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知道我是神仙下凡(玄幻灵异)——岁时钦

   《没人知道我是神仙下凡》作者:岁时钦
  文案:
  天庭四御处人力办公室的沈慕之被贬下凡,借身到人世间一位公子哥身上。
  沈慕之刚要歌颂领导嘴厉心善,谁知领导微微一笑。
  “这位公子哥是降邪世家不受宠的大儿子,天资不高、为人孤僻,并且还有一位丰神俊朗超群出众的弟弟。”
  “并且和弟弟喜欢上同一个人。”“弟弟的备胎也不少,还挺讨厌你......要上身的人。”
  “其实他不是亲生的,是抱过来为弟弟抵挡22岁时那道死咒。”
  “你要是过不了劫,道行散尽重归轮回。”你这是多嫌弃我??????!
  思考了三天三夜仙生,沈慕之拖着行李离开沈家准备自力更生,却因为身无分文在商场门口的石狮子上蹭wifi。
  开着豪车路过的魏楠诀:?
  沈慕之:“咦,这不是我弟的舔狗吗?你过来,行李箱给搬车上去。”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甜文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慕之,魏楠诀 ┃ 配角:祝星火等 ┃ 其它:各种妖魔鬼怪
  一句话简介:神仙下凡自立门户
 
 
第1章 小神仙被遣下凡,拖行李算命抓鬼1
  月黑风高,荒草孤坟,磷火时隐时现,这座人迹罕至的破败庙宇中有一口古井。
  古且枯,周围杂草丛生。
  听闻二十多年前,有两个胆大的徒步者来到这座坟山,两人不知见着了什么,一个摔入井底,另一个成了疯子,整天喊着红衣女人,红衣女人。
  再后来有关部门来查过,从井底挖出一套破碎的红色宫装,又疯了两个专家。
  于是封了山,此事不了了之。
  而现在沈慕之坐在枯井底,脚旁边伏着一只哭哭啼啼的红衣女鬼。
  “放过奴家吧大师!您跟之前那个二货一样,摔下来就断了气,不是奴家害的呀!”
  女鬼哭得稀里哗啦,比窦娥还怨,比孟姜女还惨。
  她突然反应过来:“等等......大师您不是断了气吗,怎的又活过来了?难道......你也是夺舍的?!”
  沈慕之本被她嗡嗡叫得昏昏欲睡,一听夺舍二字,立马怒击井底一爬满青苔的石头,然后他的手肿成了馒头。
  “夺舍?!吾乃四御办事处人力资源办公室的沈慕之,直接上级是勾陈上宫天皇大帝,汝休得胡言乱语,影响吾部门形象。”
  说到这里,沈慕之的思绪不自觉地飘到今天早上。
  因为贪睡,今日又迟到了两个小时,等他夹着天庭快报溜进办公室,就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张轻飘飘的纸。他拿起来一看,脸色变了又变,一时间把隔壁来串门的天蓬元帅吓个半死。
  那是一张人界派遣调令,搁在天庭被戏称二级流放档案。那是因为宇宙六界,唯人界破事最多最难管。就像一锅大杂烩,非得找个挑拣员去里面将胡萝卜白菜黄豆拎出来,分门别类的排好。
  而他沈慕之,四御处出了名的懒散,竟马上就要启程去当那个挑拣员。
  沈慕之看着那张调令,上面白底黑字地写着:
  【调令
  人界派遣神仙档案:
  姓名:沈慕之
  年龄:据当事人称不想透露
  爱好:喝茶、睡觉、看小说
  上级: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上级评语:懒惰之极!!!
  此次任务:视察人界违规现象,及时处理】
  除此之外,还有勾陈大帝铁画银钩的签名,其中暗藏的恨铁不成钢似乎都要透过纸背溢出。
  沈慕之怨啊!一定是这个月每天迟到惹得领导火冒三丈,把他调到人界去吃苦,眼不见心不烦。
  还没等他收拾好行李,勾陈大帝便大手一挥,将他拨到人界去了。
  “按照你的生辰八字以及姓名的契合程度,我会让你借一位已去冥府报道的公子哥身体一用。”
  沈慕之听领导这么说,心中一喜——还好是位公子哥,要是个普通人,他还得考虑怎么养活自己。
  他正想说两句话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勾陈大帝就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这位公子哥是降邪世家不受宠的大儿子,天资不高、为人孤僻,并且还有一位丰神俊朗超群出众的弟弟。”
  沈慕之:?
  “并且和弟弟喜欢上同一个人。”
  沈慕之:??
  “弟弟的备胎也不少,还挺讨厌你......要上身的人。”
  沈慕之:???
  “其实他不是亲生的,是抱过来为弟弟抵挡22岁时那道死劫。”
  沈慕之:????
  “你要是过不了劫,道行散尽重归轮回。”
  领导你这是多嫌弃我?????!
  可惜勾陈大帝说完这句话,立马就下线了,留下沈慕之一人在无尽的黑暗中。
  一醒来,就发现一双滑溜溜的手摸着他的脸,乱糟糟的长发盘根错节地耷拉在他胸前,以及一双瞪得像铜铃却没有瞳孔的眼睛。
  沈慕之假装很害怕地叫了一声:“鬼呀!”
  女鬼见他很给面子就更来劲了,嘴巴往旁一裂,一条血淋淋的口子直开到耳垂处,她伸出猩红的长舌作势就要往沈慕之脸上舔。
  沈慕之嫌弃至极,面无表情地一巴掌按在她脸上,女鬼顿时痛得在地上打滚,心里暗骂撞了鬼了,可转念一想自己就是那鬼,只好跪在地上抱着沈慕之的大腿哀嚎不已。可她别的不提,偏偏提那夺舍,又被沈慕之踢了一脚。
  “仙人仙人,奴家就是嘴笨,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奴家在这里住了几百年,没主动伤过人,还望仙人留奴家一条鬼命!”
  沈慕之道:“汝哪里还有命在世,还不速速投胎去。”
  女鬼愁道:“仙人您不知,此处鱼龙混杂,魔鬼众生,人妖接踵,奴家平日在此处鬼混时......”
  沈慕之打断道:“等等,什么生什么种的,说话文明点。”
  女鬼翻了个白眼:“总之这片总有些爱恨情仇,平日里我们闲着没事总爱八卦八卦。最近东乃山那边的鬼王和我们这儿的土地公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我得把这续集看完再走。”
  说到这里她突然抱紧沈慕之的大腿嚎啕大哭:“仙人啊!放过奴家吧!”
  沈慕之一脚将她踹到井壁上,瘸着腿走到那块被他拍裂的石头上坐下,开始思考人生。准确的说,是思考被他借身的公子哥的人生。
  很凑巧,公子哥也叫作沈慕之,是降邪世家沈家本家大公子。作为家主沈常威的大儿子,他天资低劣,从小大灾小病不断,为人孤僻古怪,总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让人心中不喜。
  与此同时他有一个天之骄子的弟弟沈凌霄,从小在众星捧月中长大。
  谁知原主竟然喜欢上了东方家的天才东方占。东方占是个不世出的天才,周围自然沾了不少桃花,一颗心却只放在沈凌霄身上。原主此举,就像泥地里的癞□□肖想高高在上的凤凰。
  沈慕之从兜里摸出手机,没有一条未读短信和未接来电,微信置顶的最新一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一周前。
  【ァ呔漃寞:占哥,下周你有空吗?】
  【东方占:不好意思,凌霄让我陪他去公主井找坎水镜。】
  【ァ呔漃寞:那是不是提前找到坎水镜,你就有空了?】
  【东方占:呵呵,也许吧。】
  对话看起来倒是很客气,但句句将原主拒绝于千里之外。
  可怜原主,为了引起东方占的注意,把命都丢了,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本不是沈常威的亲儿子。
  若不是为了沈凌霄挡灾,他这一生也不会活得这么衰,甚至不到22岁就死于非命。
  沈慕之面无表情地关掉屏幕,舒展四肢舒舒服服地躺在青石上,叹道:“还是睡觉好啊!”
  他在枯井里睡了几天,红衣女鬼就抖了几天。第三天傍晚,沈慕之终于大发慈悲准备从这里离开,女鬼泪眼涟涟十里相送将这尊煞神送走。
  “仙人有空常......还是别来了。”女鬼望着沈慕之决绝的背影喃喃自语。
  沈慕之本不愿意走的,古井下冬暖夏凉,即无人打扰,又有美女(女鬼)相伴,可第三天的时候,他发现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实在不太好,直到那时他才想起原来那是饿的滋味。沈慕之成仙太久,早就忘了这种凡人才会有的生理反应。
  好在虽然是借身,但这公子哥曾经的记忆倒是留在了他的脑子里。他拖着脚步走到山下,随便找了个小店狼吞虎咽,又用身上仅剩的现金买了回沈宅的车票。
 
 
第2章 小神仙被遣下凡,拖行李算命抓鬼2
  A市的雾灵山,平日里仙云缭绕,清溪生烟,鸟雀在其中鸣叫甚至会化为凤鸣龙啸之音,世人皆称仙人之境。
  古朴的沈家大宅坐落其山腰处,房屋有数十间,除了主人居住以外,还有不少沈家弟子在此进修。
  当沈慕之从那块写着“执天之行”的牌匾下走进沈宅,院中弟子皆露出惊异的眼神。
  原主从前在这座大宅中,就跟隐形人一般,并非是他足不出户,而是因为这位公子哥总是丧丧的阴沉模样,让人不想与他接触。虽然长得还不错,但一向不爱打理自己,头发长至肩头,脏乱得生怕长出虱子,可谓是蓬头垢面,令人极度嫌弃了。
  但小神仙沈慕之不一样,他虽然懒但对自己的形象极为重视,一度引领了天庭的时尚潮流。此时将长发随意拴在脑后,几束调皮的青丝滑下勾勒出清瘦的下颌线。
  没了乱发的遮挡,这才让人发现他一汪桃花含着清风朗月,温润的鼻尖如玉石般光滑,唇角上扬似笑非笑。虽然带着久病的清瘦,但举手投足间却透着萧疏轩举,湛然若神的气质。
  这还是沈家大公子沈慕之?看到他变化的众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沈慕之没在意他人的反应,自顾自地将主楼大门推开,只见沈常威、沈凌霄和元茵曼正在其乐融融地吃饭。起初他走进来时并没人搭理。沈凌霄正与沈常威侃侃而谈自己为某位达官贵人去邪的经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过头继续与父母谈笑风生。
  而他那便宜娘元茵曼心疼地给沈凌霄夹着菜,一边说:“我的儿啊,看看你都瘦成骨头了。”
  沈慕之一听乐了,抬起自己的手臂看着那薄薄一层瘦肉若有所思。元茵曼见他这般反应,也不好过于偏心,便随口问道:“慕之啊,吃了吗?”竟是对他手臂上那块黑色的淤青视而不见。
  瞧见那餐桌上的残羹冷炙,沈慕之极为嫌弃,回答道:“吃了。”说完便轻飘飘地上了楼,竟无人过问沈慕之消失的这三天做什么去了。
  他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见原主的衣柜里全是黑色的衣服,不禁暗自皱眉。嫌弃地扒拉出一件卫衣穿在身上,又套上一条浅色宽松的牛仔裤,看上去倒是多了点活泼,少了份仙气。
  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这时候亮了起来,沈慕之发现有三条两天前的未读微信。
  【魏楠诀:我突然想起你上周问我的话,你是不是想去公主井?以你的能力,别去送死。
  魏楠诀:人呢?
  魏楠诀:忠告已经给到你了,如果你一定要去,提前告诉我。】
  看着发信人那张蓝天白云中老年通用头像,沈慕之想起原主的记忆中,魏楠诀此人是三大降邪世家魏家分家魏连城之子,但由于天赋异禀,深受本家重用。
  但是,平日里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魏楠诀,一旦见到沈凌霄,立马变成热腾腾的暖炉。原主因为嫉妒沈凌霄,与魏楠诀算是互相看不顺眼,不过一周前为了坎水镜倒是找到魏楠诀咨询了公主井的相关事宜。
  此时看到魏楠诀所发的微信,沈慕之倒是有些诧异。失踪的这三天,所谓的家人并不在意他的死活,但看他不顺眼的魏楠诀倒是表示了一下关心。
  沈慕之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点动。
  【ァ呔漃寞:不去了。】
  回完消息,沈慕之疾风扫落叶般将生活用品塞进行李箱中,他堂堂四御处神仙,雷霆手段万夫莫敌,怎能呆在这包藏祸心的沈家当米虫?
  等他提着行李箱下楼,佣人王妈正在收拾餐桌,听见行李箱滚动的声音抬起头看看,见是沈慕之便又把头低了下去。
  沈慕之也不在意,问道:“他们人呢?”他自然指的是沈家这一家三口。
  王妈回答道:“老爷和妇人吃完饭散步去了,凌霄少爷在书房看书。”
  沈慕之道:“哦,跟他们讲一声,我走了。”
  王妈道:“好的大少爷。”竟是没问他到底去哪。
  沈慕之出了沈家大门,正巧见到程江江开着车从车库出来。说起来现如今的降邪世家倒是稀稀拉拉不少,但大家族统共只有三家,一是中原沈家,二是蜀地魏家,三是北地闾丘家。然而降邪只是个统称,这其中也包括了风水之术、占卜之术,比如闾丘家主要修的方向就是占卜。
  而这程江江家中世代以风水为主,对驱鬼祛邪之术研究甚少,时代在变人们的需求也在变,为了在这块大蛋糕上挖下一勺,程家便派了程江江来沈家修习驱鬼祛邪之术。沈家本不是这么好进,好在程老头与沈常威有些交情,于是叫了程江江这个唯一的儿子来沈家本家修习驱鬼去邪之术。
  程江江刚转了方向正要踩油门,只见沈慕之双指轻叩车门,他有些诧异地摇下窗户道:“怎么了?”
  沈慕之问道:“你要下山?”
  程江江回答:“对。”
  沈慕之道:“捎我一程。”语气间竟丝毫没有求人的心气不足,甚至还有些颐指气使。
  程江江平日里与沈慕之接触尚少,但也知道这位大公子脾气孤僻古怪,不讨人喜欢,并且阴沉颓废,跟老宅里困了几十年的邪鬼一般。
  同人不同命,在外人眼里,沈家两个少爷同个肚皮出来,却一个如天上的骄阳,一个似地上的烂泥,奇哉怪也。但深究下来,这也是沈家的私事,聪明人冷眼旁观就是,傻子倒是会人云亦云地打压起沈慕之。
  程江江是个聪明人,他是外来客,说不好听了就是来偷手艺的,沈慕之跟之前判若两人他不是不奇怪,但说到底此人是沈家大少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未来家主之位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自找麻烦的事他程江江是不会做的。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