身上好好闻啊,这香是从哪买的啊?”
  突如其来的靠近,带着玫瑰香的软软的发丝擦过俞斋的侧颊。
  俞斋手下的动作微滞,短暂地皱了皱眉,侧过脸。
  “想多了,洗衣粉。”他从抽屉里拿出张记录表,脸色淡然,“名字。”
  “什么洗衣粉这么好闻啊?”
  对方没有回他。
  戚勉挑眉,看来是不太愿意说,那就逗逗他好了,“名字吗?我想想,我叫…宋宜诶,宋宜你认识吗?就高一三班最丑的那个。”他想了想,“嗯…也不算是最丑的。斋哥,你觉得我长得丑吗?”
  俞斋没有抬头,戚勉却听到他好像轻轻叹了口气。
  紧接着,俞斋又说,“名字,你自己的。”
  “这就看破了?”戚勉无奈摊摊手,“俞会长,你一点都不知道,其实长成我这样烦恼很多的…”
  “不要废话。名字。”俞斋用笔戳了戳桌面,有些不耐烦。
  “好吧好吧~我叫戚勉。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戚,”戚勉稍顿,歪头坏笑,“‘夫君良自勉’的勉。”
  戚勉。
  俞斋漆黑的眸子微动,在纸上利落写下他的名字,字迹清隽,写出来的‘戚勉’两个字格外好看。
  戚勉正打算套近乎的时候,贺礼从外面走了进来,带进来咋咋呼呼一群人。
  “干嘛!我考倒二还有错吗?我是不会又不是不写,你们怎么不抓戚勉过来,他一个字儿没写,怎么着啊,还区别对待呢!”宋宜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搓着眼睛走进来,显然是刚刚被叫醒。
  戚勉:“…”fuck!
  贺礼指了指俞斋的方向,宋宜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戚勉斜倚在桌子上,眯着眼看他。
  “…我滴个…”宋宜脸一黑,随即换了副狗腿的笑脸,“嘿,我就说,有我宋宜的地方能没我勉哥?”
  戚勉轻嗤,转过身继续跟俞斋聊天。
  可惜了,人家压根不想理他。
  “倒一没找见,”贺礼叉开凳子,在对面的凳子上做了下来,“听说又出去了。”
  俞斋抬眸,淡淡瞥了眼吊儿郎当的戚勉,“不用找了,他在这里。”
  戚勉咂咂嘴。
  “为什么交白卷?”俞斋冷声问道。
  “也不是非要交白卷,”戚勉冲俞斋手旁的卷子努努嘴,“那卷子满满当当十二页,要真写下来,我手估计都要废了。也不知道哪个傻逼出的题,出这么多,毛病啊!”
  俞斋面色淡然,缓缓道:“我出的。”
  “…我就说呢,出的这么有水平…”戚勉咂咂嘴,心里一万头草尼玛飘过。
  一旁的宋宜几乎憋不住笑,想他勉哥纵横江湖十几载,今天头一遭栽了。转念又一想,诶,这事儿不对啊,他勉哥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见俞斋没什么反应,宋宜戳了戳戚勉,小声道:“哥,你这马屁,没拍到点儿上啊。”
  “你他妈闭嘴!”
  俞斋放下手里的笔,神色淡然,“你说出的好,哪里好?”
  “昂…就是…”戚勉面露难色,他妈的他都没看过卷子,整整睡了两个多小时,他怎么知道哪里出的好。
  “我觉着这份卷子思想境界特别高。会长,你说谁能一次出二十页的题呢,这得我写多少检查才能有这觉悟,对吧?”戚勉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俞斋:“...卷子抄写五遍,下星期交过来。现在回去上课。”
  戚勉吧唧吧唧嘴,应了声,拖家带口地带着倒数五个人回了教室。
  正好是下课的课间,教室里乱的一塌糊涂。
  戚勉像是被俞斋训累了,沉沉地趴在桌子上,眯眼看手机里播放着大耳朵图图的动画片。
  宋宜坐在他前面,越看他越不对劲,“勉哥,咱没必要,不就是一个会长吗,写他妈的检查,干他!”
  戚勉懒懒抬眼,语气飘飘然,“干他?俞斋这么好玩,为什么要干他?”
  戚勉恍惚间又闻到了俞斋身上的味道,薄唇微抿。
  长得好看又好玩的俞斋。
  他暗啧一声,收拾收拾东西,回了家。
  家里没什么人,有个他妈留下来的阿姨,叫阮妈,看样子已经睡了。
  戚勉简单做了几个菜,稀里糊涂一天又这么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啦啦啦啦啦嘻嘻,喜欢记得收藏呀!!
夫君良自勉?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