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世种田的日子(GL)——衣青箬

   书名:我在末世种田的日子(GL)
  作者:衣青箬
  备注:
  (接档新文《风花雪月(GL)》求收藏)
  20XX年,一种未知病毒席卷全球,
  为了应对疫情,人类进入了长达三年的“隔离期”。
  末世到来的时候,唐含正开着租来的面包车,拉着一整车物资回乡过年。
  她的老家,一座大山深处的小村庄,家家都有上千斤存粮,地里有菜、圈里有猪、塘里有鱼,周围还有几百亩待种植的田地和看不到边际的山林。
  唐含挽起袖子,背上柴刀,扛起锄头,“身为神农氏传人,是时候发挥出血脉之中的力量了!”
  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技术人员·黛:不如你先把刀放下咱们再好好说话?
  没有丧尸的末世文,社会体系没有崩溃,就一群普通人快乐种田、吃吃喝喝的日常。
  我的专栏求收藏
  本文将于06月18日(星期四)入V,届时将掉落万字更新,谢谢大家支持。
  PS:作者码字不易,谢绝任何形式的搬文改文和转载,支持正版,从我做起。
 
 
第1章 江黛
  唐含一走进房间,所有人就都被她手里的厚棉被吸引住了视线。
  她都能从他们的眼神里读取出他们现在的内心OS:还能这样的?会不会太夸张了?
  但是更多人在短暂的愣怔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意动。还真别说,大冬天的,要在这四面漏风的板房里待足十二个小时,确实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而唐含手里的那床厚被子,光看就知道一定非常暖和。
  陆陆续续有人起身出去了,想来是车上带有类似的物资,打算搬回来用。
  但唐含却没有走回自己之前占据的位置,而是脚步一转,拐到了房间的角落。厚被子被她展开,落下去照在了蜷缩在墙角的身影。
  对方微微一怔,吃惊地抬起头来。
  之前她进门时,唐含惊鸿一瞥,就知道她生得好看。这会儿近距离一看,才发现比自己想的更耐看。就连苍白的皮肤,和紧皱着的眉头,也没有减损她的容貌,而是添了几分病弱之气,让唐含彻底领悟了什么叫“我见犹怜”。
  “你生理期吧?”唐含十分不见外地动手替她掖了掖被子,“这种时候受凉更难受,躺被子里暖暖会好一点。”
  “……谢谢。”江黛迟疑片刻,还是领受了这份好意,把盖到胸前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这床厚棉被是唐含特意找人弹的,整整十二斤,压在身上颇有分量,将冬日的严寒都阻隔在了外面,江黛原本僵硬的身体慢慢舒展开,觉得好过了许多。
  她拢紧被子,特意绕开了自己的鞋子,以免污了被面。
  倒是唐含顺着她的动作,看到露在外面的双脚,就劝道,“你不如把鞋脱了,脚也收进去暖一暖吧。”
  “这……会不会不太好?”
  “没什么,这被子带回去也是要拆开来晒洗的。”唐含摆摆手,转身要回自己的位置去。
  这会儿,出去拿被子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回来了。原本气氛凝滞的板房里,倒是多了几分喧闹之声,显得热闹了几分。
  江黛见唐含要走,连忙道,“你的被子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
  “我没关系。”唐含转头朝她一笑,拎着自己身上的羽绒服展示道,“我穿得多。”
  羽绒服下面罩着的是一条棉裤,脚上则是一双雪地靴。
  跟江黛的薄风衣牛仔裤比起来,她这一身确实要保暖得多,武装得相当到位。
  但是江黛知道,这种气温,即便穿得再多,手脚都免不了冰冷。她抿了抿唇,还是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一片位置,又掀开被角,“要不你也进来捂着,不然我不好意思了。”
  反正这床被子是180X200的,完全足够盖住两个人。
  唐含转了转眼珠,笑得一派明亮自然,“好,那我去把坐的垫子拿过来。”
  几分钟后,两人一起挤在了被子里,互相通了姓名。
  “你这个名字很少见啊。”得知江黛的名字,唐含不由道,“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
  “确实是从《红楼梦》取的。”江黛说起自己的事,神色也淡淡的,“大概我父母想让我做个才女,所以取了这个名字。可惜我实在不擅长此道,走了别的路。”
  唐含敏锐地察觉到她兴致不高,便笑道,“名字嘛,好听就可以了。”
  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来上网,顺便换了话题,“这次的病毒蔓延得实在太快了,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形会怎样。”
  唐含是在ETC出口被拦下来的。就差那么几分钟,前面的车已经过得差不多,眼看就要轮到她,唐含正期待着回家洗个热水澡,吃上父母准备的热饭热菜,突然来了一队交警,直接把出口给封了。
  人群顿时骚动起来。
  折腾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是新型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为了避免病毒继续蔓延,各省市都已经进入了一级响应状态,封城封路,限制人群出入。
  没多久又有工人过来,在高速路口搭起了一排移动板房,交警们挨个叫人下车,检查证件,询问行车路线,量体温,与患者或者疑似患者有过接触的单独带走隔离,剩下的就分配到板房之中等待。
  她们要在这里待满十二个小时。
  唐含之前也在网上看过疫情相关的消息,但是因为初期爆发的那座城市在中部,距离她生活的地区十分遥远,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或许就是因为大家都这么想,最初时完全没有警惕,所以才会导致情况在短短几天之内急转直下。
  先是疫区封锁不及时,导致有数十万人通过飞机、火车、汽车等便捷的现代交通工具,前往全国各个省市。
  而后在各地政府的应急程序尚未启动时,病毒就发生了第一次变异,潜伏期由原本的三到七天,缩短为六到十二个小时。而且原本潜伏期内的病毒不会传染,变异之后就开始传染了。
  这样的变异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也导致病毒在短时间内,几乎蔓延到全国。
  唐含辞职之后,退了租的房子,有一大堆东西要拉回家,再加上还采购了不少年货,所以只好租了一辆面包车自己开回家。没想到就在路上这么十几个小时,外间却是风云突变,情况已经恶化到了这种程度。
  因为应对仓促,病毒异变之后,立刻迎来了一次二次接触感染的大爆发,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就是前线医护人员,以及人员密集的各种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
  目前,全国范围内的疫情都不容乐观。她们这里的情况已经算得上好的了,因为高速公路上私家车比较多,疫情传染起来也就没那么方便。但即便如此,还是不断有到过疫情区,或者与与疫情区人员有过二次接触的人缘被甄别出来,带走隔离。
  每出现一例,就会引起一阵喧哗。开始大家都忧心忡忡,跑到板房门口去看,后来就麻木了。
  现在是隔离的第三个小时,一月份的天气,就算不是滴水成冰也差不多了。外面寒风呼啸,薄薄的板房能挡住风,却挡不住渗进来的寒意。所有人都冻得浑身僵硬,只能靠蜷缩着发抖来维持生理机能。
  考虑到要在这里过夜,唐含就去车上把被子扛了过来。
  ——唐含回家之前,已经辞掉了上一份工作,退租了那边的房子,所以这回把所有家当都搬回来了。另外还买了好几箱年货和土特产,为此还租了一辆面包车。
  也幸亏是这样,这会儿才能裹着被子聊天。
  听到唐含的问题,江黛抬起头,目光落在空茫之处,语气却还是平静的,“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大规模的爆发,这还只是初期,情况恐怕只会越来越糟糕。”
  唐含何尝不清楚这一点?
  上回大规模的病毒爆发,还是二十年前。那时她才上小学,但那种紧张的气氛,却让她记忆犹新。
  然而跟着一次比起来,那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了。一方面,这二十年来,科技飞速发展,交通越发方便,人群的流动性大大增加。另一方面,这一次的病毒变异得太快,潜伏期短,感染性强。两方面加起来,就导致病毒蔓延速度难以遏制。
  其实唐含心里还有一个没说出口的担忧。
  现在是国家部门强势出击,勉强控制住了情况。这是国内的优势,可正因为这样,这些一线工作者长期暴露,感染的可能也大大增加。一旦病毒在他们之间蔓延,连他们也倒下了,局势将会变得无法控制。
  意识到自己又选了一个糟糕的话题,唐含只好闭嘴。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冬日的冷风呼啸着掠过,山间林雾降下,被冻结成薄薄的冰层,覆盖在萧条的草木之上。
  不远处的城市灯火通明,但是咫尺之遥的他们,却只能待在临时搭建的移动板房里,等待“隔离期”过去。
  一开始还有人说话,讨论各地的情况怎么样。但到处都差不多,焦虑的情绪迅速在人群中蔓延,渐渐就没有人开口说话了,各自发着呆,煎熬地等待着时间过去。
  很快,更加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所有人面前。
  晚饭时间到了。
  大部分人并没有准备好在高速路上过夜,所以不会特意带着吃的。但眼看还要再熬上好几个小时,总不能一直这么饿下去。
  唐含抹了把脸,振作起精神来,对江黛说,“我出去一下。”
  她掀开被子,被外面的冷空气冻得哆嗦了一下,搓着手出了板房,去车上拿了两盒自热方便面。上班的时候,偶尔加班回到家时已经太晚,不想做饭,她就会用这些对付一下,收拾东西搬家的时候发现剩了几盒,就顺手塞车里了,没想到正好用上。
  车里带着食物的不止她一个人,但其他人大部分都是薯片之类的零食。当唐含把矿泉水倒进盒里,煮方便面的香气弥漫开来时,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聚集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
  架空世界,所以病毒设定和现实不太一样。
  没有丧尸的末世文,社会体系没有崩溃,就一群普通人快乐种田、吃吃喝喝的日常。
  隔壁《相亲相到初恋怎么破》火热(?)日更中,已经很肥了(划重点)!
  如果是新来的小天使,专栏里也有很多旧文可以看哒~
  最后按照国际惯例求一波作者收藏,么么哒~
 
 
第2章 好看……吗
  冬日的寒夜里,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汤面——哪怕是方便面,也是一件光想想就觉得惬意的事。
  何况还有人在他们面前做出来了。
  “姑娘……”旁边有个大妈忍不住出声询问,“你这个面还有没有?我出钱买。”
  “就这两盒了。”唐含抱歉地笑了笑。
  “那你底下这个热水可以喝吗?”大妈围观了她泡面的全过程,立刻又产生了新的想法。
  自热产品通常都是外面一个桶,放加热包,加水之后便能释放热量加热,上面再套个放面饼的小盒子。所以底层的水烧开之后,看起来还是干干净净的。
  唐含看了看手里的面桶,一时也有些不确定,“这……”
  “不能喝。”江黛轻声道,“加热包里放了生石灰。”
  唐含恍然大悟。生石灰遇水会散发出大量热量,这应该就是加热包的原理了。石灰水当然是不能随便喝的,说不定会把嗓子和肠胃烧坏。
  大妈也听见了,有些失望地回转头。
  自热桶跟普通泡面的区别在于,如果是用热水泡面,三分钟左右面饼就会变软散开,可以开吃了。而自热桶多了一个烧开水的流程,需要十五分钟左右。
  这十五分钟里,整个板房里就充斥着这股泡面的香味。
  垃圾食品这东西,吃起来如何且不说,闻起来是真的香,尤其是很久没吃过,而肚中又正巧饥肠辘辘时,就更难捱了。
  但这只是个开始。等面煮好了,揭开盖子的瞬间,香味更是浓郁了何止一倍。
  带了食物的人都在食不知味地往嘴里塞吃的,好歹能缓解一下胃里的灼烧感。那些没带食物的就比较倒霉了,只能在这味道里煎熬。
  唐含见那位大妈始终一脸渴望地盯着自热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就把面桶单独取了出来,想了想,把矿泉水瓶子也放了进去,掩上盖子递给大妈,“这个给你烧点水喝。”
  加热包还在工作,再加上已经烧热的热水,应该可以把剩下那点矿泉水烧热。
  送完了水,她正准备吃面,转头时突然注意到旁边一个小朋友正在眼巴巴看着自己。那是个小男孩,看起来三岁左右,身上穿着一套大熊猫套装,小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滚圆透亮,萌得人肝儿颤。
  小孩被爸爸抱在怀里,探出头来,直勾勾地盯着唐含……手里的面桶。
  唐含顿时觉得这面桶有些沉重,她低头看了一眼,再三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最终还是没抗住卖萌光波,开口问,“小朋友要吃吗?”
  “不用不用……”当爸爸的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抱紧孩子,一边不自在地推了推眼镜,“你自己吃吧,我们带了吃的。”
  说着从地上的包里摸出了……半包糖。
  虽然糖分在这种时候很有用,但唐含还是忍不住黑线。他不说还好,一说这桶面还非得送出去不可了。
  她保持着递出的姿势,“面您看着我泡的,不嫌弃的话就给孩子吃吧。咱们还得等到明天早上呢,这么小的孩子,哪能跟着大人一起遭罪。”顿了顿,又说,“我车上还有点吃的,再去拿就是了。”
  “那……那我给你钱。”孩子他爸说着,就要伸手去掏钱包。
  “不用不用!”唐含连忙拦住他。开玩笑,这种人多的公共场合,财不露白好不好?谁也不能保证这一屋子都是好人,回头半夜不注意钱包被人顺走了,那才真是麻烦。
  她想了想,说,“要不这样,用你的糖换我的面,这样谁都不吃亏,总行了吧?”
  糖果是进口的,虽然只剩半袋,但价值还是比一桶面高多了。孩子他爸顿时松了一口气,先把糖果放在唐含面前,才放下孩子,伸手接过面桶,又叮嘱小孩,“快谢谢姐姐。”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