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五仁汤圆

   《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作者:五仁汤圆
  文案:
  新人程奚出道以来绯闻缠身,据说他的好资源全是凭着一张脸四处傍来的。
  影帝陶时延清冷骄矜,对于什么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是程奚最看不惯的那种类型。
  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差点打起来,程奚在拍摄现场大放厥词:
  “见他还用穿高定?”
  “我和他绝对扯不上半点关系,今天不会,明天不会,以后更不会!”
  结果当晚,患有原发性失眠症的他发现,自己居然能在陶时延身边秒睡!
  还不做噩梦,距离越近睡的越香!
  ——原发性失眠症,无明确病因。
  ——极难入睡,即使睡着仍噩梦缠身,至今找不到任何有效治疗手段。
  被命运扼住咽喉.jpg
  于是他穿戴整齐,抱着枕头敲了敲陶时延的门:“今天哥哥的美貌也在认真营业呢,能让我进去和您一起住,顺便瞻仰您的容颜吗?”
  .
  后来,程奚进陶时延房间的照片不慎曝光。
  网友:“程奚靠抱资方大腿拿到男二号,又妄想爬陶影帝的床,呸,不要脸!”
  一分钟后,顶级大佬po出电影策划案,投资人署名程奚。
  三分钟后,陶时延回应:我和男朋友住一间房,有意见憋着。
  网友:操,脸好特么疼!
  刚“治疗”完的程奚却眼尾发红,捂着腰准偷偷溜出房间。
  ……没溜出去,陶时延将他压在墙上,摩挲着他的侧颊,语气极度危险:“小赖皮,不是想看我么,嗯?”
  嘴上彩虹屁心里mmp傲娇小少爷受X外冷内黑影帝攻
  ——你是我的心安,亦是余生唯一的归途
  食用说明:
  ①背景架空,1v1,双C,HE,每晚21-24点间更新。
  ②只是个沙雕小甜品,没什么逻辑,大家看着开心就好
  ③微博@五仁汤圆圆,有延哥人设大图,快来康
  ④球球收藏一下作者专栏吧,孩子都要馋哭啦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奚,陶时延┃配角:作者专栏跪求收藏┃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有病,你是药
  立意:失眠症需要用科学手段克服
  作品简评:
  五岁时,一次意外让程奚患上了原发性失眠症,十几年来看过无数位医生、试过无数种方法都未能治愈。直到某次综艺录制,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在影帝陶时延身边睡着,而且距离越近睡的越香!为了治病,本来和陶时延不对付的程奚抱着小枕头,开始了蹭睡之路。最后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此文行文流畅,笔触细腻,阅读起来笑中带泪,是一部轻松治愈的小甜品,非常值得一读。
 
 
第1章 记一次不太愉快的飞行
  “前往上海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东方航空NL038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
  “Ladies and Gentleme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工作日的清晨,松江国际机场只有稀稀落落几波旅客。地勤人员穿戴整齐,站在门口指引大家有序进入。
  突然,一个胖子鬼鬼祟祟,探头探脑,抻着脖子使劲往候机厅里瞅。
  地勤嗅出一丝不对劲,走到胖子面前:“先生您好,这边是国际出发入口,您要飞往哪里?
  “我飞库姆堡。”
  赵小涛眼珠转了一圈,没看到狗仔,长长呼了口气,对身后的人说,“程儿,里面暂时安全,可以进了。”
  听到仿佛恐怖分子接头的暗号,地勤更怀疑,“麻烦您出示一下身份证。”
  “程儿,把身份证拿出来……咦,人呢?程儿?”
  被检查两遍身份证和护照,赵小涛拖着行李急吼吼跑进出发大厅,终于在问询台左侧,看到了正在打哈欠的自家艺人。
  “呼……”他抹了把汗,“祖宗,你怎么自己走了?”
  程奚使劲揉揉眼睛,内双愣是被他揉成了三层眼皮,“我不走等着被扭送到警察局么。”
  “我知道你嫌我丢人,但昨天你刚出丑……新闻,现在还在热搜上挂着呢,如果被狗仔蹲到就完了!我必须得侦查好!”
  “嗯,以你的侦查能力,神盾局没请你去当特工真是可惜。”程奚乜了他一眼,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他的睫毛很浓,从这个角度看人时眼尾微微上挑,配上一头张扬的红色头发,总有种浓墨重彩、惑而不媚的美感。
  赵小涛着实噎了下,但很快便原谅了他——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天生就更容易被原谅。
  问询台旁边人多,怕被认出来,赵小涛带头去取票机,边走边盘问哈欠连天的程奚:“你昨晚又没睡着吧,因为丑……新闻还是失眠症犯了?”
  “单纯失眠。”
  赵小涛掰掰手指头,面露担忧:“你已经连续失眠三天了,接下来的《旅程》是场硬仗,这不要命了么……对了,等节目开录,肯定有人会问起这次的事情。切记千万别正面回答,能打太极就打太极。”
  “我又没做过,”程奚神情坦然,“干嘛怕他们问。”
  “我的小祖宗,你知道你没做过,他们不知道啊!话说你真确定不澄清?”
  ——这是赵小涛今天第三次问同样的问题。
  程奚垂下眼,睫毛颤了颤,停顿片刻后说:“我确定。”
  答案在意料之中,除了叹气赵小涛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反应了。
  他垂死挣扎,有气无力地劝:“傍金主的黑点短时间内洗不掉,今早我看了眼,你的粉丝已经从169万掉到143万了,站子也关了仨。你没日没夜的练习三年,最后心血全打了水漂,能甘心?”
  程奚一共仅有六个站子。关了仨,相当于关了一半。
  而另外三个没关,很有可能是站姐还没起床,没来得及看热搜消息。
  “……哦,”程奚怔了下,“没关系,铁打的粉丝,流水的爱豆,掉就掉吧。”
  没成想小新人如此豁达,赵小涛一时间不知道该庆幸或者怒其不争,纠结半天,绝望地决定先办托运手续。
  耳边终于清净,程奚懒洋洋地靠在柱子上听歌。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无意识地动来动去。
  还是不由自主掏出了手机。
  打开微博客户端,切到小号,两个提示弹了出来:
  【您的特别关注@宝贝回家基金会、@解救阿芳基金会发布了新动态】
  程奚看了遍内容,顺手给每个基金会捐了十万块钱。然后点进搜索框,一一搜索那六个站子的名字。
  他全记得清清楚楚。
  果真如赵小涛所说,其中三个换成了纯黑色头像。另外三个没发布动态,不知是在观望,抑或犹豫不决。
  他深吸口气,给站子们点了一圈赞。退出搜索框,点开热搜界面。
  #程奚,晚宴#的词条热度比昨晚降了些,从热搜前五滑到了中段。
  昨晚,有媒体曝光了一组照片,照片拍摄于松江市最大的娱乐会所对面。
  透过包间窗户,程奚和七八个老男人围坐一桌,并且时不时起身给他们敬酒。
  别看老男人们一个个顶着光头啤酒肚,实则都是娱乐圈大鳄,如果换个正经场所,这就是一场文化产业高峰论坛。
  可在声色犬马的地方就变味儿了,尤其是他们都带着作陪的小美人。
  显然是一场污秽淫乱的聚会。
  程奚自然也被列入“作陪”的小美人之一。
  而且宴会结束后,他跟一个老男人出了门。老男人手放在他后背上说着什么,关系十分耐人寻味。
  再联想到以一首数字单曲出道,仅仅半年便上了两档大热综艺的程奚,资源如此逆天,其背后有金主不言而喻。
  点进词条,评论同样不堪入目:
  【从他莫名其妙刷脸开始,我就知道迟早会翻车,没想到这么早。哈哈哈烂橙们还闭眼吹你家哥哥美颜盛世、天降紫薇星吗[狗头]】
  橙子是程奚粉丝的名字,烂橙是黑称。
  【啧,一次性伺候一桌,也不怕得病】
  【加V.15687231877看程溪xing爱视频,叫的声音不要太大】
  【弱弱的问,这个小哥哥是谁?颜值完全长在我的点上,有亿点点心动】
  【每日一问:CX今天糊了吗?哦dbq他就没火过,一直糊着hhhh】
  “程儿,走吧。”
  这时赵小涛办完手续回来,程奚收起手机,和他一起去安检处。
  过了安检,背好背包,赵小涛总觉得程奚情绪不高,去贩卖机买了两瓶可乐,递给程奚一瓶,一瓶自己拧开。
  可没等喝到嘴,身后突然有人喊:“前面的胖子,麻烦让让!”
  二人应声回头,只见一群黑西装保镖围着一个男人,正迅速朝他们这边走来。
  人数粗略算起来得有十二三个之多,赵小涛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侧身便准备让路。
  下一刻,手臂却被人拉住——
  程奚挡在赵小涛身前:“他不叫胖子,不知道怎么称呼的话可以叫先生。”
  语调懒洋洋的。
  动作却异常坚定,分毫不让。
  赵小涛怔住,为首的保镖闻言也是一怔,但后面一大票女孩马上追过来了。迟疑片刻,仍强硬地挤开了赵小涛!
  “哗啦——”可乐瓶随着保镖动作晃动,深棕色液体撒了程奚一衣襟。
  程奚下颌线绷紧,这是他生气的典型表现。赵小涛赶紧拦住他,两人拉扯了半天,直到人群走的看不见了,赵小涛才放开程奚。
  其实保镖的动作看似推搡,实则没用力,赵小涛没受到任何伤害。
  可那三个站姐黑漆漆的头像眼前不停转,加上前襟黏糊糊、湿哒哒的触感……
  程奚下颌线绷得更紧。
  他大步流星走到VIP候机厅,推开门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刚才那个是谁?”
  赵小涛粗略扫了一眼,候机厅内此时只有一个男人,个子很高,正背对着他们站在墙边打电话。
  在程奚身边落座:“我听说今天陶老师也从松江机场走,估计是他。”
  “姓陶的那么多,你说的是哪个陶老师。”
  “就是陶时延啊!”赵小涛诧异,“拿到几乎所有国际A类最佳男主角的那个陶影帝、陶时延!我跟朋友打听过,他也确定参加《出乎预料的旅程》了,你不会不知道他吧?”
  谁会不认识陶时延?毕竟是华语电影金字塔尖上的人物。
  “原来是陶影帝啊,”程奚冷哼一声,“怪不得派头那么大,跟皇帝出巡似的,就差让人三拜九叩迎驾了。”
  这句话没刻意掩饰,很快传遍候机厅每个角落,高个子男人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赵小涛眼前一黑,感觉自己的脑血管岌岌可危,“小祖宗,这儿还有人呢!”
  程奚瞥了墙边的男人一眼,男人动作未变,若不是存在感太强,怕是会被当成一座完美的雕塑。
  “随便听。”
  他生起气来一向不管不顾,嫌刘海碍事,向后耙了把头发。
  透过玻璃墙,他白皙纤细的脖颈、晶莹剔透的耳垂,以及耳廓上缘凸出的一小块骨头一览无余。
  尖尖的,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小精灵。
  男人明显出神几秒。
  赵小涛则是第10086次念清心咒。
  感觉出经纪人已在脑梗边缘,程奚不想没到英国先去医院,生硬地转移话题,“这衣服不要了,等到库姆堡直接扔了吧。”
  “三十多万的高定说不要就不要,浪费,”赵小涛心疼,“我看能不能弄干净。”
  “对了,”程奚好奇,“又不是参加时尚活动,你给我穿这么正式干嘛,还特意把我表架翻了出来。”
  今早走的匆忙,是赵小涛帮他选的衣服。
  赵小涛大手一挥:“万一在机场碰到陶老师呢,穿的周正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嘛。”
  不对,等等!!!
  话音刚落,赵小涛使劲拍了一下自己不成器的嘴。
  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程奚一字不落全听见了。
  “见他?还用穿高定?”
  他精致的小脸皱起,拽开表扣一甩,语气相当不满,“那是不是还得来个拥抱?我迎接我爸都没这么热情好吗!”
  腕表脱手而出,表盘磕在地上,发出一声价值二百多万的锐响。赵小涛心脏都要疼抽抽了,赶紧撅起屁股追。
  追到门口,候机室门突然被推开,端着咖啡杯的女人进来,“延哥,你要的咖啡买回来了。”
  “……”
  不会吧?
  没听错吧?
  延哥??
  想到了什么,赵小涛和程奚齐齐抬头。
  看到了陶时延的助理张静。
  又齐齐回头。
  看见了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的场景。
  只见高个子男人已转过身,双臂环抱,居高临下地睨着他们。眼窝深邃,挺鼻薄唇,是那种冷淡薄情的长相。
  偏偏下巴左边一条不甚明显的疤痕,让这张脸生出几分独属男人的性感。冷淡中多了一丝欲,于是就像维纳斯的断臂,不完美反而造就了他的完美。
  程奚:“……”
  赵小涛:“……”
  窒息.jpg。
  如此独一无二的、具有辨识度的脸,见过一次绝对忘不掉。
  何况这人时常出现在大荧屏和电影节颁奖礼。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