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有个外星男妃(古代架空)——俟雾

 =================
书名:王爷有个外星男妃
作者:俟雾
 
文案:
     信王从小就有怪病,旁人根本触碰不到他,身为一个王爷,却要生活自理,还要学医保障日常平安。
 
每天都担心病情恶化,周围鸡犬不留,最终被赶出京城,自生自灭。
 
直到这一天,他遇到一个能够靠近他的柴夫,决定了,赶紧将人绑回去做他的仆人。
 
他的病或许还能够抢救一下?
 
-
 
无逻辑沙雕文,私设多,两种视角都有。
内容标签: 甜文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言听计从的那种。
 
立意:人生充满意外,此时也要满怀信心,相信否极泰来。
==================
 
  第1章
 
  信王府占地面积极大,然而里面只有一个主子和他的三十来个仆人,信王信好湛刚满十六,却已经搬出皇宫十年,有封号也差不多十年了。整个大信王朝尤其是京城人士都知道他的大名,一旦碰到信好湛出门,他们向来是不会凑热闹的,而是有多远躲多远。
  因为,信王有怪病,小小年纪就变得全员勿近,是自己笨拙地吃奶糊糊长大的,活的很是艰难,从小就是没有什么朋友,他跑动起来的时候,会不小心将靠近他的人撞飞,起初只是一步半步,后来发展到三尺五尺,如今他十六岁,这个范围已经扩大到了一丈多,凡是不小心靠近这个范围的人或着活物统统都被会撞飞。
  信好湛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外号,叫做震王,能把人震飞的那种,就像是身体外面有个罩子,谁都碰不着他,此后他的内侍和婢女恐怕是最轻松的了,只需要将衣服饭食都送到指定的房间就行,信好湛会自己打理一切,非常省心。
  一切本来都是平平无奇的,信好湛虽然有些羡慕别的主子都奴仆成群,路都不用走,可是他已经从小就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什么意见,直到前几个月,发生了一件让他为难的事情。
  一向都是悬丝诊脉的沈老太医说他能力有限,完全探不准一丈外的脉了,要是给信王请平安脉的时候出了差错,他可是担待不起这个责任,于是这事就就变得麻烦起来,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有怪病的信好湛也会得些受凉惊风之类的普通人的小毛病,不小心摔跤了也会流血流泪的。
  精通悬丝诊脉的沈老太医一向是他的专属医师,而如今大夫表示看不了病了,那他以后怎么办,这可真是要命的大事。
  他的父皇当朝皇帝陛下曾经受过信好湛母妃的恩惠,哪怕是他母妃去世后,也依然对他极好,虽然迫于无奈为了妃子和皇子们的安全,将他赶出皇宫,可是待遇上从来没有亏待过信好湛,一切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会尽量帮他想办法。
  这一次,他想出来的办法是让沈老太医教信好湛一些基础的医术,好歹让他心中有数,不至于自己苦熬啊,这个主意完全没有毛病,信好湛也被说服了,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学医竟然会是这样枯燥的事情。比他没有玩伴在树下数蚂蚁,在书房看书还要无聊,是他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情。
  他好烦,好累,晕血,记不住药名,尤其是想到他的太子弟弟生病的时候,有皇后在一旁细心关照,一水的奴婢们伺候着,连方便都有人抱着去,对比下自己生病的时候,可怜兮兮地在床上躺着,谁也帮不上忙,就连药端过来了,也得他自己爬起来,才能够够得着,没有人给他喂药吃糖的。
  有时候,信好湛自己也觉得他能够活下来真是个奇迹,说不定哪天昏迷了就再也醒不过来。在这样的对比下,信好湛委屈了,他不愿意嫉妒自己的弟弟,就将火气撒到了医术上,觉得这东西太难了。
  这天,他很诚恳地对着四步之外的沈老太医说道:“您之前不是炫耀自己有个得意门生吗,让他去学悬丝诊脉。”这样他就有大夫用了,而不是自己从头熬起,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沈老太医摸着胡子,“王爷啊,这个办法老夫当然是知道的,只是老夫行医治病也有四十载了,才练到这个程度,我那徒弟才三十岁,和我差远了,你等他的功夫自己都学会了,没有那么难得,先学会诊脉,然后就是望闻问,再背下来几本药草大全,学会开方子就行了,你放心,到时候会有太医们一旁会诊的,你只要说个大概就行。更加重要的是,得跟着林将军练武啊,强身健体。”
  一旁信好湛的贴身内侍小六子也跟着帮腔,“王爷最棒了,王爷先前都学会包扎伤口了,诊脉一定能学会的,王爷你不要放弃。”信好湛气得抓了一把头发,然后扔了本医术到他头顶上,小六子习以为常地接住了,后退一步,不敢再刺激信好湛。
  一想到还要练武,他就是差点哭出来,练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别说是骑马了,就连信王府门口的那条看门狗见了他都绕着走,他也就是能够平地射箭了,踹踹木桩子,连个动手的对象都没有,何等寂寞。
  沈老太医又开始讲起了滑脉平脉之类的区别,跟听天书似的,信好湛暴躁了,别人靠近不了他,他也是奈何不得别人,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随后抓起手边的几包药材往嘴巴里塞,“本王不学了,本王要死了。”就差在地上打滚了,信好湛一向是脾气很好的,并不为难下人,这次恐怕是真的逼急了。
  沈老太医急的直拍大腿,“快拦住王爷,拦住他。”怎么拦,没人碰得到他,小六子急中生智,“王爷快住手,我们出去玩吧。去抓野兔,抓山鸡。”
  信好湛呸呸吐掉药渣,“早说就是了,快去准备车架。”他从地上爬起来,作势要走,旁边的药童赶忙架住了沈老太医,往后退了好几步,生怕躲闪不及被信好湛给弹飞了,信好湛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又是拿上自己的弓箭,就是朝外走,一路上侍从们都离他五步开外,他早就是习惯了。
  王府门口的门房是条大黑狗,平日里有的是厨娘专门送上门的饭菜,有时候信好湛坐在屋顶上看到了,都会觉得自己比条狗活得还要辛苦,他可是没有这样饭来张口的待遇啊,大黑对于他这个真正的主子,并不摇头摆尾,反而是早早退散,在安全距离内候着。真机灵啊。
  信好湛跨过门槛,门外已经是停好了一辆加长加宽版的马车,这是信王专用,京城中的人一般都认得,别看外表如此庞大,其实内里非常狭小,这是每年都在外面用木板加厚的结果,里面还是老样子,为的就是防止信好湛四处晃动,不小心撞飞了外面的路人。
  车门在从马车后方打开的,里面也可以上锁,而窗户也开得比较大,防止信好湛在里面觉得憋闷,毕竟这加厚了木板之后,他在里面转身都很困难。
  车辕上坐着小六子,他是从宫中就跟着信王的内侍,年纪就是比信好湛大了几岁,做事一直听稳妥,他是负责赶车的,毕竟一般人实在是没有这个机会练习,操作不好,他距离车厢内部最前面有一丈多的距离,前面就是拉车的四匹马,其实单从木料上来说,这车是头重脚轻的,信好湛坐在里面其实算是轻的了。
  小六子熟练地驾驶着马车朝前走,刚从寂静的王公贵族区域走出去,到了人流量较大的街上,大家就是被惊动起来。“快闪开,震王出门了。”“闪避闪避,把孩子抱走。”摆摊的买菜的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直接扔下东西就往两旁跑,很快道路两旁就是留下一堆东西,人全都避开了。
  信好湛早就是听到了动静,平静地掀开车帘,开始透过厚厚的车厢壁朝外面张望,这是他难得的放松时间,虽然被人喊震王不太高兴,可是信好湛是个好脾气的,的确是他给别人添了麻烦,因此就只当是没有听见。
  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已经是出了京城,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信好湛摸摸肚子,“小六子,我们继续往前走,不吃了,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我们去抓兔子吃。”小六子应是,马车便是继续行驶,到了半下午的时候,已经是走了几十里地,信好湛还要往前,可是小六子不敢,“王爷啊,现在都快要超乎京城的范围了,往外走不安全,这附近有个太子殿下的别院,我们可以住下,明天回去。”
  眼见着今天是来不及了,信好湛打起了精神,有些后悔今日的莽撞,不过听到这里又是来了精神,“小二的别院,是哪个好事的赠送的吧,估计他也是没空出来的,我就多住几天吧。”太子忙得很,要学习的东西也多,自然是没空到这等偏僻的地方来。
  不过,信好湛还是气不过,太子学的可都是治国方略,再难也比不过医术啊,说到底还是自己更惨,不提了,心酸。马车晃晃悠悠地来到了太子的别院,这里人丁稀少,难免懒散,不过信王是谁都冒充不了的,眼见着有几个担子大的刁奴被撞翻在地上,其他人都是乖巧了,赶紧给信好湛鞍前马后地伺候着。
  小六子指挥着他们给信好湛准备东西,信好湛则是坐在主厅的椅子上,自己倒茶喝,等到收拾好的时候,天色也都暗了,只得是洗漱休息,第二天一早,信好湛就是迫不及待地让别院的小厮带着去附近打猎游玩。
  据小厮介绍,这附近有个翠云山,风景最是绝美不过的,而且也不高,小半个时辰就能够爬上去,最是适合信王殿下不过,信好湛心动了,将弓箭别在腰上,兴冲冲地就是朝山上走,翠云上是有山路的,只是人迹罕至之处才有猎物啊,信好湛要走小路。
  他体质特殊,蚊虫近不得身,半点没烦恼,小六子和小厮都是被咬的浑身是包,半个字也不敢乱说,就是老实跟在信好湛身后,偶尔捡起来一两只信好湛打下来的兔子什么的,他们中午还是在山上烤了野味,过了日头最烈的时候,估计等到他们回去别院,也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是时候回去了。信好湛还在待在山顶不愿意走,小六子催他,他嫌烦,直接爬上了一棵树,此时倒是林将军教的好了。
  信好湛趴在山顶附近的一棵树上,能够看到翠云山上枝繁叶茂,鸟儿们忙着归巢,四处生机盎然,这是个跟信王府的冷冷清清完全不同的场景,他不想回去,小六子无奈,只好是退后些等着。
  要是他一直住在这里也挺好的,要死可能的话,他是不是做个普通人会更好呢,没有这么多烦恼,可是普通人怎么养得起他这样的怪人呢,少不得要自生自灭了,唉,算了吧,多玩几天,回头还是要接着学医的,毕竟他也是惜命的,不就是学个医吗,赶鸭子上架他也得学啊。
  信好湛想着看着,居然在树上睡着了,这下子可是麻烦了,小六子不敢喊他,真怕吓到了,到时候信好湛反而是站不稳,只得是催小厮去附近找些东西来垫在树下,软和些的,好歹是能够防着点,毕竟信好湛要是掉下来了,谁也接不住他。
  他刚这样想着,信好湛居然就是一个翻身,要掉不掉的样子。藏身暗处的暗卫们眼睛死死地盯着信好湛,准备做出点有效的抢救措施。暗卫甲打着手势,让他们准备树枝,到时候好有个缓冲,这可是比小厮找树叶要快得多。
  暗卫乙丙丁赶紧尽量不动声色地准备枝条,谁知道这个时候,信好湛又翻了个身,果然是从树上掉下来了,他们顾不得太多,七手八脚地往树下扔树枝,希望能够有个缓冲,有的树枝被信好湛反弹飞走了,有的落在了旁边无关的位置,只有少数几个垫在了信好湛身下。暗卫们心酸的想着回去肯定要受罚了,希望王爷能够替他们求求情。
  信好湛是有三脚猫身手的,所以他爬的有七八米高,此时迷蹬蹬地掉下来,难免反应不及,中间有树枝减缓了他的坠落速度,此时也是摔得不轻,他疼得直叫唤,小六子连声喊着:“王爷您怎么样啊?说句话啊。”要是王爷真的受伤了,到时候可怎么办啊,他是不是应该赶紧扎个树枝垫子,让王爷躺着,好将人抬下去啊。
  他在旁边急得团团转,信好湛身上不好受,心里也不少受,觉得是什么都在跟他作对,连声喊着让小六子滚远点,他就是这样摊在树枝上睁着眼睛望着天空,然后就发现有个放大的脸凑到了他的上方,他甚至能够看到那人眼中映出来的自己的样子,跟照镜子似的,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第2章
 
  “你没事吧?”这人询问信好湛,信好湛感觉脑子都不会动了,他没有任何反应,那人的手直接贴上了他的脑袋,还在他眼前晃了晃,“好像很严重的样子,摔傻了,谁家的小孩这么乱来。”
  小六子从不远处走过来,看到这一幕,吓飞了,“放开我家王……少爷,你想要做什么,走开点。”他上前走了好几步,结果被信好湛给弹飞了,这才是揉了揉眼睛,“你到底是人是鬼?”大约只有鬼怪才能够触摸到他家王爷了,这下死定了,他为什么要带王爷出门啊,不对,他们每年都出门,为什么今年这么惨?
  那人对着信好湛说道:“这是你朋友吗,怎么笨手笨脚的,好了,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伤到要害?”这人真可怜,树枝都砸下来一堆,还不知道伤的有多重呢。
  信好湛在小六子被撞飞的时候,就是惊醒过来,他从地上鱼跃而起,可惜脚腕好像崴了,有点疼,他顾不得太多了,咬着牙然后往后倒着跑,边跑边喊,“来人啊,暗卫,快点把这人给我绑了,带回王府去,快点,别让他跑了。”小六子看到王爷没事,差点喜极而泣,紧接着也是意识到不对劲。
  暗卫们从隐蔽处出来,他们向来是不会轻易露面的,除非主子有了生命危险,只是信好湛是特殊情况,他们多数时候都是在防患于未然,大部分时候其他人根本伤害不到信好湛,这份差事真的是不好当啊。
  信好湛后退一丈多的距离,然后没有反应过来的姬施就是被两个穿黑衣服蒙面的家伙围了起来,他举起砍柴刀,“我告诉你们啊,我可是好心救人,没有想到你们居然是一伙的,想要碰瓷我,真是岂有此理。”他原本在山上砍柴,远远的看见有人从树上掉了下来,就顺便过来看看,谁知道好心没好报,这就是个陷阱。
  暗卫们向来只是听从命令,绝不废话,此时便是要抓住姬施,姬施摆出架势来,想要反抗,不过他很快就是被点中穴道动弹不得了,他搞不懂这是什么道理,心中急得不行。
  当被黑衣服的怪人抗下山的时候,姬施心中发火,他忙了一天的柴火,还有他攒了一个月钱才打得砍柴刀啊,全都没了,这下子真是损失惨重,他气急差点昏过去。
  信好湛揉揉脚腕,伤得不重,就是不方便走路,不过此时他也是不计较这些了,满脑子都是那个乱喊乱叫的家伙,必须给赶紧回王府。
  小六子帮忙给信好湛用树枝扎好一个简陋的步辇,信好湛坐在上面被人抬下山去,步辇足足有两丈多长,中间过程别提多辛苦。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