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有萌兽,超凶!(玄幻灵异)——长风引路

   书名:内有萌兽,超凶!
  作者:长风引路
  内容简介:
  齐霖,白天混娱乐圈,晚上混风水圈,两个圈子都混得风生水起。
  某日被强制接了个长期任务,驯化一只上古凶兽幼崽。
  凶兽幼崽:“嗷!嗷!嗷!”超凶JPG.
  齐霖:“……确定这不是橘猫?”
  微博热搜头条#听说男神养猫了#
  男神齐霖近日抱着一只猫拍摄的杂志封面引起热议,短短一天,这只表情凶恶的猫立刻成为全网表情包。
  据悉,影帝毫不介意这只猫凶恶的性格,对其宠爱有加,一人一猫形影不离。
  半年后,晋升为影帝的齐霖和某女星传出绯闻,娱记前去影帝家围堵,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位金发美少年。
  美少年提着刀凶神恶煞:“把你们刚才的问题再说一遍。”
  众人瑟瑟发抖:“打扰了,告辞!”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娱乐圈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霖,巫桃┃配角:┃其它:
 
 
第1章 长期任务
  夜黑风高,万籁俱寂,市中心富人住宅区的一栋别墅里却接连不断地响起枪声,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凶猛火力过后,别墅终于恢复了平静。
  此时唯有电脑屏幕在黑暗中闪着光:“谁说独狼不吃鸡,单枪匹马夺第一。”
  齐霖心满意足地关掉音箱,退出了游戏。
  他站起来活动了下肩膀,下楼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然后又翻了翻冰箱,可惜没有鸡。应该说,不仅没有鸡,冰箱差不多空空如也。
  齐霖像往常一下,拿出手机,点开外卖软件,搜索,下单,一气呵成。
  等外卖的功夫,他顺手点开了微信,微信消息界面从上往下一溜儿醒目的红点,其中一个叫“京城天命圈”的群红点上更是活泼地缀着个99+,并且发言还在不断更新。
  齐霖点进了这个群,手机屏幕自动飞速往上滑动,群里好多人@他。
  风水老徐:昨天半夜捉鬼把腰闪了,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退休!齐霖呢?@齐码我比你帅,好久没见他接任务了。
  神算子:真是世风日下,天道陷落,年轻一辈如此散漫,我看是没指望了。
  专业画符三十年:准确地说,离两月差三天,@齐码我比你帅,你再不接,等着受处罚吧。
  抓鬼当球踢:@齐码我比你帅齐哥,偷偷告诉你,主任说你有钱就多罚点,正指望着你的罚款给协会买新楼呢。
  月老转世:听说最近两个月他也没出去工作,@齐码我比你帅,齐男神,不会这么快就过气了吧?哈哈哈。
  ……
  齐霖咬牙微笑着看完群里一长串diss他的聊天记录,安静地退出了群聊,平静地发了一条朋友圈。
  齐码我比你帅:啊,最近好闲,已经考虑养猫了。(配图是吃鸡游戏宗师段位截图)
  朋友圈发出去的一瞬间,立马跳出来十几条回复。
  “畜牲!整天吃鸡!你是黄鼠狼吗?!”
  “养猫?你不如来给我养老,你个小崽子!”
  “你怎么有脸说闲,做个人吧!”
  ……
  齐霖看着一堆气急败坏的回复,勾起了嘴角:“一群老东西,还怕气不着你们?”
  发完朋友圈,齐霖心情好了不少。他退出微信,打开了手机上一个阴阳八卦标志的APP,这款APP是他们圈子里专门用来发布任务的APP,不同任务不同报酬,接任务没有上限,但有下限,每两个月至少要接一次,不然就要罚款。
  齐霖倒是不怕罚款,反正他钱多得花不完,但他受不了被那群老道士唠叨个没完。
  齐霖百无聊赖地浏览着APP上新发布的任务:京郊豪宅灵异事件、午夜游乐场自动开启的旋转木马、接二连三的豪门媳妇流产事件、酒店打不开的房间……齐霖兴致缺缺,没有一个想接的。
  正当他准备翻页的时候,忽然发现个人任务栏弹出一个消息框。
  “直隶特殊任务已发放,请点击接受。”
  齐霖挑了挑眉毛,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直接派发任务的情况,他好奇地点开了任务详情。
  任务详情:驯养上古凶兽幼崽,直至其状态稳定,并将其攻击性降到可控范围内。(任务描述暂定,更多详细要求将日后更新。)
  任务性质:长期任务
  任务奖励:请单独致电APP管理员。
  “……”,齐霖被这个特殊任务搞得莫名其妙,越看越觉得古怪。且不说这个任务描述得不清不楚,而且任务奖励单独致电管理员是什么鬼??
  最怕麻烦的齐霖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这个任务,然而他发现,消息框上只有“接受”这一个选项……他忙把手指移向消息框右上角的红叉,关掉了任务描述页面,但是他发现这个任务仍然留在任务栏当中。
  齐霖尝试长按任务,企图把任务删掉,然而屏幕都要被他按裂了,这个任务也没有被执行删除命令。
  在尝试了一切办法之后仍然没有删掉这个任务,齐霖认命地致电了APP管理员。
  说是管理员,其实就是他们协会的会长。
  电话一拨过去就被接通了,显然对方早就在等他打电话了。
  “会长,您这个特殊任务是个什么意思?协会现在都改成强制接活儿了吗?”齐霖最讨厌被强迫,语气明显不爽。
  会长对他的脾气显然是十分了解,上来先平心静气地开始讲道理:“齐霖啊,我查了你的记录,这两个月你一个任务没接啊,我知道你是公众人物,平时工作忙,但是咱们接任务是为民除害,安定人心,也算是一种社会公益吧。我记得我教过你,在社会里生活,就要担负起一部分社会责任啊。”
  齐霖最怕这会长唠叨,赶紧道:“我也没说不接啊,这不还有三天才满两个月呢。再说您突然塞给我一个任务,还由不得我拒绝,万一这是个坑呢,谁不害怕啊?我合理抵抗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吧。”
  会长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起来:“别人害怕那正常,至于你嘛,这世上就没有你害怕的东西,我知道的。”
  齐霖面无表情:“呵,您太看得起我了。”
  会长清了清嗓子,语气较刚才严肃了几分:“言归正传,这个任务我之所以直接分配给你,那是因为除了你,其他人都无法胜任,任务描述你看了吧。”
  齐霖也跟着正经起来,回答道:“看了,您确定是上古凶兽的幼崽吗?”
  会长的语气有几分沉重:“应该没错,是我亲自卜的卦像,刚开始我还抱着一点侥幸的心理,后来派人去指定的地方找,没想到真在哪儿找到了。它现在虽然还是小小一只,但已经咬伤了不少人。要是放着不管,日后长大必定会成为人间浩劫。但要驯养它,普通人是做不到的,我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你有这个能力。而且这件事我不能声张,只能偷偷委托你了。”
  齐霖终于皱起了眉头。凶兽降世当然不能声张,因为普通人听到这种事的第一反应就是防患于未然,他们会因为恐惧而趁凶兽幼小时就把它杀掉,殊不知那样会引发不可预计的后果。况且凶兽虽凶,却不代表它一定是有害的,如果能得到正确的引导,反而有可能带来益处。
  会长显然也是希望能正确引导这只凶兽幼崽,但是齐霖自有意识以来,一直是光杆司令,过得随心所欲,别说是驯养引导凶兽了,他至今连猫都没养过。
  于是齐霖慎重地表示:“会长,这任务责任太重大了,我怕我一个不小心给养歪了,那后果岂不更不堪设想。”
  会长倒是比他放心:“这个你不用担心,你自己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不也好好的,一点儿没歪么。再说了,目前的任务主要是让你镇压住这只幼崽,不让它在外面伤人,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齐霖还在犹豫,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那边会长却又道:“我已经让小徒弟把那幼崽给你送去了,应该快到了,你在家吧?”
  齐霖:“……,在。”
  挂了电话之后,齐霖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有点儿烦躁,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地摊上了这么一件麻烦事。这跟从前那些只要花一个晚上,手撕几只厉鬼完事的任务完全不一样。驯养一只凶兽,谁特么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啊!而且这东西直接被送到他家里来了,等于他自己的私人空间也被侵占了。
  而且齐霖挂了电话他才想起来,任务奖励是什么会长刚才压根没提,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被坑了,不知道日后有多少麻烦在等着他。
  一想到这里,逍遥自在了两个月累积起来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就在这时,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齐霖“啧”了一声,认命地去开门。
  门打开之后,齐霖先愣了一下。站在门口的是个年轻小哥,戴着棒球帽,左手托着个外卖盒,乍一看还以为是外卖小哥。
  只是齐霖很快注意到他缠着布条的右手,血腥味从那里不断飘进齐霖的鼻子里,显然这伤口是不久前才紧急处理的。他右手还提着个贴了封条的布包,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拱动。
  这小哥脸色苍白,神情有几分仓惶之色,他先是把外卖递给了齐霖,道:“齐先生,刚才在门口正好碰见外卖小哥,我就帮你把外卖带进来了。”
  “哦,多谢。”
  齐霖接过外卖之后,小哥赶紧打开布包,手抖着从布包里掏出一团柔软的东西,递给齐霖:“还有这、这个,也交给您了。”
  齐霖定睛一看,小哥怀里抱着一只毛绒绒的小崽子,应该就是那只上古凶兽幼崽了。这幼崽四只爪,一条长尾巴,圆圆的脑袋上,一对尖尖的小耳朵,身上浓密的毛发呈橘色,混着大片血污纠结在一起。
  一双锐利凶狠的金色瞳仁盯向齐霖,凶兽幼崽冲他龇着牙,接着发出代表威慑的咆哮声:“嗷嗷喵……”
  齐霖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他又重新把这只幼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抱着明显的怀疑态度问小哥:“你确定这不是只橘猫?”
  作者有话要说:
  齐霖:“虽然凶了点,但怎么看都只是一只橘猫而已吧。”
  凶崽:“你才是橘猫,你全家都是橘猫!”
  --------------
  甜宠小萌文,希望大家喜欢。
  原本的那篇《有味道的黄小仙》,有空会以大纲文的形式发布在微博上。
 
 
第2章 果然凶
  “……确定这不是只橘猫?”
  听到齐霖的问话,小哥一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的想法很危险,并且你一定会后悔”的表情。很显然小哥当初也被这幼崽橘猫般的外表蒙骗,以至于掉以轻心,最后付出了血的代价。
  小哥诚惶诚恐地把凶兽幼崽放到了别墅玄关的地上,然后如释重负般喘了一口大气。他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用红绳编织的项圈,项圈上挂着一个金属材质的小圆片。
  小哥把项圈递给齐霖,交代道:“这是会长请人专门定制的智能项圈,这个金属圆片有定位功能和体征监测功能,幼崽的身体数据会被记录在APP里,以便随时了解它的成长状况。”
  齐霖接过智能项圈,咂舌道:“够高科技的啊。”
  小哥终于把烫手山芋交出去了,情绪此时稍微放松了一点儿,也跟着感叹道:“会长这回下了血本呢,他老人家说,毕竟这是上古凶兽的后代,也算是珍稀物种,细心一点总没错的。”
  齐霖却笑不出来,只要一想到这个智能项圈会实时记录幼崽的身体状况,他就感觉自己的驯养任务在被无时无刻的监视着,只要工作稍有怠慢就会被人发现,完全偷不了懒。
  小哥交接任务完成,顿时归心似箭,没有丝毫逗留,立刻告辞离开。走之前,齐霖在医药箱里翻出一瓶止血药送给了他。
  小哥离开之后,别墅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一人一兽站在玄关,大眼瞪小眼。
  干瞪眼了片刻,凶兽幼崽率先移开了铜铃般圆润的一双大眼睛,它嘴上套着铁罩子,似乎非常难受,于是它开始想方设法地挣脱这个铁套子。
  齐霖在一旁静静地打量着,这幼崽的体形只有一只普通猫咪的大小,甚至看上去比普通猫咪还要瘦弱一些。然而齐霖却能从这只幼崽身上感受到浓重的阴煞之气,这确是一只凶兽无疑了。
  刚才门口光线暗,齐霖只觉得这幼崽身上的毛发脏污不堪,现在在灯光下仔细一看,他才发现幼崽毛发上的血液还没凝固。
  齐霖眉头微皱,往旁边走了两步,换了个角度观察这只幼崽。从这个角度上,他才终于看清幼崽的情况。
  原来这幼崽一侧前肢受了伤,前肢与躯干连接的部位有很深很长的一道伤口,伤口处皮肉外翻,还粘着些不知名的脏东西,导致整个伤口看上去黑乎乎一片。
  此时这小崽子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口发狠地四处乱撞,企图靠暴力撞坏嘴上的铁套子。
  当齐霖亲眼看见自家墙壁被这小东西撞掉了一块皮之后,他眉峰抖了抖,无奈地蹲下身,道:“唉,老实点,我给你解开。”
  看到齐霖靠近,小崽子停下了动作,转过头来斜斜瞄了齐霖一眼。
  齐霖顿时有种被一只猫鄙视了的感觉,他心里还没吐槽完,就见这小崽子忽然开始往墙上猛撞,力道甚至比刚才还大,它用自己的行为充分地表示了对齐霖的不信任!
  齐霖一把揪住小崽子的后颈肉,把它拎了起来,怒道:“怎么着?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小崽子浑身炸毛,冲齐霖龇着牙,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齐霖完全不怵,烦躁道:“说了给你解就给你解,你乱撞有个屁用。”
  齐霖也不清楚这凶兽幼崽修炼到什么地步了,听不听得懂人话,万一还只是只意识混沌的动物,那可就麻烦了。
  就刚才一会儿的功夫,铁质的嘴套已经被这小东西撞变形了,齐霖掰了半天,才费力地把锁扣掰开。
  铁套子被取下来的一瞬间,小崽子眼里精光一闪,张嘴就往齐霖手指上咬。齐霖早就料到了,反应更快地一把捏住了那张准备咬人的嘴。
  “呜呜呜……!!”小崽子奋力地扑腾着,想吼叫却因为嘴巴被捏住了,只能发出猫崽子般的呜咽声。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