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先生与黑时宰(文豪野犬同人)——外卖君

   《秋先生与黑时宰》作者:外卖君
  文案:
  *本文为《暗恋太宰先生二三事》if番外
  *当22岁的秋先生穿越回去遇到15岁的黑时宰
  *第三人称,已完结
  -
  那时的你还未遇见我,而我已被你交付过了满怀爱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先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22岁的我和15岁的你
  立意:陪你长大
 
 
第1章 
  当第一缕晨光从窗帘的缝隙泄露进来时,良好的生物钟让床上藏青发的青年醒来了。
  他睁开略显惺忪的眼,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人。
  “太宰先生,早。”
  对方还在熟睡中,他便在心中悄悄地道了声早。
  昨天他们胡闹得太晚了,饶是以他异能者的强悍体质也免不了有一丝困意。然而青年没有睡回笼觉的打算,为了让随时可能醒来的爱人吃上早饭,他自觉地准备起床做早饭。
  一条白净而带着斑驳伤痕的手臂从被窝里伸出来,捏起被子一角轻轻掀开,接着是一具□□匀称的身体。
  藏青发青年左看右看,迅速找出一套衣服穿上,遮住身上的吻痕和其他昨夜胡闹的痕迹。
  想到昨夜,他的蓝眸中飞快地掠过羞赧与甜蜜。
  他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有时候爱人会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拉住他的手臂说“再睡一会儿嘛秋”,那么他就可以自然而然地俯身亲吻对方的脸颊,并说“您睡吧,我去做早餐”。
  不过今天爱人看起来真的没醒,他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对方的睡眠了。
  青年欣赏了片刻爱人俊美的睡颜后,转身离开了卧室。走向厨房时,他心想,做完早餐后还得简单清理一下身体——毕竟娱乐活动结束时气氛正好,他们相拥着就睡了,那会儿谁都没心情爬下床洗澡。
  如此考虑着的青年,突然脚下一空,周围景象蓦地变换。
  “?!”
  在家中放松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他下意识发动异能进入虚无状态——基于他那极优秀的战斗反应。
  等青年回过神来,身边的场景已是换了一遭。
  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建造在半圆凹陷状地形中的小镇。
  “——擂钵街?”
  本是空无一人的地方从空气中缓缓显出一条颀长的人影。
  青年身穿棉质睡衣,领口处的锁骨还带着深色的吻痕和咬痕。他两手空空地站在原地,神色不解愕然。
  我怎么跑到这鬼地方来了?我还没给太宰先生做早餐呢!
  *
  竹下秋没有在原地待多久。
  他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身为曾经大名响当当的杀手界第一人“幽灵暗杀者”,他干过无数暗杀,当过黑手党干部级高层,被废过全身关过禁闭,精神崩溃过异能力暴走过,消失过失忆过康复过,洗白后还给政府领导人当过保镖。
  “竹下秋”三个字本就是无数场战斗铸就的传奇,他遇到过的奇特异能也数不胜数,现下情况诡异是诡异,但不足以动摇他的心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己转移了空间,但还在横滨就问题不大,重新回去就是了。
  然而,怀着如此想法的竹下秋,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因为这个世界和他想的不一样。
  首先是他家没了。他和爱人居住的房子像是从没存在过一样。武装侦探社倒还在,但那栋楼还不是武装侦探社的据点,和武侦社一点关系都没有。
  哦,武装侦探社就是他和爱人一同就职的公司,他们通常将其简称为武侦社。
  而武侦社也不是他熟悉的武侦社。更准确地来说,武装侦探社还不是九年后那个广为人知的异能力者集团。
  没错,九年后。
  当竹下秋看到年轻了近十岁的社长福泽谕吉,还有面容稚嫩了许多的同事们——少年人模样的江户川乱步和与谢野晶子后,竹下秋彻底傻了。
  不止是空间,连时间都完全不同。
  怀着震惊的心情,竹下秋通过当天的日期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他回到了九年前的过去。
  *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竹下秋第一反应是是否会遇到过去的自己的时间悖论。
  不过事情很巧,竹下秋的诞生是八年前一次原因未知的偶然。在他原本的世界里,这个时候的他还未作为“人”这种生物真正出现在世上。
  而竹下秋回到的正是自己尚未诞生的九年前,这意味着此时绝不会同时存在两个名为“竹下秋”的人。
  两个自己的问题解决了,竹下秋开始发散思维。
  他是个有家室的人。非常自然的,竹下秋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爱人。
  他回到了九年前,而九年前的现在……
  他的爱人,今年十五岁。
  想到这里,竹下秋的心情顿时万分复杂,又是纠结,又是无措。
  最后,他的蓝眸越来越亮,心跳随着某个念头升起而嘈嘈切切地鼓噪起来。
  十五岁的爱人。
  十五岁的……太宰先生。
  啊啊啊啊啊!
 
 
第2章 
  当你在某天早晨突然回到了九年前的过去,你会做什么?
  去做过去不曾做到的事,或是去见一见诀别已久的故人?
  竹下秋有太多事要做。
  首先是去见他的爱人。
  出于一些三言两语难以说明的复杂原因,竹下秋在太宰治十四岁时出现在他身边,此后默默陪他度过漫长岁月。
  那些日子里,魂灵竹下秋单方面地与对方形影不离,因而他对爱人少年时的经历了解得巨细无遗。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整整三年。
  在三年间,竹下秋无时无刻不注视着那个少年,与此同时,他却无法在太宰治面前现身,太宰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说来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心酸。
  不过,这段日子对竹下秋来说意义深重,其重要性不亚于后来与太宰真正相遇:正是这段日子赋予了他最初生存的意义。
  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魂灵无形无声,除了陪伴以外他什么都做不到。
  而当后来太宰得知竹下秋如幽灵般存在于他身边整整三年,他竟有种神奇的自得:“唉~真没办法,本绝世美男子的魅力就是那么大,秋在那三年里无法自拔地爱上我也是理所应当的!”
  对此,竹下秋:“是是,太宰先生从小魅力无限,叫人难以抵挡。”害,除了哄着还能怎么办呢。
  太宰治:“秋先生这话……怎么听着醋味不小?难不成在吃芥川君的醋?啊,说不定是中也?”
  最后两个音节高高扬起,满满的不敢置信。旧双黑那位的名字从太宰嘴里出来就没正常过。
  说到吃醋,似乎也没有。
  过去,竹下秋仅是单纯地羡慕他们能与太宰正常交往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他无论对谁都是羡慕的。
  总之,这些都是好多年前的老黄历了。
  蜜里调油热恋一年,太宰还喜欢拿过去的事逗他,不知是不是最近新的情趣。
  起初一两次竹下秋还会被他的“吃醋论”噎住,后来便淡定自若了。
  “要说吃飞醋的话,不如下次我和中原先生见面时您克制一下自己,收收您那捣乱的冲动如何?”
  难得和旧上司约几次饭叙叙旧,太宰又是弄停电又是放臭气,总之要搞点什么恶作剧怒刷存在感。
  太难了,和中原中也吃个饭太艰难了。每次太宰非要把中原中也气到咬牙切齿不可。
  小气的幼稚鬼爱人。
  太宰治当即反驳:“意外!那全是意外。秋先生,你们约会的日子选得不凑巧,和我没关系。我一介微不足道的普通人才~控制~不了呢~”
  他故意摊了摊手,狡辩的口吻太理直气壮,叫竹下秋都生不起气来。
  他只能轻掐爱人脸上的颊肉泄愤,道:“太宰先生,当年你们双黑在一块的时候,我可没打扰过你们。”
  “又没有不让你打扰。”太宰嘟囔。
  “那样会被中原先生揍的。”
  “正好,夫唱夫随,有难同当。”
  “和您一起挨揍?”
  “你不愿意?”太宰危险地挑眉。
  “是您不愿意。”竹下秋纠正道。
  “什么嘛……我哪有这样说过!”
  竹下秋没有和他就这个话题纠缠下去,只是说:“要是过去能重来一次,你别想赶走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离开的。”
  当然,特殊情况除外——比如一起被中原中也用重力揍还是算了。
  太宰治眨眨眼,笑了。竹下秋一本正经地说着“你别想赶走我”的样子让他十分高兴。
  以作对爱人对自己放狠话的嘉奖,他赠了他一个吻。
  至于一对干柴烈火的恋人从亲吻到拥抱再到别的什么情到深处的动作……那就是另外一种性质的事情了。
  *
  回到现在。
  竹下秋站在九年前破旧的擂钵街上,二十二岁的身躯还残留着爱人昨夜留下的激烈吻痕。
  他决定先去找他的爱人。他迫不及待想亲眼见到爱人小时候的样子了。
  怀着七分期待三分激动,竹下秋发动异能进入虚无,轻车熟路地飘向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
  凭借对港黑地盘的熟悉,竹下秋很快在某条走廊上找到了他想见的人。
  竹下秋在虚无状态下落到那人身前半米处,用无人知道的目光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年——
  首先是他露出的左眼,一只圆滚滚的、却无精打采的鸳眸,另一只则掩藏在绷带和乱糟糟的刘海下。
  他一头棕色短发乱翘,衬衫没怎么认真穿,领带没打好,外面披件过大的黑西装外套,更显得身形瘦削。
  他脸上缠着竹下秋久违的绷带和贴着纱布。即使绷带掩去大半面容,那仍是一张竹下秋最熟悉的脸。如出一辙的清秀俊朗,如出一辙的漫不经心。
  只是和昨夜同衾而眠的爱人相比,那眉眼实在过于稚嫩了。
  又丧,又青涩。
  竹下秋在虚无里差点激动哭了。
 
 
第3章 
  这么多年过去,爱人昔日的样貌在记忆中早已模糊。竹下秋忍不住拿眼前的少年与现在的爱人作比较。
  年龄变小,绷带没摘,身高矮了一大截就不提了。令他惊讶的是,小时候的爱人怎么比他印象中要瘦小得多?
  身材这样单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跑。下巴略尖,两颊没有肉感,脸色苍白还带着伤。
  看得竹下秋满心怜爱,胸口麻麻的,恨不得立刻从港黑抱走养在家里,亲自下厨用百般菜式将他喂得白白胖胖的,最好喂出圆润的双下巴才行(?)。
  但遗憾的是,竹下秋家不在这里。这个世界没有属于他的固定居所,他只能在擂钵街小镇找个简陋的地方暂时充当落脚地。
  竹下秋将喂养少年太宰的脑洞及时扼杀在摇篮里,暗中遗憾地长吁短叹。
  *
  在竹下秋心潮澎湃的同时,少年不断往外走,离开了港黑大楼。竹下秋不知道他要去哪,在虚无中毫不犹豫地跟上了。
  太宰治去了两个敌对帮派的火拼现场吃瓜围观。
  ……不愧是你,十五岁的太宰先生。
  竹下秋突然现身,一拉太宰的后衣领让他恰好躲过飞来的流弹,然后从侧面一推他的肩膀,好让他不会掉进少了井盖的下水道。
  接触一触即分,竹下秋在电光火石间做完这一切,并在太宰回头之前收手潜入虚无。
  “谁!”
  被先拉后推的太宰脚步趔趄,回头一看,身后却空无一人。
  “错觉?”太宰眼神锐利且疑惑。
  明明有被拉扯的感觉……但他四周确实没有人。
  只有一个丢了井盖的黑魆魆下水道洞口。
  洞口?
  第一次避开破空而来的子弹,第二次被反方向推离了这个洞口。
  太宰治何其聪慧,当下便意识到了什么。他不信怪力乱神,灵异事件的发生必然有人为插手。
  为了试验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太宰治大步一迈,一只脚便悬在了下水道上方,整个人似乎就要掉下去。
  太宰等待着——
  在他即将掉下去的前一秒,那个力道果然出现了,甚至比上次力度更大。
  太宰只觉得衣领一紧,被拉得往后跌倒在地,痛哼出声:“嘶,屁股……”他完全确定了一件事。
  *
  屁股。
  屁股哪有命重要!
  竹下秋在虚无里又恼火又无奈。恼火太宰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真的掉下去,呼救无门;无奈的是太宰的行为勾起了他熟悉的回忆。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
  太宰不急着起身,干脆盘腿坐在原地,向他说起话来。
  竹下秋对太宰无比熟悉,知道他此时看似毫无防备,实则在警惕地试探。
  “你拥有隐匿身形的异能力——姑且叫你‘幽灵先生’吧。”
  “你不属于那两个组织其中一个,大概是个过路人。”
  “因为不明原因你关注到了我,并且对我的安危上了心。”
  竹下秋沉默不应,藏匿在虚无中静观其变。他并不意外太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你不仅想救我,而且对我的异能非常熟悉,从出手后立刻终止和我接触的细节可见一斑——这样看来,过路人的身份就站不住脚了。”
  不远处,各种型号枪支的交火声,咻咻的子弹破空声和两方势力人马各自指挥的嘶吼声乱响作一团。
  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中,太宰懒洋洋地坐在原地,有条不紊地作分析,似乎不知道自己随时可能陷入危险处境。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