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之人(GL百合)——狗吐

 《凉薄之人》作者:狗吐
 
文案:
 
李菲以为她就这样了。等有钱了就接回来财,然后……然后怎么样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她只想抱着她的狗蜷在这里,谁来打扰就咬谁。
 
至于林悦珊?
 
她也许个小小的意外,李菲始终相信她们只是一个错身的相遇。
 
可故事才一开始就被李菲推向了一个不确定的方向。
 
大龄失足女混混 × 别扭黑白莲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菲、林悦珊 ┃ 配角:阿清、沉崎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多少偶然才拼出这个宇宙里的她们
立意:好!我祝你们白头到老!
 
 
  第1章
 
  
  李菲跌跌撞撞的进屋,伴着一身的酒气。
  房东上前满脸笑容的说着什么,“……这是新搬来的林……人家……好好照顾……”声音忽远忽近也没太听明白。
  李菲抬眼,沙发前站着的姑娘神色木然,估计是被她震撼到了吧。李菲走近几步发现还长得挺好看,跟二次元穿越过来的一样,眼睛像一汪被森林环绕倒影了一片星辉的湖水,幽深而宁静,让人不禁沉迷。就是老爱晃荡,晃得李菲有点头晕。
  啧,这面像怎么还有几分眼熟?
  “欢迎光临。”李菲不知所云地低头打了声招呼,地板实在软得厉害,便晃晃荡荡的进了卧室。
  看着李菲进了房间,房东尴尬的对林悦珊笑了笑,说“年轻人难免嘛,呵呵。其实李菲人挺好的”
  “嗯”她神情淡漠。
  “……”房东大叔觉得自己在这儿是一个大写的尴尬,这两年的姑娘真是一个比一个怪。
  李菲来的时候整个人流里流气的,抽烟喝酒打架就没什么不敢,半夜归宿。连巷子口的小混混都不敢碰她。林悦珊看着倒是正派,但从进门到现在脸上就没有过多余的表情。即使大叔再开朗也不太受得了这样的迷之沉默,好几次搭话都失败,于是便匆匆告退。
  一整夜李菲都迷迷糊糊的,胃难受,脑袋也难受。好多影子在闪动,心里烦躁的厉害。客厅里的吸尘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工作的,想去关掉,又实在起不来,就任由它闹腾。
  好像有人在叫她在说什么,听不太清楚。她只觉得烦,拼尽全力翻身起床,看见林悦珊站在门口,眉心微蹙。毫不客气的说:“把你那些东西收拾一下。”
  李菲恶狠狠的盯着她,一拳砸在门上,两人成一个壁咚的姿势。她的呼吸急促,林悦珊这才意识到可能酒还没醒,便缓了神色说:“你……唔”
  就在林悦珊意料不到时,李菲一下子低头吻住林悦珊。
  林悦珊惊惶不及。手臂被李菲紧紧抓着动弹不得,像是在宣泄怒火一样抓的她很疼。可吻得很轻,舔着她的唇,牙齿,舌尖。
  “啊!”
  林悦珊狠狠的咬了她一口。
  李菲疼得低呼,放开了林悦珊,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正想开口道歉。
  “啪!”林悦珊摔了她一记清脆的耳光。使劲推开李菲逃也似的出了门。李菲回到床上继续睡觉,显然刚刚的一巴掌又把她打懵了。这次李菲睡得意外的安稳,连个梦都没做。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李菲开门看到客厅后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确定了这是自己家。跟之前简直是云泥之别,对,就是云泥。
  她都不记得自己是多久以前打扫的了,每天早出晚归,对她来说,这里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并不想分出更多的感情和时间来收拾它。
  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烟,酒,半卖半送买的黄瓜都没了。茶几上放着一碟五颜六色的糖果。餐桌上摆着三菜一汤,黄瓜炒鸡蛋,黄瓜汤,凉拌黄瓜。好嘛,她的存货都在这儿了。
  脸上和舌尖都还在泛着细微的疼,大脑里还存着香软感,回想起上午的一幕,李菲老脸意外的红了,悔意在心中百转千回。懊恼的叹道:“作孽呀!”
  当然,在饥饿面前什么都是浮云。悔恨不能当饭吃,不知带着什么心情吃了饭,嗯……不得不说味道还不错。收拾好厨房。李菲拨通了房东的电话。
  “喂,张哥,我是李菲,那个……我那个室友叫什么来着。”
  “喔,林悦珊?”
  “林悦珊,林悦珊……”李菲一遍一遍地念叨:“啧,好耳熟啊。”
  渐渐的这个名字和记忆里的一张脸重合。
  “不会是那个林悦珊吧?长得也像……真是那个林悦珊啊!”李菲顿时愁成苦瓜脸。
  她高中的一个同班同学也叫林悦珊,高中三年之间她们的交流寥寥可数,林悦珊的性格说不上孤僻可绝对谈不上开朗,李菲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的鼻孔,凭着成绩好对班上的人都不屑一顾的样子,像一只骄傲的猫。
  夭寿啦!以后啊,这脸色可有得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还真没想到有一天能和林悦珊同住一个屋檐下。这里除了房租便宜还有什么好?先不说离市中心远,关键是乱,什么人都有。除了像房东那样的原住民,其他来这的要么来躲灾,要么来躲债,要么就是像她这样混日子等死的。
  她林悦珊又是属于那种?想着想着李菲不禁失笑,身体向后一扬,舒服的靠在沙发上。管她属于那种,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安逸倒在沙发上偏头转脑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满是蜘蛛网和灰尘的墙壁换上了新的白色壁纸,换它的人应该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换上去的,有些小地方还有一点皱。老旧的柜子桌角上有些脱漆的地方重新喷上了漆。以前的重灾区厨房更是归放整齐,纤尘不染。阳台放了两盆不知名的草。窗帘重新换过了,沙发套也是,还带着洗衣粉的香味。
  这地方不大,两间十多平米的小卧室,客厅厨房一体化。很窄,所以即使东西不多也会显得很乱。现在在林悦珊的整理下,所有东西的都摆放得理所当然毫不突兀,房间颜色多为单调白色的墙壁和棕色家具,或挂着或摆着的各色小饰品让着乏善可陈的房间多了一种小情调。
  “确实……”李菲满意点着头道:“挺像个家的,比以前的盘丝洞好多了。”
 
  第2章
 
  
  最近李菲一直心不在焉,从上次后,她快半个月没见过林悦珊了,中间应该她回来过两次,李菲回家的时候人已经睡着了,另一次李菲连人都没看见最后是根据茶几上口味换过的糖果猜的。
  她一直惦记这上次喝醉后做的那糊涂事儿,想着找机会给林悦珊道个歉,不过林悦珊半个月不见人影她都怀疑林悦珊是不是再重新找房子了。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李菲正想回家。被酒保阿清叫住:“李菲喝两杯再走呗,最近喝酒没你冷清了好多”
  李菲招了招手说:“不了,你们玩吧,我先回家了。”
  阿清稀了个奇,平时大喊不醉不归口号的李菲,最近都是清醒着回家的!
  车只能开到路口,林悦珊朝巷子的深处走去,初次见到这里给她的感觉就是乱,不管是人还是房屋的坐落都乱,泛着深灰色的年代感。
  李菲是来这里后才变成这样的吗?看她对自己的家和周围邻居对她的态度,林悦珊有些不安,又有些无奈。
  黄晕的路灯随着巷子一直延伸,让这条巷子显得幽深而漫长。
  “林悦珊?”身后有人在叫她。
  林悦珊一惊,回头看去。一个人影向她走来,渐渐清晰:“李菲?”
  她的五官很清晰,瓜子脸,长发乌黑发梢微卷,身材纤细修长。沉默而来,霸气侧漏。
  两人并肩而行,无声的走了一段后。李菲打破宁静:“你这么晚才下班?”
  “最近在加班”
  “……这片晚上不安全,你回家还是早点吧。”
  “嗯”林悦珊点头。
  “……”再次沉默。
  关于道歉,肚子里打了无数篇腹稿后,李菲开口,还是结巴了:“那……那个,那天我喝多了……你,你别放在心上哈。而且大家都是女生,……也没什么关系吧?”
  林悦珊一板一眼的看着路,并不想理会。是呢,都是女生,都是成年人。本来不用多在意的,而这个人是李菲,已经过去了六年的记忆里依然莫名清楚的李菲。
  李菲叹了口气,像林悦珊这样很少跟人亲近的,心里一定很膈应吧。
  “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家吗?”林悦珊突然问
  “嗯,今天比平时早点儿”李菲说:“我工作的地方不远。……你要是下班晚的话,可以去那儿等我会儿。”
  林悦珊断然拒绝:“不用了。”
  “那行,你自己上下班小心点。听说这片巷子前几天发生了点事,好像还出了人命。这几天有警察在查案,应该会好些……”
  “李菲”林悦珊停住脚步。看着她的侧影。
  “嗯?”李菲回头。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住嘴。”她还真很少见到这种不听话就吓唬人的。
  “我也是给你打个预防针。还有半年前……”李菲自顾自的说
  “你别说了!”林悦珊有点愠怒。
  这天李菲道了个歉,还给林悦珊讲了很多关于这里的“小故事”林悦珊被迫听了很多“小故事”。
  第二天一早,李菲接了电话,火急火燎的起床,正遇见刚吃过早餐的林悦珊。不由分说就拉着人家下楼,说去看她家大宝贝。
  当林悦珊看到的大宝贝是一台小电驴,顿时白眼想翻上天。二货!
  李菲看着自家小电驴,笑的灿若桃花:“修得不错嘛!上次摔得我这亲娘都快不认识了。”
  林悦珊没好气地问“这就是你不吃早餐,还拉我‘饭后散步’的理由?”
  额。
  来送车的沉崎满脸担忧:“菲姐,您可省点吧!要不是运气好,不认识亲娘的就是你了”
  小电驴跟了李菲也是多灾多难,李菲的日夜多半是颠倒的过,最初时酒量不佳还偏偏爱喝两杯。终于在前不久翻车了。可怜的小电驴先是和巷子里的路灯正面相撞,又醉有被撞的李菲顿时就找不着南,开着车竟又原路返回往巷子口开,刚出巷子就又撞上一辆面包车,小电驴卒,李菲摔了个狗吃屎,蹭破了皮。手臂脱臼打了两天石膏。
  好了后丝毫不记事的继续该喝喝,之后又有了那天和林悦珊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的事都在告诉她:珍爱生命,端正取向,远离酒精。
  李菲的大长腿跨上小电驴,准备放好车后带两人吃饭。小电驴和带着痞气的李菲悠悠而去,形成的视觉反差有些辣眼睛。
  林悦珊扯了扯嘴角,沉崎早已司空见惯。向她搭话:“你就是狠抽了菲姐的新室友吧?”
  小帅小帅的小伙,眼睛晶亮晶亮的,让人看着很舒服。不过这小白脸满脸的姨妈笑还真有些煞风景。对于八卦爱好者林悦珊通常不予理会。沉崎继续笑着道:“菲姐脸上的手印第二天才消呢,我们还以为她又跟人打架了。没想到居然是你!”
  林悦珊试探的问道“李菲不是好斗的人,她……在这里经常被欺负吗?”
  “哪儿有……也还好了。”沉崎见她脸色不太好看,毕竟人才搬过来,也怕自己多嘴影响了李菲在林悦珊心中的印象。便岔开话题说道:“菲姐说,还好你扇的及时,不然她还不知道做什么更过分的事呢。”
  “哦,是吗?”林悦珊的眉头拧成一团,不悦显而易见,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
  沉崎冷汗,不知是不是自己那句话说错了,连忙胡乱的打圆场:“都是菲姐该的,谁让她发酒疯。”
  李菲回来时看见林悦珊的表情,跟个黑阎罗似的。哎哟,这脾气随便一点就爆将来谁受得了!谁娶谁倒霉,除了饭做得好吃外有什么好的?
  李菲说:“我还没吃早饭呢,吃东西去,我请客。”
  沉崎毫不客气道:“肉的”
  “大清早的不应该吃点清淡的吗?喝粥吧。”
  林悦珊出门前刚吃过早餐,被李菲连哄带骗拉下楼看所谓的宝贝,又是沉崎的一阵刺激。她可以说是很撑了。就别了李菲。决定去周围走走,消消“食”。
  刚过早餐时间,早点铺里人不多。大多是周围的无业混混,对他们来说早起无利,自然要睡到自己过瘾。李菲倒也遂了沉崎要了两屉肉包子,沉崎了解李菲的情况。倒也不在意吃什么。
  “菲姐,你真打算一直呆在酒吧吗?”
  “谁知道呢。”
  沉崎看了一眼笼屉里的包子咽了口口水,语重心长的说:“您别这样,上帝为你关了门,封了窗,堵了烟囱,你还可以凿壁偷光啊!”
  “嗯,你说得对,呵呵”李菲干笑“听你一席话,我家马桶都通了。”
  这时,一个全身上下都冒着油光的混混蹭过来说:“李菲,听说你新来了个室友怎么没一起来?大家认识一下嘛!”
  这一片地方,面积广,巷子深,人员混杂。李菲在酒吧工作,各色人物高度聚集地,她来的时间也不短,自然就认识。李菲看也没看他一眼,喝了口粥。道:“人家名牌大学毕业,徐家大少亲自请的设计师,咱攀得起吗?我劝你以及你们别瞎惹,她背后的人你们惹不起。”
  一顿瞎诌,真假半掺。但愿能唬住一部分居心叵测的人。看着碗里最后一口粥,李菲想:林悦珊在这儿呆不了多久吧,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才暂时搬到这里来住的,她工作那么努力,薪水又那么高,搬离这儿是迟早的事。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