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男妃不好惹(古代架空)——梨粥

   《代嫁男妃不好惹》作者:梨粥
  文案:
  白切黑病娇王爷攻×刁蛮毒舌小妖精受苏爽甜,1v1he
  因为一场意外,洛岚渊被迫扮成双胞胎姐姐洛栖蝶嫁给了王爷家的二公子。
  比嫁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更惨的是,你嫁的男人不爱你,他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欺负你。
  洛岚渊十分庆幸,还好嫁过来的是男扮女装的他,而不是他那个好脾气的双胞胎姐姐。
  他洛岚渊,人美声甜脾气爆,岂能受得了这种委屈?想欺负他?不可能的,看他挨个收拾回去!
  ——————————
  你问洛岚渊男扮女装嫁过来真的不会被发现吗?事实证明真的不会,因为洛岚渊发现了一个秘密……二公子大概是不举。
  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只要二公子不碰他,就绝对不会有人发现他是个男的!
  洛岚渊愉快的在王府里兴风作浪,直到有一天,他被某人逼到了床角——
  江离夜:本王最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传闻,你说谁不举?嗯?
  一夜过后,洛岚渊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他错了他错了,二公子不是不举,他是断袖呜呜呜
 
 
第1章 庶出没人权
  今天是王爷家二公子娶妻的日子。
  洛岚渊穿着大红的喜服,顶着满头的珠翠,耳边充斥着恼人的唢呐声,生无可恋的坐在轿子里。
  盖头早就被他扔在了一边,六月的酷暑天,他要是带着这玩意一路坐到王爷家,半路就得被捂死。
  然后喜事直接变丧事。
  虽然是宣阳王不受宠的庶出二公子和吏部尚书家不受宠的庶出妹妹的政治联姻,但是这场迎亲还是给足了排面,红妆铺了十里,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过往行人络绎不绝,都道不愧是皇族娶亲,这排场当真不是一般人家比得了的。
  能明媒正娶的嫁进王府,放在以前是洛岚渊做梦才敢想想的事儿。
  而现在这个妄想成了现实,他应该高兴才对啊,他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
  因为他喜欢的人是王府的嫡出大公子江楼月,而不是这个庶出的二公子江离夜啊。
  在洛岚渊嫁到王府之前,他对江离夜的印象止步于江楼月的弟弟,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自闭小孩。
  就连江离夜这个名字他都是前几天才刚记住的。
  虽然西齐国男风盛行,不少官宦子弟富贵商贾都有偷偷的娶男妾养男宠,但是民风还没开放到能大张旗鼓娶男子进门的程度。
  那么洛岚渊究竟是为什么会明媒正娶嫁到王府呢,故事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洛岚渊是洛家的庶出次子,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一个双胞胎姐姐,他亲娘死的早,从小和姐姐洛栖蝶在洛家大娘子的压迫下长大。
  洛家大娘子向来视这两姐弟为眼中钉肉中刺,有事没事老找两姐弟的麻烦,动不动就罚跪罚打不给吃饭。
  毕竟都是亲生骨肉,他们的父亲洛家家主洛城在世时尚能管管大娘子让她别老虐待这两个小妾留下的可怜孩子,然而就在两年前,洛城也病逝了。
  于是养活洛家人的重担就落在了大娘子的儿子,洛家大公子洛林森的身上,好在洛林森是个争气的,一举考中了状元,几年就爬到了吏部侍郎的位置。
  洛城原先只是个小官,所以大娘子虐待洛岚渊两姐弟也没什么心里负担,但是洛林森考上状元之后就不一样了,要是传出状元郎的母亲虐待状元郎的庶出弟妹的闲话,难免会对状元郎的风评也造成影响。
  洛栖蝶是个温婉的性格,受了欺负只会偷偷躲起来哭。可洛岚渊和她不一样,儿时的洛岚渊太弱小了无法反抗大娘子的欺凌,但是现在他长大了,大娘子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他能嚎的整条街都听得见。
  为了亲儿子的名声,大娘子虽然对这两姐弟又烦又恨,却只能忍着。
  虽然母亲的神经可能不怎么正常,但还好洛林森是个正常人,他一心向着仕途,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吏部侍郎。
  到了这个位置之后他发现日子开始不太好过了,老皇帝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是太子还没有立,朝廷上基本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立大皇子恒湖王,一派支持立三皇子宣阳王。
  在这种情况下,站错队会死,不站队也会死。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洛林森决定站到宣阳王一队。
  要想未来接着往上爬,必须从现在就开始和储君建立亲密关系,他为官时间尚短根基不稳,家世也不够显赫,要怎么向宣阳王表忠心呢?
  于是洛林森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弟弟妹妹身上。
 
 
第2章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当年父亲的那个侍妾就是个小有名气的美人,她的儿女也继承了母亲的好相貌。
  随着年龄的增长,洛家双生姐弟生的越发的出挑了,姐姐洛栖蝶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弟弟洛岚渊玉树临风俊美多姿。
  其实一开始洛林森本来是打算好好培养一下弟弟洛岚渊的。
  洛林森先是拖关系给洛岚渊塞进了皇家私塾,在里面上学的学生都是皇家血脉或者官宦子弟,王爷家的两个公子自然也在此列。
  洛岚渊是个能说会道自来熟的,来到皇家私塾没几天,就和大多数富二代官二代们都成了朋友。
  这正合洛林森的意,等这次科考完,洛岚渊和这批官宦子弟皇家血脉在朝廷上当了官,念着当初同窗的情意,能早早的就积累下人脉。
  殊不知洛岚渊自幼习武多过习文,一看书就犯困,洛林森让他去皇家私塾多交点朋友,他就真的只是交朋友去了,习一点都没学,自己不学就算了,还带着其他学生一起摸鱼,为了防止洛岚渊带坏其他学生,只要洛岚渊一影响到其他人,夫子就立刻把他撵出去罚站。
  江楼月是宣阳王唯一的嫡出儿子,现在是个小王爷,未来要是宣阳王当了皇帝他就是大皇子,所以他来私塾就随便混混日子,自然也是不怎么学习的,经常被撵出来和洛岚渊一起罚站。
  西齐国男风盛行,江楼月高大帅气一表人才,洛岚渊娇俏可人长得比女子都漂亮,两个人年龄相仿,兴趣相投,一来二去难免会产生一些小情愫。
  当然这都是洛林森不知道的,他真的以为他这个弟弟学习交友两不误,未来在朝堂上能成为自己的好帮手。
  直到有一天他闲暇下来想亲自辅导一下弟弟的功课,洛岚渊当场给他表演了什么叫烂泥扶不上墙,看了洛岚渊写的文章,可谓是狗屁不通。洛林森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他是吏部的官员,看过洛岚渊的文章之后就知道他这个水平去科考肯定是没戏了,就算未来能拖关系给他弄个一官半职,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小官。
  于是洛林森只能把目光转到了妹妹洛栖蝶身上。
  洛栖蝶论性格温婉贤淑,论才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论相貌那可是京城第一美人,要不是老皇帝病重新皇帝尚未登基,洛林森本来打算把她送入宫去选秀的。
  洛林森最近对宣阳王的示好宣阳王都接受了,但是想成为宣阳王的心腹还需要一个重要的契机。
  他决定把洛栖蝶嫁入王府。
  他区区一个吏部侍郎,要想把妹妹嫁给宣阳王嫡子自然是高攀了的,加之江楼月表示自己还没玩够,目前没有娶正妻的打算。
  但是不要紧,宣阳王不是还有个庶出的二公子吗。
  这个二公子也是个亲娘死的早,在王府里不受宠的。洛栖蝶也是庶出,虽然家世不够显赫但是胜在有京城第一美人的名气,与不受宠的庶出二公子似乎还挺般配。
  正好宣阳王也觉得洛林森是个可塑的人才,有拉拢他的意思,于是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了。
 
 
第3章 美人你谁
  这场不折不扣的政治联姻订在了半个月后。
  洛栖蝶一听说这个消息,直接哭晕了过去。
  大娘子还骂她不知好歹,能嫁进王爷家即使是庶出也算是嫁入豪门了,以她身份来看简直是麻雀变凤凰。
  洛岚渊一开始也觉得这门亲事还算过得去,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这么抗拒,问她她也不说。
  于是洛岚渊去找平时和洛栖蝶交好的小姐妹们谈了一下。
  小姐妹们也觉得这门婚事还算不错啊,二公子又帅又乖又懂事,好多贵族小姐都心仪于他,虽然在王府不受重视,但好歹也是宣阳王的亲儿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宣阳王的儿媳妇总不至于过的太差。
  “话说洛公子你不是和二公子一起在皇家私塾上学的吗?应该比我们更了解二公子的为人啊?”其中一个小姐妹不解的问道。
  说来惭愧,他自从来到皇家私塾之后就一门心思扑在了江楼月身上,平时跟着江楼月的那群狐朋狗友一起钓鱼打猎吃花酒,根本没注意过私塾里还有江离夜这么个人。
  他对江离夜几乎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只记得几年前的宴会上见过一次,当时的江离夜才十三四岁,完全还是个小孩的模样,白白软软的像个奶团子,似乎一掐都能掐出水。
  至于后来来到了皇家私塾,应该也远远的见过几回?毕竟江离夜是那种上学第一个来放学最后一个走的好学生,他最讨厌这种无趣的书呆子了。
  除此之外,他的脑海里就再也抖不出来有关于江离夜的任何记忆了。
  洛岚渊决定等明天上私塾的时候好好观察一下江离夜。
  毕竟洛栖蝶是他唯一的亲姐,姐弟两个从小相依为命长大,他也希望姐姐能嫁个好人家。
  第二天,洛岚渊带着小厮玉螺早早的来到了皇家私塾。
  难得起一回早,洛岚渊困的哈欠连天,要知道他以前向来都是踩点来上学的,不懒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起床那种。
  皇家私塾的人挺多的,还分了好几个班,要是来晚了到处都是人,不方便他观察江离夜。
  私塾里已经坐了几个提早来自习的好学生,但是没有江离夜的影子。
  话说……江离夜长什么样来着?他完全想不起来了。
  洛岚渊把那几个来上早自习的书呆子挨个都提溜起来问了一遍名字,搞得他们莫名其妙。
  这几个人的名字都不叫江离夜——看起来也不像,他们长得都普普通通没有特点,有很多贵族小姐暗恋的江离夜,长得应该很好看才对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私塾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洛岚渊也懒得挨个问名字了,直接在人群里找长得好看的。
  这些皇亲贵族官宦子弟在家里大多都是被宠坏的小祖宗,来上个私塾也要带四五个小厮仆从,洛岚渊站在私塾门口,这人山人海的看下来简直花了眼。
  在门口站的腿麻,洛岚渊决定去私塾的各个房间里再瞅瞅有没有漏掉的。
  现在正值六月酷暑,就算是清晨也没有很凉爽,热加累加困融合在了一起,洛岚渊昏头涨脑的往回走,不小心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你没伤到吧?”头顶传来一道清澈好听的少年音。
  “没事没事,真的是不好意思——”洛岚渊心说这个人脾气真好,明明是自己撞到了他,他却反过来和自己道歉。
  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愣住了。
  面前的人比他高了将近一头,身材高挑而又清瘦,只见他头戴白玉发冠,身着月白镶银鹤纹锦服,清晨的风微微撩起他的刘海,露出清秀的面容,看得洛岚渊一时失了神。
  是真的好看,柳眉星眸,长睫微卷,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加上一股清冷的气质,宛如谪仙。
 
 
第4章 你在说什么啊
  “咦,原来是洛公子。”面前的美人在看清洛岚渊的脸后,惊喜的说。
  “啊……是的……”洛岚渊一时间紧张的舌头有点打结,其实他想问您哪位,但是又觉得不太好,只能尴尬的答应着。
  腿还是有些麻,洛岚渊略微的活动了一下,这才发现美人的手还揽在他的腰上。
  “……不好意思。”美人微微笑道,松开了揽在他腰间的手:“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洛公子注意安全。”
  洛岚渊望着美人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儿,直到小厮玉螺唤他他才回过神。
  “公子公子。”玉螺戳了戳他的腰:“要上课了,我们先回去吧?”
  “啊?这么快?”洛岚渊一声惊叫:“都怪刚刚那个小白脸耽误了时间,我还没找到江离夜呢!”看来他全然已经忘了是自己先撞到的人家。
  “不是已经找到了吗?”玉螺一脸茫然:“刚才您撞到的那位公子就是啊。”
  !!!洛岚渊宛如被晴天霹雳:“他就是?!我不是叫你看见江离夜之后告诉我吗?你刚刚怎么不说?”
  “难道公子不知道江离夜长什么样吗?”玉螺持续茫然:“我以为公子知道的。”
  ……得了,好歹先知道了哪个是江离夜就好,洛岚渊拽着玉螺的领子,赶在夫子骂他之前跑进了私塾房间。
  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巧的是斜后方的位置正好坐着江离夜。
  这好像是他头一次和江离夜坐的这么近,平时他都是坐在自己的狐朋狗友堆里,离这些优等生远远的。
  夫子开始讲课了,之乎者也宛如催眠曲,洛岚渊举着书,头一下一下的点着桌面。
  不行,他不能睡。
  洛岚渊使劲的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他还得观察江离夜呢,这个早他不能白起。
  洛岚渊回头,看向斜后方的江离夜。
  美人不愧是美人,连上课时也这么好看。
  只见江离夜的目光一直认真的看着书本,拿着毛笔的右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在书本上涂涂写写。
  似乎感受到了洛岚渊的视线,江离夜抬起了头。
  两个人目光相遇,谁也没有先离开。
  就这样对视了几秒,洛岚渊扭的脖子疼,想回过头去,却发现江离夜似乎有话想对他说。
  课堂上鸦雀无声,洛岚渊听不见声音,只能看江离夜的口型。
  江离夜用口型说完,微微皱起了形状好看的眉头。
  洛岚渊盯着他,还在回想他刚刚的口型说的是什么的时候,一本书从前方飞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洛岚渊被砸的头晕眼花,回过头来,发现夫子正黑着脸站在自己面前。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