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瓶-麒麟归位(第一部分)(盗墓笔记同人)——邪灵工作室

   《邪瓶-麒麟归位(第一部分)》作者:邪灵工作室 
  文案:
  这是不虐的HE甜文,只是里面情节跌宕起伏,主角们别扭难拗;这是边说相声边打怪的轻松搞笑文,只是斗下的怪物总是能让人出乎意料;这是饿死人的耽美,闪死人的粮食,这是可以媲美原著的用惊悚悬疑来培养暧昧的女性向同人文;这是小三爷历尽艰险,不怕牺牲,流血流汗,终于吃到小哥嫩豆腐的励志小白文;作者擅长吃肉,不会写肉。
  作者的话:此文解密无能,逻辑混乱;情节基本靠挤,□基本脑补,肉什么都是浮云;挖坑纯属意外,跳坑务必谨慎!
  注明:慕云追月已加入邪灵工作室 因推广而由工作室代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王胖子,黑眼镜,王盟 ┃ 其它:盗墓笔记,邪瓶
  一句话简介:吴老板和张小哥的心酸倒斗搅基史
 
 
第1章 
  从盗五结束,张起灵失忆处开始衍生,讲述吴邪和王胖子协助小哥寻找记忆的故事。
  楔子(摘自笔记5)
  从格尔木回来之后,胖子混得相当不错,在琉璃厂也开了堂口。我们在他的新店里碰头,几个月不见,闷油瓶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气色,除了眉宇间对这个世界的陌生,其他倒是给我熟悉的感觉,这让我多少有点心宽。见到他的时候,他靠在窗口,也没有看我,眼神如镜,淡得比以前更甚,好比心思已经根本不存在于人世之间。
  我先说了点客套话,他毫无反映,就问胖子他的情况如何,医生是怎么说的。
  胖子摇头:“不就是那样,据说是回忆起一些片段来,医生说是受了强烈的刺激,得精神刺激才有可能好转,不然每天炖猪脑都没用。”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那陨石之内,在最后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你有什么打算没?”说了点无聊的,胖子就问我,“我这儿就四十多个平方,可实在局促,你要让他住在这里,我连相好都不敢找,别人一看我藏着个小白脸,还以为你胖爷我是兔儿爷。”
  “你这人真没良心,人家可是不止一次救过咱的命,你担心这不靠谱的干啥?”我没好气道。
  “他又不住你那儿你当然站着说话不喊疼,你要我出钱给小哥找个房子,那咱是一句话,他要住四合院我都给他拿下,和我住一起就不行,这和救命不救命没关系。”胖子道:“你看要不这样,我掏钱租房子,你掏钱找保姆,咱们把他安顿在这附近,给他好吃好喝,没事周末过去探望一下。”
  “你这他娘的整得好像金屋藏娇一样。”我道,“他又不是傻子,你得问问他自己的想法。”
  于是胖子便看向闷油瓶:“小哥,你自己说怎么着吧,今后有什么打算?”
  闷油瓶闭了闭眼睛,似乎在思考,隔了很久才道:“我想到处去走走”。
  我道:“走走?到哪儿去走走,有目的地吗?”
  他淡然道:“不知道,到你们说的那些地方,长沙,杭州,山东,看看能不能记起什么东西来。”
  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他想记起点什么东西来,现在他脑海里基本是一片空白,他的过去是一个巨大的谜题,但是谜题越大,对人的折磨就越小。然而如果他在游历过程中,记忆开始复苏,在他脑海里浮现出的情感片段对于空虚的人来说是诱惑力极大的,一点点的提示都会变成各种各样的线头,让他痛苦不堪。
  我理解,对于失去记忆的人来说,人生的所有目的,应该是找回自己的过去。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但是我实在不想他再走上那条老路。
  胖子看我脸色有变,知道我心里有个疙瘩,拍了拍我,提醒我道:“顺其自然,咱们不是说好的吗,你想把他硬按在这里也不现实。”
  我叹了口气,如果这样,只有实行第二个方案了,就是和他一起琢磨这些事情,看着他,我们到底是过来人,很多东西可以避免他走极端。
  “那你就别琢磨了,我看还是按照小哥说的来,咱们给他报个旅行团,准备点钱,让小哥自己出去走走,”胖子道:“要不咱干脆替他征婚,把他包给一富婆,以小哥的姿色,估计咱还有得赚,以后就让他们自己过去,你看如何?”
  这不是扯淡吗,我心说,摇头不语,琢磨起胖子刚才的说法,总觉得那是个好办法,胖子还没想到点子上。
  这就决定还是帮闷油瓶查吧,我们插手好过他到处乱跑。不过这事情我没法一个人干,我这边忙得要命,而且局势混乱,让闷油瓶跟着我到处跑肯定不行,他那种人我又制不住,万一他突然想起什么来,突然又溜了,我去哪儿撞墙都不知道,得拖胖子下水。
  -----------------
  主意打定,我拍板道:“你们都跟我回杭州,胖子你带点北边的货去临临杭州的市面,小哥和我先找三叔留下的资料,看有啥线索。”
  “这主意成,胖爷我可折腾够了,去西湖边看美女顺便做几单生意,就当度假。”胖子乐:“小天真,杭州可是你的地头,吃住行可得全包了。”
  娘的,我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这回亏大发了。
  --
  我去格尔木的这几个月,王盟保持他一贯的作风,一票都没开张。虽然以前店里生意也就这调调,不过因为作了三陪还要花钱买单的郁闷,我给王盟下了军令状:本月起码给我卖出去几个物件,不然工资免谈。
  现在,我喝着搁了半年,愣是给搁成陈茶的龙井,倒在我的躺椅上监督王盟干活。王盟这小子最近和街上一家饰品店的小姑娘打得火热,小姑娘手巧,编了一堆绳结挂环,吊上一个老铜钱、老料器珠子什么的还挺有点意思,摆柜台里,看货的问价的想买的人多了不少。
  王盟这小子见这么做有戏,破天荒自觉主动把店里杂里古董的存货都倒腾了个遍,我怎么以前没见这楞子这么主动呢。
  “老板,这些良渚玉的杂件能穿成串子买吗?”王盟从柜台底下又翻出一个扁匣,积满灰尘,我坐直看那匣子,自己都快记不得是啥时候收进来的玩意儿。
  匣子里是几十个玉管玉珠小雕件,不是青里透点灰,就是白里露点黄,看上去像是土里刨出来的东西,其实嘛,哪能是几千年前的玩意。我当初收进来,估计也就是为了店里多些物件充点门面。
  “随你。”我又躺倒回去,郁闷地盯着天花板。从北京回来也有几天,闷油瓶的记忆没什么恢复的迹象,除了看到乌金古刀的照片,小哥虚握了握右手说记得那把刀很趁手,其他的还是一片空白。
  王盟埋头理着,突然笑起来:“这个东西也太假了吧,我都看出不对,老板你那时候怎么收进来的?”
  我把杯子一递:“小子你长能耐了啊,倒水去,东西拿来我看。”
  王盟接了杯子,递过来一个小玩意,暗黄里泛着牙白色,是个核桃大小的乌龟,我拈在手里一看,暗骂自己当年真是没眼光。仿就仿吧,你仿良渚玉器雕乌龟,整个最简单的样子就靠谱了,这还巴巴雕个龙头,活该四不像。
  门口的胶帘一掀,涌进来一股热浪,“哎,胖哥,你俩回来啦。”王盟招呼着,边递过来杯子,“老板,茶。”
  “谁说杭州是天堂,真他娘的热,明明是火炉。”胖子大声抱怨,一身汗湿走进来,“嘿,你小子还真会摆老板架子。”说着,脱了个赤膊,占着空调吹凉。闷油瓶跟着进来,照旧没什么表情,倒了杯水径自喝着。
  我顿时觉得一头有两个大,当初把这两活宝忽悠回来,我真是脑髓敲出,没事给自己找麻烦,一个失忆的闷油瓶就够麻烦的,搭上个王胖子,那真是天下大乱。胖子正经事没做,整天带着闷油瓶出去晃荡,美其名曰寻找记忆,其实就是免费旅游,也就他对着闷油瓶这个一天不吐一个字的家伙还能乐在其中。
  “呦,天真同学,良渚玉当手链卖,你改行首饰店啦。”胖子拿着衣服擦着脸上的汗,晃到柜台边,拿起一块来看,“啧啧,仿得好地道的鸡骨白。”
  我把手里的龙首龟往肚子上一搁,抬手挠头:“胖子,你不是废话么,这堆玩意要真是五千年的东西,还能轮我手上?你看杭州哪家古董店没有几样良渚玉器的,这叫本地特色。”
  正说着,我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被人盯上的感觉,一看,好么,闷油瓶居然盯着我看,还是下半身!难道我大门没关?不对啊,天气热我穿的是沙滩裤衩没拉链的,而且就算大门没关,大家都是男人,犯得着这么一脸严肃吗?
  只见闷油瓶的视线死死盯着我腰部以下,一步步走过来,我心里那叫一个毛呐:小哥,难道你失忆失得连兴趣爱好都变了?!闷油瓶已经走到我的躺椅前,突然把他那发丘中郎将的右手一探,我心里惨叫妈呀~小哥你这是要做什么啊!啊!啊~啊?
  “诶,这玩意儿挺怪。”胖子的声音突然凑过来。我定睛一看,闷油瓶食指和中指夹着那只龙首龟,正仔细看,胖子也探着脑袋在一边。敢情刚才小哥看得就是这龙首龟,白白惊出我一身汗。
  胖子从闷油瓶手里拿过龙首龟:“小哥,这乌龟有什么讲究不?还是你以前见过?我看着这质地款式不像是个真家伙。”
  我从椅子上爬起来,有气无力说:“王盟都看得出是假的,好像我以前从地摊上收回来的。小哥,这东西难道有什么古怪?”难不成是你定情信物,跟见着鬼似的盯着,连带把我吓得够呛。当然这后半句,我没好意思出口。
  闷油瓶也不答话,转身去看柜台上其他那些,明显在思考着什么。我和胖子凑了过去,只见闷油瓶从一堆玉管玉珠中捡出一个青灰色的鸟形玉片来,定定看了会,突然说:“我见过这个。”
  “来,我瞧瞧。”胖子接过去,一手玉片一手龙首龟,走到窗口日光下琢磨,突然叫起来,“哎哟,我操!是这玩意!”
  “胖子,什么玩意连你也吓到?”我怎么不记得当初收进了怪异的东西,不想拿来仔细一看,也吃了一惊。玉片上的花纹,一张人面两对眼睛,正是我们在云顶天宫里遇到的那种人面怪鸟,也是西王母的图腾——三青鸟的原形。
  “敢情我这是瞎猫撞上死老鼠,真捡着漏了。”我干笑,朝闷油瓶说,“小哥,你记起来我们在云顶天宫和塔木托遇到的那些事儿了?”
  闷油瓶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起伏:“我只记得这种人面鸟。还有,那个东西是真货,恐怕还不止五千年。”抬手指了指胖子手里的龙首龟。
  “了不得,小哥鉴定绝对没错,小吴同志,这回你可捡到宝啦。”胖子一听,立马拿双手捧着送到我面前:“鉴于天上掉下馅饼砸到了吴邪同志,我决定中午大家去楼外楼庆贺,小吴买单。扯乎!”
  我接过龙首龟,一巴掌拍在胖子的肥膀子上:“都几顿了,还没吃够那醋鱼,有什么好吃的,中午对面状元馆吃面,片儿川管饱。”
  闷油瓶不说话,视线追着我手里的东西,照旧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走过去把两样东西给他:“小哥,东西你先拿着,慢慢来,看能想起点什么。咱们先去吃饭。”
  快一点半,饭店里人已经不多,胖子一气吃了三碗爆蟮面,正喝着碗里的面汤。都九月了,天气照样热得离谱,我消灭大半就没了胃口,闷油瓶也早早撂了筷子,手里把玩那两件东西。
  “小哥,你说这东西比良渚的还早,那是什么时候的,难不成史前文明?”自从成了半个土夫子,我可算长了不少见识,既然连西王母咱也会过面,发现个史前文明好像也说不上匪夷所思。
  “不知道,只是感觉。”闷油瓶的回答真叫我无语,看来除了失忆,原本最靠谱的倒斗专家,现在就和一部失灵的雷达一样好看不管用。
  “哐”一声,胖子放下碗,满嘴油光,心满意足插话:“要相信小哥,之前无数次事实证明信小哥,得永生啊!哎,这面浇头味道真不错,是什么做的?”
  “黄鳝。”我随口答,“长得像短一点的蛇……见鬼。”
  只见胖子的脸由红变白又由白变青,估摸着我的脸也离菜色不远,闷油瓶看看我又看看胖子,一脸茫然。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中了盗墓的毒,三叔还坑着吊人胃口,等我把能找的同人搜了一圈看回来照样没更新。百爪挠心,我的瓶子啊,我的天真呐,我的胖子呐,我的粽子禁婆海猴子万奴王西王母呐~~~
  于是,文盲一只开始挖坑,准备把自己坑死。
  慕云追月 2009.9
  邪灵工作室代追月大大推广麒麟归位~!
 
 
第2章 
  早上六点不到,我就开着我那金杯从杨公堤一直到北山路,一路哈欠连天。下了这么多次斗,都快忘记日出是什么样了。
  夏末的西湖还有晚开的荷花,更多的是空空的莲蓬,神似西王母那块诡异邪恶的天石。我一阵恶寒,一脚油门加速开过,瞥了瞥副座,还好闷油瓶一直闭着眼睛,要是触发了他什么不好的回忆,不只失忆而是发疯,我还是直接跳西湖来的靠谱。
  一路直奔二百大,今天是周末,二百大的收藏品市场照例的地摊日。那地方的东西,到不都是假货,只不过大多是清末明初的民间东西,上不了台面。除了刚开店的那半年,我已经有三四年没去那里晃荡了,不过昨晚既然答应带路总要算数,不过我还真没想到闷油瓶对那件东西反应这么大。
  昨儿下午,胖子从北京带来的一挂朝珠有了下家,屁颠着出去收钱。闷油瓶一下午待在我铺里,一不说话二不挪窝,半垂着眼好似老僧入定。王盟抱着尊瓷观音凑过来小声说:“老板,张哥是不是失恋了,咋这么消沉啊?”
  “滚你的,收拾去,人那叫入定,没瞧见这禅坐得杠杠的啊。”失恋?小哥这上天入地神出鬼没的,难道和唐朝女粽子去谈恋爱?哪只粽子见了他不缩脖子躲远点,几个脑袋都不够他拧的。莫非是文锦?文锦在天石里不肯出来,小哥他伤心过度刺激太大才失忆?靠,我这是在瞎点哪门子的鸳鸯谱呐。
  “吴邪。”
  你说正主儿三叔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我瞎操心小哥和文锦有的没的…哎,刚才谁叫我?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