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良后我又出轨了(GL百合)——江鱼儿

   《从良后我又出轨了》作者:江鱼儿
  文案:
  本文又名:《每天都在出轨的边缘试探》
  《前女友们都以为自己是真爱》
 
  阮软是个地地道道的大渣女,靠着一副娇软可欺,人畜无害的萝莉脸俘获了不知多少俊男靓女的心,让他们成为自己忠诚的ATM。
  她以为自己衣食无忧,被众星拱月的日子将会持续一辈子,直到有一天自称渣女改造系统的神秘生物降临。
  渣改系统:经举报,您的行为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将发配异世界进行整改,请您积极配合!
  阮软:???
  被迫维持纯情小白花的阮软每天都在出轨的边缘试探。
 
  小剧场
  迟姐姐:女朋友出轨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阮软:谢邀,人在出轨现场,下次还敢。
  cp:死性难改小作精vs柔情似水妖圣/斯文败类仙尊/妩媚妖娆魔君/霸道冷漠鬼王
 
  划重点:
  ①本文1v1,四个攻略对象是同一个人分裂而成的!(彼此之间并不知道,后期会四合一。)
  ②苏苏苏,甜甜甜,不虐但狗血,沙雕又快乐!
  ③作者很勤奋,日更日更!(快收藏我呀!这是个日更的作者!)
 
 
第1章 
  “林哥哥,你玩王者吗?”
  阮软眨着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笑盈盈地看着林宇。
  “王者?”林宇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对战游戏啊!”
  他对少女期许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说,“公司最近比较忙,没什么时间玩....”
  说到这里,林宇看到少女眸子里的亮光突然黯淡下去,心跟被人剜了一块似得,猛的一疼,连忙改口:“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现在就注册一个!”
  说着便从西装裤里掏出了手机,三下五除二地点开应用商店,搜索下载,安装注册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阮软是林宇来A大巡讲时认识的,见到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女生时,二十五岁的林宇怦然心动。
  从那以后,这个笨拙的男人就开始用各种耿直的撩妹手段和土味儿情话,一步步将心思单纯的阮软追到了手,成为了她心中唯一的林哥哥。
  只是林宇并不知道,除了他这个所谓的“林哥哥”以外,阮软身边还遍布着“张叔叔,秋学长,迟姐姐....”等等很多“唯一的人”。而他不过是鱼塘里微不足道的一只小鱼苗。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呀。”
  阮软轻掩嘴唇,遮住了勾起的嘲讽的笑意,露出娇憨的小女生姿态,“阮软只是想告诉林哥哥,那个手游好好玩啊,角色多又好看,里边还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人,皮肤还很制作精良....”
  “对了对了,”她笑着拽住林宇的手,一双大眼清澈透亮,“最近还出了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皮肤,阮软好喜欢!但就是....有点贵诶.....”
  说着不禁露出了低落的神情,“都怪我,上星期才买了个香奈儿包包,昨天就又买了条新裙子....攒的钱都花完了....”
  但实际上包包是秋学长送的,裙子是迟姐姐买的。
  林宇被扑面而来的少女的清香给弄得脸都红了,脑子里的黄色废料不断闪过,弄得他有些口干舌燥。
  不过尽管脑内的托马斯小火车疯狂飙速,林宇还是精准无比地捕捉到了关键词语“很喜欢。”
  这是一个暗示,也是一个哄女朋友开心,进一步催化感情的机会。
  他优雅而绅士反握住她的小手:“阮软很喜欢的皮肤吗?都哪些?林哥哥都送给阮软好不好呀?”
  阮软一见林宇顺利上钩了,暗自勾起了嘴角。
  她惊讶地瞪大双眼,不可意思中带着三分喜悦三分娇羞,以及四分只对林宇可见的情人专属滤镜:“真的吗?”,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似得,脸上的笑意慢慢垮了下来。
  “怎么了?不愿意吗?”林宇微皱眉。
  阮软绞了绞手指,咬住下唇,纠结又挣扎地摇摇头:“还是算了吧,那个皮肤好贵....阮软不能要....阮软要过几天有钱了再买。”
  这知书达礼的表现一下子俘获了林宇的心,他表面斯文,内心却已经被少女的贴心懂事彻底俘获。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林宇热血沸腾的同时,心里更加坚定,不就是个皮肤吗?送!别说一个了,就是让自己买下整个游戏的皮肤,林宇心里也一百个同意!还有什么包包,裙子,这些东西怎么能让老婆自己掏腰包?
  恋爱中得林宇并没有去思考一个家境普通又不兼职打工得学生怎么会有钱买那些奢侈品。
  他温柔地摸摸阮软松软的黑发:“没事没事,只要能让阮软开心,林哥哥什么都愿意做,小傻瓜,你有喜欢得包包和裙子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
  “别乱花自己的钱,你又没有收入,想买什么给我说就好,我平时要上班,陪你的时间少,这些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
  说完,林宇就掏出了手机,在阮软小白兔般纯真的目光下,点开了支付宝。
  接着,阮软的手机发出了一声熟悉的电子女声:“支付宝到账,**万元。”
  “这些钱够不够?不够我再转给你些?”
  阮软笑着扑到了林宇的怀里,脑袋在他的西装上蹭了蹭:“够了够了,阮软最喜欢林哥哥了。”
  这一次,阮软是真心实意地开心。
  毕竟有什么比别人甘心为自己花钱更令人开心呢?
  如果真的有,职业女表阮软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那是他为花的钱还不够多。
  当天晚上,阮软开心地登上了游戏,在游戏商城里抽了近两千块钱后,终于得到了新出的皮肤。而多余的钱,自然而然地填充了她可爱的银行卡里。
  看着银行卡的余额又往前蹦了一位数,阮软露出了甜美又带着资本主义铜臭味儿的笑容。
  接着她熟练地点开了id为“娇美软软是我妻”的头像,嗲声嗲气地发过去一条语音:“阿迟,迟姐姐,一起来上分吗?阮软今天买了新皮肤哦!好想跟你分享诶。”
  语音刚发过去,阿迟立刻回复:“就来。”
  阿迟是阮软游戏里的上分大腿,更是阮软最大的ATM,是个禁欲系的高冷御姐。
  跟那些只馋她身子的臭男人一点都不一样,是阮软好感度最高的一个。
  有时阮软甚至会生出就这么被阿迟包养一辈子好了,可这种想法想想也就算了,真正实施起来有点困难。
  毕竟渣女当的久了,也就习惯了。一棵树哪有一片森林来得有意思?
  不一会儿,游戏界面就出现了好友邀请,阮软一如既往地迅速接受,想要狠狠地吃一波分,完事再白嫖一笔钱,简直美滋滋。
  却没想到点击接受的瞬间,眼前突然一黑,再睁眼时就来到了一个黑乎乎的未知空间。
  啪噔一声,四周亮了起来,周边空荡荡的,除了阮软之外什么也没有。
  刚刚还在宿舍打游戏的阮软立马愣住了。
  什么情况?
  幻、幻觉?
  她揉揉眼睛,扯扯嘴皮子,睁开再看却依然是一片空荡,唯一引人注意的是突然闪过的红光。
  “叮~这里是No.002号渣女改造系统,欢迎您的使用。”
  还不待阮软反应,那个机械音就自顾自说了下去:“亲爱的宿主,您好。经举报您的行为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发配异世界进行改造,请您积极配合。”
  “世界指定为第三世界修仙时代,身份为兔妖,改造任务为攻略女主,并帮助女主迟木平定战争,完成飞升哦。”
  “传送现在开始,请宿主闭上眼睛。002将全程为您服务,确保您顺利完成任务,合作愉快。”
  “等等,你是谁?在说什么....”阮软话还没说话,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无数片段与七彩的光辉从她眼前一闪而过,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阮软赶紧闭上眼睛,一双细皮嫩肉的小手死死捂住吓得发白的双唇。
  只见一道古绿色身影闪过,流逝的光影,嘈杂的声音都被按下了暂停,戛然而止。
  如系统所言,阮软化身为一只浅咖啡色的小兔子,从古色古香的浩荡苍穹下跌落,化身为一颗流星,在天边留下一道镀了金光的昏黄残影。
  她毛茸茸的兔脸在狂风的打击下,几乎就要变成了驰骋的劳斯莱斯幻影。更要命的是....
  这里真的好高,比珠穆拉玛还让人震撼。
  她不停地呼救,说出的话却全都自带颤抖特效,比某跳伞运动员的现场直播还要吓人。
  阮软张牙舞爪地摆动四肢,本能地想抓住什么东西,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方才呱啦呱啦说了一大堆的002,现在跟死了一样,一声不吭,任凭她带着无穷威力穿云而出。
  与此同时,ID为娇美软软是我妻的网络另一端,迟姐姐的电脑界面上还停留在举报成功的界面没有关闭,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
  在阮软降落的下方,苍羽门的冰霞仙尊迟萱,好不容易跟新找的小情人一起的没羞没臊地喝花酒,情到浓时说不定还可以一起做些生命大和谐的羞羞事情。
  却没想到突遇敌袭,天边一团黑乎乎的神秘物什长驱直下,分毫不差地砸到了正要跟小情人激吻的她。
  洞虚初期的她,竟然连反应都还没来得及,就被砸飞了,要不是有极高的修为护体,大概会被直接砸得元神出窍。
  在那一团浅黄色的东西触碰到自己脸都瞬间,迟萱看清了它的模样。
  那是一只放飞自我的黄毛兔子。
  作者有话要说:  阮软:看我给你表演一个火兔撞地球。
 
 
第2章 
  撞到人的一瞬间,阮软心里是绝望的。这种狗血的穿越戏码她在小说里没少看到过,可有哪位像她穿得这么不走心?
  百万存款没了不说,还莫名其妙变成一只兔子。这还不够,最惨的是她从那么高的高空核弹一样射下来,怎么可能没事?
  当听见骨头咔嚓一声裂开的声音时,阮软生无可恋地呵呵一笑,一百个相信自己会就这么一命呜呼。
  她大概是史上第一个摔死的穿越者了,唯一庆幸的是还能拉一个垫背。
  辣鸡系统!毁我青春!害我性命!
  “叮~002重启成功,检测到宿主即将有生命危险,自动保护机制启动,躯体修复进行中!002将为您的人物保驾护航!”
  “ps:请宿主不要诋毁本系统,否则002将有权利维护自身利益,对宿主进行惩罚。”
  机械音在脑海里响起的一瞬间,阮软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层柔和的力量托住,强烈的疼痛与眩晕感迅速被清空。
  除了被吓得动不了的兔子本能之外,阮软的身子比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罐头还要强健。
  只是下一刻,这令人,呸,令兔充满活力的感觉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她机灵可爱的长耳朵被人抓住,身子被提了起来,同时还收到了令兔瑟瑟发抖的强大威压。
  迟萱不愧是洞虚期的大佬级人物,虽然被兔子打了脸,但很快就恢复成临危不乱,仙风道骨的模样。
  她一脸冷漠地揪起在空中晃荡的长耳朵,寒眸凛冽地盯着乌溜溜的兔子眼,心里已经构思出了上千种惨无人道折磨的方法。
  她要让她得到最严酷最痛苦的惩罚!让它后悔生而为兔!
  “阿萱!”小情人许孀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担忧又娇羞地小跑过来。
  虽然心里已经因为被破坏好事而气得骂娘,但表面还是需要维持腰软腿好易推倒,梨花带雨小哭包的白莲花人设。
  她十分上道地左脚绊右脚,“一个不小心”跌进了冰霞仙尊迟萱的怀里,顺势就搂住了她柔软细嫩的腰肢。
  “阿萱~”她哭唧唧地咬着下唇,仰首软软道,“你还好吗,有哪里伤到了吗,快让烟儿看看。”
  听到小情人软巴巴地呼唤,迟萱脸上的冷漠渐消,融化成了一池春水,她杏眼微挑,欺身下去在这个娇软可欺小情人脸上落下一吻,柔声道:“不碍事,烟儿,别担心。”
  许孀烟也十分配合羞红了脸,娇憨地往她怀里钻,不敢抬头。
  女才女貌,连周围的气氛都随着她们的动作变得粘稠起来,好像在不断飘着粉红色的泡泡,一切都看着那么美好。
  如果迟萱手里的兔子已经放下的话。
  一旁被迫冷眼旁观的阮软只觉得自己的兔眼都要被闪瞎了。她很想闭上眼睛不看这充满恋爱酸臭味的互动,可紧绷的神经并不允许。
  【喂,渣女系统,这浑身上下散发着荷尔蒙的蠢仙尊就是攻略对象?】
  【不是,攻略对象叫迟木。另外,本系统名为渣女改造系统,代号002,宿主可以称呼我为002。】
  【哦,渣统。】
  【....】
  阮软知道了这蠢仙尊不是攻略对象之后,松了口气。毕竟她虽然喜欢处处留情,但对于这种看着就蠢不拉叽的一向敬谢不敏。
  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阮软刚骂了她,迟萱就抬眼看了过来,很让阮软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心虚感。
  【渣统渣统,她不会听见咱们的对话吧!】
  被称为渣女的002难得露出嫌弃地表情【不会,请相信我们的技术。】
  撒娇完的许孀烟注意到了迟萱手中的兔子,虽然心里门清,但还是故作疑惑:“咦,哪里来的兔子?”
  迟萱也揣着明白装糊涂,似是而非地勾起一抹坏笑:“我也不知道,刚刚突然就跳到了我的手里,可能很想被吃掉吧。”
  “对了,烟儿,你想不想吃油炸兔子呀?刚好,我好久没有下过厨了。”
  此话一出,阮软弱小的兔身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四肢小蹄子拼了命地蹬来蹬去,企图挣脱这毒辣魔爪。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屁点修为都没有的小兔妖,根本无法挣脱洞虚期大能的桎梏。
  “啊?”许孀烟明显也吓了一跳,她努力维持着富有同情心的白莲花人设,绞着手指道:“这....不太好吧....”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