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东是锦鲤(GL百合)——青云碎月

   《我的房东是锦鲤》
  作者:青云碎月
  简介:莫小小因为自身原因在外面租房,房东是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锦鲤。虽然高贵冷艳如南极冰川,但也不妨碍莫小小沾欧气。
  游戏垃圾没关系,房东负责超神打怪拿mvp,她负责一路辅助喊666。
  想要女神的亲笔签名没有抢到名额没关系,锦鲤房东出门顺手收个快递就是女神的签名新书。
  写小说扑街也没关系,房东一句会好起来的,结果第二天发现女神开百合文,还在文案挂了自己文。
  房东基友:乔悦宁,你什么时候改写百合了?你不是耽美大佬吗?
  入v通告:本文将于八月二十九号倒v,倒v章节从24章开始到33章,看过的小天使真的不用重新订阅,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爱你们,么么啾(づ ̄ 3 ̄)づ。
  下一篇接档文:《师尊为尊》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小小,乔悦宁 ┃ 配角:肖亭晖,韩重言 ┃ 其它:电子竞技,主播,美食
  一句话简介:遇见你是我一生的幸运
 
 
第1章 房东
  莫小小因为个人原因搬进这间屋子已经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和房东说过话的次数满打满算不超过两只手。要不是每天出房门都能看见房东坐在沙发上或者阳台上看书,莫小小简直要怀疑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她的房东很高冷,说话简洁,一句话不超过五个字。莫小小每次和她搭话,都有一种对面是个机器人的错觉。
  嗯,可以,随便,你先休息。
  中国汉字博大精深,不管莫小小说了多少,有什么疑惑或者提议,房东都能用这几个字词完美回复她。
  久而久之莫小小就没有搭话的欲望,她本来就不是善于交际的性格,每次搭讪都提前做好心里建设,才敢鼓起勇气。无奈房东是南极冰川,高不可攀。她鼓起的勇气最终被冷冻成尴尬和不自在。
  瞟了眼房间里快要满出来的垃圾桶,莫小小关闭正在运行的文档,烦躁的抓着自己披散的长发。
  她真的不想出门倒垃圾!因为一出去肯定遇见房东,打招呼受冷遇,不打招呼又怕别人觉得自己没礼貌。
  莫小小万分纠结,心里萌生出搬出去的念头,想着要不重新找房子。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就被她掐死在脑海里,先不说她已经支付半年的租金,单是这个房子的价格就让她迈不动脚。实在租的很便宜,而是地段清幽,完美符合她的需求和经济条件。
  合适的房子,不好相处的房东,有所得必有所失。
  莫小小叹口气,把垃圾袋系好,在房间里来回转圈给自己加油打气。等她好不容易做好出门的准备,外面响起关门的声音,很轻很轻,在安静的房间里听起来并不明显。
  房东这是出去了。
  莫小小心里大喜,只差没有一蹦三尺。不用看见房东和她大眼瞪小眼,一起体会空气里流动的尴尬,莫小小简直如释重负,高兴的不得了。
  从房间里出来,莫小小一边换鞋一边下意识的扫视客厅。虽然她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卧室很少出来,但每次只要出来,都会看一下客厅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这倒不是因为她勤快,只不过是一个屋檐下,举手之劳罢了。
  桌子边的垃圾桶装满了,莫小小想了想还是过去把垃圾一并清理。不仅如此,她还顺便倒了烟灰缸。
  房东抽烟,是女士烟,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比起其他牌子的香烟味道好闻很多,但也不能掩盖二手烟的事实。好在房东烟瘾不大,尚在莫小小的忍耐范围内。
  提上垃圾出门,莫小小心情愉悦。把垃圾丢进垃圾桶,她打算出去逛一圈买点日常用品。搬到这里两个星期,她还没有出门逛过。
  这房子的地段还可以,出了小区往前走几步就是主干道,从这边的红绿灯过去往下有银行,有超市。唯一的不足就是这里片区是新建区,很多东西都还不完善。没有大型商场可以闲逛,衣服店也少。想要逛街购物,需要坐公交车去主城区。
  莫小小一个人散步没走太远,现在是深秋,天气转凉,风刮在脸上刺骨生寒。莫小小出门的急,没有穿外套,只有一件薄卫衣。凉风从衣领口灌进去,莫小小顿时打起退堂鼓。一个人逛街安静但寂寞,多走两步就是寒风猎猎,她开始想念床的柔软,被窝的温暖。
  打算扭头回家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遍遍的刷屏,莫小小深吸口气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出去,握拳坚定信念,迈脚进超市逛一圈才回去。
  买了日用品和一些零食,结账从超市出来,莫小小觉得自己是完成一件大事,浑身轻松。她提着东西往回走,看着道路两旁落尽的银杏,深觉一年又要这样碌碌无为的走完。
  提着东西走上四楼,莫小小站在门口歇口气才掏钥匙开门。然而手在包里摸了个空,莫小小一愣,猛然想起来她把钥匙放在桌子上,走的时候过于高兴,结果忘记带了。
  “完蛋了,要敲门吗?”莫小小整个人都跨下来,在心里自言自语:“房东她应该回来了吧?”
  莫小小有些不确定,房东不经常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但如果出去,回来的时间不定,或长或短,莫小小也没计算过。
  抱着试一试和打扰了的心情,莫小小鼓起勇气敲门。她没有多敲,三声足够坐在客厅的房东听见。在门口等一会儿,门内没有任何动静。
  房东还没有回来。
  莫小小顿时沮丧不已,没有钥匙没有人,她还带着一堆东西不能走,只能在这里干等。
  漫长的时间对她来说是一种煎熬,楼道里透着凉风,寒气从脚底上来,单薄的衣服不御寒。莫小小打个喷嚏,浑身都在冒鸡皮疙瘩。她在原地站的时间太长,身体开始发僵。
  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莫小小心里这样想着,却不敢打电话。她犹豫着拿出手机,想了想决定发条短信。
  “抱歉,我忘记带钥匙被关在门外了。你在哪儿?方便我过去拿钥匙吗?”
  在这里两个星期,莫小小也不知道房东的职业,不确定她这是出去做什么,也不奢望房东给她送钥匙过来,能让她过去拿,她已经十分感谢。
  在原地搓着手等一会儿,莫小小听见有人从楼上下来。她以为是楼里的其他住户,怕人看见她站在这里觉得奇怪,特意往旁边站一点,把过道让出来。
  下来的人一身休闲装,身量高挑,短发齐耳。手上拿着手机和钥匙,几步到了莫小小跟前。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就上楼找亭晖,他住602。”来人正是莫小小的房东,她的眼神在莫小小的身上滑过,猜到她已经在这里等很久。
  莫小小没想到房东就在楼上,心里有些哭笑不得。房东口中的亭晖是她的发小,姓肖,和她们隔着一层楼。莫小小能住进这个地方,房东的发小可出力不少,就连签的租房合同也是他准备的。
  莫小小就见过他两次,是个很健谈很开朗的人,天南地北,人文地理,只有你接不上的话题,没有他想不出的知识。
  房东打开门,顺手帮莫小小把刚才放在地上的东西提进去。袋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些零食,虽然不重,但房东如此贴心,让莫小小受宠若惊。
  屋子里的垃圾明显被人清理过,房东走进门就能感觉到变化。她回头看莫小小一眼,知道是她收拾的屋子,心里挺舒坦。就目前而言,房东对莫小小很满意。不管是性格还是生活习惯,懂得尊重二字很重要。
  垃圾桶没有套垃圾袋,房东放下钥匙,打开玄关的橱柜拿袋子。
  莫小小站在不远处,眼神不自觉的落在房东的身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房东这样一个大美人在面前,也怨不得莫小小挪不开眼神。
  开柜子的手白皙修长,手腕上带着一串质地上乘紫檀佛珠,颜色偏深的珠子顺着动作滑落在手腕的骨节处,衬的那处皮肤白的发光。莫小小看的入神,房东已经找到垃圾袋,拿袋子的手指指甲圆润饱满。古言里形容的纤纤玉指如柔夷,大抵就是如此。
  相比之下,莫小小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胖手,心里真是羡慕嫉妒交加,沮丧泄气不已。明明学名都是手,为啥差距那么大。
  备受打击的莫小小没有继续欣赏美色的心情,提上自己的零食回房,走了几步又倒回来,把零食递到房东面前道:“有喜欢的就选一样吧。”
  房东看着她,下意识的摇头。她很少吃零食,没这个习惯。
  意料之中的答案,莫小小并没有觉得意外,对房东笑了笑迈进卧室。
  房东看着她的背影沉思,刚才那一刻,她看出莫小小有些失望。不过还不等她想到失望的原因,自己的手机就催命般响起来。
  “乔悦宁,我就打个字的功夫,你居然丢下我跑了,说好的义气呢?”
  电话刚接通,对面就传出肖亭晖的咆哮,声音之大,不用放在耳朵边上也听的一清二楚。
  乔悦宁走向阳台,整个人窝在阳台的吊椅里,像只慵懒的大猫。她仰头看着高楼上一轮暮沉的太阳,懒洋洋的开口道:“没兴趣看你骂街。 ”
  电话那边沉默了两秒,肖亭晖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没有那种气急败坏的感觉,反而吊儿郎当:“你怎么可以说我是骂街,我明明是在苦口婆心的劝他们放下游戏,做个积极向上的好孩子,不要坑害我们这群辛苦上分的玩家。”
  “在我看来,二者没有任何区别。”乔悦宁不客气的回道,并不觉得自己丢下肖亭晖有错。
  肖亭晖是游戏主播,偶尔会请乔悦宁去客串,和他一起组队。莫小小发信息时,乔悦宁和肖亭晖正在打一场艰难的逆风局,三个队友都是铂金段位,操作堪比青铜,人头送到飞起。乔悦宁带着三个人守家,肖亭晖一人偷塔,险之又险的比对方快两秒打爆水晶。
  这一场打的心累,肖亭晖关闭直播后就和乔悦宁一起找三个人开房间pk,单方面碾压教做人。乔悦宁嫌他幼稚,在他和三个人对骂的时候走人。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肖亭晖没有继续和乔悦宁争辩,他清楚乔悦宁的性格,争辩下去只会是一个死循环。舒服的伸个懒腰,让自己坐僵的身体活动起来,肖亭晖问道:“出门吗?我家的东西都吃完了,急需补充。”
  乔悦宁想到莫小小那一堆零食,在扭头瞅了眼自己很少用的冰箱,沉默一会儿道:“好。”
  或许她也该给自己备点食物。
 
 
第2章 租客
  莫小小在房间里摆弄自己的电脑,听到乔悦宁离开的声音,以为她是特意来给自己开门,心里即感激又过意不去。
  “我应该说句谢谢的,我怎么会连谢谢都没说?”
  回想自己傻愣愣的跟着房东进门,看她拿垃圾袋看傻眼,连句谢谢都没说,莫小小就更烦躁。她扑倒在床上,抱着被子打滚,觉得自己做人实在太失败。
  “我这个蠢货,真的太蠢了。”莫小小懊恼自责,恨不得时光倒流,她一定记得带桌子上的钥匙,不会傻乎乎的把自己关在门外。
  就地扑倒的莫小小陷入自我反省中,把头发滚成鸟窝才慢腾腾的爬起来。一旁的梳子她都懒得去拿,直接用手在头上抓两下,把打结的头发理顺,转身刨出被压|在被子下面的电脑。
  莫小小是个网络写手,签约网站一年,因为现实原因断断续续的写了两本,成绩都不理想。她喜欢写东西,想把自己脑海里的想法用生动形象的文字表达出来,但总是控制不住的崩坏。脑海里丰|满立体的形象到了笔下就变成纸片人,只有一两个才保留立体,能分辨出不同。
  现实和想象的差距太大,莫小小为此差点一蹶不振,但想到坑底也有嗷嗷叫着让更新的小天使,她又觉得不能轻易放弃。有人期待就是她的动力,她相信自己可以做的越来越好,哪怕为此要付出多一倍的艰辛。
  莫小小不怕困难,她怕自己连最后一点坚持都消失,那样她真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想到过去那些不美好的事,莫小小习惯性的蹙眉,摆出一张苦瓜脸。带着自己不多的存款从家里出来租房,在全职边缘试探,是莫小小鼓起勇气做的最离经叛道的事。
  二十一年来,她人生的一切轨道都在父母的掌控下,他们要她向东,向西,向南,向北,为她选好方向,铺好道路,从来不肯把选择权交给她。如果莫小小反抗,想要走不同的路,父母就会破口大骂说她不孝顺,白养她那么多年,不该送她去上大学。
  父母从来不知道,他们这些话简直是世界上最锋利,最恶毒的剑,深深的插|进莫小小的心脏,时不时的冒出来作祟,让她倍感无助和绝望。
  越是活在父母的掌控下,莫小小越是压抑,仿佛有一块沉甸甸的巨石压|在心口,让她喘不上气。她其实想要的很简单,就是父母支持她做自己想做的事,尊重她的选择罢了。可越是简单的东西越难得到,矛盾被激化,甚至一发不可收拾。
  她不在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可是她觉得快乐。就连压|在心口的巨石也被托起,让她呼吸顺畅,身体轻盈。
  手中的电脑屏幕逐渐亮起来,莫小小盯着做壁纸的两个大帅哥看了几秒,才依依不舍的打开电脑文档。这两个做壁纸的帅哥是莫小小女神笔下她最喜欢的两个主角,很欢乐的cp组合,一路都是糖,让莫小小感到治愈。每次开机看到他们,心情都会顺畅很多。
  不过这个顺畅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声哀嚎打断。莫小小盯着面前写满字的文档,差点又想丢下电脑抱着被子滚床单。
  她卡文了,从早上卡到现在,完全没有头绪。原本出门就是找灵感,结果全栽在一把钥匙上,所有的灵感又滚回角落,不肯出来。
  “真想跳过这个人物描写,可是主角出场不好好描述,也太寒碜了。”
  莫小小用食指揉着太阳穴,她是小众的百合写手,前两本都因为大纲不完善和词穷,有着不同程度的崩坏。新开这本她抽时间码出大纲,又分析人物走向,本以为能够顺顺利利,谁知道提笔就死在开头。
  又把大纲翻出来鞭尸,莫小小还是找不到关于主角的描写灵感。她的主角是大宗门的天之骄子,前世被魔教教主打成重伤,掳去囚禁,眼睁睁看着魔教教主毁天灭地,让人间沦为地狱,生灵涂炭。侥幸重来一世,主角决定把魔教教主扼杀在摇篮,结果阴差阳错把人收为弟子。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一世的魔教教主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乖宝宝。主角觉得杀了她太便宜,不如把她养成正道济世救人,弥补自己前世的大错。
  现在莫小小要写的就是主角出场收魔教教主为徒,铺垫和气氛渲染都准备充分,结果死在人物描写上。主角这种吊炸天的人物,应该冷艳高贵,睥睨天下,唯我独尊。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