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是个神…棍!(玄幻灵异)——哈哈儿

   《导演是个神…棍!》作者:哈哈儿
  文案:
  “导演,新的恐怖片效果不理想。”
  玄翊一把拽过一只红衣厉鬼就往片场拖:“别急,这是我新找的鬼怪演员。”
  “导演,原定演狐妖的女演员突然受伤了。”
  玄翊一把拽过一只狐狸精的尾巴就往片场拖:“别慌,这是我临时找的演员。”
  “导演,我们的特效片预算不够了。”
  玄翊一把拽过修士掌门的胡子就往片场拖:“莫急,这是特效公司的老板。”
  普通剧组成员(瑟瑟发抖):我们这个剧组还有救吗……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娱乐圈 爽文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玄翊┃配角:萧白墨┃其它:道长、熊猫、娱乐圈、妖怪、灵异
  一句话简介:这个剧组药丸!!
  立意:勤勤恳恳工作,脚踏实地做人,爱护动物,助人为乐!
 
 
第1章 深夜的客车
  凌晨,一辆长途客车行驶在柏油路上。
  今夜的天色越发暗沉,几乎看不到丁点星光,车前的两只车灯明亮耀眼,狠狠的扯开了眼前浓重到几乎化不开的夜色。
  玄翊坐在靠窗的座位上,额头抵着窗玻璃,脑袋随着车辆颠簸一晃一晃的,感觉略有些疲惫。
  这辆客车上的乘客并不算多,大多数人都选择坐在比较靠前的座位上,此时的车厢后半截,除了玄翊之外,就只有一个恹恹欲睡的年轻母亲,怀抱着孩子坐在他前座的位置上。
  车上绝大部分人已经睡着,除了玄翊和开车的司机外,还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还醒着。
  两个女孩此时正将脑袋靠在一起,一人带着一个耳机,津津有味的看着手机里的综艺节目,偶尔小声讨论一句节目里哪位明星最帅。
  有时候正讨论着,那两个女孩还会偷偷转过头,悄悄瞄一眼坐在不远处的玄翊。
  玄翊身姿修长,仪容清俊,气质温和清雅,混在人群中着实出挑,这才惹得别人不由自主的多看几眼。
  只是这两个女孩在偷瞄之后,心里面又不由得暗自嘀咕一句。
  难得遇见一个出挑的小帅哥,怎么上车之后手里面一直拎着一口蛇皮袋不放?这口袋子也太土了点。
  此时的玄翊并不知道别人正在心里面怎么嘀咕自己。
  安安静静坐的久了,身体略有些不适,他不由得掐了掐眉心,刚想要抬手揉一下紧绷的肩膀,却突然神情一凛,猛地转头看向窗外。
  眼角余光扫过,外面好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径直往车尾的方向去了。
  再仔细望去,就只见车窗外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玄翊却没有放松神情,只是微微抬眸,明澈的眸子亮若辰星,眉峰微聚,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扫视着车厢内部。
  车厢内依然是一片安静,大多数人七扭八歪的倒在座椅上入眠,除了车尾那两个年轻女孩偶尔的窃窃私语外,就只有前方司机在开车时,自娱自乐哼着的走调小曲儿。
  “哇啊——”
  突然,一声尖锐刺耳的啼哭声打破了车厢内的宁静,顿时惊醒无数睡着的乘客。
  那个年轻母亲怀里的孩子,原本睡得好好的,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惊醒,拼命哭嚎着,一声接着一声不停,一张圆圆的小脸儿此时已经涨得通红,好似很痛苦一般。
  年轻的母亲被自己儿子的哭声惊得一个激灵,早早地就从睡梦中醒来,此时正抱着孩子,一遍又一遍小声哄着,却怎么也止不住孩子刺耳的啼哭声。
  如此一来,所有想要入眠的乘客都睡不着了。
  大多数被吵醒的乘客纷纷投过来谴责的目光,更有一个性格比较冲动的小伙子不满的大声嚷道:“谁家孩子,能不能好好管管?”
  也有比较心软些的老年人,眼看那孩子啼哭不止,便热心的凑上去:“这孩子一直哭,是饿了还是该换尿布了,可能身上哪个地方不太舒服?”
  年轻的母亲有些无所适从,她一边小声道歉,一边慌张的将自己的孩子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
  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孩子的尿不湿还是干的,用车里好心人递过来的热水冲了奶粉,孩子也不吃,拿出几样平时最喜爱的玩具,孩子也不理睬,只是扯着嗓子哭喊,一边哭一边挥舞着自己白胖的短胳膊。
  年轻母亲彻底没了办法,面对着儿子的哭闹和同车人的指责,她自己也快被这个小家伙给急出眼泪来。
  但是几经打量之下,身为一个母亲的细心,终于还是让她在自己儿子身上发现了一点不同以往的情况。
  孩子年纪太小,还不会说话,也无法用其它方式清晰的表达,但是小家伙在哭闹的时候,却是一直在拼命的蹬腿,仿佛要把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腿上蹬下来。
  尤其是左边那条腿,看起来竟然微微有些抽搐,显然是孩子在感到疼痛之后,身体本能作出的反应。
  孩子的左腿受伤了?
  母亲用手托着孩子的左腿,翻来覆去的检查寻找许久,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孩子的啼哭声却越来越刺耳,甚至已经哭到声音沙哑,一边哭一边惊恐的瞪圆了眼睛,低头看向自己左腿的脚踝处。
  “够了!”
  显然车厢里的乘客对于孩子啼哭声的容忍度也是越来越低,方才那个大声抱怨的小伙子再也忍受不了,霍然起身,向着车厢后座怒吼道:“熊孩子还哭个没完了,能不能让人歇会儿!”
  这小伙子长得又高又壮,显然不是一个单身母亲能够招惹的,而自己这边打扰到别人又确实理亏,年轻母亲手足无措,只能搂着还不会说话的孩子一遍又一遍向全车人道歉。
  那年轻小伙子还待继续发作,刚才看剧的其中一个女孩见年轻母亲可怜,心里有点不忍,于是便开口劝了一句:“这孩子太小了,估计都还听不懂话,应该也没法管。”
  她的同伴也担心独身母亲被人为难,附和着劝道:“要是大一点的小孩哭闹,家长还能制止,但这小孩就这么大点,应该都没长牙,也算不上什么熊孩子。”
  熊孩子还能管能骂,但是一个还在吃奶的婴儿,什么也不知道,你就算打他骂他,也只能让这个婴儿哭得更厉害。
  这道理车上大多人都懂,所以乘客们再生气,也不至于把人家给赶下车,更不能三更半夜把一对母子给扔在荒郊野岭上。
  但是那个开口抱怨的小伙子显然是个冲动性子,之前被小孩的哭声吵醒已经让他心烦意乱,此时眼见两个年轻的小丫头片子也来反驳他,顿时暴脾气就上来了,从自己的座位上猛地起身就冲向后车厢。
  “被吵醒的人又不是你们俩,这小孩也不是你们俩生的,没你俩的事你们插什么嘴……”
  小伙子气势汹汹,一副想要跟人好好理论一番的模样。
  被他这副人高马大的模样吓到,两个年轻女孩顿时噤若寒蝉,互相挤在一起不敢说话,年轻母亲也是紧紧抱着自己啼哭的孩子,不敢动了。
  在前面开车的司机察觉到车厢内紧张的气氛,但是开夜车最忌讳在驾驶时分散注意力,此时司机也抽不开身去解决乘客间的矛盾,只能勉强分出一丝心神回头呵止了一声:“都别吵了,别吵!”
  显然,司机这点劝架起不了什么作用。
  冲动小伙子眼看就要走到两个年轻女孩的身边,眼前却突然站了一个人,堵在座位之间的过道上,将他挡住了。
  他想也没想,伸手往那人肩膀上狠狠一推:“起开。”
  话音未落,他伸出去推人的那只手腕陡然间被扼住,一时间他竟是怎么也甩不开。
  玄翊挡在两个女孩和年轻母亲的前面,清俊的眉目间流露出一丝无奈,好言劝道:“兄弟,人家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你也不用这么冲动。”
  “冲动你麻……嘶!”小伙子一边挣扎一边还想骂上几句,被捏着的手腕却是疼得受不住,忍不住抱着手腕当场倒抽一口冷气。
  挡在他眼前的这个小白脸,虽然个子高,但是体型削瘦修长,比不上他的身形魁梧,以前他是绝对瞧不上这种没什么战斗力的家伙。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现在这个好似小白脸的家伙,却单单只是凭着一只手,便犹如铁钳一般牢牢地扼住了他的手腕,任凭他如何用力都挣不脱。
  别的不说,眼前这个小白脸手上的这份力道,就绝对胜过他许多。
  这么一想,小伙子虽然心里面还不服气,但还是忍不住怂了三分,嘴里面一边小声骂骂咧咧,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玄翊一见他有了退意,便自然的松开了手掌。
  小伙子捂着自己青了一块的手腕,心里暗骂了一句,气冲冲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客车却猛的一个摇晃。
  司机突然踩了刹车。
  小伙子一个没站稳,顿时被甩了个跟头,脑袋重重的磕在座位上,他顿时恼了,狼狈的爬起来,大声道:“怎么回事?”
  同样差点被甩飞的几个乘客,一起在大声抱怨着司机。
  但是正在驾驶位的司机,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人们的抱怨,在猛踩刹车之后,就像是见了鬼似的,脸色苍白,双手发抖,打开车门就猛地冲了下去,跑到车前发疯似的找着什么东西,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车内的众人莫名其妙看着大开的车门。
  “神经病呀!”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小伙子再次抱怨道。
  车厢里抱怨声沸起,夹杂着嘶哑的孩童哭嚎,在寂静漆黑的荒野中,显得颇有几分凄凉诡异。
  只有玄翊眼睫一颤,目光敏锐的盯着众人脚下的车厢底部。
  他能感觉到,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在众人的脚下……蠕动。
  那种隔着鞋子都能感觉到的黏腻感。
  不过是从老家回来时恰巧搭了一辆长途客车,也能遇上点这种东西,他今年这运道……
  玄翊微微皱了皱眉,无奈的摇摇头,脚步轻缓的走到年轻母亲的身边,墨色的眼眸看向那个还在哭泣的孩子。
  “谢谢。”年轻母亲为他刚才的行为小声说着感激。
  他摇摇头,示意对方无需道谢,只是弯下腰,伸出两指轻轻搭在孩子的额头上。
  从刚才起就一直哭得声音沙哑的孩子,竟然慢慢止住了嚎啕的哭声,只是噙着满眼的泪珠,一下一下抽噎着,原本痛苦的表情竟是慢慢平缓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显然是觉得好受了许多。
  “哎呀,这是什么法子,这么有用!”孩子的母亲惊喜的叫道。
  可是面对这个逐渐安静下来的孩童,玄翊的眉头却渐渐皱起。
  阳虚,阴旺,神魂不稳。
  十二周岁之前的小孩,比起成年人来魂魄本就脆弱不稳,容易被妖鬼之物影响,眼下这个孩子明显都还未满周岁,一双眼睛最是干净,更容易看见一些肮脏东西。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将自己抵在孩子额头上的两根手指拿开。
  果不其然,他的手指刚刚移开,原本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孩子竟然瞬间哭嚎出声,声音凄厉至极。
  孩子那双原本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开,瞪得溜圆,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左腿,像是想要努力诉说着什么,短胖的手臂径直指向同一个方向。
  就是那里。
  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玄翊左手的中指无名指向掌心曲起,其余三指竖直,掐了一个道指手印诀,探向孩子左脚的脚踝。
  空气中传来一声常人听不见的小小哀嚎,扯在孩子脚踝上的东西触感滑腻黏稠,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为他的道指所摄,竟是挣扎着想要逃走。
  玄翊眼见它想要逃走,反手一捞,入手只觉得一片黏腻,感觉其形状,竟是一块支离破碎的人手残肢。
  只可惜他这趟刚从老家回来,此时身边既无趁手的法器,又无符纸咒术,一时小瞧了那东西,竟是被那只残手从指缝间溜走了。
  玄翊动了动手指,将残留在手指上的那份粘腻感甩掉,随后深吸一口气,默默的闭上眼睛,抬手用手掌掌心遮住自己的眼帘。
  直到觉得自己眼前脉络一片清凉,他才放下自己的手掌,再次慢慢睁开眼睛。
  入眼便是一片泥泞的血红。
  车厢的底部,就在众人的脚底下,一摊又一摊的暗红肉泥像是被碾过无数遍,却又依然具有生命力一般,慢慢的蠕动着,擦过所有人的脚踝。
  但是车厢内的众人却依然毫无察觉,顶多就是有那么一两个感觉敏锐的,模模糊糊的觉得自己脚底下的触感有些粘腻,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是踩在一滩肉泥之上。
  车厢内并没有见到方才那只断手,只有一颗散落的眼珠子滴溜溜的四处打转,在乘客们的脚掌间不断滚动着,不断窥视着车内的众人。
  眼见玄翊的目光瞧了过来,那颗带着血丝的眼珠竟然眨巴了一下残存的眼皮,然后像是透过了车底一样,瞬间消失了。
  连同眼珠一同不见的,还有车厢内那些不断蠕动的肉泥,一眨眼的功夫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玄翊也听到了孩子母亲的惊呼声:“这是什么东西?”
  他低头望去,便瞧见孩子脚踝处,刚刚还胖乎乎白嫩嫩的皮肉上,此时竟是多了一片乌青,很像是一只手掌抓着孩子的小腿狠狠拉扯过的痕迹。
  但是没了那些东西的骚扰,哭了半晌的孩子,此时竟然反倒安静下来,像是已经累极一般,满脸泪水的蜷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玄翊定睛再细细查看,发现眼下这个孩子的神魂竟然有一大半都飘荡在体外,再迟一点,只怕这小孩的三魂七魄都要被活生生扯出自己的身体。
  也难怪这孩子刚才为何会一直拼命哭嚎。
  他轻声叹了口气,俯下身轻轻帮孩子的神魂归位,安抚那个焦躁不安的母亲道:“孩子已经没事了,腿上的痕迹无关紧要,等过几天淤青消了就行。”
  “不过在孩子十二岁之前要小心一些,回家之后最好给孩子打一个长命锁戴上,这孩子八字轻,神魂又不稳,平时不要让长命锁离身,等他度过自己的本命年之后神魂即可稳固。”
  年轻的母亲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想到自己儿子刚刚不明不白的哭嚎,以及小腿上莫名出现的淤痕,心中顿时对眼前这个俊俏年轻人又多信了几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