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常在(GL百合)——安次甘儿

   《与你常在》作者:安次甘儿
  文案:
  【本文核心:】
  1.冷御医生学姐&乖巧学霸学妹
  2.算个养成文,前期慢热,中期甜,后期甜加骚。
  3.甜文,甜文,甜文,再问就咬舌自尽
  4.两个主角都很痴情
 
  【以下文案:】
  林倪作为帝都知名学府毕业的医科研究毕业生,成绩斐然,工作不久后就当上了普外科主治医生。工作上她兢兢业业,工作外却性情淡泊,喜静,喜独,有点儿洁癖,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不需要有过多的人参与,因为独行,所以自在。
  那天凡霖秋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说是有意靠近倒不如说是某种巧合与缘分。
  这个安静的女孩子让林倪的世界热闹起来了。
  不管多少年后,林倪还是觉得,兴许第一次见面时,我就想要“与你常在”。
 
  【食用指南:】
  1.入V后日更
  2.双洁 HE
  3.请勿带入现实生活,杠精勿扰,不喜欢自动点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倪,凡霖秋 ┃ 配角:薛瑞巧、王丹妮、汪晓琳,叶潇,聂小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医生和小萝莉
  立意:积极向上地面对生活中的困难
 
 
第1章 
  凡霖秋记得那天她出门前,爸爸在她手里塞了一个洗干净的红色小苹果,这苹果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刚好够她那只小手握住。
  临出门前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小心街上来往车辆,她乖巧的点点头,转身出门。
  挂钟上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十分。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街上的车排成一长排,整齐行驶,像食品工厂里秩序滑动方形流水线罐头。
  霖秋走过两条街,在菜市场对面的红绿灯前停下,穿过对面那个菜市场,就是她的小学。
  远远看去,她小小的个子,干干净净的白色长袜,黑色小皮鞋配着刚买的小裙子,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公主。
  她站得笔直,背上的粉色书包印着她最爱的飞天小女警图案。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乖嘟嘟的脸颊,水汪汪的眼睛再添上雪白肤色,煞是可爱。
  爸爸出门前递给她那个小苹果,一路上被她攥在手里,被捂得温热。
  她盯着倒数的红灯,时间显示还剩五秒,她嘴里跟着变动的数字轻声的念道:“5、4、3、2、1...”
  红灯跳成绿灯那瞬间,霖秋刚踏出第一步,一声划破长空的刺耳刹车声冲进她的耳朵,紧接着下一秒整条街发出几声“砰”的连环巨响,过街的人立刻停下脚步。
  是一辆车踩了急刹,后面的车连环追尾。
  人群中先是发出闹哄哄的声音,紧接着所有人围过去看热闹,将那街道围得满满当当,这密密麻麻的人群如同老天将下暴雨,蚁洞洞口聚满了那簇拥的团团蚂蚁。
  急刹车后面那辆车的主人气汹汹冲出车门,那人络腮胡,皮肤黝黑,身材高大。他满脸愤怒朝前面的车主吼道:“你他妈在开什么车?”,紧接着又啪的一声拍在自己铁皮车盖上,朝身后那辆车吼道:“你他妈又在开什么车?”
  周围的人被他这声暴躁的脾气吓得脖子往后一缩,彷佛这位主再吼下去整条街都要被他的声音震裂一般。
  霖秋站在原地,她先是盯着那个发怒的男人,觉得他长得凶神恶煞,说话声音大得让人心惊,于是目光便移到马路对面菜市场,她看到了一个水果摊,上面堆了不少红灿灿的苹果。摊主正在细心将每个苹果擦得更亮更有卖相,并将它们摆放整齐。
  不过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那些整齐的苹果突然陆陆续续抖动起来,通通不给面子的都滑落下来,滚了满地,全都沾得脏兮兮。
  摊主面容失色,瞬间脸颊煞白,她惊吓得瞳孔放大,以为真的是那男人的暴戾大吼震掉了自己的苹果。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只是开始,下一秒迎来的才是大地真正的怒吼。
  这片平日温和的土地,此刻瞬间像是变成了饥饿的豺狼野兽,企图将所有的建筑都吃进嘴里,它才刚咧开嘴角,路面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围观的人群开始疯狂尖叫,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脚下的土地开始震动,所有人出于本能的用力推开挤压过来的肩膀,他们都希望找到一个出口,寻找自己的庇护所。
  人群中年轻的母亲只好惊慌失措的抱紧自己怀里大声哭泣的孩子。连刚刚那发怒大骂的汉子也收回那凶狠欲裂的目光,吓得往自己车里缩。
  平日充满秩序的街道此刻混乱不堪,人群中除了尖叫,还有推搡,街道强烈的震感让所有人的平衡感失控,他们在道路上东晃西晃,无法前行,只能扶住路灯杆。
  一群人好不容易站起身,拼了命的朝前面跑去,可只是一瞬间,空中块巨大的告牌轰的一声掉了下来,那些活生生的生命瞬间被砸得血肉模糊,在场目睹的人突然停下脚步,被这一幕吓得失去了知觉,如果不是那一阵更加疯狂的厉声尖叫,吓呆了的人不会从惊吓中醒来,发狂般的朝空旷区域奔跑。
  混乱中一群人朝霖秋涌来,直接将她撞倒,年轻人的皮鞋毫不犹豫的踩在她的小脸蛋上,这干净的小姑娘不仅被踩得生疼,脸上还多了一个脚印。
  所幸上天保佑,一位善良的中年人看不过去这白嫩的小女孩受到伤害,如果不伸出援助之手,她将被活活踩死,于是混乱中他一把将她抓起来,抱着她逃跑。
  那中年男人抱着霖秋奔跑,从未经历过地震的凡霖秋只觉得大地在嘶吼,平日高耸的建筑都被它震得粉墙碎裂,轰隆几声倒在了地上,空气中到处都是飞扬的尘土。由于中年人的快速奔跑以及八级地震双重颠簸,简直让人头晕目眩,凡霖秋胃部一抽,到喉咙的酸汁被她强忍住吞下去。
  "叔叔,叔叔,你朝那边跑。"她一边因着刚吞咽下去的酸汁感到喉咙难受,一边指着中心路,那是她家的方向,中年男人看了眼那路,的确是空旷些,便朝那地方奔跑。
  他跑着跑着,到中心广场才放缓脚步,与此同时震感似乎渐渐减弱,几秒过后大地好像停止颤动,那中年男人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将怀里的小女孩放下,当他得来空闲,再次环视周围街头时,发现所有建筑都倒塌,早已成一片废墟,连眼前这个被自己救下的女孩,身上都扑满了灰尘,满脸脏污。
  只是那中年男人没有想到,不过十秒,比刚才更加强烈的震感再次来袭,他下意识再次将凡霖秋抱起,用一只手将她的眼睛蒙住,这个高大的男人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周围,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建筑轰塌的轰塌,电杆歪斜的歪斜,行人被压死的压死,连平整的空旷地面都开始裂口,这个活了四十几岁的男人心里头开始涌上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觉得,这是世界末日来了。
  世界末日,是没有人可以存活的。于是他抱着霖秋,站在那块空地上,不再奔逃。
  而最终,那场地震中,他们成为了不幸灾难中的幸存者。可是与此同时,他们虽然获得了生命,但仍然失去了很多。
  当凡霖秋睁开眼睛时,广场前那条长长的马路已经面目全非,她的目光所及之处,通通都坍塌成了一片残垣废墟,街道强烈的反差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的神情有些麻木,当看到自己家那栋房子已经成了一堆厚墙,她那张小小的脸颊上瞬间填满了悲伤,稚嫩的哭声压倒了她身旁的这位中年男人,他也坠入了无尽的悲伤。
  她家住在一栋楼房,一共七层,虽然只住二楼,但前年爸爸因为工伤成了残疾人,这一年来家里全靠母亲一人外出工作支撑着。
  地震时,她爸爸一个人在家,坐在轮椅上的他,该往哪里逃呢?处于那样的境地,该是多么绝望。
  那一年,凡霖秋八岁。
  她没有想到,二十分钟前和他那简短的对话便已成了永别。
  那时,灾区都不知道那是惊动全国的一场地震,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从出生到死亡,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灾难,甚至有的人,连地震是什么都不知道。
  而凡霖秋的人生轨迹,因着这场天灾,彻底改变。
  她仍然记得那天,她在中心广场上哭着,旁边的那位叔叔也哭了,似乎那叔叔家也全都丧生,在那短短的一分钟,许多人失去了这一生中都无法承受的东西,带给他们的是无法抹去的梦靥以及痛苦。
  而另一条街,地震时,薛会第一反应就是冲回家,想把自己的丈夫推出来,可不论跑再快,晚了都是必然,短短一分钟,要及时回家,实在太难。
  人到时,只看见一堆高高的钢筋水泥板,她那瞬间浑身无力跪在地上,她知道,恐怕很难有人能够从这下面活着出来。
  女儿生死未卜,丈夫凶多吉少,薛会心一横,心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愣是用手挖,双手挖出血都不停,中途好几次余震,差点给她震到石头空缝里去,可她不愿走,如果丈夫和女儿都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待到救援队来时,救援官兵挖了整整一天。
  最后终于挖出了她老公的肢体,没有全尸,连头都没能挖出来。只有一只脚,如果不是那双鞋和裤子,薛会都不敢确信,这是她的丈夫。
  人没了,就一瞬间。
  早上出门前,老公还在轮椅上朝自己挥手道别,女儿还蹦蹦跳跳,背着书包要去上学。
  才七八个小时,什么都没了。
  索幸后来,薛会在灾区避难营找到了自己女儿,她拥着凡霖秋大哭起来。见到母亲那瞬间,两人均是泣不成声,如果母亲没有出现,那么她是不是就没有亲人了。
  后来,连续很长一段时间,电视里,收音机里都反复播报着这场地震,全国各地的人民纷纷前往前线做志愿。
  霖秋住在临时帐篷里,见过最多的,就是救援士兵和医生。
  闻过最多的是消毒水味。
  听过最多的是从不同人口中的哭泣声,有的是夜里帐篷里小声的啜泣,有的是废墟前歇斯底里的号啕大哭。
  她盯着那些来回穿梭,匆匆忙忙,不知疲惫来回赶往的医生,心中的一棵小树苗开始种下,她希望长大以后,自己也能当一名医生,与死神争夺,挽回他人的生命。
  那年是2008年,全国人民因着汶川地震而喊出口号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同时,全国人民也在为着首都北京的奥运会努力筹备着。
  2008年,北京和四川,1500公里的直线距离。
  1500公里,是那时她与她的距离。
 
 
第2章 
  "妈,我出门了。"
  已是初春的清晨,届时天还未亮,凡霖秋推着她的自行车出门,站在自家门口,她抬头看了看天色,与平日一样,天空是粘稠的墨蓝色,她蹬上自行车的踏板,骑往南国一中。
  时间很快过去,距离那场大地震已经七年了,当初那个稚嫩的小女孩如今已成为南国一中尖子班的其中一名学生。
  骑往学校的路上有不少与凡霖秋同龄的学生,他们穿着校服,背着书包,骑着单车,即使天还没亮,他们还是撑着困倦,朝同一方向行驶。
  街边有不少的早餐店,店主是比这些学生起得还要早的人,上班族和学生还未醒来时,这些店铺门口早就冒出了雾蒙蒸腾的热气。
  不论你是点上一碗牛肉面还是买一个包子,他们总会以最快的速度递到你的手上。
  凡霖秋一边骑着自行车,耳朵里单边塞了一个耳机,里面播放的是高考英语真题听力。
  "霖秋,你等等我~"
  快到学校时,她的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霖秋不用回头,凭着音色都知道叫她的是她的同班同学汪晓琳。
  她把刹车手柄轻轻一压,放慢车速,等待身后的人追上自己,不多时汪晓琳便同她齐平,凡霖秋将自己的耳机摘下。
  汪晓琳是个圆脸的微胖女孩儿,她的嘴巴像是樱桃小嘴,牙齿整齐洁白,说话时的声音十分甜美,她笑着对凡霖秋道:"你这么努力,连骑车都在听听力,想考清华呀!"
  霖秋似乎没有汪晓琳那么健谈,她的性格要稍微文静些,但对于汪晓琳的调侃,霖秋嗯了一声,紧接着又补上一句:“高三了,抓紧时间才是真的。”
  两人还在骑车对话,汪晓琳突然将手里的刹车一握,她的自行车吱的一声在霖秋身后停了下来,凡霖秋有些疑惑,也停下车,转过身看着她。
  对方傻笑着看着凡霖秋,指了指面前的一家包子店,“这家新开的包子店好像味道不错,你等等我!”
  汪晓琳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单车停下,钻进那包子店买了两个牛肉包子,出来时她一边捏着一个,将其中一个递给凡霖秋。
  “吃过了。”
  “吃过了也得吃,我一个人吃不完两个,你吃嘛吃嘛,好吃!”
  盛情难却,霖秋只好接过汪晓琳递来的那个牛肉包,将它装进兜里,两人随即朝学校门口骑去。
  已经步入高三,凡霖秋作为火箭1班年龄最小的学生,两年前直接从初中部保送至高中部,不用中考,所以初三还没读完的她直接就跳级到了高一,高一上册还没读完直接就跳到高二理科火箭班。
  班上的同学对于这个比他们小了大概有两岁的女孩充满好奇,这个女孩能跟上他们的课程进度吗?因为他们的课程进度本来就要比别的班快很多,作业量也多,班上随便拎一个学生出来都是要上重点的学霸。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忧是多余的,这位十四岁的“小妹妹”的实力不是盖的,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时,她的成绩虽然有些落后,但不至于排在最后一名,紧接着高二一年很快过去,如今步入高三的她已经从当初尾巴上的名次脱颖而出,成为老师和学校的重点关注对象。
  七点十分,打铃过后,早自习开始,学生从自己书包里抽出语文书,开始叽里呱啦的早读,就像语文老师说的那样,我们要将昨日的晦气在今日清晨及时吐出来!
  凡霖秋正读着她最喜欢的那篇文言文《赤壁赋》,她嘴里念着:"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读着读着,她的脑海里浮现出粼粼波光与浩瀚星空,仿佛只要再大声读一读,她就会走进书中的世界,触碰到她心中想象的自由。
  年轻的班主任先是站在门口巡视,目光落到凡霖秋的身上,眼神中满是作为老师的欣慰,他进教室,在她面前停留,他面容温和的轻轻敲了敲她的课桌。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