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思见闻录(古代架空)——silentcarol

   九思见闻录
  silentcarol
  文案:
  半文不白江湖故事,充斥着莫名其妙的冷笑话
  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
  HE-古代-轻松
  凌无奇:记仇这么没气质又麻烦的事我就是记仇怎么了?!
  首发长佩,废文存档
  主cp:爱腹诽记仇攻x好脾气健忘受
  副cp:脑补帝戏精攻x不解风情正直受
  胡说八道文风,全民BL慎入
  Herewego!
  卷一:剿匪记01
  卷一:剿匪记“三月初十,自九思县城骑马出发,东七里至豚头山。
  此山天险,三面悬壁,陡峭非常,乃古时兵家之重地。”
  ——《徐侠客游记》
 
 
第01章 
  凌无奇怀疑自己买到的是盗版书。
  且不说这本游记装帧错页,别字百出,里面记录的内容也是相当之不靠谱。
  可是有什么办法?鲜少有人听过九思县这个地方,更别说什么劳什子豚头山了,这本游记是目前可以找到的唯一线索。
  他历经千辛万苦才摸索到这个地处犄角旮旯,穷到鸟不拉屎的名叫九思的小县,待收拾妥当向东出发行至五里路时,面前赫然一片汪洋大海气得他当即把书扔进了海里。
  “喂,那个后生,不要乱扔垃圾。”
  一个渔民出声阻止,“我看你仪表堂堂,怎么就没有公德心呢?”
  “无妨,纸张罢了。”
  凌无奇道,“这位老丈,劳驾请问,豚头山往哪里走?”
  “叫谁老丈呢!我才三十岁等等,豚头山?!”渔民大惊,“你去那里做什么?那是土匪窝!”凌无奇眼睛一亮:是就对了。
  “这你可算问对人了,我是我们村最有知识的人。”
  渔民骄傲地拍拍胸脯,“虽然我没去过,但是我看过书,书上说了:‘自九思县骑马出发,西七里至豚头山。
  此山天险,三面悬壁,陡峭非常,乃古时兵家之重地,然自元末荒废,遂沦为匪窝。’”
  凌无奇:“”艹,我果然买到了盗版书。
  凌无奇谢过渔民,转头向西,行至十几里时,果然见到了这座土匪山。
  山确实天险,三面的悬崖怪石嶙峋,极其陡峭,唯一可通行的一侧山路时有匪徒巡逻,虽然只是些虾兵蟹将,但是要打发他们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凌无奇平生最怕麻烦,所以他选择攀悬崖。
  所谓天险只是对一般人而言,对凌无奇来说,这样级别的天险根本不在他眼里。
  不过一盏茶工夫,凌无奇已经悄无声息地摸进了匪寨大厅,躺到大厅的房梁上,“聚义厅”牌匾的后面。
  他打算等天黑再行事——救一个女童罢了,到时候点上她的昏睡穴,再悄悄带离匪寨就好,无谓与那些山匪起冲突,麻烦。
  凌无奇想不明白,像他这么怕麻烦的人,为什么总是能惹上一件又一件的麻烦事。
  小时候父亲不让他睡懒觉,逼着他五更天就起来习武,说他是什么不可多得的武学奇才。
  好容易成年了,父亲又突然叫他继承门派,光大门楣开什么玩笑呢?当掌门多麻烦的一件事,更别说他早知道师兄洪霸天对掌门之位颇为在意,君子有成人之美。
  凌无奇于是连夜离家出走,改名换姓在江湖上晃悠了两年,认识了些狐朋狗友,着实过了一段逍遥日子。
  不成想,有一天他在某家酒肆喝得醉了些,警惕性放低了些,一不小心就被师兄逮回去了。
  “我已和师父说定,只要你能打赢我,师父不会再管你。”
  师兄洪霸天是这么说的。
  凌无奇惊喜:“真的?”洪霸天笃定道:“千真万确。”
  真当然是真的,父亲是没资格再管他了,毕竟他牛逼了出息了,也有天下人帮忙盯着他了。
  凌无奇现在回忆起打赢洪霸天那一天,依然觉得自己太傻太天真,也觉得武林正道太闲太蛋疼。
  洪霸天一趴,那些围观的武林人士突然从怀里掏出小旗子摇晃起来,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此起彼伏,一个女侠热泪盈眶地冲上高台,往凌无奇怀里塞了一束花。
  再一眨眼,横幅都扯出来了,上书:热烈恭贺凌无奇大侠技压群雄荣膺第二十八代武林盟主。
  凌无奇:“”这他妈是个圈套啊!他们这是有备而来啊?!洪霸天趴在地上,幽声道:“我纵能赢天下人,终究还是赢不了你。”
  凌无奇无奈地摸摸鼻子:“那个师兄,我其实不是你的对手,只是有一颗渴望自由的心。
  这样,不如我将盟主之位让与你”
  “手下败将怎配做盟主?”老盟主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一下跳到了台上,虽然脚下打滑差点摔倒,依然可称精神矍铄。
  他颤抖着双手将盟主令牌塞到了凌无奇手里,激动道:“贤侄啊,从今天起匡扶武林正道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他日剿灭了魔教,家祭无忘告乃翁!”凌无奇:“”你一个武夫就别瞎念诗了,我爹还没死呢等等,重点错啊,谁他妈要当盟主了!魔教关我什么事啊!凌无奇婉拒严拒各种拒,老盟主却依然沉浸在英雄主义的情结里,固执地嘱咐他一定要记得“告乃翁”。
  凌无奇看了看台下同样热泪盈眶的武林人士们,评估了一下杀出一条血路当场逃走的技术难度,觉得有些麻烦。
  于是他选择晚上趁夜逃走。
  是的,他又逃了。
  他明明都逃了,之后也一直很低调很谨慎,为何还是会卷入今天这种麻烦事,要帮别人来解救人质?正想着,大厅里突然热闹了起来。
  凌无奇从牌匾后面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只见大当家二当家已然落座,全寨近百个土匪有大半都聚到了堂上,两个小土匪绑着一个青年,推推搡搡地带到了大厅中间。
  凌无奇心中一动:是他。
 
 
第02章 
  匪寨的大当家是个胡子糙汉,二当家则眉目清秀。
  这两人并排坐在堂上,一黑一白的脸庞,莫名和谐,又莫名滑稽。
  只见他们对视一眼,居高临下地看向那来历不明的青年。
  审视许久后,二当家才悠悠道:“你是什么人?”青年张了张嘴,转头看向左边的土匪甲,试探着说:“精神焕发?防冷涂的蜡?等等,这个黑话怎么和我学的不一样”
  “”土匪甲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黑话?我们二当家问你是谁!”
  “哦!”青年恍然,毕恭毕敬朝上座二人鞠了个躬,“二位当家你们好,我叫安乐,平安喜乐的安乐。
  那个,我想加入你们寨子,求当家的赏口饭吃。”
  两位当家的又对视了一眼,有些疑惑。
  这个叫安乐的小伙子虽然傻乎乎的,可长相刚正不阿,气质正义凛然,身形也颇为矫健,是个练家子。
  像他这样的人,去哪里找活计不好,偏要来投匪?要不是犯了案子走投无路,就是别有目的。
  二当家清了清嗓子,道:“有道是英雄不问出处,我们不问你来历。
  可既然来投奔,总得交个‘投名’才合规矩。”
  安乐道:“我懂的,投名状我带了,但是刚才被那个人摸走了。”
  说着转脸看向右边的土匪乙。
  土匪乙大吃一惊:“胡说!”
  “你拿走的那个包袱里面就是我的投名状。”
  安乐说,“你别告诉我你都吃完了。”
  “我”土匪乙一时语塞,看向左边的土匪甲。
  土匪甲忙道:“看我干什么?我信佛吃素的。
  你不会真吃完了吧?”土匪乙擦了擦额角的汗:“当家的,你们别听他瞎说。
  那哪是投名状,就是些吃的,我吃了也就吃了”
  “三只鸡都吃完了?你胃口真好。”
  安乐由衷赞叹。
  二当家脸色一沉:“什么鸡?”
  “是九思县衙小厨房做给知县大人和衙役官差们吃的烧鸡,我特意偷出来的,想当作入伙的投诚,可惜,唉!”安乐叹了口气,“这样我就没办法了,要不我给你们写个投名状吧,白纸黑字也一样有诚意。”
  二当家眉头微蹙,对土匪乙道,“小乙,你还记得结义的时候是怎么和关二爷起誓的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算落魄到只剩一碗粥,也要和兄弟们平分了喝。
  今天你却闷声不响一个人吃了三只鸡?你知道寨子里多久没吃到肉了吗?”土匪们闻言群情激愤,斥责咒骂此起彼伏,那架势像要把土匪乙撕成手撕鸡。
  土匪乙噗通一声跪下了,瑟瑟发抖,大喊饶命。
  “呜哇!”一声孩童的哭声从厅外传来,两个当家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众土匪也顿时闭了嘴。
  只见一个三四岁大的女童跌跌撞撞跑到聚义厅门口,趴在门槛上想翻还翻不过来,哭唧唧道:“爹爹,不要吵吵,吵吵不好。”
  二当家惊道:“哎哟我的囡囡诶,吵醒你睡午觉啦!”两位当家争先恐后冲过去抱那女孩,大当家手快,先一步把她捞到了怀里,一下一下亲她的脸蛋。
  女童却嫌他胡子扎,扭头往二当家的怀里钻。
  房梁上的凌无奇见状,心下疑惑。
  他掏出怀中的画像看了看——小酒窝,丹凤眼,羊角辫,下巴上还有颗小痣,确实是这个女孩没错。
  这不是酒肆老板的女儿吗,怎么才几日工夫就认贼作父了?二当家美滋滋地抱过女童,顿时没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架势,换作一副慈父模样,只横了大当家一眼,意思大概是:你看着办。
  一直没说话的大当家叹了口气,道:“好了,咱这已经是当爹的人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鸡吃都吃了,难不成让小乙吐出来?小乙,你去领十个板子,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小甲,去把小乙吃剩的鸡骨头捡回来,交给厨房跟糙米野菜一起煮个鸡骨粥,大家也能尝点肉味。”
  这大当家虽然长相粗犷,说话却是极为和气的。
  众土匪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安静下来。
  有几个土匪忍不住落下泪来,不知道是可惜没有鸡吃,还是高兴晚上能喝上鸡骨野菜粥。
  大当家又道:“还有这个安乐是吧?你也看到了,我们寨子里景况不太好,恐怕没你的饭吃。
  你既然连县衙的鸡都能偷到,想来是有真本事的,还是去别处混饭吧,慢走不送。”
  “等一下。”
  二当家突然道,“大当家,我有个主意。
  如果安乐能给每人都弄一只鸡来,我们便接纳他入伙,你看怎样?”安乐当即摇头:“不行的,你们这有近百人,县衙总共也没这么多鸡。
  我想想啊要不这样,我过些天牵两头牛过来?”众土匪一听,眼睛登时亮了。
  “有羊吗?我喜欢吃羊!”
  “驴肉好吃,弄头驴吧。”
  “再弄几只鹅?”
  “我想吃海鲜”
  “吃鲍鱼!鲍鱼!”安乐问:“鲍鱼是什么鱼?”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三日后你若能带上足够一百人吃的家畜肉禽来寨子里,我们便接纳你入伙。”
  二当家道。
  安乐一口答应了,又道:“天就快黑了,我能在寨子里住一宿吗?明天就下山。”
  “可以,晚上你就住柴房。”
  大当家说,“留意你现在还不是寨子里的人,禁止随意走动。
  若是乱闯乱走,莫怪兄弟刀下无情。”
  “谨遵大当家吩咐。”
  安乐作了个揖。
  房梁上的凌无奇勾了勾唇角,慢悠悠躺平了身体,决定先睡它一觉,养精蓄锐。
  至于睡不睡得着,那就得另说了。
 
 
第03章 
  当然是睡不着的。
  土匪们忙着起灶生火煮粥,凌无奇就趁乱躲到了柴房后边那什么,柴房的结构比较简陋,建筑材料也相对脆弱,房梁不是个躲人的好地方。
  柴堆里当然也不行,别听那些说书的瞎扯,他们肯定没做过可行性研究。
  凌无奇刚才看明白了,匪寨两位当家颇为宠爱那个女童,想来她暂时是安全的,要救也不差那么三五天的。
  倒是这个安乐凌无奇赌他今晚绝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呆在柴房里睡大觉。
  众土匪喝完了粥便各自回屋休息了。
  没办法,还是饿啊,那饿就早点睡呗,梦里别说烤鸡了,想吃龙肉都有。
  夏夜里的匪寨称不上静谧,熟睡的土匪们呼噜声此起彼伏,和窗外的蛐蛐攀比着谁的嗓门更大。
  凌无奇的注意力则全在柴房那边。
  安乐相当沉得住气,一直静静地等着,直到快三更时分才窸窸窣窣地动起来。
  凌无奇在考虑他是不是应该帮安乐开个门。
  柴房虽有窗却小,只够换气和透光,不足以过人。
  刚才房门又被土匪甲从外头挂了锁,这间屋子现在是真正意义上的密室。
  如果安乐踹门出来,势必会惊醒睡在不远处其实本应认真守夜的小土匪。
  而如果不从门里出来,他要么得会飞天,要么得会遁地。
  按他对安乐武功水平的了解,都挺够呛。
  正想着,门板发出“咔嚓”一声轻响,整个门板突然移位,被生生卸了下来。
  凌无奇:“”倒是小看这个看似鲁笨的安乐了,还能有拆门轴这种办法?只见安乐轻手轻脚地把柴房门靠了回去,做出大门紧闭的假象,随即一闪身晃到守夜土匪的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在他鼻下晃了晃。
  守夜土匪砸吧了下嘴,呓语了一句不知道是“嫂子”还是“饺子”的,睡得更熟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