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她重生了(GL百合)——或许有一天

   《驸马她重生了》作者:或许有一天
  文案:
  宋庭为救未婚妻明达公主而死,死得其所。
  从一开始就是她亏欠了她,女扮男装骗了小公主一颗芳心,为她而死也算弥补。
  宋庭了无遗憾的死了,却不料眼睛一闭一睁,十年过去了,而她却重生成了另一个人。
  重活一回,前事无亏,宋庭决定抛开过往,开始新人生。岂料重生的第一天,她就发现自己“绿云罩顶”,她的小公主竟然给她生了个遗腹子……
  宋庭:“……”
  宋庭:“???”
  宋庭:“!!!”
  宋庭(内心嘶吼):不,不可能,我可爱痴情的小公主不可能给我戴绿帽,我不可能是接盘侠!
  明达(大惊失色):阿庭,你先听我解释。。。
 
  注:
  1、儿子不是亲生的,小公主没变心,也没种草原。
  2、重生前驸马比公主大三岁,重生后比公主小九岁。
  3、外表稳重内心闷骚的驸马VS对外冷艳高贵对内热心痴情小公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昭(宋庭),明达 ┃ 配角:预收《长公主无处不在》 ┃ 其它:重生,修罗场,gl
  一句话简介:重生修罗场,小公主慌得一匹
  立意:过尽千帆,仍是眼前人
 
 
第1章 十年
  夏日炎炎,蝉鸣阵阵,正是好眠……不是,正是读书的好时节。
  午后,时光慵懒,红枫书院的学舍中,却从各处传来郎朗的读书声。
  学生们驱散睡意打起精神,一遍又一遍的诵读着早已经烂熟于心的文章,直到最后一点瞌睡随着摇头晃脑散尽,高坐在上首的先生才会起身开始授课。
  红枫书院是京城排得上名号的书院,能在这里授课的夫子也并不是寻常人。比如面前这位,便是曾经的两榜进士,只是骨头生得太硬,官场没待两年就待不下去了。不过这与他的学识无碍,那满腹经纶来了这红枫书院,却是比尔虞我诈的朝堂合适太多。
  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曾夫子的授课从来不无聊。学生们从一开始的犯困到后来的清醒,再到听得入神如痴如醉,也不过片刻功夫而已。
  每每看到学生们崇敬求知的目光,曾夫子便很有成就感,这可比他当官有意思多了。
  怀着这样的心情,又本着为人师表的负责态度,曾夫子每次授课都是极认真的。于是当极认真的他发现自己的课堂上有人走神发呆时,心中的不悦也是可想而知。
  “唐昭,我且问你,君子九思为何?”曾夫子停下授课,冷声问道。
  坐在窗前的少年原本正望着窗外大树出神,听到这话慢了半拍,才意识到对方是在问自己。她眨眨眼回头看了看明显不悦的曾夫子,起身便答道:“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曾夫子并未因她答上了问题而放过她,反而又问:“你自觉如何?”
  少年抿了抿唇,躬身施礼:“学生方才走神了,是我之过,还请先生责罚。”
  曾夫子便轻哼了一声,说道:“回去将论语抄十遍,三日后给我。”说完倒也不纠缠,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又冲面前人一摆手:“行了,坐下好好听课吧。”
  少年又行了一礼,这才落坐。这回背脊挺直神色认真,却是再也不敢走神,任谁见了都觉得她必是专心致志。然而只有少年自己知道,曾夫子授课虽好,可他教授的内容却尽是她早已经学过的。再听一回不能说无趣,但总归不那么吸引人了,更何况她还有满腹心事比这课业重要。
  摆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架势,少年又走起了神,不知不觉一堂课便结束了。这回直到曾夫子拿着书本戒尺离开,也没再逮住她走神不听课。
  忽的,一只手搭上了少年肩膀:“唐兄,你可真是……胆子也太大了。”
  唐昭瞥了眼肩膀上的手,又顺着那只手看向对面的微胖少年,谨慎的没有开口。
  郑源见她如此也不在意,心情反而有点好,毕竟当了两年同窗,他这还是头一回搭上唐昭的肩膀还没被她嫌弃的躲开呢——人都有爱美之心,郑源就最爱美人,不论男女他都欣赏。于是在唐昭刚入书院时,他便一眼看中了,想着要与她结交做好友,可惜两年了都没什么进展。
  眼见着今日同窗情要有新突破,郑源心情很好的继续说了下去,带着劝谏:“唐兄,你可长点心吧,咱们书院就曾夫子最是严苛,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得罪了他,十遍论语罚下来,还只给了三天,明日的休沐你还要不要回家了?!”
  唐昭垂眸想了想,便道:“没时间,明日便不回去了。”
  郑源莫名感觉被噎了一下,正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听不远处已经有人在招呼他离开了——明日是休沐,但今日授课已经结束,所以学生们其实今天就可以回家去了,后日清晨再回来书院便好。
  是时候回家了,别看大家读书时认真刻苦,但对于休假和回家也是人人期盼的。只是眼看着要到手的好友,郑源怎么舍得放弃,于是拉着唐昭便一同往外走:“走走走,咱们一起下山去,你家车夫肯定也等着接你回家呢,你就算不回去也得打个招呼的。”
  唐昭又看了眼郑源拉着自己胳膊的手,到底没挣脱。
  ****************************************************************************
  红枫书院在京城颇富盛名,占地面积也不小,整座山头都是书院的。学舍建在半山腰上,下来要走不少的路,而且正值休沐,这个点下山也是不少人。
  唐昭看着路上穿着同样学子服的那群少年人,恍惚间生出了一股不真实感。
  无怪唐昭一整日都是恍惚的,换做谁死去还有再睁眼的机会,而且一睁眼就变作了旁人,只怕都得如她一般的恍惚——这和投胎转世还不一样,她这一睁眼可不是重新投生做了幼儿,而是一来便是少年,顶了旁人身份去过旁人人生。
  好或者不好,唐昭现在也说不清,但至少回顾前世她觉得自己再不亏欠谁了,那么今生她便可以为自己而活……只是当务之急还是弄清自己的身份,以及将要面对的人生。
  想到这里,唐昭便伸手在自己胸口按了按,看上去的一片平坦下其实有绸布层层裹缚。
  这是一具女子的身体,但却出现在了学堂之中,正是以男子的身份安身立世。虽然唐昭自己对女扮男装这种戏码再熟悉不过了,可有着这样的秘密,显然也代表着某种麻烦。
  唐昭本能的讨厌这样的麻烦,可很多时候事情也并不由她选择……
  “唐兄,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走快走,下山去了。”郑源说着又要去拉唐昭,不过这回唐昭却避开了,她其实也不怎么喜欢与人亲密接触的。
  郑源对此略有失望,不过也习惯了,便不强求只招呼着唐昭一起下山。
  唐昭刚醒来不久,也没什么想法,便打算从善如流下山看看。
  走了两步,路过一书生,唐昭不经意的一瞥眼却怔住了——不是看见了熟人,也不是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她只是刚巧看见了书生手中折扇的题款,上面写着庚子年辛巳月。
  唐昭还记得自己死时恰是庚寅年,如此一算,距离她身死竟是过去了整整十年。
  哪怕这十年于她而言不过是一闭眼再一睁眼的功夫,可忽然之间知道这事,她还是生出了几分恍如隔世……不,应当是物是人非之感。
  有什么压抑着即将爆发,唐昭抿唇蹙眉,不得不找些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恰好此时她随郑源也快走到山门了,一抬眼便瞧见前面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小孩儿。确实是小孩儿,瞧着还不到十岁的模样,较之周遭的同窗矮了不止两个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红枫书院不开启蒙,来读书的大多是有基础的少年,这般小的孩子还真是头一次见。唐昭见对方也穿着书院的学子服,便问郑源道:“书院里如今也与稚子启蒙吗?”
  郑源一听便知她问的是谁,一抬眼也瞧见了前面的小孩儿:“他啊,可不是寻常稚子。”
  唐昭看着那小孩儿脱离人群,一出山门便迎着辆华丽马车走去,当下眉梢便是微扬——她看出来了,这小孩儿身份确实不寻常,毕竟来接人的马车都堂而皇之的停在山门外了。这红枫书院多的是官宦子弟,可敢放肆来书院堵门的,又怎么可能是寻常人?!
  这样想着,唐昭也随口问了句:“怎么讲?你对那小孩儿很熟?”
  郑源摇头晃脑,看着“好友”的目光有些无语:“宋臻都来书院多久了,当初还闹得那般沸沸扬扬,你怎么就跟没听过似得?!”他抱怨一句也没多想,便道:“宋臻是定国公府的嫡孙,还有明达公主做母亲,这般的身份想进书院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再说这小孩儿你别看他年纪小,书读得可是不差的,听说书院里许多夫子对他都颇多赞赏呢……”
  听他说完了这句,唐昭才终于反应过来似得,竖起一手打断道:“你先等等。你说那小孩儿什么出身?他姓宋?定国公府?明达公主?还是嫡孙?!”
  郑源眨眨眼,无辜道:“是啊,怎么了?”
  唐昭终于皱起了眉,一脸疑惑道:“我记得定国公府的嫡出只有世子宋庭一人吧?”
  郑源当即就明白过来唐昭的意思了,有些唏嘘道:“是啊,宋世子虽说十年前就去世了,可明达公主对他却是痴心一片,至今也未另嫁。那宋臻就是宋世子的遗腹子了。”
  唐昭感觉脑子有些懵,头有些晕,郑源的每句话她都听见了,却都跟听不懂似得。她一直镇定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两分茫然,又下意识往宋臻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见那马车车帘拉开,敞开的车窗露出半张柔美侧脸来——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哪怕隔着十年光阴依旧铭记于心。
  心口似被什么堵住了,唐昭只觉头脑愈发晕眩……这并不是错觉,因为下一刻她便觉眼前一黑,然后就在身边郑源的惊呼声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收藏,求评论,求花花~
 
 
第2章 宋庭
  唐昭在做梦,两段记忆交织的梦境复杂又混乱,几乎让人深陷其中。
  或许是前不久刚受到故人刺激的缘故,原本就根植在灵魂中的记忆渐渐占据了上风,而在这段占据上风的记忆中,她并不叫唐昭,她有另一个名字——宋庭。
  宋庭是定国公世子,也是定国公府唯一的嫡子,但除了她和她已逝的母亲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嫡子非子。她原是定国公嫡女,合该是个娇养着长大的贵女,奈何当年定国公一时糊涂宠妾灭妻,国公夫人又与那宠妾同时有孕,国公夫人自然不肯坐以待毙,于是便有了宋庭的假凤虚凰。
  讲真,宋庭其实并没有怨恨过父亲,因为定国公当真只是一时糊涂,过了那阵之后那宠妾便不知被送去了何处。他或许滥情又凉薄,但至少对宋庭一直挺好,其本身也非庸才。
  只是宠妾事后是被送走了,可宋庭的人生却也因为那段阴差阳错彻底转变——没办法,她爹幡然醒悟之后,第一时间处理了宠妾,第二时间便上折子给她请封了世子。于是事成定局,这时候再要敢暴露了宋庭是女儿身,那便是欺君之罪,她娘是提都不敢跟她爹提了。
  如此宋庭从有记忆开始,她便是定国公世子,定国公对她既严格也疼爱,算是个知错就改的好父亲。短短十八年人生,她在定国公的教导下成长,一直以来也没觉得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不好。直到十八岁那年,她被先帝赐婚了明达公主。
  明达与她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两人自幼相识,小公主从小就是她的小尾巴……腼腆,可爱,喜欢粘着她,跟在她身后软软的叫她“阿庭哥哥”。
  宋庭喜欢明达吗?喜欢的,一直都很喜欢,可在赐婚之前她只将她当做了妹妹。赐婚之后这份感情或许有了转变,她再也无法将她当做妹妹看待了,可要说其他,以她的身份却是不敢多想。甚至于每每想到这桩婚事,她心中生出的都是歉疚与忧虑,而后便不可抑制想要逃离。
  十年前,明达及笄,两人婚期将近,可谁也没想到先帝会在那个当口突然驾崩。
  一朝改朝换代,先帝治丧,新帝登基,宋庭与明达的婚事理所当然的被耽搁了。她刚为此庆幸没多久,宫中又发生了叛乱,她替小公主挡了乱箭,用命偿还了亏欠。
  宋庭临死前说了句“对不起”,闭眼时自觉死得其所。可谁又能想到她还有再睁眼的一天,还能再看到她曾经亏欠的小公主,以及她俩的“遗腹子”呢?!
  梦境最后停留在了马车里那张成熟许多的侧脸上……
  在梦境中挣扎了许久的唐昭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略微失焦,额上冷汗涔涔,整个人看上去都不太好的样子——谁也没觉得她会好,毕竟人是昏迷着被抬回来的。
  “阿昭,阿昭,你怎么样?”床边的妇人焦急询问,问过之后见唐昭依旧一副呆呆的模样,小脸也是煞白,于是又急匆匆对身边人吩咐道:“快,快去请大夫来。”
  一听“大夫”二字,本还魂不守舍的唐昭本能回神,一把拽住了妇人的手臂:“不,不用了。”她声音沙哑得厉害,说过这一句话抿了抿唇才又道:“我没事,之前就是一时没受住暑热,这会儿已经好多了……您不必担心。”
  唐昭头一次见这妇人,但脑海中已经自动有了这妇人的身份印象——她是唐昭的母亲薛氏,一个宠孩子宠得有些神经质的女人,虽然目前来看她还很正常。
  薛氏听了她的话却并没有放心,又不愿反驳她一般,满脸纠结。
  唐昭叹了口气,脑子虽然还是昏昏沉沉的,却没心情去理会那些复杂的心绪了。她撑着床榻坐起了身,虽然感觉身上有些乏力,但再多的不适却是没有的:“您看,我确实无碍。”
  薛氏闻言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忽而却道:“阿昭,你今天没喊我‘娘’。”
  唐昭眸光顿了顿,她刚才只说过两句话,但确实是规避了称呼的。因为不习惯,哪怕已经拥有了原本唐昭的记忆,她还是不习惯对着另一个人喊娘。只是她也没想到,薛氏会敏锐至此,略一纠结到底还是妥协了:“没有的事,阿娘你别想太多。”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