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总司在大正(综漫同人)——云者不言

   《冲田总司在大正》作者:云者不言
  文案:
  冲田,幕末天才剑士,最后却因不治之症病逝于床榻。
  未曾想,一睁眼,来到了四十多年后。
  幕府倒塌,年号变为大正,新撰组也覆灭。
  来不及伤感,眼前就出现奇怪的非人生物——
  某鬼:真是纤弱易碎的美人,愿意让我带你奔赴极乐么?
  某鬼:缘一已死,现在最强的武士便是我。
  冲田:……
  微微一笑。
  一段时间后——
  鬼杀队:不觉得最近鬼少了很多吗?
  队员:那个人——
  队员:他左手提的脑袋,好像是上弦之贰……
  队员:他右手提的脑袋,好像是上弦之壹……
  屑老板·瞳孔地震:神之子复活?!
  >>>
  「不过是活着的亡灵罢了。」
  「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回到那个刀光剑影的时代,奔赴落幕之剧,迎接盛大死亡。」
  「我是胆小鬼,但你是我全部的勇气。」
  >>>
  1、pm总司,盛世美颜,剑术天花板。
  2、cp哒宰,互宠。谢绝打宰~
  3、已完结:《这个柱明明超强却有点矮》,欢迎戳专栏~
  4、wb:云者不言
  内容标签: 综漫 天之骄子 爽文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冲田总司 ┃ 配角:清光,安定,哒宰,啾也,憨憨,透透 ┃ 其它:新选组,柱灭,刀剑
  一句话简介:天才美少年剑士来到大正。
  立意:寻回心中的光,完成自我与他人的救赎。
 
 
第1章 
  “那个……美女?”
  “你打算去青木原树海?”
  冲田总司抬眼望去。
  搭讪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站在列车走廊上盯着他手里的报纸,眉心拧紧,神色古怪。
  “这个地方可不吉利。”
  对上冲田总司视线,青年意识到:“你该不会不知道青木原树海的别名吧?”
  “——自杀之森。”
  那是一片位于富士山腰,呈半月状的森林。
  “在那里,你能看到很多自杀者的衣物、遗书……时间长一点的,还能看到骷髅。”
  “据说最深处遍地尸骸。”
  青年看向报纸,总感觉上面印的树林的黑白照片突然诡异起来。
  他挪开视线,尽量不把害怕的情绪表露在脸上。
  “抛却传闻带来的神秘性,这座森林本身就很诡异——”
  “每年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无故失踪。”
  “……”
  冲田总司眼睫颤了颤,深紫色的眸底微光划过。
  少年十六七岁,披散的长发柔化了气质,美到不分性别。偶尔被眼力差的人认错,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相反,他绽开一个让人挪不开视线的笑容,眸子弯弯如月。
  “诶?听上去很神秘呢。”
  “先生能和我详细说说吗?”
  “作为回报……”
  冲田总司将桌上最后一个未动的甜点往前推了推,“这个大福馒头就送给先生啦。”
  见对方来了兴趣,青年大喜,自顾自地在对面空座坐下,继续讲述。
  从上车起,他就注意这位美人很久了!
  对方一头蓝紫色长发,白色和服外披着披风,扭头看向飘雪的窗外时,轮廓犹如雕刻精湛的冰雕,美得像幅画。
  ……就是一直在吃列车上的甜点,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搭话的机会。
  “跟你说啊,那片森林终日浓雾弥漫,即使是正午也透不进一丝阳光。”
  “罗盘一拿进去就会失效,进入森林的人全都没能出来!”
  “去的人大多选择自缢,所以当地居民常常半夜听到绳索摩挲树皮的声音,还能看到长着獠牙吐着长舌的鬼,甚至有人看到了鬼食人的场景!”
  青年啧啧道:“这可是亡灵徘徊的森林啊。”
  “美女,为什么会对这种地方感兴趣?”他不解。
  冲田总司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微微垂眸,语气轻似叹息。
  “那还真是……令人难过。”
  报纸上只指出了那是富士山脚下一处风景秀丽之地,并没有做详细介绍。
  “这些事报纸当然不会登!”青年以为他在质疑,“只有像我这样常年游历在外的人才会知道!”
  “看到后面那几节车厢了吗,都是这次要拉去京都的货。”
  “这次少说也能卖这个数!”
  青年开始鼓吹自己的财富。
  炫耀。
  这才是他搭讪的主要目的。
  这种男人一看就是刚有了点小钱,正沉不住气的时候。新长出的肥肉紧裹在不合身的西装里,纽扣随时可能会崩开。
  “那些壶可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那设计……啧,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会懂!”
  “不知道那些家伙给我好好看住没,少一个,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老子可是为此专程包下了好几节车厢啊!”
  在青年的嚷嚷声中,冲田总司视线落回报纸上。
  青木原树海照片下方,是一则关于鬼杀队的轶闻。
  【鬼杀队新任岩柱,入队一年已挽救数百人命,或将成为历代最强。】
  【神秘武士至今仍不知所踪。】
  这才是他刚刚看的地方。
  鬼杀队啊……
  待青年说完,大半都没听清的冲田总司这才开口:“多谢先生提醒。”
  “作为回报,我也告诉先生一件事吧。”
  美人不仅长得好看,声音也很清澈柔软。青年心想。
  “先生知道‘追车魔’么?”
  “追车魔?”
  “追在列车后的生物,会趁夜色慢慢靠近车厢,”冲田总司沉缓道,“被追上后,列车里的人就会从最后一节开始,一个个消失。”
  “最后连这辆列车的存在本身也会被吞噬。”
  “……”
  青年不由屏息。
  冲田总司曲指敲了敲窗户。
  “更可怕的是,只要在列车上谈及此事,它就会找来这辆列车。”
  几声清脆的响,像是敲在了心头。
  青年傻了:“啊?”
  这种事一听就很邪门,但对方表情太过认真,让他说不出质疑的话。
  “那,这……”
  “噗嗤——”
  就在青年差不多信了的时候,冲田总司嘴角一松,泄露出一丝孩子般恶作剧得逞的笑音,“假的。”
  青年:“……”
  “不过您也要小心,不要让东西被‘追车魔’给抢走了。”
  “……啊?”
  说完这句,冲田总司不再开口,看着窗外。
  他的唇边还残留着笑意,目光却飘向了很远的地方。玻璃窗映得他神色模糊。
  气氛安静,铁轨响动的声音回荡在车厢中,还有不知道谁响亮的鼾声。
  暮色沉沉。
  雪,下大了。
  青年有种不便再搭话的感觉。
  虽然都在车厢内,对方却像游离在另一处空间,就连那笑容,也给人一种不忍触碰的易碎感。
  他也只好望向窗外,干巴巴地说:“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顺利抵达。”
  ……
  青年的担忧成真了。
  这趟从东京府开往京都的列车,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雪,不得不停在了中途的富士山站。
  时间已是深夜。
  有人下车去找旅店,有人干脆就在车上和衣而眠。
  冲田总司起身,道别后,转身离开。
  “走了,才藏二号。”
  鼾声骤止,一个粉团子从座椅下嗖地蹿出,挂到冲田总司肩膀上。
  青年愣住。
  那是……猪?猪崽?!
  这年头,已经流行把猪当宠物了吗?!
  冲田总司下了车。
  “啊啦啦,听说这里的富士山仙贝很有名,不知道这个点还能不能买到。”
  因为列车停靠,车站短暂地热闹起来,有卖拉面饭团等夜宵的小店,还有不知从哪儿蹿出来的卖报小童。
  团团热气弥漫在冷夜中。
  飞雪被站台的灯光染上金色。
  冲田总司拉了拉围巾和披风,齐膝的深灰色长披风将他身形整个笼罩,显得很是单薄。
  “噗噗。”
  名为才藏的猪崽蹭了蹭他脸颊,声音在冲田总司脑海里响起。
  「你在看什么,总司?」
  「要去青木原树海吗?」
  冲田总司略一思索:“可以,不过先把这辆车的事情解决了。”
  转眸望去,装货的后排车厢停靠在灯光照不到的站台外。
  犹如潜伏在黑暗中的魔物。
  观察了一会儿,才藏道:「还没动静。」
  冲田总司点头。
  「为什么不在车上休息,这么早下车?」
  “因为外面也有按捺不住的家伙呢,”冲田总司语气欢快,“今晚也许会是大丰收。”
  意味不明的感觉让才藏愣住。
  “好啦,仙贝仙贝~”
  冲田总司早已恢复如常,往某个方向走去,边走边道。
  “关于青木原树海……”
  “这片森林存在了不知多少年,树木茂密,自然透不进光。”
  “树种单一,看上去都差不多,所以容易迷路。”
  “指南针失灵,是受富士山熔岩磁场的影响。”
  冲田总司抬眸远眺,富士山巍峨的轮廓在夜色中影影绰绰。
  “再加上森林位于海拔超过一千五百米的高山,空气稀薄。在无法使用罗盘和太阳辨别方位的情况下,放眼望去全是相似的树林,心中焦虑,感官错乱,才更容易迷失方向。”
  才藏用猪蹄一拍脑门:「对哦,你之前来过!」
  “至于亡灵和尸骸……”
  冲田总司声音越来越轻,没再说下去。
  特产店门口,他叹了口气,失望地瘪瘪嘴。
  “果然已经关门了。”
  “没办法了呢。”
  忽然,有人拽住了他衣角。
  “这位大人——”
  是刚才的卖报小童,他无辜地睁着眼睛,“您要买份报纸吗?”
  在对方不安的目光中,冲田总司蹲下身与他平视,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这么晚还出来卖报纸,辛苦了。”
  “多少钱一份?”
  报出价格后,冲田总司把硬币放到男孩掌心,还多给了一点。
  “谢谢!”男孩大喜,在包里翻找起来,“手上的有些湿了,我给您找份干净的!”
  他边翻边问:“大人来这边做什么,是想看富士山吗?”
  “雪这么大,估计连五合目都上不去。”
  富士山从山脚到山顶分为“十合”,五合目正好是半山腰位置。
  “还是说……”男孩压低声音,“您也是对青木原树海的传说感兴趣?”
  「这小孩有点古怪……」才藏发出声音。
  冲田总司没有回答,只是在接过报纸后对男孩道:“很晚了,早点回家吧。”
  男孩一愣,咬咬唇瓣,下定决心般开口:“大人,您才是,快点回去吧!”
  “在这里,晚上不要在外面多待!”
  “会有树海亡灵出来作祟的!”
  “是这样吗?”冲田总司嗓音温和,“苦恼了呢,我不想待在车上,附近的旅店都客满了吧。”
  “!”
  男孩的脸色像是在极力掩饰迫切,“我知道一家店,那里应该还没住满!”
  “您不介意的话——”
  “太好了!”
  冲田总司接上他的话,笑得开心俏皮,“那就拜托你啦~”
  男孩重重点头:“交给我吧!”
  “您随我来——”
  ……
  男孩带冲田总司走出车站,来到附近的小巷。
  深入巷子,光线越暗。
  车站的灯光照不到深处。
  若有似无的血腥味飘荡。
  气氛静谧,除了脚步声,还有不时的咯咯声,像是暗处的老鼠在磨牙。
  “报纸——”
  冲田总司突然开口。
  走在前方的男孩被吓了一跳:“什么?!”
  “能卖出去吗,晚上不会有多少人吧?”
  “也、也有一些。”
  “这趟车刚到,你就出现了,”冲田总司想起自己透过车窗看到的场景,“动作挺快。”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