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皇说他喜欢我(古代架空)——疯狂更新

   《太上皇说他喜欢我》作者: 疯狂更新
  文案:
  肃国公府的嫡子接到了当朝太上皇的表白信,嫌弃人家年纪大还是个退下来的就给拒了。
  但是他转头却看上了太上皇的小号,对着人家宠个不停。
  太上皇韩夜庭:“??”
  狂妄武力值超高腹黑攻与因为大号被嫌弃,只能开着小号受宠太上皇受。
  类古代ABO文,哥儿(受)有命纹设定。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年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肃之升,韩夜庭┃配角:很多很多┃其它:很多很多
  一句话简介:太上皇说他喜欢我
  立意:主攻甜文
 
 
第1章 拒亲
  韩仁帝二年的春天,肃国公府得了从宫中发来了的一封红信。
  信点名给的是肃国公的小儿子肃之升,落款落的是当朝太上皇韩夜庭。
  这虽然有些奇怪,可是肃国公是国公府,与宫中来往也不是什么稀罕的,稀罕的是这信的样式怎么看都怎么想个喜帖啊!
  “之升?之升啊!起来吧!”
  肃国公夫人敲了自己小儿子的门窗半天,肃之升才起来了,将那信拿过来就关了门。
  外面的肃国公府的主要人物都等在厅里,紧张又隐约的有些激动。
  这信怎么看都是个喜事儿啊!他们肃国公府莫非要跟太上皇接亲了不成?
  “这……这实在是……咱们家的幸事啊!”肃国公忍不住的激动的说了一声。
  “幸什么幸,这事儿我给拒了。”
  正说呢,肃国公府的三少爷肃之升走了进来,他昨夜跟人喝酒到半夜才回来,正睡的昏沉沉的被人叫起来,得了一封信竟然是太上皇含蓄的要跟他结亲的信来。
  若是换了旁人可能会激动的跳起来,但是对于肃之升来说实在是倒霉的不行了。
  “混账东西!你敢!”肃国公最是忠臣,听到小儿子这么说张口就骂了起来。
  “我怎么不敢,我已经打发了人将我的信送到宫里去了。”肃之升生的高大,面目俊朗却带了桀骜之气,说话的时候伸手捏了个点心自己吃了起来,没什么规矩的样子。
  “你……你……”肃国公气的叫人去拦信。
  “爹,我的人你拦不住的,还是算了吧。”肃之升也是怕气着他爹了,缓了下声音说道:“你放心,他不是圣旨来的,自然就是有给我拒的余地的,而且我看那信写的七绕八拐的并非是只说要结亲的,咱们就当没看懂就行了。”
  “你……”肃国公素来知道自己的小儿子是走了歪路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大胆到了这种地步,还跟太上皇装聋作瞎起来了!
  “我怎么了?爹你看看我,二十三四正当年,我手里置办了有大好的家业,也不借着咱们肃国公府的名号在外面胡作非为,我放着好好的老爷不当,我娶个老家伙回来当奴才?”肃之升说着给了他娘一个眼神,又说道:“而且我心里已经有人了,是个门当户对的,等回来就给你们娶进来了。”
  “真的有人了?”肃国公夫人这几年最担心的就是小儿子的婚事,如今听着他说起来,登时激动的问了起来。
  “嗯,不过八字才一撇,估计要花些时日才成,反正不会跑了的。”肃之升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也莫要太狂妄了,你如今拒了太上皇,不怕是给咱们家招来灾祸?”肃之升的二哥肃之任皱眉说道。
  “什么灾祸?只要他那边敢有动作,我就将太上皇求我娶他的事儿散出去,到时候可不知谁倒霉呢。”肃之升说着,肃国公就要砍死他了。
  “孽障啊!孽障,我怎么有你这样一个儿子来!”肃国公大哭起来。
  肃之升皱了皱眉,他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就起身朝外走去了。
  “你去哪儿?”肃国公夫人还没从太上皇事件中缓过神来呢,急忙的又叫了一声。
  “出去找您未来的儿媳吃饭去。”肃之升说着就迈着大步走了,留下肃国公一家子话都不知道如何说了。
  所幸这些年肃之升办的吓人的事儿已经太多了,倒是让他们多了不少的抵抗力,而且这些年肃之升虽然胡来,可是分寸还是有的,这也是让肃国公府稍微放心的点儿。
  “我……我还是去宫里一趟,探探口风吧。”肃国公知道自己管不住小儿子,不过他是老臣,应对的事儿还是要做的。
  “若是太上皇执意要来咱们家……”肃国公夫人想到太上皇给自己当儿媳,心里就乱跳。
  “那就是打死他,也得娶!”肃国公咬着牙说了一句就走了。
  “怕是不等爹打三弟,三弟自己早就跑没影儿了。”肃之任扯了扯嘴角,笑了一声自己也走了。
  留下肃国公夫人一个人在屋子里等着,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肃国公有些失落的回来了。
  “怎么样了?”肃国公夫人急忙问道。
  “太上皇是个仁义的,只说是不成就算了,倒也不必勉强,还安抚了我几句,让我心中实在有愧!”肃国公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之升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他要是真到咱们家来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呢。”肃国公夫人说道。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他虽然退了,可还是太上皇,且我与他共事这么多年,他是何等的人我会不知道?”
  肃国公说着就摇头起来,说道:“之升这小子自以为自己出去走了几年见多了好东西,却不知道最大的宝贝就这样给他扔了,哼!有他小子后悔的时候!”
  肃国公夫人听着自己夫君说着,也是微微点头说道:“说起来太上皇确实是顶好的,虽然是个男人,但是模样脾气都是没人比的上的,之升狂妄,得找个能压得住他的才不会出岔子来。”
  “说的就是啊,可惜啊可惜!”肃国公说着却又带着深意一般的笑起来说道:“不过这事儿也不一定就这么算了,我看太上皇对之升真的还有些意思呢。”
  “不算还怎么样?之升都有心上人了,难道让太上皇跟人争抢之升?”肃国公夫人还是心疼自己儿子的。
  “什么心上人,他连人家面都见不到呢还心上人。”肃国公嗤笑了一声说道。
  “怎么?你知道之升的心上人是谁?”肃国公夫人急忙问道。
  肃国公顿了顿,说道:“刚才在街上遇到了,耷拉了个头不说话,我叫了他身边的小厮过来,一问就知道是去找付太傅家的儿子去了,人家门都没给他开。”
  “付太傅家的?哦,我记起来了,那孩子是个生的好的,看着安安静静的,不过就是有些不爱搭理人。”肃国公夫人很快就起来了这么一号人来。
  “自然是不爱搭理人的,付家那小子琴棋书画样样好,是个才子自然有傲气,不似你儿子一样,一身的铜臭不知天地君亲为何物,怎么可能走一起。”肃国公说着一甩袖子就走了。
  肃国公夫人也是愣了愣,觉得自己小儿子这情路确实是有些难了。
  “夫人,三少爷回来了,说是肚子饿了。”
  肃国公夫人正发呆的时候,肃之升沉着脸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盒子,说道:“娘,这是点小玩意儿,你收着吧。”
  “哎哟,出去还给娘买东西了?”肃国公夫人一看,都是些好看的玉器做的文房四宝的样式,看着就名贵的不行。
  肃国公夫人眼珠一转,笑着说道:“这是没送出去,才给你娘我来的?”
  肃之升瞥了一眼那盒子,点点头说道:“嗯,没见着,说是要静心几天,闭门不见客。”
  “呵,好大的脾气,这你也受得了?”肃国公夫人可不觉得自己小儿子是喜欢这号性子的。
  “现在还能受,过些时候就不一定了。”肃之升站了起来,冷笑了一声说道:“毕竟人家可是太傅的儿子,名头不一样。”
  “哦,原来是冲着权势去的啊。”肃国公夫人听着心里就又淡了一分,但是她也不是不能理解肃之升的意思。
  肃之升这些年东奔西走的做事情,家业是有了,若是再权势上找一个好岳家,那自然是更上一层楼了。
  肃之升从小就有野心,这是她夫君经常说的话。
  所以如今肃之升选了这么一位,肃国公夫人也不是不能理解。
  “既然奔着权势去的,怎么不答应了太上皇,虽然是退下来了,可还是比个太傅好一些吧。”肃国公夫人试探的问道。
  “不喜欢皇宫里的人。”肃之升皱眉说道:“而且我就算奔着权势也挑人的,我喜欢生的俊的,越俊越好,年纪也不能太大了,太上皇今年快三十了吧?他的同辈都有当爷爷的了,我娶他作甚。”
  “唉,你这孩子……太上皇生的可是好着呢。”肃国公夫人急忙说道。
  “生的好又如何?是个男人,不能生娃,给您抱孙子,您要?”肃之升说到这个,肃国公夫人神情微动的问道:“付家那个是个哥儿?”
  “是呢,冰雪一样的哥儿。”肃之升虽然只是见过付与真几次,可也知道人家是真正的生的好的,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岁,张口叫个肃家哥哥,不知多好了去了。
  肃国公夫人听了这个,最后点了点头,说道:“那也行,反正你爹到宫里去探过口风了,太上皇人家是大度的,说不行就算了。”
  “哦,倒是是个识趣的。”肃之升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太上皇也说算了,那这事儿就算了吧。”
  “嗯,去吃东西吧。”肃国公夫人也将这事儿给丢开来,不再言说了。
  可是肃家人不说,有人却说。
  在宫里的某处,太上皇韩夜庭将肃之升简短的信看了看又看,只觉得的这字儿是真狂傲,但是看了就知道是个从小就苦练过的。
  不过字面的意思却叫人心里实难舒心了。
  “太上皇,该喝药了。”身边的老太监走过来,低声说了。
  “不喝。”太上皇韩夜庭看也不看的说道。
  “那怎么成啊,您如今心中有人,一日两日的好似火烤一样,若是不喝药可怎么承受的了。”老太监低声又焦急的说道。
  韩夜庭听到老太监这样说,温和的眼神里闪过一片的狠厉跟烦躁来,闷声说道:“还不到那一步,我虽然因他动了情,可还没有过真的接触,不到喝药那一步。”
  “可是您昨晚……”老太监犹豫了一番,低声跟韩夜庭说了他在梦中喊了肃之升的名字了。
  韩夜庭心里一惊,他的面庞都红了起来,可还是故作稳重的说道:“那是我梦里在杀他呢。”
  “是,那肃之升确实该杀,竟然敢……”老太监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毕竟这对于太上皇来说,被拒了亲也是件丢人的事儿。
  “不怪他,说起来我虽然见过肃国公夫妇,可是还没见肃之升到宫里来过,他怕是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拒了也是情有可原。”韩夜庭说道。
  “是呢,若是他见了太上皇您来,怕不是要哭着求着后悔今日之事呢。”老太监对于太上皇的样貌脾气可是十分有信心的。
  “莫要胡说了,孤年岁渐长,性子也无趣,样貌更是各花入各眼,万一那肃之升是个喜欢丑的呢。”韩夜庭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说起肃之升的坏话来了。
  “您切莫要这样说,在奴才看来,那肃之升还配不上您呢。”老太监说起来,肃之升就算是国公府出来的,可是没什么蒙荫,算不得有才,就是个胡乱跑着做生意的,不上什么台面。
  “这你就不懂了,那肃之升可是有大本事的。这些年他东奔西走的,跟好些人都接触过,生意也做的极好,最主要的是他一直敌视朝堂。”韩夜庭说起这些神情就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新帝登基以来,就乱子颇多,若是肃之升这家伙这时候起了坏心,怕是要有大麻烦了。”韩夜庭正说的时候,外面有人递了密信来。
  韩夜庭一看是关于肃之升的,说肃之升最近盯上了付太傅这边,估计是有意联合付太傅。
  “这个……”韩夜庭没想到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付太傅如今位高权重已然是个麻烦人物了,若是得了肃之升相助,那岂不是要将朝堂搅的天翻地覆来?
  “他接近付太傅又是为何?”韩夜庭心思一动,朝下看了一眼,登时心火大起,就看到信上说肃之声竟然对付太傅的小儿子付与真有心思了!
  “太上皇……”老太监虽然不知密信上都写了什么,可看到太上皇面带怒色,登时关心了起来。
  “肃之升要娶付太傅府上的付与真。”太上皇说着端起药喝了两口,然后面带冷笑的说道:“孤决计不能让这事儿成了!”
 
 
第2章 见到他就心发慌
  韩夜庭打定主意不能让肃之升跟付与真成了。
  可是他虽然是这样想的,只是要如何做却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来。
  一是他从未有过感情这方面的经历,二呢是觉得如果肃之升跟付与真是有真感情的,自己这样做到是有些卑劣了。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先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有真感情的?”老太监说了一句,到是提醒了韩夜庭。
  韩夜庭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叫人打听了肃之升最近的行踪去了。
  而肃之升呢,自从去见付与真碰了一鼻子灰之后,竟然也不再登门了,不过礼倒是一直有在送的。
  开始的时候是一律退还的,但是后面实在是下本也送的对胃口了,倒是收了一两件。
  “老爷,这是付少爷给您的。”
  这天肃之升在自己新买的院子里歇着的时候,外面的随从开心的送了个请帖过来。
  肃之升先是一喜,后面看了竟然是个诗会,倒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