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天团(近代现代)——猎人瞳

   《过气天团》作者:猎人瞳
  文案:
  1V1,HE。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下篇开《无常今天不上班》,黑白无常相爱相杀,戳专栏可见。 】
  实力舞担祝涟真,始终坚信C位前男友是个表里不一的绿茶——表面完美人设,私下“偶像失格”,说话阴阳怪气,碰瓷儿驾轻就熟,出道前靠眼泪博同情,单飞后把钓鱼技术练得炉火纯青。
  最重要的是,前男友偏偏只钓他一个。
  小祝:你不要过来啊啊啊(……然后嗷呜咬住钩子)
  两年前,团体因风评极差停止活动;两年后,全员重聚,祝涟真发现自己又逃不过跟前男友绑定的命运。
  前男友每天都要茶言茶语。
  小祝:你说你[马]呢阴阳怪气的,我就安静等着你人设崩。
  结果前男友的天使面具没撕下来,祝涟真反而又被对方蛊了一次。
  小祝:55555他是我见过最善良的男人TAT
  健气纯情·可傲娇可直球·受
  钓系绿茶·虚假完美人格·攻
  【食用指南】
  1.旧情复燃,非破镜重圆(两人之间没严重误会),当年被迫分手,空窗期依然双箭头1V1,无炮灰。
  2.看文建议上帝视角,是主角俩人谈恋爱,不是读者代入主角和另一个主角谈恋爱。
  3.人类的萌雷并不相通,萌点对上了欢迎跳坑,如有踩雷请直接弃文绕道。
  4.暧昧期长,不喜勿入。
  5.娱乐圈设定我说了算,不接受联系现实的反驳。
  【没原型,没参考。】
  【不追星,恐真人。】
  【看文请勿代入文中粉丝视角联系现实,请勿以自身追星经验指点文中设定,感谢。请勿提及三次元艺人,请勿主观臆断文内任一角色或情节与任何三次元人物有关,作者不追星不看选秀,所有娱乐圈相关资料源于知乎贴吧微博等网友分享,以及从事该行业的朋友提供,具体资料参考会在后记里列出。】
  ps:全文推翻重写过,盗文网只有废稿且内容人设和晋江正版不一样,不用问了。
 
 
第1章 贞洁牌坊
  “偶像谈恋爱都要被杀头。”
  祝涟真把这句话输入搜索框,果然发现网络讨论热点都围绕着谈情这个人展开,不过言辞比想象中温和一些,“杀头”已经是最偏激的说法,大部分人都等着公司出来给谈情辟谣。
  一个小时过去了,醉歌娱乐的公关还没出面,这让粉丝们有点不安。
  “人设终于要崩了。”祝涟真幸灾乐祸地捧着手机。
  就在今天中午,各大娱乐媒体争先发布同一条新闻: #谈情女友疑似曝光# 情人节凌晨,Acemon男团成员谈情与女子街头夜游被拍,谈情主动搂住女生,体贴护她走在道路里侧,两人口罩遮脸谨慎非常……
  ……
  娱记的爆料迅速在网络掀起讨论热潮,谈情出道以来从未有负面`新闻,最近又凭着一部热门电影上涨人气,如果这时候闹出有损偶像职业道德的事,对形象绝对是重大打击。
  “翻车吧。”祝涟真闭上眼诚恳许愿。
  可惜他暗爽没多久,另一个词条悄然爬上热搜榜,每分钟都能前进一两个位置。
  等他发现时,“情真意切”四个大字已经挂在榜单Top3了。
  厌烦情绪油然而生。
  那是他跟谈情的官方CP名,红极一时,即使不追星的人也多少听过这个名字。可正是因为“情真意切”曾经繁荣、粉丝量大,哪怕他跟谈情早就互相取关、老死不相往来了,仍有CP粉自欺欺人地认为他们迟早会“复合”。
  尤其每当谈情跟女艺人传绯闻,祝涟真都免不了被营销号拎过来参与三角恋大戏,偏偏还有网友捧场,认真质问谈情“你这样对得起涟涟吗”,轻飘飘一句挑拨就能引起惊涛骇浪,粉丝们掐起架来一发不可收拾。
  “脑残。”祝涟真轻轻咂舌。
  他骂的是一切给“情真意切”贡献搜索热度的人,包括对此视而不见的公关团队。
  “怎么,是不是疼?”造型师清楚地听见他那声“啧”,立刻停住手上的漂白工作。
  “噢,没事,继续染吧。”祝涟真冲镜子绽放出轻松的笑容,虎牙露出一点白尖,抵消了他眼中的戾气。
  微笑作为偶像的职业招牌,祝涟真出道很久才学会利用。
  眉眼是他俊美五官中最出挑的地方,沉默时疏懒又锐利,睫毛一垂有种天然的颓放感;笑起来却单纯灵动,眼睛弯成狭长的线,完美收住那份稚气未脱的叛逆,亲和力倍增。
  造型师搭话:“今天情人节,怎么过啊?”
  “还是工作呗。”祝涟真自然地苦笑,“微博到了粉丝数到了四千万,她们想看我染个新发色,染完得去公司开会。”
  “四千万……”造型师忍不住张开嘴,“越来越红啦,真好。”
  祝涟真不以为意地嗤笑:“起码得有两千万是公司买的。”
  造型师“嗐”了一声,道:“流量时代嘛,哪个艺人微博不注水?不过说老实话,你们组合解散以后,我最看好你跟谈情的发展,你俩风格百搭……对了,谈情现在上的那个电影,票房过十亿了吧?牛逼。”
  “我不知道。”祝涟真抿嘴心想,就是个男配而已。
  造型师:“我也没空去看呢。”
  祝涟真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把那句“其实我们团还没解散”咽下去。反正以现在全员单飞的情况看,跟真解散也没两样。
  他怕造型师又闲得没事提那帮塑料队友,只好闭眼假寐,避免再被搭话。
  结果还真睡着了,醒来已经染成银灰发色,白灯之下光泽盈亮,略带蓬松感。祝涟真对新发型很满意,道谢走人。
  助理阿绪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大老远见了他就挥胳膊招呼:“靓仔!这里这里!”
  二月底的容港市没有回暖迹象,连着下了两天雪,地面凝结一层薄薄的冰。祝涟真小心翼翼地踱步过去,阿绪却遗憾地告诉他:“车抛锚了,等新的开过来还不知道几点,要不打车吧?”
  祝涟真指了指脑袋,“我这头发你让我去街上转?”
  “放心,早给你准备好了。”阿绪打开随身携带的水桶包,拿出鸭舌帽和墨镜给他戴上。
  祝涟真不满意,新发型会压得软塌塌的,他还没来得及自拍发微博。
  阿绪推着他往前走,“别挑剔了老板,要是迟到,裴姐又得跟咱们发火。”
  祝涟真听了她的话,乖乖压低帽子。裴俏是他经纪人,做事雷厉风行,像个独断的教导主任。以前他拍广告迟到半小时,裴俏不仅让他亲自给工作人员道歉,收工后居然还罚他用短信写了五百字检讨,圈外朋友听完笑话他半天。
  阿绪边走边问:“你看热搜了吗?”
  “没呢,怎么了?”祝涟真装不知情。
  “别看了,跟谈情有关系。”阿绪退出微博,打开约车软件,“不过我这么说,你肯定管不住自己手的,所以先提醒你吧——看完别吃醋。”
  祝涟真倏地停下脚步。
  阿绪抬头,迎来他劈头盖脸的一句“你要是个男的,现在脑袋已经被我拧在手里了”。
  紧随其后的是一串熟悉的台词,什么“他闹个绯闻也得通知我,我是他老子吗”“黄金饺子成精啊?这么稀罕别人吃醋”“基佬装直,厚颜无耻”。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恼羞成怒,阿绪已经习以为常,熟练地露出恭敬神色道:“对,他肯定是炒作,现在谁都知道他今天过生日了。”
  祝涟真脸一偏,不搭理她。
  话题潦草收场,俩人杵在路口等网约车,顺便看看有没有空闲的出租。
  祝涟真瞥见几个背书包的女学生往他这边走,离得很近,万一被认出来恐怕又会引起骚乱,他赶紧想往旁边挪。
  刚迈出一步,他却意外听见她们兴奋地喊起来:“是谈情是谈情!”
  整个心不由自主地一沉,接连错拍。
  祝涟真诧异地抬头——哪儿呢?
  “谈情好大啊!”
  她们仰望着Besta广场那块巨大无比的LED高像素广告屏,此时此刻投放的,正是谈情的生日贺图。画面上的男人身穿港式警服,黑白分明的眼中透出漫不经心的侵略感,一把配枪随意地拎在手中,整个形象看上去傲慢又锋利。
  祝涟真认出谈情的造型出自最新电影海报,多瞄了一眼,然后索然无味地低下头。
  Besta广场处于容港市人流量最密集的商圈,步行街直通城市最具标志性的澜江大桥,尤其在情人节这种日子,高峰期客流量足达九十万,人来人往总会经过Besta广场,抬头就能看见广告屏。
  “谈情的粉丝就是有钱啊,光投屏就一年比一年多。”阿绪随口感慨,说完她笑了,“不过起码Besta这块赚的钱都进你家口袋。”
  “我可不拿我爸妈一分钱。”祝涟真心不在焉地回应她,接着全神贯注地偷听旁边那群女学生聊天。
  其中一人说:“我一天攒十块,攒个一年半就能去Acemon演唱会了,正好高考完,我妈还能再给我添几千。”
  另一人质疑:“那够吗?我记得黄牛炒他们的前排得七八万。”
  这么离谱?祝涟真被数字惊到了,但仔细一想,组合巅峰时期没准儿还真能炒到这个价位。
  “不是钱的问题,现在他们都快解散了,哪还有团体演唱会?你要是不想一直白嫖,不如去买他们以前的DVD,攒一个月就够。”又有新声音插话。
  “没快解散啊,公司当年只说‘自我整肃’……”
  “那就是给Acemon留点面子而已,直接告停所有团体活动,这不就是相当于解散?”
  “没有啊,说了总有一天会回归的,我给你找当年的新闻!”女生据理力争。
  祝涟真不再往下听,调整口罩位置,让呼吸通顺。
  没想到都2020年了,组合还有这么单纯执着的团粉……果然只有这些未成年小女孩才会对“团魂”之类的东西坚信不疑,说不定自己和队友在她们眼里还亲如兄弟吧。
  网约车很快抵达路边接到他们,开往醉歌娱乐大楼。
  阿绪上车后捧着手机看打歌节目《Music Class》,最近有个男idol的直拍实在太火爆,连她朋友圈的同行都忍不住追星。
  祝涟真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忽然被阿绪拍了一下,她说:“你知道Lock-M的主唱吗,他舞台表现力绝了!”
  “年初拿新人奖的团?”祝涟真对他们有印象,不过具体人名还没对应上。
  即使身边就坐着内地Top级偶像,阿绪也不吝啬对那位后起之秀的夸奖,说多了勾得祝涟真好奇,也歪着脑袋看看那支直拍究竟有什么魔力。
  第一眼就大概明白了,这新人很帅,还是那种有辨识度的帅,眉毛眼角皆下垂,懂得用眼神吸引人视线。半开麦没法评价真实唱功,不过舞蹈力量收放自如,毫不拖泥带水,让观众看得舒服。
  祝涟真默默在心里给了他七十分,然后兴致就止步于此。
  “快到了快到了,你继续看……”
  阿绪再次拍他肩膀,祝涟真又盯向屏幕,看见男生在唱完一句词后,轻轻亲了一下手背,接着张开五指将这枚吻撒向观众席,台下一片沸腾。
  祝涟真眉头一皱,这动作似曾相识,像极了某人的风格。
  “我接住了!”阿绪因这个Fan Service笑得春风拂面,她转头望向祝涟真,发现他又板着脸,甚至冷哼一声。
  在这之后,又有几处镜头引起祝涟真怀疑。阿绪问:“怎么样?虽然舞蹈比不上你,但表现还挺好的吧?”
  祝涟真想,确实不错,模仿能力能上《达人秀》了。
  阿绪看出来他有话忍着不说,便旁敲侧击地问:“你不是最喜欢提携后辈了么,我还以为这位会合你眼缘。”
  祝涟真这次懒得掩饰,口气特别封建地来了一句:“学什么不好,非学谈情卖弄风骚。”
  阿绪一愣,随即了然。她第一遍看的时候开了弹幕,有观众指出这位偶像很多营业技巧跟谈情相似,她没怎么在意。不过既然连祝涟真都这么说了,那模仿嫌疑八成跑不了。
  她删了视频缓存,高涨的情绪迅速恢复平静,问祝涟真:“晚饭去哪吃?”
  “先开会吧,不知道裴姐要说多久,可能没空吃了。”
  阿绪检查了一遍邮件,又问:“裴姐怎么只告诉你时间地点,连什么事都不说?”
  “重要的事她才不提前透露,直接当面通知。”祝涟真轻阖眼皮,“而且这种事一般都是公司已经决定好的,不让反对。”
  阿绪琢磨着猜道:“该不会是让你们团体回归吧?”
  祝涟真半睁一只眼睨她,“你现在像个女高中生。”
  “青春永驻?”
  “异想天开。”
  幸好司机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应该不认识年轻偶像,祝涟真可以放心地在后座聊工作。说着手机嗡嗡作响,拿起一看,是经纪人。
  阿绪乐了,拿他开玩笑:“你接起来一听,裴姐告诉你:涟涟啊,公司决定让你跟谈情继续组CP……”
  祝涟真左手竖中指,右手接电话:“喂?裴姐。”
  “涟涟啊,高层中午刚开完会,”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响起,“我们正式决定让你们团体回归了。”
  通话陷入漫长的沉默。
  半晌,祝涟真倒吸一口凉气:“……哇哦。”
  “别挖藕了,你怎么还没到?所有人就等你。”
  祝涟真把电话递给阿绪,示意她来解释抛锚问题。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