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解锁(玄幻灵异)——鬼手书生

   《强制解锁》作者:鬼手书生
  文案:
  黑老大与机器人政客谈恋爱的故事
  受黑帮boss,不是肉文,举双手自证清白。
 
 
第1章 宠物锁
  查尔斯·塔齐托称自己为一个商人。他经营着几家赌场和酒店,生意做得很出色,但也不是能上乔纳斯财富榜的那种极端成功的例子。
  他偶尔出席上流社会的宴会,总是衣着得体,举止优雅,而且风趣幽默,在这种场合很吃得开。除此之外,人们不常在公开场合见到他,或他的新闻。奇怪的是,见过他的人都记得他,但都不了解他。有几次,从他的前女友们这里传出来,说塔齐托在床上有些怪癖,比如必须关灯做`爱,而且从来不让她们碰他的性`器。但这种小道消息也是听过就忘的那种。这年头,有钱人没两个怪癖才够奇怪呢。
  塔齐托保持着低调,因为他还有另一重身份。他是瑞亚地区最大的黑帮首领。五年前,他与他的同伴干掉了自己的首领柯西莫,取代了他的位置。他们在地下有庞大的军械走私网络——到塔齐托手里后规模又扩大了一倍,并靠这个赚得脑满肠肥。
  他还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任何一条被政府找了麻烦的话,都足够给他来一针安乐死的。可惜,狡猾的塔齐托靠着他的谨慎,避过了一次又一次险情,安全地过到了今日,坐拥着堪比天文数字的财富。
  然而,这位风流英俊的商人也好,黑帮首领也好,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好日子到头了。今天,就在今天,厄运像愤怒的黑洞毫无征兆地爆裂了,并自作主张地弥漫开来,吞食了他,还有他的自尊心。
  走进自己的家门的时候,塔齐托看起来还很正常。他刚从一场宴会上回来,身上沾着不少香水味,礼服挺括,看起来要多青年才俊就多青年才俊。
  他走进客厅,柔和的灯光自动亮起来,门在他身后合上。他听到电子锁启动的声音,突然就垮了。呻吟了一声,慢慢跪到地上——他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他现在这样。
  “该死……”
  他用力地解开皮带,扯开裤子拉链。他的手在抖,一把拉下自己的内裤,看自己的腿间。
  那玩意儿真的在他的胯间,藐视他的意愿,霸道地宣布着它的主权。厄运来得太突然,人通常一开始都拒绝相信。塔齐托瞪着那个金属环很久,他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男人恶心的嘴脸,说服他这事是真实地发生了。
  “操!”他大骂了一声,奋力在沙发上砸了几拳。
  他坐到地上,不耐烦地把昂贵的西裤踢到一边,分开双腿拨弄那东西,想把它弄下来。
  这枚金属环被穿在了他身体的某个部分,某个他有,而其他男人没有的部分。塔齐托像个普通男人那样有一根阴`茎,软着的时候尺寸也不错。但是在更隐秘处,生长着另一个器官,对他来说已经习惯,但对任何其他人而言都足以目瞪口呆——在他的阴囊下方,本该光滑的会阴上切切实实地生着两片大阴`唇。如果他有心情扒开它们,会暴露出那个本该属于女性的生`殖`器。他从不那么干,他厌恶这个器官。
  现在,他对这个器官的厌恶无疑成几何级数地上涨了。因为那东西——一只扁圆的金属环像一把锁一样穿透了那两片大阴`唇,将它们穿在了一起,这使得要扒开阴`唇看看里面的幽密也成了不可能。他到现在还因为这个暴行而流血,内裤的裆部都被血浸透了。天知道他是怎么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回家的。
  塔齐托撑着沙发背艰难地站起来。他只走了两步,就放弃了。实在是太痛了,像有两只野猫在对着阴部残暴地撕咬。他面色惨白,额头上都是冷汗,虚弱地叫来了他的医疗机器人。
  他坐到沙发上,两腿大张着。在医疗机器人为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他上网查了查这东西。这玩意儿居然叫“宠物锁”,顾名思义,又是研发出来给某些特殊口味的富豪用的。他发觉机器人在消极怠工,对它说:“把它拿下来,别怕流血。”
  医疗机器人已经扫描了这只“异物”,将它的产品信息显示在电子屏上。塔齐托没心情看,不耐烦地重复:“把它拿下来,你聋了吗?”
  机器人着急地唧了一声,将其中一条信息标红,不停地闪烁。塔齐托无力地靠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注意到这条信息。
  “危险注意:植入方式为神经连接。强行取下即引发自爆。”
  塔齐托将这句话反复看了两遍,像看笑话一样,呵地笑了一声,突然毫无预兆地把手边的一串昂贵的瓷器扫到地上。他恶狠狠地瞪着满地的碎瓷片,意识到这样不行。这东西还有追踪功能,决不能这样留在他身上。
  塔齐托这辈子都是狠角色,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最先的愤怒过后,他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所有曾无意间发现他身体秘密的人都已经死了。他是一个走在刀口上的人,无数人在盯着他的位子,一有机会就会试图取而代之。他必须每时每刻都是硬汉,不让他们有机可乘。这种与性有关的丑闻比作奸犯科有杀伤力得多,一定要被扼杀在摇篮里。
  他阴沉着脸想,他得对那个男人做些什么,让他闭嘴。
  对这枚宠物锁的主人。
 
 
第2章 宴会背后的龌龊
  事情回到三个小时前。
  这天是瑞亚最大的房地产供应商“房美尼”的百年庆典。晚上他们搞了个盛大的宴会,邀请了大量的名人,富豪和高官。
  房美尼背地里支持着几个政客,其中正有塔齐托想结交的人,他自然就接受了邀请。毕竟这年头要搞定这么大规模的军火走私,背后没有几个高官撑腰是不可能的。而塔齐托深刻地相信着一条准则——所有的“人类”都可以用钱来搞定,问题只是要弄清标价。
  塔齐托在宴会上如愿结交了那位议员。当时,他们正相谈甚欢。然后大厅的灯光暗了下来,舞台从中央缓缓降落,是主办方用来助兴的席间表演。舞台上立着一个抱着吉他的漂亮女孩。那女孩唱了首民谣,清纯得令人动心。塔齐托托着腮,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当她下台时,他和周围人打了声招呼,每个人都很理解他——毕竟她太漂亮了。他随手取了杯酒,走到她身边。
  当时他以为这是场普通的艳遇,但事后才意识到,那简直他妈的是场灾难。
  塔齐托正带着他迷死人的笑容取悦那个女孩——她叫莫妮卡。他说了什么,莫妮卡咯咯笑了起来。她的眼亮晶晶地看着塔齐托。他也许风趣,多金,但那一刻令人难以拒绝的是他浑身散发出的,像毒药一样危险的诱人气息。
  塔齐托这一天穿了一套稳重的黑色礼服。敞开的礼服下,低开口的马甲把腰收得恰到好处,材质偏薄的衬衫把胸肌的轮廓勾勒得令人挪不开眼——不是每个有钱人都有时间保持身材,也不是每个人都足够有钱,能定期去其他星球晒太阳,让自己的肤色保持迷人的蜜色。这年头整容很容易,但一副腰细肩宽的身材仍然迷倒众生,代表着性和魅力。
  他们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一些,打破了陌生人的安全距离。不出意外的话,他今晚就能睡到这个妞儿。
  塔齐托正在津津有味地经营他的艳遇,大厅又亮了起来。有人敲酒杯,令整个宴会安静了下来。热情洋溢的女主持介绍说他们今晚有这个荣幸请到了一位尊贵的客人,现在就要请他说几句。
  那个“尊贵的客人”上台了,塔齐托认出了他。那是11,这里的所有人都认识他。他没有名字,只有编号,是这颗星球待定的主人。说是待定的,因为现在他还在与另一位和他一样的物种,7,竞争这个位置。
  11先生从外形到穿着都是一副令人讨厌的成功政客的样子,俊朗帅气,雄心勃勃,好像从小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来自于精英阶层。他带着恰到好处的严肃,与大家谈他的政治理想。
  塔齐托对他不感兴趣,但令他更无聊的是,他身边的小妞正在认真听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那位演说家。
  要说这位11先生有何出挑之处,首先,得承认他看起来很真诚。虽然政治家都善于伪装,但他的眼睛清澈正直,忧国忧民,仿佛装着对整个世界的悲悯。当然这说服不了塔齐托,他坚信没有一个天真的家伙能涉足政治,那种人在第一次选举的时候就被撇回老家该干嘛干嘛去了。
  还有一点塔齐托可以认可,就是那位11先生身上的魅力,正是政治家们的稀缺货——沉稳,可靠的气质。他的竞争对手,7先生在这一点上就差很多,看起来轻浮而尖锐。
  他把这些分析变成有趣的方式讲解给莫妮卡听,成功地把姑娘的注意力拉了回来。11先生的演讲结束后,人们又活动起来,塔齐托巴不得这样。他邀请莫妮卡出去走走,她欣然同意。
  此时此刻,塔齐托正在思考哪个角落适合接吻摸胸,他喝了点小酒,心情愉快,完全不知道他在向着毁灭他生活的厄运越走越近。
  塔齐托是在顶楼的露天玫瑰园里得的手。他兴致很高,搂着他的妞:“宝贝,你美得不可思议,”他甜腻腻地说,“我得带你去个更危险的地方。”
  他拽着女孩的手往楼下跑,莫妮卡在后面笑:“还有比和你在一起更危险的事吗?”
  他们往下跑了两层,塔齐托故意带着她东躲西藏,一副危险重重的样子。女孩被逗得开心极了,被塔齐托如愿带到一间房间前。
  “这是哪里?”莫妮卡问他。
  塔齐托对她露出迷人的笑。还用问吗,这当然是他的房间。他用热情的吻代替了回答,同时掏出房卡刷开了房门。他们进门的同时紧紧抱住,吻得天昏地暗。直到……塔齐托无意睁开眼,看到房间里有人。
  他一下子僵住了动作,莫妮卡抬头问:“怎么了?”
  塔齐托一把按住她的脑袋:“不要动。”
  他瞪着房里的两个人,那两个人早就停下来了,无声地看着这个撞破杀人现场的不速之客。地上还有个人,已经死了。那两个人他都叫得出名字,年轻的那个是刚才在台上演说过的11先生,年老而肥胖的是房美尼的大老板。死了的那个人脸对着墙,看不见。11先生不站在演讲台上时,脱去了悲天悯人的外衣,看起来阴沉,老练,像铁一样冰冷坚硬。
  塔齐托一向对危险机敏,这一眼,他就知道他惹上大麻烦了。他的表情也表示着他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来不及想房间里怎么会有人,所有的脑细胞都在飞速地寻找解决办法。
  他的一只手按着莫妮卡的脑袋:“不要回头。”另一只手探到身后寻找开门按钮。
  11先生站了起来,塔齐托看到他手里有枪。他飞速地回头看了一眼,一把按开`房门,拽着莫妮卡一路狂奔。他没空管小妞有多惊恐,从领结下扯下一粒襟扣。那里面暗藏机关。在不能带枪的宴会,他总需要一些东西来自我保护,就为了防止这种突发情况。保镖为了他该死的情趣跟得很远,他们可能还需要一分钟来发现他。
  一分钟,他需要争取这一分钟……
  他向升降机狂奔,那东西正好停在他的楼层。该死,他能听到他们追出来了,他们有枪!
  近了,近了!他冲到升降机面前,门自动打开。他拽着莫妮卡灵活地钻进去,拼命地按关门键。这个升降机靠磁力运行,直接与空中巴士相连,只要他能把那杂种关在外面,就是他的胜利。玻璃移门缓缓闭合,好像关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透过门缝,他恶狠狠地与向他走来的11先生对视着。剥去正经生意人的伪装,塔齐托露出了亡命之徒的内核。尖锐,杀气,可以为活着做任何事。
  门最终闭合,11先生还离他们有几米远。透过透明玻璃,塔齐托对11先生露出一丝挑衅的笑。他赢了。
  11先生面色沉着,步伐都没有变快一点,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中似的。升降机下沉,11先生举起了枪。那没什么用,塔齐托想,升降机的玻璃可以承受两次冲门器的攻击,这种规格的手枪简直小儿科。然而,11先生并没有向门射击。在升降机下降的一瞬间,塔齐托看到11先生对着右侧开了一枪。
  他们的升降机骤停,里面的两个人被震得险些摔倒。莫妮卡尖叫了一声。升降机有一半卡在地面。塔齐托意识到11先生击碎了升降机的应急按钮。升降机立刻停止运行,并自动打开了门。
  “操……”
  他骂了一句脏话,拼命地按关门键,恶狠狠地踹那该死的,停止运作的控制板。
  “出来。”他听到头顶上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满溢着醇酒般的渗透力,会在第一时间抓取人的注意力。可能是他们在造他的时候,特地按照人类的审美来设定的。
  塔齐托停止了无谓的挣扎,抬头看去,11先生站在不远处,冰冷地俯视着他们。塔齐托的手无意识收紧了一下,手心里藏着那枚襟扣。他想了片刻,换上了一副“我会配合”的脸,从露出地面的半扇门爬了出去,回身把莫妮卡拉了出来。他一把将她拉到11先生面前,用恳切的语气说:“11先生,她什么都没看见,你要放过她……”他拉住11先生的手,眼里闪着动人的真诚,“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会配合。”
  11先生的手颤了一下,低眼看手背,那上面被一根细针扎破了一个洞眼。他注意到了塔齐托藏在手心的襟扣,从那上面弹出了一根毒针。针尖涂有剧烈的神经毒素,在接触到血液的一瞬间可以致命。
  塔齐托看见他中招了,终于松了口气。他显然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毒针,充分地了解它的效果。
  他甚至露出了笑容,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去死吧。”他把襟扣安回原位,理了理他的礼服,优雅地转身。
  “我以为你知道,我不是你们这样弱小的人类。”身后又低又磁性的声音响起时,塔齐托的背影僵住了。
  “任何要求都会配合是吗。”
  这是塔齐托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的后颈被重击了一下,眼前一黑,堕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
 
 
第3章 变态与恶棍的对决
  冰冷的水冲击到头顶,塔齐托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被水冲得睁不开眼,冲进鼻子里的水呛得他一阵猛咳。他下意识扭头避让,随即意识到手和脚被绑住了。他歪头避开水流,看到头顶有个水龙头,冷水就从里面不断打到他的颈窝。他的双手被牢牢绑在那个水龙头上。
  他看了一眼周围,这是酒店的浴室,装修得奢靡而又科幻,灯光温柔无害,散发着金钱的色彩。他被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放置在一个贝壳型的按摩浴缸里,两腿分别绑在浴缸的两个角上。他很快就发现了浴缸正在蓄水,蹬着腿想坐起来,但根本做不到。屁股底下是光滑的弧形,四肢都被绑着,他没有任何着力点,只能躺在里面。不出几分钟,只要他坐不起来,就会被溺死在浴缸里。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