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虫认为我雄扮雌装(玄幻灵异)——步鲸蓝

 《总有虫认为我雄扮雌装》作者:步鲸蓝
文案:
    主角受视角:
安斯艾尔面如冠玉,身形修长,气度清贵,雍容优雅,不似一般雌虫棱角分明,身材伟岸。虫长得好,各方面都优秀,是第一军校的一枝花。
 
众虫:我梦中情虫长得像你。
可惜没虫得手
 
安斯艾尔有个秘密,他最开始是蓝星的一名缉毒警察,在一次任务中替队长,也是他的养父挡了一枪后变成了一枚雌虫...蛋???赤鸡
 
主角攻视角:
夏佐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过完了一生,最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雄虫,醒后梦中的一切开始变成现实,为了不“重蹈覆辙”,他继续隐藏身份进入了军校,舍友是梦中雌雌婚姻法通过后,明明被追成狗却奇迹般保持单身的未来元帅安斯艾尔。好奇ing
 
后来,一枝花怀蛋了,众虫气哭
夏·近水楼台·默默得手·佐,抱紧雌君:虫生总有起落落落落,可惜我是那个起,你们是那个落落落落。微笑:)
 
假·雄扮雌装雌虫受×真·雄扮雌装雄虫攻
 
 
 
★作者差不多把虫族文都看遍了,自己产粮,不喜勿喷,可以提建议欢迎捉虫,蟹蟹。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斯艾尔 ┃ 配角:夏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可我真的是雌虫
 
立意:
 
  ☆、第 1 章
 
  安斯有意识的时候,感觉整个人被温暖的液体包裹在内,眼睛还是睁不开,只能稍微动动身体感知目前所处的环境,动作却被不知名的坚硬壁垒阻挡。
  他不应该已经死了吗?当时他清晰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 ,伴随着许多人惊恐的声音,整个世界的色彩都慢慢淡去,然后他感觉自己变得很轻,再有意识,便是现在了。
  他应该是忘记喝孟婆汤就直接过了奈何桥。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种族,抱住自己的小身体,尾椎上的部位甩了甩带着被液体阻碍的感觉彰显着存在感。反正不是人了,他想。打了个哈欠意识再度陷入沉睡。
  “怎么还没有破壳?”安斯被外界的谈话声吵醒。
  “如果...再有一段时间还不解除自我保护的话,怕是要成死蛋了。”另一道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担忧。
  静默了一会,一道脚步声渐渐走远,另一个声音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所以他现在是一枚蛋,而且在不破壳就应该憋死了,安斯吐了个泡泡,然后翻了个身。尾巴无意识的在蛋壳上划了划。
  安斯感觉自己现在还不想连着死两次,仿佛察觉到主人想出去的念头,尾巴甩的越来越用力,敲击在蛋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蛋壳似乎很厚,接下来的几天蛋内都不得安宁,歇一会敲一会,终于在三天后,蛋壳上的裂纹越来越大,然后从蛋内钻出一个可爱的小东西。
  安斯本能的把身上残留的蛋液舔舐干净,一股奶香味传来,他扒住味道传来的地方,咬了一口,酥酥脆脆的,应该是蛋壳,体内一股柔和的力量在流转,安斯毫不犹豫的把蛋壳啃完,然后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睡着了。
  目睹一切却完全被忽视的阿诺:……他打开仪器给安斯做了一遍检查,除了有点微弱的营养不良一切正常,是一只健康的幼崽。幼崽出现了很久没有过的返祖现象,说明幼崽的资质非常优秀,阿诺非常激动。给雄主发了幼崽破壳的消息后,抱起安斯去了准备好的育虫房,安置好幼崽后便开始准备填写幼崽的出生信息上户籍。
  阿诺处理好一切后是和亚萨一起回来的。阿诺看了一眼雄主自从看到幼崽变蠢蠢欲动的手感到一阵好笑。雄虫大多数都很喜欢毛绒绒的东西,银灰色的毛团子很符合雄虫的审美,雌虫倒是对此无感。把幼虫光脑调整到合适的大小,戴在幼崽的小短腿上,放了两个乳果在边上。
  亚萨忍不住撸了一把毛团子,把安斯撸的一懵。安斯醒来便看到边上的两人。
  亚萨:“无聊可以打开光脑玩。”
  阿诺也不指望雄虫会带幼崽,“光脑里有你接触这个世界的常识和消遣的小游戏。”虫族幼崽普遍高智,雌虫幼崽也不脆弱,一些小对话还是可以理解的。
  安斯:“咕咕咕。”知道了。他听出了这两个人就是之前说话的人,对自己没有危害。
  亚萨、阿诺:“……”语言不通是个问题。
  安斯:“……”打开了光脑,点开了基础教育片。
  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从房间里退了出去,给安斯留下点空间。
  安斯看了几个教育片之后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在什么个世界。
  他胎穿..哦不蛋穿这个地方是宇宙中高等智慧种族——虫族。虫族分为雌虫和雄虫,又可以成为雌子和雄子。
  其中雌虫为繁育者,有卓越的战斗能力和超强的恢复力,面容普遍偏俊朗,身材高大。雄虫为繁殖者,面容清秀或美艳。雌虫蛋布满漂亮的虫纹,雄虫蛋则洁白无暇。
  雄虫数量比雌虫要少很多,最高比例曾达到1:100,后来在一系列政策下勉强拉到1:10。雌虫的地位比那时上涨了很多,但仍然低于雄虫。雄虫正式迎娶的虫为雌君,地位低于雌君的为雌侍,等同于蓝星古代的侍妾,再低为雌奴。雄虫生下来便有姓氏,雌虫除了少数地位极高的之外没有姓氏,嫁为雌君随夫姓,其余仍旧没有。
  在虫族,虫的等级基本决定了虫的成就,由低到高分为F、E、D、C、B、A、S、SS和SSS级。但是到S级的雌虫便少之又少,SS级和SSS级基本成了传说。
  虫的一生要经历三次蜕变,有一定的机会提升等级,平均虫龄约200岁。第一次蜕变在五岁左右,第二次蜕变在十五岁左右,第三次蜕变在二十岁左右,第一次蜕变之前为幼虫期,一至二为成长期,二至三为成熟期,完成三次蜕变进入成虫期,产生可控的信息素,昭示此虫已做好□□的准备。雄虫第三次蜕变需要雌虫作为引导者,共同度过,雌虫第三次蜕变可独自度过,当然有雄虫陪同上佳。一百八十岁后步入衰老期,个虫素质越好进入衰老期越慢,虫能预感到自己衰老期的来临,大多数虫选择在即将进入衰老期前死亡。
  最开始的虫族进化分两个方向,虫族和天伽族,虫族进化出了人形,武力高,天伽进化出了超强的环境适应能力,基本什么都能吃,但是保持虫形。两族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雄虫少,历史上天伽族发起战争掠夺雄虫,从那时起两族便是不死不休的死敌。
  安斯查看了一下家庭信息,现在安斯名字在虫族户籍上为安斯艾尔(后文成为安斯艾尔,简称安斯)。安斯艾尔的雄父为亚萨·弗兰德,弗兰克家族的旁支,是一名地位不高不低的贵族。雌父为安迪·弗兰德,第三军团团长,状态为失踪。看见信息旁的照片,安斯艾尔瞳孔一缩,安迪·弗兰克和他的养父安迪长得一模一样,那么大胆猜测,他的养父和雌父是不是一个虫。想到这里,安斯艾尔便有些激动。
  除此之外,家里还有两个雌侍,一个是雌虫阿诺,是军事医院的一名医生,另一个是雌虫艾伦,是第三军团安迪·弗兰克的副官,安迪失踪后一直是他在军团和军部周转,为代理团长,目前还没有见过。《$TITLE》作者:$AUTHOR
文案:
     $DESC
 
  ☆、第 2 章
 
  新生报道的第一军校来来往往各种形形色色的虫,第一军校招生是完成第二次蜕变但尚未第三次蜕变的虫,高等虫族等级越高外貌越好,校园内充斥着满满的雌虫荷尔蒙,所有的雌虫都是独自一虫来报道,只有偶尔一两只雄虫在家里虫的护送下来上学,引起一阵阵躁动。
  第一军校分为雌虫部和雄虫部,学习的科目各不相同。每只等级C+的雌虫都有三年的兵役,在兵役结束后可以选择从事其他职业或者留在部队,等级A+的贫困雌虫可以申请免费就读军校,相对兵役年限延长至十年。雌虫在军队都是前锋和指挥,战斗在最前线,雄虫大多数都是文职,帝国保护雄虫,同时对雄虫有诸多限制,所以雄虫基本与军功无缘,而且雄虫最后也没有多少进军队。
  第一军校并不永远都是第一军校,帝国一共有四所顶级军校,每10年进行一次排名,并按照比赛名次为军校命名。其他学校的名次一直在变化,但是现在的第一军校已经蝉联4次头名,生源拔尖,渐渐与其他学校拉开差距而且预测差距将会越来越大,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军校。
  现在的安斯艾尔第二次蜕变已经过了两年,达到了180的海拔。由于不想在虫群中被挤来挤去,引起心情极度不适,安斯艾尔来的很晚,大部分虫都报道完,但是在去宿舍楼的路上还是引起一阵阵围观,银灰色的头发微翘,浅茶色的瞳熠熠生辉,面色如玉,身姿挺拔,带着贵族浸入骨子里的雍容优雅,还没正式开学仍戴着单片银链眼镜显得文(斯)质(文)彬(败)彬(类)。
  这雌虫梦中情虫的身段。
  这是什么绝美长相。
  路过的雌虫:……雌父,我遇见了爱情。
  “小雄虫走错宿舍楼了吧,要不要去提醒一下。”雌虫扬起一个微笑,刚迈出一步,就受到了死亡凝视。
  我们还没看够呢,你是不是想让小雄虫对你有个好印象?
  然后雌虫就被同伴拖了回去。
  安斯艾尔额上划下几条黑线,在人从众雌虫跃跃欲试的目光中加快了脚步。
  宿舍号121,一号宿舍楼二楼的一号房。
  [请录入个虫信息]机械音响起。
  安斯艾尔填写好电子表格,选择了剩下最后的一个床位,寝室是对着的两间卧室,中间是客厅,再往前是一个小厨房,浴室应该是在卧室里。一间卧室可以住两个人,扫描瞳纹进入宿舍,在找到对应自己床位的卧室推开门后看见一个边走边解衬衫扣子的身影,健康小麦色的皮肤,隐约可见的标准的八块腹肌,亚裔的黑发黑眸,听到开门声向门口望了一眼,俊朗的面容棱角分明,狭长的丹凤眼带着一点野性,眼角一点泪痣却没有艳色。修长的手指将扣子扣到领口,不经意间带着一丝性感。
  雌虫可能也没想到他正赶上这时来,看到他一愣,眼里闪过一丝安斯艾尔看不懂的光。不得不说,这只雌虫的外型非常好,宽肩窄腰大长腿。
  安斯艾尔心动了一下,不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心动,而是产生了一个念头,我想和他做朋友。安斯艾尔拒绝承认自己就是个死颜控。回神便向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你好,我是安斯艾尔。”
  “夏佐。”名为夏佐的雌虫眼里仿佛带着点点星光,停下解衣服的动作,进了浴室。
  安斯艾尔关上房门走进房间,卧室内是两张3×2的单人床,床头柜上整齐的摆放了两套黑色军装和两套纯白只有领口带着华贵银纹的衬衫。第一军校财大气粗,军装都是采集了个虫信息以后订制的,顶级科技材质,可以根据环境调节温度,什么季节都可以穿。宿舍除了军校的安全系统,没有其他ai,所以只能自己收拾东西。
  等安斯艾尔收拾完东西后光脑收到一条信息,他看了一眼,是艾伦,信息的大意就是问问他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安斯艾尔简单的回了两句表示还不错。艾伦对安迪很忠心,对安斯艾尔也很好,安斯艾尔第一次蜕变以后基本都跟在艾伦身边,所有的知识技能都是他教的,至于战斗技巧在蓝星时安迪就已经全部交给了他,再加上蓝星的其他各种搏斗方式。
  “我亲爱的室友,我有荣幸和你交换一下光脑号吗?”夏佐身上围了块浴巾,擦着滴水的头发,然后坐到床上。
  安斯艾尔走向他,两虫对接了一下光脑,互添了联系人。
  夏佐起身想要换一条干净的毛巾,目光落在安斯艾尔顿了一下,“啧。”糟心,磨了磨后牙槽,没关系,第三次蜕变反超你。
  安斯艾尔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理解了他的意思,眼里闪过一丝很淡的笑意,夏佐的颜再怎么好看,也掩盖不了他目测只有175的事实,第三次蜕变,你长我也长,幼稚鬼上身JPG。
  “安斯,有没有虫说过你这张脸让虫很有想睡的欲望。”夏佐从浴室探出一个小脑袋。
  安斯艾尔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拿出一盒鲜奶送进夏佐的手里,然后就给夏佐一个潇洒的背影,“对增高有好处。”
  来啊,互相伤害啊:)
  至于鲜奶哪里来的,不要问,我们没结果。
  给自家小雌虫邮了几箱鲜奶的亚萨深藏功与利。
  《$TITLE》作者:$AUTHOR
文案:
     $DESC
 
  ☆、第 3 章
 
  大约是凌晨,夏佐的眼眸猛的睁开,放空了一瞬。已经多久没做过那个梦了呢?大约是从他选择继续隐瞒身份报名进入军校。
  也许是见到了梦中的名人,夏佐复杂的往安斯艾尔的方向望了一眼。夏佐从即将进行第二次蜕变时就一直重复在做一个梦,梦里他过完了一生,梦中他完成第二次蜕变之后不久,就有人来α星寻虫,他被带回了库柏家,一个一流的世家,而后被家中所谓的兄弟陷害,失去继承资格,大家族中有诸多限制,被养废,被陷害,被流放,然后碌碌无为,耽于享乐,雌君雌侍环绕,形骸放浪,潦草过完一生,成为他最看不起的那种雄虫。一开始夏佐并没有把这个梦放在心上,但是后来,一切都按照梦中的轨迹行事,他的心中警铃大响。
  他在还是一枚蛋的时候就被不小心“弄丢”,然后被α星一个即将步入衰老期的雌虫捡到的。α星的环境不好,生活水平极差,穷山恶水出刁民,α星基本没有多少雄虫,仅有的雄虫等级极低,而且或者被大的势力豢养,或者成为“少爷”,被众多雌虫追捧。老雌虫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他,做出了一生中最出格的决定,给他纹了一个虫纹!
  幸好雌虫的虫纹算是私密的东西,而他体格、样貌都偏向雌虫,所以一直都没被发现。
  第二次蜕变后他发现和梦中不同的是他的等级为A,比梦中的B要高,所以他抓住机会离开α星在星际流浪,再然后被哥捡走,等级卡一直在A+,迟迟突破不了S,但是他也没有气馁,要是S那么好突破,也不会有虫一辈子到达这个等级。在年龄到达军校招生的时候,被哥扔到第一军校。从他离开α星躲开寻虫的虫时,一切都已经改变。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