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位御主(综漫同人)——南野扬

 
 
 
《冠位御主》作者:南野扬
 
文案
那天,黑发蓝眼的少年听到了“世界”的声音――
[一切重新开始,你是否还会选择拯救这个世界?]
藤丸立夏这一生只玩过一个游戏。
其名为,命运冠位指定(fate grand order)。
指定人‘藤丸立夏’,冠位御主。
 
法兰西圣少女的旗帜,誓约胜利之王的宝剑,尼罗河流域热砂金黄的国度,七宗罪的降临。
昔日年少之梦的亡者,在海水和尘埃里归来。
 
相传横滨有一本奇妙的[书],据说被写在上面的一切都会成为现实。
有一天,某位绷带浪费装置,在那本书上,写了藤丸立夏的名字。
 
内容标签: 综漫 幻想空间 少年漫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藤丸立夏(咕哒君) ┃ 配角:库哈哈哈,绷带精,迦里的各种人 ┃ 其它:又大又圆的锅 
一句话简介:新周目咕哒重回迦勒底的狗血之路 
立意:在有限的旅途中,寻找人性的闪光点。
 
作品简评
修复了四个扭曲节点的少年,将同为救世人的立花推上方舟,自己选择了通往地狱的船票。直面洪水与死亡时,却不想居然开启了第二周目……世界改变,而为了身边的人想去挽回的心情不会变。如果一切重新开始,立夏依然会选择拯救这个世界!怀抱着这样的信念,二周目的少年开始了他重回迦勒底的救世旅途。
 
 
 
第1章 藤丸立夏
  [如果一切重来,你是否还会选择拯救这个世界?]
  齿轮轰鸣中,名为‘世界’的机器再一次开始运作。
  他在那清到冷的水面上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水光的映衬下。
  那双眼睛里侵染了波光粼粼,倒影了碧空凛凛。
  在似梦非梦里,在夏日明亮的光中,他被莺鸟啁啾的声音唤醒。
  天很清,风也静。
  静美到他快要分不清梦里梦外。
  立夏神色恍惚的打量了一遭周围的环境。
  ‘――吱呀。’门开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碎了少年恍惚的神情,他抬眸,看向门外的来者。
  “醒了?”干脆干练的女声,听起来沉稳又可靠。
  来者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年轻女性。
  深酒红色的头发,恰好垂在耳边。
  她头发一侧带着蝴蝶的发饰,在穿过玻璃的阳光下闪闪。
  面容白皙,轮廓秀丽。
  少年缓缓眨了下眼睛,心想‘这真是个漂亮的人’。
  “多谢夸奖。”对方踩着高跟的鞋子,接近时却并没有发出声音。
  她尽可能的保持了室内的安静,尽管面色看起来有些冷淡,却处处透着不露声色的体贴。
  少年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把心里所想说出了口。
  “已经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疑似医生的漂亮女性,抬手调整了一下点滴的速度,“你安全了。”
  少年一动不动,对她的话不作任何反应,沉默不语。
  见状,她微微皱了下眉心,“还记得什么吗?”
  啊啊,麻烦了。
  希望这孩子别什么都不记得才好。
  漂亮女性……不,与谢野晶子的担忧并非毫无根据。
  很多人在应激性创伤(PTSD)后,往往会选择遗忘与逃避。
  正当与谢野感到无奈,想放弃问话时,她蓦然听到了来自少年的声音。
  嘶哑的,不够清朗的声音。
  他像是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以至于发音并不流畅。
  “……我做了一个梦。”少年垂着头,他盯着盖在膝上的薄被,目露迷茫。
  “是什么样的梦?”
  医者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少年不合时宜的这样想着,他本人……似乎本能的对‘医生’抱有好感。
  尽管看起来态度冷淡,实际上非常可靠而体贴。
  她在给少年倒了一杯水后,耐心的等他继续开口。
  不催促,也不诱导。
  只等他自己进行回想。
  好半天之后,立夏才迷茫的继续说道:“比辉煌要悲伤,比残酷要温柔的……一个梦。”
  而我从梦开始的那一刻起,走向宏伟的传说。
  光怪陆离,辉煌盛大的梦。
  但是,究竟是什么呢?
  眼中,脑海里。
  究竟看到,听到,又留下了什么?
  被记住的,只有一些怅然,却绝不后悔的心情。那真的,非常温暖。
  “……对不起。”又是好半晌的安静后,少年有些歉意地说道:“我不记得了。”
  他向医生如实回答。
  与谢野的神色,愈发严肃。
  “那个、抱歉?”安静的氛围里,少年的声音小心翼翼响起:“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与谢野晶子的目光顿了下,“怎么突然这么说?”
  “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他用喑哑的嗓音回答:“我是不是……让人失望了?”
  闻言,医生眼里,多了几分少年所看不懂的情绪。
  “休息吧。”与谢野放缓了神情。
  温柔,有礼,会关心他人。
  这么好的孩子,到底因为什么而被伤害?
  她回想起最初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
  浑身侵染在血泊里。
  深巷的尽头,那紧闭双眼,气若游丝的少年。
  喉咙处,是青里泛紫的淤痕。
  明显曾被扼住脖颈。
  按照那些可怖的淤青与近乎剖开整个腹腔的伤口来看……犯下罪行的人,大概率是想要将少年杀死。
  他能支撑到被人发现,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与谢野略微描述了一下那天的场景。
  讲述完一切后,她观察着少年平静无波的侧脸,问道:“能想起来吗?关于作案人,动机原因一类的东西。”
  少年有一双色调非常好看的眼睛。
  清澈,不染尘埃。
  似乎只要被那双眼睛所注视着,就能看清世间一切善,一切恶。
  他就用这种像是局外之人的目光,安静的听完了自己肉体上所遭受的一切伤害。
  实际上在这位少年昏迷的时日里,与谢野就已经联系了警方和武装侦探社,将能查的都查了个遍。
  他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此世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痕迹。
  乱步先生倒是好像看出了什么一样,‘啧啧’两声,戳着少年的脸颊肉玩了好一会儿。
  却只说明了少年的无害,并没有提供什么实质上的信息。
  名字,样子。
  人际,家庭。
  一切一切都不存在。
  不过。
  时至今日,他终于不再是空白。
  因为――
  窗台夏花的馨香中。
  与谢野晶子,听到了少年的声音。
  他说:“我记得,我的名字是藤丸立夏。”
  “很好的名字。”与谢野舒展了眉目,语气松快了不少:“还有其他的相关记忆吗?”
  能记得自己的名字,往往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以‘夏’为称谓,实则像冬阳一样的少年人。
  他身形有些消瘦,容颜隽秀,眉眼清朗。
  穿着病人的宽松衣服,在夏日的蝉鸣里轻松微笑。
  “我不记得啦。”他抬手想要摸摸自己脑后的头发,在触碰到纱布的一刻却又缩回了手。
  “抱歉……我全部都不记得了。”
  他理应沉重的,但是……他笑得那么轻松,满是少年人特有的意气风发,飒朗清爽。
  像是真的不在意一样,无论有无记忆,无论是否绝望,都微笑着期待未来。
  那真是一个十分敞亮豁达的笑容。
  却令站在门后的福泽谕吉心感复杂。
  与谢野或许也是这样……但是,她是医生。
  医生不能在病人面前表现出诸如‘难过’、‘悲伤’这一类的情绪。
  毕竟……如果连医者都开始难过了,病人还能够有继续支撑下去的动力吗?
  就像是职业操守一样的存在,令她在少年面前表露的情绪变得刻板,又可靠。
  最后,她也只是维持着平和的语气向少年说道:“无论什么。只要你还记得的,感到熟悉的事情,都可以延伸去试着回想。”
  “这样有助于恢复记忆。”她轻拍一下少年的脊背,拔下他手背上的输液针头。
  “……我是藤丸立夏。”少年固执的重复道。
  什么都不记得的少年,能够死死的握住的,唯有自己的名字。
  而在这姓名之下,少年的目光坚定又璀璨。
  海一样碧蓝的眼眸里,倾注了明亮天光。
  那是信念,在烈烈燃烧。
  救世的少年终会追逐过去的光影,直至寻回一切。
  “――我愿成就常世一切之善行,我愿诛尽常世一切之罪恶。”
  作者有话要说:
  我英这件事大家可能都知道了……?
  志贺丸太,丸太(maruta)意为圆木,是731部队对人体实验者的代称。志贺,志贺氏菌。
  所以现在正在改文,把涉及的人物剧情改掉,主线不变,还是这个故事。
  扬子现在心情又难过又恶心,仿佛吃了shi
  我以前入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英火啊好看啊,或者被基友卖安利这种原因。
  而是因为一个新闻,外国有个人救人,受伤进了医院。他穿着欧尔麦特的印花体恤衫,说因为我来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能让一个人放弃自身安危也想要去救人,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作品。
  我喜欢各种各样的英雄,所以喜欢看这样的作品,也喜欢这样的游戏。
  比如fate,一拳超人,ff14……好多
  当时有多么憧憬,现在就有多么难受。
  以后不会再写我英了,如果有因为我英才看这篇文的真的对不起,会把涉及的部分改掉。
  抱歉。
 
 
第2章 八极拳
  “今天有没有想起新东西?”
  面色冷肃的银发男人,向少年进行着每日一问。
  距离立夏醒来的那一天,大约已经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了。
  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这位先生基本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来询问少年的情况。
  他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立夏便也没有去问。
  只需要明白对方所抱有的情绪,是‘关心’就足够了。
  立夏很想告诉这位先生,他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
  与谢野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只需要三餐清淡,作息正常,再多恢复几天就可以了。
  但是,看着对方严肃的神色。
  少年不由得把那些即将脱口而出的轻松话,吞回了肚子里。
  “……嗯。”他微笑着回应了他的期待,“有的。”
  身形笔挺如岩松一样的男人,安静的看着他。
  “不想说也没关系。”
  虽然这么说……但是因为过于严肃的脸色反而显得像逼迫一样。
  莫名的,立夏感觉这个人可能经常被小动物误会。
  当然,这位先生实际上是一位非常好的人。
  立夏不知道对方的职业,但是这个年龄的社会人士,总少不了忙碌。
  就算这样,他也还是会来进行看望。
  有时候冷场了,就静静的站一会。
  松竹一样坚定,非常令人安心的身影。
  就像现在。
  说到底。
  藤丸立夏只是失忆,而不是石志乐。
  他有常识,也懂得好坏,更知道善意是需要被珍惜的存在。
  所以――
  “是可以说的事情。”
  少年在对方冷肃的目光里,有些欢快的抬头看了过去。
  “我会打拳!”尾音有些上扬,颇有几分孩子气的炫耀意味。
  银色发的男人愣了愣,似乎没料到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
  “啊,对了。”依旧是略带骄傲的神采飞扬,他语气开朗,“我还会耍枪!”
  “……啊?”男人双手拢在袖中,随即,他察觉到少年的气息变了。
  “别看我这个样子,其实还是很可靠的。”
  少年的眼神变了。
  那清澈到通透的眸光一瞬锐利了起来,像是深沉的刀光。
  孤狼一样的男人,拢在袖中的手紧握了一瞬,这是人的大脑在感受到危险时,体现在肉体上最真实的反应。
  立夏像是没有察觉到他下意识的戒备,从容的抽出了压在被子下的枕头。
  非常松软的靠枕。
  带着可以令人放松的,太阳翻晒过的气息,其内填充着柔软的绒羽以至于显得有些蓬松。
  当枕头扬起在空中的那一刹,少年摆出架势。
  干练,又有一种与他这一身条纹病服分外不搭的古朴。
  男人从这架势便一眼看出了,这是来自某个古老国家的拳法。
  于西洋而言的极东,日本眼里看来的西方。
  那是无数武者曾向往的东方,在遥远的过去,曾有过遍地黄金的传说。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