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十块钱如何在横滨生存(综漫同人)——尼古拉丝

 
 
 
 
《论十块钱如何在横滨生存》作者:尼古拉丝
 
文案
港黑有一位特殊的做文职工作的干部谷咕。
这位干部的日常除了文书工作以外就是卖书,卖一本名不对内容的书,港黑上下人手一本,还推销到了隔壁组织。
大家都以为卖书是这位干部的特殊爱好。
后来港黑遭受外敌袭击,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这位干部有多厉害。
谷咕: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我的领域
港黑文职干部谷咕,异能力名为[谎言],可创造出一个绝对领域,领域内谷咕为王。
——
小剧场:
谷咕:帮我卖书
某绷带精:《谎言》?
某黑心医生:卖不出去吧?
某帽子精:里面的内容是说你只有十块钱?
 
众人:你这是书名骗子!
 
#谷咕成功把书卖出去了吗#
 
阅读指南:
1.作者流ooc,角色ooc一定是作者的不对
2.如果引起不适请快速退出
3.主角是半个黑泥,参考某位绷带精
4.主角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请勿上升作者
5.本文cp已定,就是某个绷带精
6.含有文中文(很少出现)
7.本文有少处玩梗,不适者跳过或点x
8.感情线很弱很后,作者很菜的QAQ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齐神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咕 ┃ 配角:横滨众 ┃ 其它:ooc属于我 
一句话简介:今天谷咕和绷带精HE了吗? 
立意:让自己的另一半对生活充满希望,相互救赎
 
 
 
 
第一章 初次见面
  谷咕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海,自顾自地说道:“这片海漂亮吧?可惜以后看不见了。”
  海很漂亮,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海,可能这只是他重病住院后常见到的场景吧。
  谷咕抬起他苍白无力的手,尝试握紧,却只能虚虚握住。
  他自嘲地笑了笑:“看,你现在多么虚弱,还无药可医,可怜吗?”
  周围没有人应答这句话。他叹了一口气,语气淡淡:“可能也就这样吧。”
  谷咕感觉他浑身的力气好像消失了,视线开始涣散起来,入眼的事物都变得模糊,面前的海似乎变成了两个。
  重影吗?
  谷咕伸出手想要触摸,却无力地掉落。
  “扑通——”好像有重物落水的声音。
  平静的海面上泛起波澜,没过多久便再次重回平静。
  谷咕现在的心情格外宁静。
  他放任自己继续往下沉没,因为没有力气可以挣扎。
  周围的海水包围着他。就像握着笔坐在书桌前,面前打开的窗户吹来微冷的晚风。
  但是与写作不同的是,谷咕能清晰地感受到海水从鼻子进入了他的身体,直接进入了肺部,一股咸腥味在胸腔内蔓延。现在他感觉自己不能呼吸,身体内部也是烧灼得厉害。
  [这又是什么呢……]
  谷咕微瞌上眼,他没有挣扎,只是任由手指无力地伸展开。
  一部分发丝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还有些被暗流带动飘动着。
  [海水真的很清澈……]
  海水是蓝色的。
  恍惚中谷咕似乎可以看清遥远的天空一样。
  [这是不可能的。]
  谷咕默默地下了一个定论。
  鱼群从他身边游过。有一只落伍的银色小鱼停留在他的面前,轻轻地碰了一下他已经开始麻痹的手,然后游走。
  [这样啊……]
  谷咕感觉自己已经看到死神的身影。
  身体现在十分的难受,但是这种感觉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内心中有更大的空洞。
  [差点什么东西。]
  差什么呢?
  谷咕不知道。
  在弥留之际,谷咕开始回忆起他这一生。
  出生名门望族,衣食无忧。二十岁时一书成名,前途坦荡。在父亲去世后迅速稳固了自己的家主之位,大家都称他为那位先生,人人畏他又敬他。
  好像,他的一生没有什么挫折。唯一的缺陷可能就是日渐虚弱的身体吧。
  这样的前半生,可以说是很多人做梦都无法想象到的。
  顺利得可怕,也无聊得可怕。
  他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都是那么的无趣。
  所以啊……
  这个无聊的世界,今天就向你告别。
  [再见,希望不会有再睁眼的机会。]
  “扑通——”重物落水的声音。
  谷咕迷迷糊糊之中,感觉他似乎身处在一个很冰冷的地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
  “哗啦——”
  水声。
  所以他现在是再次落入水里吗?
  可是他刚刚不是跳海了吗?难道自己还没有死?现在这幅情况又是怎么回事呢?
  谷咕想要睁开眼睛,但眼皮却沉重的要命。
  睁不开。
  “喂?你还好吗?”
  一个略带稚嫩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他感觉到了一丝冰凉,有人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又是一个寻死的人。”
  听上去,这个声音似乎带着浓烈的恶意啊。
  不过这是要救他?
  他可不需要救。
  谷咕放任自己在水里重新沉落,他张开怀抱准备迎接第二次死亡。
  没想到的是,他的手被人拉住了。
  是谁?
  谁这么无聊?
  谷咕废力地睁开眼,视线有一瞬间的模糊。几秒钟后,眼神重新聚焦。恍惚中他好像看见了一双鸢色的眼睛,表面很漂亮,内里不知道有多空洞。
  真是可怕呢……
  困意上涌。谷咕沉迷其中,如果能在梦里死掉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那就,晚安。
  “太宰君,这是?”
  太宰治没有回答面前这个人的话。他脱力地躺在地上,喘了几口气,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他好像发现了一个怪物,一个和他有些相似的人。
  太宰治回想起在水底的时候,那一瞥。
  他看见了那双黑沉的看不清任何东西的眼睛。
  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什么都有。和他对视的那短短几秒,太宰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仿佛毫无遮拦,浑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
  而且还是一个心存死志的人。
  凭空出现,心存死志……怪物。
  有意思。
  想到这里,太宰治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他都还没有死,这个怪物凭什么死。
  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所以啊,森先生现在你要多带回去一个人哦~”太宰治漫不经心道。
  森鸥外现在十分头疼。
  他看了一眼被太宰治救上来的人,感觉到了十分的棘手。
  在他把太宰治从河里救出来以后,没想到的是,这个十三岁的少年又重新跳回水里救了别人。
  太宰治会救人?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森鸥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太宰治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救人。想到这里,森鸥外突然就有些同情被太宰治救上来的无名少年了。
  祝你们好运。
  “所以,太宰君你救上来的人,那就由你自己背回去吧。”森鸥外微笑着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太宰治对此一脸震惊,他不可思议道:“不是吧?我也是病人诶?你真的忍心让一个病人做这种事情?”
  “是的哦。”森鸥外双手插兜,一脸轻松,“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太宰君既然救人了就负起责任啊。”
  “那我还是把他丢回水里吧。”
  “太宰君可真是冷漠。”
  最后还是森鸥外背回去的,因为作为一个医生,他不可能去压榨一个病人。
  真的不可能吗?这谁知道呢。
  谷咕感觉自己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这一觉睡得不太安稳,一会很颠簸,一会又旋转起来,好像还掉下去了什么地方。
  真是一个不好的梦境。
  这个时候,他的喉咙传来了一阵烧灼感。
  渴。
  这是谷咕的唯一想法。
  他睁开沉重的眼皮,等眼神聚焦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白。
  谷咕微转头,就看见了旁边架子上摆满的各种药。
  他这是被人救了?现在身处医院?
  不,也可能是在一家诊所,因为医院的摆设没有这么混乱。
  所以他现在到底是在哪里?
  “哟!睡美人醒了?”一个夸张的声音响起。
  日语?谷咕有些疑惑,他这是跳个海还跨国了?
  他朝声源处看了过去,是睡着前那个鸢色眼睛的主人。
  现在他能好好看看这个人呢。
  黑色微卷头发,一双漂亮的鸢色眼睛,眼睛上还有露出皮肤的地方都绑上了绷带。
  这是一个怪人。
  这是谷咕的第一反应。
  不管这个人有多奇怪,但是还是要物尽其用。
  “……水。”
  话一出口,谷咕没想到自己的声音能沙哑成这个地步。而且似乎有些不对劲,他声音是不是有些稚嫩,就好像是听到十三四岁的自己说话一样。
  谷咕抬起手看了一眼,当看到自己手腕上明显大了几圈的手链的时候,他确信自己是变小了。
  他面上不显,平静地放下了手。
  太宰治也不在意这些怪异的行为。他走到谷咕身边,给他倒了一杯水并递给他。
  “慢点喝,不要急。”太宰治的声音难得放缓。
  谷咕接过水,听到这句话手一顿。
  太宰治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饶有兴趣的看向谷咕。
  太宰治突然开口问道:“我叫太宰治,你叫什么名字?”
  “谷咕。”
  太宰治有些惊奇,这个名字听起来是隔壁种花家的名字。
  这个人是怎么到这边来的,看起来就像是被二次抛尸一样。
  谷咕可不知道太宰治现在在想什么,毕竟他又不可能听见对方的内心话。
  他现在脑子里有一个想法,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而已。
  “好的谷咕,是我救了你。”
  谷咕听到这句话转过头,认真地看向太宰治,想要听他接下来会说出什么话。
  太宰治脸上布满了笑意,但是仔细看过去可以发现,其实他的眼底是一片黑沉。
  “是我救了你。”太宰治重复了一遍,“所以,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了。”
  谷咕把手里的水杯放在一旁,双手交叠放在被子上。
  听到太宰治的这句话,他没有什么愤怒的感觉,只是感觉十分的新奇,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人这么跟他说过话。
  很有意思。
  这个新的世界有意思,眼前的这个人也有意思。
  谷咕十分平静地开口反问:“我的命是你的,然后呢?”
 
 
第二章 十日元
  “我的命是你的,然后呢?”
  从说出这句话以后,房间内的空气有一瞬间的滞凝。
  谷咕和太宰治就这么对视着。
  太宰治突然就笑了:“你是被我救上来的,所以你的命是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谷咕摇头。
  “你看,那不就结了。”太宰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笑容变得恶劣起来,“你现在就是我的玩具,我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也就是说,我不让你自杀你就不能自杀。”
  太宰治在等待着谷咕的反应,比如厌恶之类的。但是他有些失望,谷咕的脸上并没有其他表情,他还是这么的平静,就好像什么东西都进不了他的眼,这让他想起在水里救他的时候看见的眼神。
  平静得让人不喜。
  “所以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说吗?”太宰治询问。
  谷咕冷漠地撇开眼,他开口回答道:“没有,你说的都对。”
  听到这个回答,太宰治感觉到无趣。只能说他的这个反应在意料之中,也有点意料之外。
  “诶,突然有点后悔救你了。”太宰治装作不经意说道。
  “那你还是救了。”
  “难道你就不恨我吗?明明差一点你就可以投入死神的怀抱。”
  说到这里太宰治明显开心起来:“步入彼岸,到达想到抵达的地方,就这样被我打破,你感觉到愤怒了吗?”
  室内一时陷入安静。
  “咳咳。”
  谷咕的咳嗽声打破了这个沉寂的气氛。
  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生或者死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或者和死了一样,死了和活着也是一样,对我来来说没有区别。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无聊的活着,安稳的死去。”
  太宰治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接。
  他再次认真辨认了谷咕的神色,发现他没有在说谎。他的眼里一片空洞,之前的死志已经消失不见,当然也看不见生的希望。
  确实,死和活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真的是一个怪物。
  太宰治微瞌眼,默念道。
  “叩叩——”门被敲响。
  屋内的两人都看了过去。
  门口站着一个黑发紫眸的中年医生。他穿着不甚平整的白大褂,头发随意地扎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就是没有精神的样子。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