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的天煞孤星(玄幻灵异)——夜风花落

   《见鬼的天煞孤星》作者:夜风花落
  文案:
  千年度鬼世家柳家流年不利,嫡系好不容易又多了个子弟,家主却算出孩子乃是天煞孤星的命格,生下来便会克父克母,克六亲。
  为保住阖家老小性命,柳家上下不惜逆天而为,在孩子出生后用秘法斩断柳家与孩子的血缘羁绊。
  本是柳家嫡系子弟,却因为天煞孤星的命格,连柳这个姓氏都被剥夺的木不祥,在满十八岁后便直接和柳家脱离了关系。
  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木不祥想尽了各种办法,最后他选择与鬼结亲。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不祥,旭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今天的我你爱答不理,嘿嘿
 
 
第1章 
  背着包走在下山的路上,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木不祥脸上便挂上了嘲讽的笑。不过能够脱离柳家,即便是付出了些代价,对他而言也仍是件好事。
  据说十九年前刚知道钱茕怀上他时,柳家上下还是有为了这个即将诞生的新生命而喜悦的,只不过这份喜悦十分短暂,究其原因便是柳家的掌权人柳老爷子请人帮忙卜了一卦。
  卜卦的结果直接将柳家人这份喜悦消磨的一干二净,就连孩子的父母也畏惧于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天煞孤星的命格,天生克父克母克六亲,若是选择生下孩子,柳家上下极有可能会被克死。即便柳家已经是千年的度鬼世家,也无法挡住他的煞气。
  当时柳家木不祥这一辈已经有了好几个子弟,柳老爷子自然不可能拿一大家子的命去搏这个注定是天煞孤星的孩子。
  只不过所有事都讲究因果报应,天煞孤星既托生于柳家,自然容不得他还未出生便夭折。要是柳家选择直接不要孩子,指不定直接就会被天道覆灭。
  为保住阖家老小性命,柳家上下不惜逆天而为,在孩子出生后用秘法斩断了柳家与孩子的血缘羁绊,而钱茕也因此得以保住性命。
  只最可怜的是刚出生的孩子,本应该是柳家嫡系子弟,却因为天煞孤星的命格,不止断绝了亲缘关系,连柳这个姓氏都无法保留,最终取了木不祥这么个名字。
  不详,不详,任谁也不会觉得有这么个名字的孩子是在家人的期待下诞生的。
  血缘羁绊好不容易才斩断,柳家人自然不想再和木不祥再扯上关系。只那时候他到底还年幼,柳家人也不忍他就这么没了命。
  索性将孩子扔在后山的一间杂物房里,再安排人去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到木不祥三岁能自己进食后,便不再有人去照顾他,只有人将一日三餐送到屋门口罢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就是这三年间去照顾木不祥的人便换了几十个。基本上那些人跟木不祥接触上几次之后,就开始被他的煞气所影响,若再继续接触下去,定然只剩下丧命这一结果。
  到现在木不祥刚成年,柳老爷子便派人将他叫到了书房,这也是木不祥第一次见到柳老爷子。
  “你现在已经成年,柳家将你养成年已经仁至义尽。”看着笔直站在自己面前的木不祥,柳老爷子不由叹气。
  这事实在怨不得他心狠,若是再将木不祥留在家里,定然会影响柳家人的运道。柳家是传承了千年的度鬼世家,断然不能在他手上败了。
  再加上木不祥身上越来越浓厚的煞气,柳老爷子从未后悔自己当初的做为,反而很是庆幸自己的当机立断。
  “您直接说要我如何做吧,能配合的我都配合,算是报答柳家对我的生养之恩。”无论如何柳家人没有直接将他扼杀,也没有对他完全的不闻不问。
  “当日你出生时我使用秘法斩断了柳家与你的血缘羁绊,只是你到底是我柳家嫡系,光是我当日那番做为还不够,还必须得你对着天道发誓,与我柳家彻底断绝关系才行。”
  为了不被木不祥的煞气所影响,他们付出的已经足够多了,现在该是到了木不祥为他们付出的时候。他身为一家之主,有些事不得不做。
  “好,发过誓以后,我与柳家再无任何瓜葛。”木不祥心知定然不止是简单的发个誓这么简单,可他不在乎会有什么后果。
  十八年的时间只能待在后山的屋子里,不能去任何有人的地方,他早就受够了。所以现在能脱离柳家事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天道在上,今有木不祥请您见证,从今往后木不祥与柳家再无半点任何瓜葛,断绝亲缘一应因果报应皆由我木不祥一人承担。”一说完,木不祥便直接吐了一口血出来。
  从小在后山的屋子里长大,可以说是不见天日,加上不受人待见,经常是有上顿没下顿,木不祥的身体并不怎么好。
  亲缘断绝所要承受的因果报应可不是那么一星半点,尤其是由晚辈提出的时候。
  “你可以离开柳家了,以后是生是死都与我柳家再无半点瓜葛。”留下这么句话,柳老爷子便直接走出了书房。
  会将木不祥养到这么大也是为了这一刻,纵使他们逆天改命,只要木不祥没有说出断绝亲缘这样的话,日后他们木家还是会被木不祥的煞气所影响。
  如今木不祥亲口说了断绝关系这样的话,就连因果报应也由木不祥承担,柳家自然不会再受到木不祥的半点影响。
  木不祥强撑着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之后,便笑着走出了柳老爷子的书房。
  柳老爷子的想法其实木不祥很了解,有些话他本可以不说,只是他接下去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以后必然还会有遇到柳家人的时候。
  现在他与柳家人已经彻底断绝关系,也付出了相应代价。日后再遇到柳家人,他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该怎么应对,而不是委屈自己与他们虚与委蛇。
  回到住了十八年的木屋,木不祥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虽说遭到断绝亲缘的反噬受了内伤,可木不祥心里却是愉悦的,从今而后他终于自由了。
  虽说木不祥已经在木屋住了十八年,可他还真没什么行李,光是用一个可以说是极为破旧的背包,就将所有家当都给装上了。
  将包给背上,木不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一路上木不祥也遇上了不少柳家的人,却没有一个上来跟他说上两句的。要不是木不祥早就对柳家人失望,只怕又要被他们的态度给伤到。
  顺着山路走下去,一时间木不祥也不知道该去哪儿,这还是他长这么大头一遭下山。
  小时候是没有人教导木不祥各种知识的,好在柳家有自己的学堂,木不祥也能趁着没人发现偷偷摸摸的去听课,倒也学到了不少知识。
  自己如今是什么样的情况,木不祥是十分了解的。以他现在满身煞气的样子,是断然不能跟人接触的,以免害了其他人。
  正为难间,木不祥想起背包中还有师父当初给他留下的东西。当即也顾不得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木不祥直接将背包放下,从里面翻出了个手掌大的木盒子。
  将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封信和一串钥匙。想到那时候师父匆匆离开,木不祥便急忙将信给拆了开来。
  不祥吾徒: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应该已经和柳家脱离关系了吧。
  你从小就独自一人生活在后山,离开柳家定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为师给你准备了一套房子,到时候你直接去那住就行。
  以你现在的情况,要是不想办法压制住煞气的话,肯定活不了多久,所以为师放在房子里压制住煞气的方法,你一定要尝试一番,不能轻易放弃。
  ……
  看完信,木不祥已经是满脸的泪水,这世间只有师父才是对他最好的人,为了他的事想尽办法,什么都会替他考虑周全。
  当初他和师父的相遇也是一次意外,那时候师父受重伤逃到了柳家的后山。刚看见老头时,木不祥是没打算救的,老头虽然伤得重,可熬着还有可能活下去,要是他去救人的话,指不定老头反而会被他身上的煞气伤得更重。
  没想到老头一眼就看出木不祥被煞气缠身,且说有办法不让木不祥身上的煞气影响到他,这才让木不祥安心将人给扶回了屋子里。
  这一场相遇让两人结下了缘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老头便提出要收木不祥为徒,教授木不祥度鬼的术法。
  自从拜师之后,木不祥不再在意和柳家本就已经不存在的亲情,反而将自己对亲情的孺慕全都给了老头。老头也没辜负木不祥的这份孺慕之情,收下木不祥这个徒弟后,除了用心教导木不祥术法,还教木不祥为人处世,甚至想方设法的寻找可以压制木不祥体内煞气的办法。
  想到师父为自己做的一切,哭了一场的木不祥控制好情绪,便继续往山下走去。有师父准备的房子,他有了安身之所也不至于露宿街头。
  木不祥师父为他准备的房子就在山脚下不远的地方,应该是当初准备房子的时候,就有考虑到木不祥从没离开过柳家。下了山木不祥只不过找人问了两次路,就找到了房子所在的地方。
  木不祥拿出钥匙打开门,四处走动了一番,将房子看了个遍。房子并不大,三层的楼房,是乡下十分常见的房子。不过只有木不祥一个人居住,倒是不觉得小,反倒显得有些空旷。
  信中所写压制煞气的方法就在二楼的书房里放着,木不祥打算吃过晚饭后再尝试一番。那些方法肯定是师父费花了不少心思才寻找到的,他不能辜负师父对他的慈爱之心。
  天煞孤星又怎样,被柳家人厌弃又怎样,煞气缠身又怎样,既然让他在这个世界出生,他就偏要逆天改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第2章 
  房子后边有个小院子,看起来是可以自己种些菜的。只不知道老头子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个房子,小院子现在是杂草丛生,房子里也到处都是灰尘。
  好在房子里还有些用具,木不祥找了个脏兮兮的桶去院子里的压水井中压了桶水,又从背包里找了件穿的最旧的衣服,开始打扫起房子里的卫生来。
  当下最必须做的就是打扫间屋子做卧室,其他房间都还不是这么着急。想着反正就他一个人住,楼上楼下也都随他选择,木不祥很是干脆的在楼下选了房间开始打扫。
  别看木不祥还只是个才十八岁的男孩子,做起这些家务活来却一点也不慢。一直以来都是他独自一人,他早就学会了该怎么照顾好自己。要光是靠着柳家那些人的照顾,只怕他早就已经死在后山的屋子里了。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木不祥已经将一楼给打扫的干干净净,剩下的二楼他打算明天再整理,现在他该做的是解决他的温饱问题。
  不过想到师傅曾经说起过有关外界的事,木不祥不由有些窘迫,从小到大柳家就没给过他钱,现在他可是身无分文的来着。
  要不是老头子提前给他准备了房子,他今晚都得露宿街头了。不过即使有了住的地方,木不祥还是得为了吃的方面发愁。
  好在以前他经常饱一顿饿一顿的,现在倒也不觉得饿,再加上打扫了一下午的卫生,他决定洗洗就睡,等明天起来了再去找吃的。
  次日大清早,木不祥就因为饥饿早早醒了过来。尽管还有些没睡醒,木不祥也没打算再继续睡下去。
  拿着昨天就洗干净的盆去井边打了水,凑合着洗了把冷水脸之后,木不祥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他再一次庆幸现在不是冬天,不然他就不止没吃没喝这么简单。
  进屋简单收拾了自己一番,木不祥就出了门,准备去想办法赚点生活费。对于该怎么赚钱,木不祥还是有点思路的。
  这里是柳家本家的山脚下,应该时常会有求柳家出面帮忙的人经过。他只要找那么一两个被柳家给拒绝的人帮下忙,总能赚到几天的伙食费吧?
  正这么想着木不祥前边五米远的地方就有人在交谈这个事。
  “唉,又被柳家给拒绝了,我这都来了好几次,耽误了不少事,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请的动柳家的人出面。”吴胖子一边说一边叹气。
  这求柳家人出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钱还好说,关键人家要求是你得徒步上山,他们得看你心不心诚。即便上去了,他们也还有一大堆的理由拒绝。
  可偏偏他们遇到的事又必须得求到柳家这儿,按照柳家同行的说法,他们这地界是在柳家的辖区内,他们不好跨区处理。
  要是不顾及这层关系非得同柳家交恶不可,而他们又怎么可能为了几单生意就得罪传承了上千年的度鬼世家柳家呢。
  “你这还算好的呢,我可是找了他们几十次了,就没一次成功过。偏偏柳家人还霸道,不许其他人接咱们这儿的单子。”
  “只能过两天再找他们试试看了。”吴胖子无奈说道,谁让他们倒霉,偏偏在柳家地界上呢。
  “两位这是遇到什么事要找柳家的人帮忙吗?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木不祥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走运,走出来就碰到了两个被柳家给拒绝的人。
  “家里边闹鬼,虽然没人受伤,可整个家都被闹得不安宁,不解决也不行。柳家的人嫌事儿太小,不愿意出面帮忙呢。”
  “您这问题确实不大,也难怪柳家人不乐意出面。我曾经跟着个高人学了几年术法,要是您信得过的话可以让我去试试,不成的话我也不收您的钱。”
  “你看起来还只是个孩子吧?成年了没有?”吴胖子有些犹豫,这看起来就是个小孩子,别事情没给解决,反倒激怒了闹事的鬼。
  “老吴,反正不成功的话这小孩也不收钱,你干脆就让他给试试吧,成功的话,你也用不着再来找柳家了。”还不等木不祥开口,旁边的瘦高个就开口帮着说话了。
  当然他开口也不是为了帮木不祥,他想着要是木不祥真有那么点本事,到时候他也可以请木不祥帮忙解决自家的问题。
  “那成吧,就让这个小兄弟试试。”吴胖子咬咬牙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事。
  从柳家人的态度来看,他想请柳家人出面可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者他家也不是那种多富裕的人家,不可能出高价请柳家人出面。
  索性就让这个小兄弟试试,成功了的话,还能省下一笔请柳家人出面的钱。
  木不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看看能不能做成生意,没想到随便说了两句就成功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你家看看吧。”早点解决早点拿到酬劳的话,他也能早点填饱肚子。
  “你不要准备些法器什么的吗?”见木不祥两手空空,吴胖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