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军(近代现代)——四面风

   《打真军》作者:四面风
  文案:
  盘靓条顺的大明星落魄之后,接了部文艺片儿
  盘靓条顺性情傲的流量巨咖凌笳乐,因恶性丑闻而糊至地心。
  经纪公司为榨干他最后一点价值,给他接了大尺度同性题材文艺片。
  一位拍“那种片子”的新人沈戈(攻。请放心,只是挂了公司,还没拍过片儿)在等待试镜时,主动上前自我介绍,被凌笳乐甩了白眼。
  试镜要演的是两个演员的亲密接触。
  沈戈当着导演的面,要求与凌笳乐对戏。
  名词释义:“打真军”一词出自粤剧舞台,原意是武打演员不使用替身用真功夫对打。现引申为拍电影拍摄亲密接触时,演员双方真实互动,不借助替身或使用假体位。
  声明: 所有艺人无原型、不影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雷点:
  文案字数满了,扫雷就放这里啦~
  1、沈戈比凌笳乐小几岁,年下攻。
  2、凌笳乐以前是直男,有过稳定的女友,所以不是处男。
  3、沈戈做职业培训时合理使用过高科技设备。
  4、关于娱乐圈和演艺界,作者有私设。
  5、两人一开始都是零演技,在对手戏过程中才逐渐开窍。
  6、开篇两人相遇时,两个人都处于人生最低点(各种意义上),脾气都有点不好,还请大家多担待。
  7、希望大家看文愉快~生活愉快~
  标签:情投意合 破镜重圆 双向暗恋 HE 神仙爱情征文
 
 
第1章 落魄的正经演员
  “还有一点就是,可能需要演员适当做出些……牺牲。”
  徐峰这样说着,紧盯住凌笳乐的表情,同时把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又在肚里过了一遍,随时等着凌笳乐翻脸。
  可凌笳乐还没从拿到剧本的狂喜中反应过来。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经纪人,眼里满是喜悦:“什么牺牲?”
  喜欢凌笳乐的人说他的眼睛是男人里少有的妖媚,狐狸似的勾人;讨厌他的则嘲讽他长了双吊稍眼,一看就知为人刻薄。
  此时这双眼睛因为喜悦而睁大了,露出整颗水洗葡萄似的黑眼珠,既不妖媚也不刻薄,还将平日里那些阴郁一扫而光,看上去纯净又讨喜。
  徐峰带他好几年,早将他这张脸看惯了,此时都不由一怔,心想着,“如果能一直保持这个表情,也未必没救……只除了嗓子还差一点。”
  凌笳乐的嗓子其实也说不上差,只是有些沙哑,平时说话声音不大时也显不出难听。其实就算他嗓子真差也没什么,他早就不唱歌了,演戏从来都是用配音。
  有些导演坚持用原声,因为配音会削弱演员的表现力。但这和凌笳乐无关。凌笳乐是出了名的演技烂,不用配音更糟糕。
  从前粉丝们对他的演技极为宽容,并不是因为他是唱跳组合出身,没受过科班训练。
  从前人们对他的演技宽容、对他的绯闻宽容、对他的性情宽容,都只是因为他的脸蛋和身段。
  直到现在,那些娱乐八卦细数他的黑料之前,都要用上他刚出道时的照片来对比日后的“堕落”——
  那时他才十七岁,安安静静地站在团里另外三个哥哥旁边,紧紧并着笔直的两条腿,双手乖巧地握在身前,青涩而拘谨,只有在偶尔的眼波流转间,那双狐狸眼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天然的冷艳。
  他近乎一夜爆红,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他们组合和他个人的广告硬照。
  那时粉丝们热衷于用这句诗来形容他——“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还有举足轻重的自媒体说他“艳而不俗”,预言他再过几年,青涩褪去,一定能成大器,甚至有角逐圈内头一号的可能。
  几年过去,凌笳乐的五官确实长开,他却不再唱歌也不再跳舞。嗓子坏了,组合也散了,凌笳乐转战小银幕,粗制滥造的作品无数,炒作与负面消息不断,事业几次大起大落,身材也经历过发胖和暴瘦,几经折腾,性情越发古怪。
  有人骂他人品恶劣,有人赞他桀骜有个性,黑粉群与粉丝群就是水里按葫芦——你上我下;直至新近爆出一段旧视频,连最坚定的老粉丝都难以接受,集体倒戈。
  凌笳乐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网黑”,似再无翻身可能。
  不再有人记得“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也不再有人记得关于“头一号”的预言。一提起凌笳乐,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艳俗”乃至“淫乱”,说他会有今日,皆是咎由自取。
  ——“什么牺牲?”凌笳乐问过那一句后,没有立刻等到回答,就又迫不及待地低下头继续看那试镜剧本的封面。
  “导演、编剧都是王序,王序导演亲自写的剧本啊!”他喜不自胜地喃喃低语,细长的手指在那几个字上来回摩挲,生怕是在做梦。
  等他再抬头看向徐峰时,眼里竟然已经泛起泪意,“我以为这下真完蛋了,还以为再也接不着戏……”他眼里带泪,却又笑得极为欢欣,“徐哥,之前是我不好,给你惹了那么多麻烦……真的,谢谢你。”
  徐峰对着他这轻信于人的愚蠢与天真,难得的于心不忍了。他移开视线,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凌笳乐手里的剧本,含糊道:“你先看下内容。”
  凌笳乐这才觉出异样,狐疑地翻开第一页,刚看几行就变了脸色,震惊地看向徐峰。
  “明白了吗?”徐峰问他。
  凌笳乐草草看完这两页试镜内容,又飞快地翻回封面,上面有加粗的四个大字——《汗透衣衫》,下面明明白白写着“导演、编剧:王序”。
  他慌张而茫然地问徐峰:“不是那个大导演王序吗?”
  徐峰点头,“是王序。”
  凌笳乐更慌了,“王序……王序不是老导演吗?他不是一直拍商业片吗?怎么……还有你刚才说的……什么牺牲?”
  他厌恶自己的声音,早习惯了小声说话,此时更是气虚心慌,最后两个字微弱得几乎要听不见。
  徐峰忍不住叹了口气,像是很心疼他似的低声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凌笳乐大惊失色,嗓调瞬间挑高显出刺耳:“为什么!能让那样拍吗?”
  “笳乐,如今市场这么开放,连A级影片都合法了,文艺片跟着前进一步很正常。”
  凌笳乐的手指将那三页纸捏出褶皱,“这、这能算文艺片吗?我……”他垂下头,落寞而难堪,“我怎么说也是个正经演员啊。”
  “笳乐,有戏可拍才能算演员呐。”徐峰做出语重心长之态,耐心道:“这当然算文艺片。我听说不少人都盯上了这块新市场,就刘培、程唤这些导演,都打算拍这种了,尺度可比这个大多了 。王序的名望和水准摆在那,你大可以放心,他的电影绝对不会是单纯的低俗色情,他有这些要求一定有他自己的深意。大家都抢着去当第一个尝鲜的人呢,这是你最后的翻身机会。”徐峰语重心长地说道。
  “可这是、同性恋题材啊。”凌笳乐已经感知到什么,因恐惧而微微打颤。
  徐峰觉得他此时的样子有些可笑,面上却做出一副为他着想的模样:“这题材对你不是正好吗?”
  凌笳乐好似被扇了个耳光,羞耻与愤怒迅速将他吞没。
  他呆了几秒,突然想明白了,猛地站起身指着经纪人的鼻子低吼道:“徐峰!你不把我卖出去一回就不死心是吧!”
  倘若他示弱,徐峰还能耐着性子劝劝,可他非得提这个。
  徐峰不客气地嗤笑出声,嘲讽地看着他,“凌笳乐,你以为就算你真愿意去卖,凭你如今的身价,又能卖出几个钱?”
 
 
第2章 遇见不正经演员
  五日后。
  “我到你小区门口了,你准备好就出来。”徐峰发来消息。
  凌笳乐早就穿戴整齐,已经在沙发上坐了半天。
  他今天很早就醒了,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就坐在沙发上发起呆。
  他一会儿就要去试镜了,试王序的那部《汗透衣衫》。
  “刚起。”凌笳乐这样回复道。
  他继续呆坐半晌,终于站起身,先去浴室把已经定好型的头发重新捯饬一番,再去衣帽间挑选鞋子。
  他鞋子很多,但是挑了半天都没有心仪的,便又去玄关的鞋柜里找。
  这期间徐峰打电话催过几次,他都没有接,任凭手机在一旁“嗡嗡”响。
  他终于选好鞋,一双简单的白球鞋,适合他今天学院风的穿着。他要试的角色是个大学生,一个花钱叫鸭子的在读大学生。
  他觉得可笑极了。
  穿好鞋,他习惯性地把手伸向试衣镜旁的香水,却在指尖碰到冰凉瓶身的瞬间,用余光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骚”“贱”“不要脸”,各种刺耳的词汇毫无预警地汹涌而至。
  凌笳乐手指一抖,险些将香水瓶碰到地上。他仓皇地缩回手,匆匆忙忙地摔门离去。
  因为凌笳乐的故意拖延,路上又遇到堵车,他们到达约好的酒店时就已经迟到了。凌笳乐下车时却还磨蹭,慢吞吞地坐在车里戴口罩和墨镜。
  徐峰的耐心终于告罄,气急败坏地喊道:“我和你说了王序脾气很不好,你确定你要和他耍大牌吗!”
  凌笳乐不为所动,自顾自地整理领口,下巴微微扬起,露出雪白修长的一段颈子。
  他上身穿了件蓝灰色薄毛衣,这颜色显脸白,V型领露出里面白衬衣的领子,有点英伦学院风又有点日系混搭。他不紧不慢地把最上面那颗扣子解开又系上。
  这明显是故意跟徐峰对着干,徐峰反倒不生气了,一边看他系扣子一边好声劝道:“你来见王导,不是为我,也不是公司,是为了你自己。”
  凌笳乐冷笑:“不为你?你们挑这个片子不是因为王序出价高吗?”
  徐峰顿了顿,视线在他的脖子和手指上流连一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王导眼光毒辣,他看中的演员最后都能大火。笳乐,你得把握住机会。”
  他们按照事先约好的,去酒店的咖啡厅等待。
  这个时间的咖啡厅很空,只有一张桌子旁坐了几个人,在他和徐峰走进去的瞬间齐齐扭头看过来,显然是在等人。
  这几人无一不年轻,无一不英俊,也无一不面生。
  原来今天要试镜的不止他一个。
  凌笳乐立在原地,不肯再往里走了,心中倍感屈辱。
  他这几年演戏,男一男二加起来演了十几个,多数是和导演制片吃顿饭就敲定,或者干脆在开机那天直接去片场报道。
  只有一次他闹出严重丑闻,人气急剧下降,也沦落到要和人争角色。可即使是那会儿,他那场试戏也是导演和他单独约的时间。
  圈里不成文的规矩,有点腕儿的都不和人明争,尤其不能和咖位比自己低的明争,这关系到最起码的尊严。
  徐峰轻轻推凌笳乐的胳膊:“他们都看你呢。”
  凌笳乐陡然一悚,下意识用手挡在口罩前,低下头快步往咖啡厅最角落的座位走去。
  入座后,徐峰在他耳边低声劝着: “你也知道,大屏幕的好多规矩和我们小屏幕不一样,尤其王序这种出了名怪脾气的大导演,做事肯定和一般导演不一样……我们来都来了,你看你今天做了这么充分的准备,打扮得这么仔细……”
  “那几个人你见过吗?”凌笳乐打断他。
  徐峰笑着敷衍道:“现在的小明星们冒出来得太快,我也记不过来。”
  凌笳乐还不至于那么笨,连这种鬼话都会信。
  他明白自己已经落魄到要和新人抢角色的地步了。
  他们在靠窗的角落里坐下,徐峰给王序那边的负责人打电话,即使知道电话那头看不见,他也忍不住点头哈腰的。
  凌笳乐不屑地撇了撇嘴。咖啡厅里光线暗,凌笳乐就把墨镜给摘了,口罩却一直戴着,对着窗外的喷泉发起呆。
  “请问,你们也是来试镜的?”一把年轻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把他吓了一跳。待他看见说话人的长相后,心里更是一突,顿时生起强烈的危机感。
  这人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他似乎一直坐在旁边那张沙发椅里,看起来也不矮,也不知他怎么窝进去的,完全被高大的椅背挡住。
  凌笳乐简直怀疑他是故意躲起来,刚才和徐峰说的那些话也不知被他偷听去多少。
  徐峰那边挂断电话,冲这年轻人扮出个笑脸:“你也是来试戏的演员?”
  年轻人笑容和善地点头,站起身同徐峰握手。
  他这一起立,凌笳乐和徐峰又同时吃了一惊——个子可真高,再配上这长相,外形条件实在是太好了。
  年轻人戴了顶纯黑色棒球帽,春末凉爽的天气,只穿一件白色短袖T恤,肩膀和上臂鼓出肌肉的轮廓,一看就是火力旺盛的年纪。
  以徐峰老练的眼光来看,这人最多二十岁,张扬俊美的五官带着笑意,看上去阳光又爽朗,像是真为遇见凌笳乐和徐峰而开心。
  “那你是试哪个角色啊?”徐峰继续打探。
  年轻人有些难为情地摘下帽子,挠了下寸余的头发,“我试那个鸭子。”
  凌笳乐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转头继续看窗外。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站起身。
  徐峰放了心。因这年轻人的长相带着巨星潜质,便继续同他套近乎:“你是哪个公司的啊?一个人来的吗?”
  年轻人的声音听起来更难为情了,“对,我一个人来的。那什么,我是AG公司推荐过来的。”
  徐峰停顿了几秒才打着哈哈含糊道:“哦听说过、听说过。”声音里带了点意外的尴尬,也没了继续聊天的兴趣,坐回凌笳乐旁边。
  徐峰难得在人情世故上露怯,凌笳乐稀罕地转过脸瞧了他一眼,问道:“AG公司是干什么的?”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